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果断离开

    “妈,我们先不要说这些丧气话好不好,这不是在调理中吗?你们能不能不要说万一怎么样怎么样,怎么不说一定能治好呢?”

    “关键是,这是未知的啊!”鸿母拍手,“我们谁敢说一定能怎样嘛,眼看婚期就要到了,鸿塘,妈不瞒你,我现在十分的纠结,如果不娶她换成别人,我完全不用发愁,如果娶了她,就是未知,我跟你爸不得提心吊胆。”

    “到这个节骨眼上了,说这些还有用吗?没有转换的余地了。”

    “早知道就先不要那么着急定日期结婚了,先调理,反正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也不担心多等个一年半载的,现在可好……”

    “妈,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别担心了,顺其自然吧。”

    “鸿塘,你听妈说,妈,现在有了个很不错的想法,可以一举双得。”

    “什么?”

    “你们先举行婚礼,不领证,小咪的户口不是还在江家吗?先别迁移到我们家,也别办结婚证,这样一来,结婚的话,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结婚,这不是挺好的吗?即便她不能怀孕,你到时候也能说的上来话。”

    鸿父虽然觉得很不妥,但是想到这是唯一的儿子,说道,“考虑大局,要么你这样做娶她,要么你不要娶她,你做个决定吧。”

    鸿塘不同意,“如果只宣布告诉众人,又举办了婚礼,却不领证,这算什么结婚?”

    “只要以后她怀孕了,不管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你们立马去领证,爸妈绝对不拦着,鸿塘,你也要站在爸妈的位置上想想看,人不能那么自私。”

    鸿塘说不出话,爸妈的话不是没到底,但这意味着要牺牲小咪的安全感,她能答应吗?

    “她刚才说了,结婚除非感情破裂,否则不会离婚,不办结婚证我觉得他是不会进行婚礼的。”

    “你就不会哄她说结婚后再办结婚证?她若是不问,你也别说,我们给她用最好的药,鸿塘,就这么办吧。”鸿母哀求道,“你看,你要娶她,爸妈也答应了,一切都遵从你的意思,但是,再怎么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更何况又是我们这样的家庭。你让别人如何看我们家,如何看你,鸿塘,我们就这么办,好吗?”

    鸿塘深思熟虑,“但我还是觉得这样对不起她。”

    “你对得起她,就对不起爸妈,就对不起咱们鸿家的祖先,总的选一个,要不你别娶她,要不先别领证,你自己选一个。”

    他站起来,“我选后面那一个。”

    闻言,鸿母和鸿父对视一眼,总算是安下来了心。

    当打开门的那一刹那,鸿塘一怔。

    江小咪站在楼道口,就在门口前面,一动不动。

    目光正看着门口这边。

    里面的鸿母也看看到了她,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更不确定的是,她究竟有没有听到刚才他们的话。

    “小咪你怎么不上楼……”

    “准备上楼,正好听到你们的谈话声,声音有些大,听到了在说跟我有关的事情,就停在了这里偷听了。”她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因为听到了她们的谈话而觉得尴尬,反而觉得心上一直积压的巨石崩塌,分量徒然减轻。

    “你……”鸿母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然后又看向了她,“你别怪阿姨会说这样的建议,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他又执意要娶你,你的担忧也正是我的担忧,之前,我的确没那么担心这件事情,但是今天这么一想,的确有那个风险,面对风险,阿姨觉得还是要保留一些退路。”

    “退路就是等我真的治不好了,一脚把我踢出去,给他再娶,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我今天之所以重提,不过也是想知道阿姨和叔叔的态度以及鸿塘的态度是不是真的跟之前那么坚定,现在看来,我不过像是一个皮球一样,被人踢来踢去,想要娶我就娶,一旦发现我不会怀孕立马将我踢出去,而在我和父母之间的平衡间,鸿塘也的确选择了自己的地方,我能理解,他是独生子以及你们二老的难处,但是,我不得不觉得有些心寒,在父母和孩子面前,他依旧选择你们那边,尽管我知道他是为难的,但是,我觉得我无法忍受我给的机会再次把我推到火坑边缘,随时随地就有可能被人一脚踢下去。”

    鸿塘说道,“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们会全力的给你调理,你是妇科医生,我亦是。”

    “说白了,不过是各自都想给自己留后路,结果冲撞了。”

    江小咪如此说着,然后在一家三口的面前,说道,“我江小咪什么都没有,只剩下了最后的尊严。”

    说完,她毅然的快步上楼。

    鸿塘见状,追了上去。

    鸿家二老忧心忡忡。

    “现在可怎么办?小咪不会现在就不结婚了吧?”鸿父问。

    “不知道,她不结婚我们就找不到结婚的人了?女孩一抓一大把。”鸿母摆手,“站在这里先等着,看看楼上有没有动静。”

    江小咪回到卧室,鸿塘便直接进来了,说道,“咪/咪。”

    江小咪镇静的回头,“我们不要结婚了,突然发现,即便一个人生活,至少可以过的开心,也不用担心这担心那。”

    “刚才我跟爸妈说的只是权宜之计,结婚后我会跟你领证的。”

    “那我问你,我若真不能怀孕,你要怎么办?”

    “我……”鸿塘噎住的那一瞬间,江小咪眸子清冷。

    “鸿塘,就这样吧,镜子破碎了,即便能重新合在一起,也有裂痕的,我们已经回不到最初的我们了,我们已经回不到即便你不爱我依然和平相处的时候了,也彼此给了对方一次机会,结果是,我们的在一起只会令两个人都不开心,只会让顾虑更多,以后,你是你,我是我。”

    她将行李箱准备好,衣服塞了进去,动作利索。

    “江小咪,你一定要这样吗?”鸿塘站在那里,看着她收拾东西,“如果你又要这样,这一次,我不会再拦你。”

    江小咪将拉锁拉上,站直身子,“鸿塘,跟你在一起,我尽力了,我再也爱不起来你了,以及你和你家人的顾虑和行为让我觉得最后的这段苟延残喘是在耗尽彼此最后的耐力,我以为我还爱你,可是鸿塘,最残忍的是,我才发现,我的爱在那五年多的时候里一点一点的被磨平,直至分手的时候,我的心仍然很痛,现在,说要离开,这里……”

    她反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位置,“已经不会痛了。”

    鸿塘愤怒的火苗冉冉升起,“你不爱我了……”

    “你口口声声说的爱我,又是真的吗?”她平静的叙述,“不过是占有谷欠,你自己都没发觉吗?这段感情其实早已断了,最后的这些纠缠不清以及要结婚只是让两个人越来越不开心而已。”

    “你不要说了!”鸿塘紧急的说道,“你好好想想,江小咪,如果你留下,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婚姻的殿堂了,结婚证的事情结婚后我会说服我妈一定跟你办的,你何必要这么着急,如果你选择和我彻底一刀两断,我也不拦你,九月十三的婚礼照常举行,只不过,新娘可能是别人。”

    江小咪拉着行李箱走到他面前,张开双臂抱住了他,鸿塘脸上露出轻松的神情之际,传来了她的声音,“我不后悔我的每一个决定,希望你幸福。”

    松开他,拉着行李箱翩然离去。

    鸿塘的脸瞬间阴沉的不像话,他啊的喊叫一声,一阵破裂的碎片声响起在刚准备下楼梯的江小咪耳朵里。

    她脚步一顿,然后下了楼。

    坐在沙发上的鸿家父母站起身,看着她的情景,便知道了结果可能无以挽回了。

    “小咪。”

    “叔叔阿姨,我和鸿塘彻底分手了,以后我们两不相干,再也绝对无复合的可能,你们二老可以为他挑选无疾病的女人作为他的老婆你们的儿媳妇,至于我,如果有哪个男人不嫌弃我,不介意我可能不能终生给他生孩子要我,算我有福气,如果没有,我自己一个人也能过的很好,这段日子,谢谢你们的款待。”她冲他们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了。

    事情演变的如此之快,快的让鸿母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这……”她指了指江小咪,“就这么干脆的走了?”

    “唉。”鸿父唉声叹气,“这女孩不爱攀权附势的人,估计我们刚在在卧室的话伤了她的心,也可能真如那一句话说的一样,破碎被勉强复合的爱情,终究不牢靠。”

    “走了拉到。”鸿母坐下,“她要是能站在我的立场上,她也会这么做,我也是无可奈何。”

    “现在婚礼怎么办?”

    “取消吧。”鸿母说道,“丢人就丢人吧。”

    “要不,你去上楼问问鸿塘?”

    鸿母重新站起来,“行,我现在上去问问他。”

    她快速上楼,站在门口,看到卧室里被砸的一片狼藉皱了皱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