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反击一军

    “这不是应付你么?”姚母继续说,“ 死心吧你,咱们有钱啥样的男人找不到?跟他结婚,五年内你过的是什么日子?”

    姚涵仿佛也想开了,“好,妈,我今天要相亲。”

    “这才对。”

    ***

    中午从家里去上课,钟西徇一直都不怎么说话。

    沈迦南见他上午都没提作业本的事情,便问,“你上星期五没来,作业交了吗?”

    “交了,怎么了?”

    “没怎么。”沈迦南悻悻的说,他知道钟西徇作业本交了,因为上周五周老师已经说了,他不过是想提醒他一下他弄丢的作业本。

    钟西徇瞟他一眼,“我的作业本是你拿了吧?”

    沈迦南腾地站起来,指着他说,“你把话说清楚,别仗着自家有钱有势就欺负人,谁偷你的作业本了?”

    “我说的是拿,不是偷,我妈妈说对于小孩子之间的这种行为,不能说偷,对那个人影响不好。”

    沈迦南的声音让全班其他同学的眼睛都成功的吸了过来。

    旁边的同学附和道,“班长怎么可能拿你的作业本,西徇,你别冤枉好人啊。”

    “我明明将作业被放在书包里去打扫卫生,当时就四个人,我,吴胖子,沈迦南,还有一位同学,当时我们还争执了几句,我的感觉告诉我,就是他。”

    “没有证据就这么说,钟西徇,你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啊。”

    “你们别说了,小心钟西徇让他家的保镖打你们。”

    “哈哈哈。”

    沈迦南说道,“既然说我是拿的,那你来翻我的书包就是了,或者将我们班的同学都一一翻一遍才好。”

    大家自觉的翻看自己的书桌,这时,幕家奕从书桌里面抓出一把碎纸,沈迦南本来就紧盯着他,在他抓出那一把后,便大声喊道,“是幕家奕偷得。”

    钟西徇上前,从幕家奕手里拿出一团碎纸,碎纸上面是他的字迹,他看向幕家奕。

    幕家奕看大家异样的目光,慌了神,“不是我偷的!”

    “那为什么从你的书桌里找到?”

    “就是,就是你,你是小偷!”

    “幕家奕你可真坏,你跟钟西徇关系不好我们都知道,还害的班长被冤枉……”

    “……”

    一群五六岁的小朋友七嘴八舌的话将原本就很不服气的幕家奕竟然给说哭了。

    钟西徇虽然不喜欢幕家奕,但是,觉得不可能是他。

    他蹭蹭的跑到讲台上,拿起黑板擦啪啪的照着讲台桌给拍了几下,然后冷声开口,“安静!”

    大家聚精会神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我的作业本不可能是幕家奕拿的,因为当时扫地是四个同学,我出了校门外才发现忘记带书包,然后让人去给我拿书包,也就是说,作业本铁定是另外三个人里面拿的,怎么可能是幕家奕,我跟吴胖子始终是一起的,即便最后我没打扫,吴胖子打扫的是靠近教室门的那一列,出来他又在我车后,排除了他,再者另一位同学……”

    没等钟西徇开口,那位同学便发言了,“不是我拿的,我从来不做这种事,我敢发誓。”

    然后,就剩下了沈迦南。

    他也连忙说,“也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啊?”钟西徇突然笑眯眯的说,“自从我今天早上来上课,你知道你回头看我有多少次了吗?你是在关注我为什么不问作业本的事情对吗?刚才也是你来问我,可是,今天上午吴胖子告诉我,星期五的时候老师就已经将我的作业本给大家看了,那你刚才为什么还要问我上星期五作业有没有交?”

    “我……我给忘了。”

    “忘了?我们四个人当中,就你那么明显,要不这样吧,我让老师去监控室看看就知道了,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教室内是有监控的吗?”

    沈迦南抬起头立马去看,教室的上空都看了一遍也没发现监控在哪里。

    “没有啊。”别的同学也都在看。

    钟西徇走到角落里,将扫把拿起来,然后站在凳子上,指了指黑板上面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标语。

    指向中间的逗号,“监控在这里。”

    大家再仔细一看,发现还真是,监控小的可怜,导致大家一直都没发现。

    钟西徇从椅子上下来,将扫把扔到了角落里,然后气定神闲的说,“到底是谁拿了我的作业本,我想看看监控就一探究竟了,大家说呢?”

    “小徇,快让老师看监控。”

    “我想知道到底是谁?”

    “我也想。”

    “……”

    大家的一致赞同让沈迦南惊慌不已。

    钟西徇转身朝向教室门口走去,“我去请老师来。”

    “钟西徇!”沈迦南急忙喊住他,数名同学的视线齐齐的集中到他身上。

    沈迦南窘迫的绕过讲台,将钟西徇拉到 门外,“你能不能别告诉老师?”

    “为什么?你想闹这么大,不就是想惊动老师么?怎么想让我和幕家奕打起来,让全班同学嘲笑我的同时一并厌烦幕家奕啊,沈迦南,没看出来,你这么小心机真重啊,看来,心机是从小就得培养的。”

    “你……”沈迦南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你说,你要怎样才能了结这件事?”

    “这样吧,我也不去告诉老师了,你在讲台上做个检讨,说说你的原因,以及向我和幕家奕还有被怀疑的另一位同学道歉!”

    沈迦南脸色成灰,“能不能这个也不要,就我们两个的时候,我给你跪下都行。”

    “不好意思,在我家,我想让谁给我跪就有人跪,下跪不值钱。”钟西徇今天非要好好收拾他不可,“我不提,你却非要让我提,自己不知趣还想要坐山观虎斗,自己啃着自己的脚趾头了吧?既然你不肯,那我现在就去告诉老师。”

    “我肯!”

    钟西徇点点头,转身回了教室里自己的座位。

    沈迦南慢慢的走到讲台上,低着头,然后一字一句说,“对不起钟西徇,对不起幕家奕,对不起另一位被连累的同学,作业本是我拿的放进幕家奕的书桌里的,对不起。”

    “原因呢?”

    他开口,“我看不惯有钱的孩子霸道无比,以为自己家里有钱有势就可以横霸一方,瞧不起我们这些家里没钱的。”

    说完,他深深地鞠躬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让钟西徇没想到的是,其它同学不但没指责他偷作业本嫁祸给幕家奕,纷纷指责讨论他们俩这些有钱的太子爷就会瞧不起家里没钱的。“

    幕家奕的一张字条此时传了过来,他打开,上面难得写了歪歪扭扭的一句话:对不起,谢谢你。

    钟西徇看了他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

    ***

    舒小爱和钟御琛分手的事情遍及媒体上面,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大家都知道钟御琛很爱舒小爱,怎么会突然毫无预兆的分手,就连庄园内的佣人黑衣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别说孙丹丹和江小咪了。

    不过,等孙丹丹打电话给钟御琛问清楚后便直接告诉了江小咪,两个人便知道了怎么回事。

    舒父舒母那里也被钟御琛给予了通知。

    钟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以为自己看错了新闻,自己儿子有多护着舒小爱,别人不知道,她可是一清二楚。

    不放心的特地去了锦绣小区内询问,发现是真的后,她的心情啊,真是好的不得了。

    连连对钟御琛说,“儿子,你的眼睛终于擦亮了,那舒小爱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跟她分手就对了。”

    钟御琛问,“妈你还有别的事儿么?”

    “没,没,我现在去麻将馆呢,先走了。”她满脸笑容的出了门,哼着小歌儿,心情那个美呀,简直美不胜收。

    上了车,钟母急忙打给了老牌友们。

    到了麻将馆,发现幕母,鸿母以及另一位贵妇人已经到了。

    钟母坐下,笑呵呵的说,“今天心情好,玩大一点。”

    “你心情那么好,可我心情不好。”幕母搓着麻将开口。

    “当然了,我儿子跟那个贱女人分手了,我高兴的就差点放鞭炮了。”

    幕母一怔,“这么大年纪了,别学年轻人用这词,我现在是联系不上小爱了。”

    “估计被我儿子甩了,不知躲到哪儿去哭了。”

    幕母不言语,抽出一支烟递给鸿母,然后自己抽出一支点上,“我很担心她,已经派人去找了,还没消息。”

    鸿母闻言,“可别真的想不开啊,希望早点找到。”

    “想不开才好呢,省得以后纠缠不休我儿子。”

    幕母抽了一口烟,问,“小爱人挺好的,怎么从你嘴里出来的话像是罪大恶极似的?”

    “她怎么样我十分清楚,就一个卖的货,不知道你怎么看人的。”

    幕母一把将烟头给摁灭在烟灰缸里,腾地站了起来,然后穿上外套。

    见状,另外三个人问,“怎么了?”

    “不打了,心情不好。”幕母说着,看向钟母,“你对小爱以前做的那些事情谁不知道啊,认识多么多年了,不想当面说你,见好就收吧,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