【467】重逢

    钟御琛的耐心真的耗尽了,他残暴的咧了咧嘴角,“在飞机上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否认她在这里的时候,我就揣摩到了你一定你好摆平,所以,我当时就联系了我们国家的大使馆,要求跟你们国家的大使馆联系,给予援助,我想应该快到了吧?听说,你们国家高层之所以不依法办你们这些海上强盗,无非是因为你们劫富济贫,得到了民众的爱戴,如果这件事传到媒体上,你们势必会激起公愤,后果如何,我想你比谁都清楚吧,既然当海盗王,就要为你这些出生入死的人想想,即便你们r国的这些人不起什么作用,奈何不了你,你觉得我会坐视不管?动我的人,我可不管你是哪国人,一旦动武,我想你的胜率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吧,不要逼我给你动真格的,趁我现在还没发那么大的火,你给我掂量着点。”

    东宫沧月站在那里,被他的气场忌惮了,缄默了几秒,而后看他,“是否如你所说,我放了她,你不予追究?”

    “当然,我说话算数。”钟御琛脸色一如既往,“所以,能不让人员伤亡,就不要动武,在海上你即便厉害,但是你这点人,说出这话,真是要自打脸了。”

    东宫沧月抿唇,脸色不佳,转头看向身旁的人,“将她带出来,记住蒙上眼睛。”

    几个人下去了。

    “她挂了一根绳子到我的船上,后来被我发现了,不得不说,你的女人真的很勇敢。”

    钟御琛注意力没有在他后面的话上,只是在他的前半句上面。

    “一根绳子挂在船上?”他轻蹙着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是一根绳子挂在了甲板下面,很危险,挂了几个小时,后来等船靠岸,我将她带了回去。”东宫沧月继而说,“万万没想到,她会妖术,我的浑身上下都是她干的,你说,我能不发火么?”

    钟御琛紧绷着脸,“动手的真轻,等她出来我要看她有没有受伤。”

    东宫沧月反问,“受伤了怎样?”

    钟御琛冷冷一笑,“那我真的要考虑,要不要真的把你的窝给端了。”

    东宫沧月立即说,“我是冲着你说的不予追究才放她的,我还受伤了呢。”

    钟御琛的眸子落在东宫沧月身后朝着这边缓缓走来的人影。

    他激动的上前,紧紧地握住了舒小爱的手,心疼的问,“受伤了吗?”

    舒小爱摇摇头,“没有。”

    他这才揽着她就要走。

    东宫沧月喊道,“你将大使馆的人喊来,你也得给送回去啊。”

    钟御琛淡然一笑,“没有大使馆,这点事情还不需要惊动国家高层。”

    “什么?你……”东宫沧月感觉自己被耍了,却也只能有苦水往自己肚子里咽。

    “不远千里而来,留下吃顿饭吗?”

    “你敢请我进你的老巢吗?”钟御琛挑眉,“你敢请我进去?”

    “可以将饭菜和桌子搬到这里来。”东宫沧月说道,“也让我这个地主尽尽地主之谊,好歹也算是认识了。”

    “不了,我飞机上有厨房有食物,还有,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钟御琛说完便将舒小爱打横抱起,潇洒利落的走了。

    东宫沧月看着他们远走的身影,眉眼里流露出了几许赞赏。

    “王,你就这么放她走了吗?”女翻译斗胆的问了句。

    东宫沧月瞥她一眼,然后转身看向大众,“虽然我受了伤,但是这件事如此解决是最好的办法,退一步海阔天空,我不认为一旦打起来,我有百分百把握能赢他,更何况,他养的那么多黑衣人也不是吃素的,人家有军/火,还是国家光明正大的支持,我们有什么,各方面都斗不过他。”

    他也算是松了口气,刚才说那番硬气的话,也不过是想在自己的手下人面前不能软弱,没想到,钟御琛给了他台阶下。

    钟御琛抱着舒小爱走了一路,直至到了飞机上,才将她放下来,舒小爱问,“刚才你们哇啦哇啦说的什么,你也会说r国的语言吗?”

    “你才知道我是很多语言精通的吗?”他浅笑,“刚才他说要尽地主之谊,要请我们吃饭,他这是在拿命开玩笑吗?怎么可能坐下来一起吃饭,我说了,这是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以后,还真的没什么机会再见到了。”

    舒小爱点头,“之前他下令要对我火刑,最后放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来了。”

    钟御琛抱住她,“看你眼睛里血丝,这些天都没好好休息吧?”

    舒小爱疲累的趴在他身上,“精神一直在紧绷着,思绪都有些混乱了,我刚开始老想着逃跑 了,后来才脑子转过来想到了你,还好。”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饿不饿,这些天受罪了,都瘦了。”

    “别人想减肥都减不下去呢,看看我这减肥成果多好。”

    他捏了捏她的鼻子,“是我的错,接下来我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这个节骨眼上,我们还不能够安下心……”说起血玉的事情,舒小爱思绪再次维持了紧绷状态。

    他的手轻轻地摩擦她的手背,“现在就剩下咒语了,只要知道咒语,我们就什么都不怕了。”

    “嗯……刚才你问我饿不饿,我还真的饿了,这些天饥一顿饱一顿的,胃很不舒服。”

    他站起来,“我们去看看这飞机上的厨房有什么好吃的。”

    “好。”

    两个人进入厨房,打开冰箱,只有几个鸡蛋和两包挂面,还有几个番茄,有些失望,钟御琛蹭蹭的跑出厨房喊道,“厨房里怎么不多准备吃食?”

    “少主,我们这次出来的仓促,来不及准备那么多,更何况,来的时候,飞机飞了那么久,我们这么多人在飞机上吃过了,所以,到了r国又没准备……”

    舒小爱冲小a摆了摆手,然后挽住了他的胳膊,“你发什么火,可以做面吃,再说了,这回去,大家都没什么吃的了,我还有的面吃,多幸福。”

    他抚着她的脸,“我是心疼你,脸瘦了一大圈,偏偏这还没什么吃的,到了快到家的时候,我就给陈姨打电话,让她赶紧准备饭菜,可好?”

    “嗯呐。”舒小爱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他脸一口,“还有让食堂给他们也准备好饭菜,他们也很辛苦。”

    “自然,我一起安排。”

    她转身,将冰箱打开,拿出龙须面和鸡蛋番茄,自己动手做面吃。

    钟御琛则从后面抱着她,不停地骚/扰她。

    令她做个饭还要顾着身后的他。

    两碗面条,虽然素淡了一些,但闻着也挺不错的。

    舒小爱吃的很畅快,先吃面,随后将碗里的面都给捞干净了,端起碗豪爽的呼噜呼噜给喝光了。

    这个时候,对面的钟御琛还剩下满满的大半碗。

    他抄起一筷子面条,递到她唇边,舒小爱毫不客气的给一口吃了,“为什么都是一锅出来的,感觉你的面比我的好吃。”

    钟御琛嗯哼一声,“既然我的比较好吃,那都给你吃,我不饿。”

    她却不吃了,“我不吃了,你给吃完,这是我亲手做的呢。”

    他好整以暇的低头真的给吃光了,然后说道,“跟我来。”

    牵着她的手,到了头等舱里,他迫不及待的再次抱住了她,压在了身下。

    舒小爱微微喘息,看着他,“我好想你。”

    “以后……以后再也不要……不要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了。”

    她问,“什么?”

    “不要将自己的命系在一根绳子上,你可曾想过,绳子若是断了,那该怎么办,你这旱鸭子……”他情绪微微起伏,甚至只要一想起,便觉得心有余悸。

    不敢想那个画面是何等的惊险。

    “嗯……咱们回去,做一个挂一天都不会断的绳索钩,我是离不了的,随身携带。”

    他低头,浅吻她的唇,“真希望,你能把我也给随身携带……”

    “你要是会变就好了,变成一只小虫子踹在我的兜里,或者变成一串项链挂在我的脖子里,再或者,变成一个发卡戴在我的头上,就真的做到了随身携带……”

    他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嘴唇,轻巧的撬开她的贝齿,吸取她的律液,彼此的呼吸紧紧地缠绕着,任由他索取。

    身子紧贴着的身子,滚烫如初,在她快要喘不上来气的时候,这个吻才停下。

    四目相对,彼此想说的,想做的,他们都懂。

    钟御琛扶起她的身子靠在那里,三下五除二的将衣服给她扯个精光,轻柔的分/开了她的/腿。

    短短数日,迸发的思念在重逢的后续里来的更加的猛烈,只有想将对方揉到自己的身体里,才能证明,想念,一触即发,不可收拾。

    “御琛……”

    “小爱……”

    “御琛!”

    “我在!”

    舒小爱闭上眼睛,这个时候,她什么都不想再去想,好的坏的,对的错的,就等他们从梦中醒来,再说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