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你做到了,让我厌恶你

    宋母看她一脸执拗,“你这么多年,就是输在了自己的眼光上,偏偏还不知转头,你真是让妈气死。”

    “妈你可知道我见了舒小爱,我说以后让她也养你,她说那是我妈,不是她妈,你白生她了。”

    宋母上前拉住她的手,“琳琅,妈妈以后就全靠你了,妈没养她,她跟妈不亲,但是妈是把你一把屎一把尿给养大的啊,你可不能不管妈妈。”

    “知道了。”宋琳琅甩开她的手,“我这么孝顺你不知道啊,我先去睡个美容觉,晚上我要出去。”

    见管不住她,宋母只好说,“那你别通宵啊,早点回来。”

    没得到宋琳琅的应声。

    ***

    舒小爱在衣帽间整理两件衣服,突然间,一双鞋映入了她的视线。

    她抬起头,然后缓缓站起身子,冷冽了两分气息,“你来干什么?”

    冥夜看她对自己没什么好脸色,便说,“我来看看你。”

    “不用了。”舒小爱冷淡的回应,“刚才护宋琳琅的是你吧?阎王爷……”

    她定晴的看着他,“你站在我面前就不觉得心虚吗?你让宋琳琅找人杀我妹妹,为什么还能这么面不改色的站在我面前?难道是因为你觉得你以前救过我,所以可以在我心里互相抵消?”

    “小爱……”他坚硬的下巴微微发出轻颤,“你不是说过,你永远都不会恨我的吗?无论我做什么样的事情。”

    “可是,你不也说了吗?即便没有恨,也有厌恶。”

    冥夜看着她,“可是,即便有厌恶,我也不会放弃你的。”

    “那随你。”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补充一句。

    舒小爱抬眼,“到底……你坚持的是我,还是坚持不让我们在一起?亦或者两者都有,可无论哪一种情况我现在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即便我不跟他在一起,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这就是我的态度。”

    “有些时候由不得你。”冥夜眸子暗沉了几分,“我宁愿看着不情愿的你跟我在一起,也不愿意看着两厢情愿的你和他甜甜蜜蜜。”

    “是吗?”舒小爱冷不丁的说道,“那你的心理已经扭曲到变tai的地步了。”

    他松了口气,“三天后我来接你,算上这一天。”

    “我不会跟你走的。”

    “你会的。”他说完便消失了。

    舒小爱重新蹲下身子,将衣服从箱包里重新拿出来,然后大步出了衣帽间。

    快速下楼出门,看到不远处的车,她走到车窗前,“我们不去了。”

    钟御琛问,“不是说要出去玩吗?为什么不去了?”

    “我觉得,我想多在这个地方待着,不想出去跑了。”

    钟御琛拉开车门,“好,你说不去就不去,小徇下车了。”

    他揽住她的腰,看她神情高兴不起来,知道她心忧什么。

    也对,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他们想拼命的留住美好的事情,却也抵不过光阴的悄然转逝。

    他们无法忘记几天后就要分离。

    他们无法忘记。

    又如何敞开心扉的去玩。

    不如在家彼此相依的静静守候着最后的时光。

    原本打算出去游玩的他们一家三口最后演变成在草地上铺了一个厚地毯,三个人坐在上面,晒着太阳打牌。

    钟西徇别看年纪小,打的一点也不逊色。

    远处的队长看着他们笑笑闹闹,谁输了就在额头上贴纸条,其乐融融,不知为何觉得有些眼酸。

    玩够了,三个人一起去厨房捣鼓吃的,想吃什么,不会做也自己瞎捣鼓,即便做出来的没有卖相,但大家都干干净净的吃完。

    晚上一家三口睡在一张床上,睡得时候钟西徇睡在中间,但醒来总是会被旁边。

    连续三天,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渐渐翻开一页又一页。

    直至三天过去,周一的早上,父子俩起来,床边已经没有了舒小爱的身影。

    她的行李也不在了。

    洗手间她的洗漱用品也不在了。

    钟西徇蹬蹬蹬的四处看了看,最后下楼跑了一圈,最后失落着回来。

    “爸爸。”

    “嗯……”

    “妈妈走了。”

    “知道。”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爹,然后问,“爸爸,妈妈为什么要离开我们一段时间?”

    “以后,爸爸会告诉你,快点穿上衣服洗漱下楼吃饭上学。”

    “哦。”钟西徇看起来很没精神,穿上衣服背着书包下了楼。

    钟御琛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伸出手轻轻地触摸舒小爱枕过的枕头,随后紧紧地拿过来,抱在怀里,犹如,抱着她一般。

    低头看到脖颈里悬挂的血玉,他的眸子荡漾起绝尘墨色。

    ***

    舒小爱刚出锦绣小区乘坐出租车,紧接着便发现原本开车的司机小哥变成了崔珏。

    “怎么是你?”

    “是主上让属下来迎接舒小姐的。”

    “他让你来迎接的?”舒小爱面无表情,“他预知的能力还真强。”

    “舒小姐,主上让我告诉你,他知道你的选择,所以让属下有备而来。”崔珏不疾不徐的说道。

    “停车。”她冷着脸吐出两个字。

    崔珏充耳不闻。

    舒小爱看着他的车开往西郊公路的方向,便厉声呵斥,“崔珏,我让你停车,你听见没有!”

    “对不住,舒小姐,带不回去你,主上不会轻饶了我的。”

    舒小爱想要打开车门,发现被锁死了。

    她转头看向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从腰间猛然抽出一道皮鞭,瞬间套在了崔觉得脖颈,身子朝前弯腰一跃,坐在了副驾驶位子上,一把将车钥匙给拽了下来,车子嘎然停下。

    崔珏瞬间化为一缕青烟,随后重新恢复人形,怒视着她,“舒小姐,你是不想活了吗?我倒是无所谓,车子若是翻了,你若是有一点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主上交代!“

    “你急什么?把我骗进一个子虚乌有的小镇都没这么有责任感,怎么?现在责任感强烈起来了?”

    “舒小姐,那能怪我吗?是你逼我的,我只好将计就计。”

    舒小爱轻笑,“你立马给我下车。”

    崔珏刚想说话,一道声音传了进来,“崔判官,下去。”

    崔珏闻言立刻拉开车门下车,不等舒小爱坐在主驾驶位子上,上面立刻坐了人。

    他侧过身,将手伸了出来,索要车钥匙。

    “不用车钥匙你不也能让它跑。”

    “可是,我想让你把车钥匙亲手交到我的手里。”他看着她,“我告诉你,我知道你和钟御琛现在分开不过是为了欺上瞒下,怎么个欺上瞒下,你们俩心里清楚,我也清楚,那个人也清楚,如果你们还想着只是短暂的离别,以后还会在一起,我想你们想错了,那个人不会给你们这样的机会的,小爱,你会跟我走的,这是我上次离开的时候说的话,现在我要来实现它。”

    舒小爱涌出一丝不安,“你……”

    “看看这个。”冥夜在她面前用手指划了一下,顿时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画面,上面是孙丹丹抚摸着刚隆起一点肚皮的镜头。

    他不会无缘无故给她看这个。

    “你想用丹丹来威胁我?”

    “不,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我在想,如果我让她肚子里的孩子替换成一个不一样的婴儿,你觉得怎么样?”

    舒小爱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混蛋!你凭什么管别人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权利改变别人的命运和生活幸福!”

    他笑了,“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一个姐妹肚子里的孩子就让你如此在乎,而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从来都不肯奢侈一点在乎给我,小爱,无论我做了什么,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都是因为你,你千万要记住,所以,现在我问你,你手里的车钥匙愿意给我吗?”

    她手在打哆嗦,微微抬起手,将车钥匙递交到了他的手中。

    “好,我们走了。”

    车子朝着西郊公路驶去,她以为会去阴间,没想到,一直朝着西郊公路走,直至海边。

    这几个小时内,他们两个人再没有一句交谈。

    “我从来没想到,威胁一个人可以很容易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既然这么容易,看来,我以后要多多使用。”

    舒小爱原本阴沉的脸蓦然笑了,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做到了,让我厌恶你。”

    她说完便推开车门爽快的下了车,车门发出砰的一声响,震住了他的耳朵。

    冥夜脸上的几分笑容消失殆尽,这不是他想要的,但却是为了能容易获得她的顺从所要的代价,鱼和熊掌不能兼得。

    海边停靠着大轮船,舒小爱看着这艘轮船,面无表情的问,“阴间才是你的老巢,你这是在人间上瞎转悠着要去哪儿?”

    “去一个,在人间,钟御琛找不到的地方。”

    “这是捉迷藏的游戏吗?”

    他回头,“不,这是让你们这辈子都无法再相见的地方,也只有这样,你们才能都同时活着,难道这不是你们现在分开的初衷吗?”

    “假如有一天血玉开启了呢?”

    他脸色一变,但仍然说道,“不会开启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