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莫名其妙

    今天是九月初五,星期五。

    早上小a将作业本送到了周老师的办公室,然后告诉周老师今天请假一天,周老师二话没说便同意了。

    边走边拿着钟西徇的作业本走进教室。

    “起立!”

    “老师好~”大家异口同声的喊。

    周老师摆摆手,“坐下。”

    “谢老师。”又是一阵洪亮的声音。

    “好,昨天下午放学老师留的作业都写好了吗?”

    “写好了。”喊出这三个字,声音明显不如刚才响亮。

    “没写好的,老师可是让他上讲台来说说为什么不写作业,并且罚站十分钟的哦。”

    周老师刚说完,下面的副班长娇娇便指控说,“老师,钟西徇没来,作业也没交。”

    “我知道。”

    娇娇坐下不明白周老师的意思,她知道是知道钟徇没来吗?还是别的?

    但看周老师的确像是知道的模样,娇娇没敢再多问。

    “各小组的组长现在汇报一下没交作业的名单,第一组先来。”

    按照顺序,到最后一组的时候,发现五十名同学里面有十五名没有交作业,其中十一名是男生,四名女生。

    不过周老师能理解,毕竟一年级的新生,需要慢慢的辅导开导。

    不过,理解归理解,该惩罚还是要惩罚让他们长长记性。

    “十一名男生同学和四名女生同学,下面,请没交作业的站到讲台上面来。”

    “老师,钟西徇没来。”沈迦南举手。

    “老师刚才说了已经知道了。”

    “我觉得他是没写完作业不敢来了。”另外一个同学开口。

    周老师将作业本拎起来,“这个就是钟西徇的作业本,今天一早,他派人送来的。”

    大家一致的看着周老师手中的作业本,再没有人有别的意见了。

    原本十五个,现在钟西徇的交了,只剩下了十四个。

    站在讲台上站成了一排。

    “你。”周老师指向第一个男同学,“为什么不写作业?”

    “不会写。”男生低下头。

    “上课有没有长耳朵听?”

    “没有。”

    “……”周老师深呼吸一口气,“那可以问家长,问你爸爸妈妈哥哥姐姐的啊?”

    “不想问。”男同学的话让周老师无话可说,“站门后面去。”

    “吴同学……你为什么不写作业呢?”

    “老师,我从来都没写过作业,突然让我写作业我很不适应,给我一个适应期吧?”

    “门后面蹲着去。”周老师不再多说,“下一位。”

    “老师,我没交作业是因为我昨天晚上写过了,只是今天早上找不到了。”

    “……”

    底下的沈迦南心思婉转,作业本,昨天放学的时候,他明明给撕了塞进了幕家奕的书桌最里面,钟西徇难道重新返回学校抄的题吗?

    他面不改色,瞥了瞥幕家奕,然后坐端正。

    ***

    “少奶奶,宋琳琅又来了。”

    舒小爱反问,“她还敢来,真是够闲的,别让她进来了,等会还得请出去,我去门口看看。”

    “好。”

    打开大门,舒小爱有些错愕,还没到一个月,宋琳琅状态跟上次见面差了很多,整个眼神浑浊无神,脸色带着灰色的苍白,偏偏,这样的一张面孔,她还化了妆容,效果适得其反。

    “你又来干什么?”

    宋琳琅微微一笑,“小爱,且不说我们是一个妈生的,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可是好闺蜜呢,虽然我们因为一些原因渐行渐远,我也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错事,但是,有一件事我想亲自来告诉你。”

    “什么?”

    “不管,我妈对你怎么样,到底有没有养你,但她给了你一条命,以后你就得养她。”

    舒小爱冷笑,“怎么?你这是来交代后事来了?那我也告诉你,她给我的那条命早就死了,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有你这个好女儿在呢,哪儿轮的上我插手。”

    “舒小爱,我觉得我活不太久了。”宋琳琅突然间冷不丁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却是让舒小爱意外。

    不用她说,舒小爱也知道,她的确活不了太久。

    “你活的久不久跟我没关系。”

    “可是,我妈跟你有关系。”她开口,“我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你,无论你多恨她,请你以后尽一尽当女儿的责任。”

    “你惹恼我了,我给你两分钟的时候,现在立刻马上滚,不然,我要出手了。”

    宋琳琅摆摆手,“别,我现在就走。”

    她转身,立马转身走了。

    舒小爱觉得这样的宋琳琅有点不正常,她怎么可能因为宋母的事情格外的来找自己一趟,正常的她不会这么做,除非……

    她抬眼认真的盯着宋琳琅,若有所思。

    “等等。”

    宋琳琅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气定神闲的转身,“怎么?”

    “你怎么知道你活不长了?”

    “因为,我吸/毒了。”

    这一点舒小爱当然知道,现在的她已经离不开毒品了,毒品正在慢慢的侵蚀她的肉骨,消耗她的生命。

    “然后呢?”

    “什么然后,然后就活不久了啊。”

    舒小爱意味深长的说,“我突然明白了你找我来到底是想说什么了,你想告诉我你吸/毒了,然后活不久了,然后让我放过你,可怜可怜你是吗?顺便让我帮你养你母亲,对吗?”

    被戳穿,宋琳琅叫嚷着,“什么叫我母亲,不是你母亲啊?舒小爱,你杀不了我的,即便有朝一日你得手,你杀了我,等于拿一把刀子插在了咱妈的心上。”

    “闭嘴!”舒小爱一掌推送出去,宋琳琅被一股力量给推送出去,在半空中准备掉下去的时候,速度放缓,最后落下去,安然无事。

    “哈哈哈。”宋琳琅得意的笑着,“我就说了你不能拿我怎么样的,上次是意外。”

    舒小爱懒得再跟她多费口舌,“宋琳琅,我也不会亲手对你怎样的,只是,也真难得,他这么随时竭力保护你,不知道你身上有什么可以针对我的地方,如果只是三番五次的扰乱我,那想必真是下错棋了,我从来都没把你当盘菜。”

    她转身,伸出手将大门赫然关上。

    远处的宋琳琅被她这几句话气的跳脚。

    回到车上,看到里面坐着的男人,宋琳琅收敛自己的脾气,然后低声说,“你也看到了,无论我怎么做,她都不会跟我和好的,也……不会受到我的扰乱,我实在是不明白,你为何要让我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冥夜瞥她一眼,“无聊?”

    “难道……不无聊吗?你明知道,无论我怎么做,她都不会原谅我的,更别说和好了,你却还……”

    “够了。” 两个字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虽然没生气去,却硬是让正说着的宋琳琅吓得不轻。

    导致她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气氛僵硬了起来,宋琳琅战战兢兢的问,“那我下次还要再来找她吗?”

    冥夜陷入了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琳琅看问他一遍没有得到回应,便又问了一遍。

    “不用了,即便你再来找她,未必还会见你。”

    听到这话,宋琳琅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你……还要让我做什么?”

    “以后什么都不需要做了。”他说完这句话便消失在了车里。

    就消失在宋琳琅的面前。

    看着旁边的空无一人,宋琳琅经过这么几次已经习惯,但是仔细回想他的最后一句话,不难发现,他说以后什么都不需要做了,也就是说,他以后都不会找自己了,是吗?

    宋琳琅更难理解了,嘀咕道:这个阎王爷会不会太奇怪了,莫名其妙。

    不过,以后如果他不再找自己,这是好事啊。

    想到这里,宋琳琅心情畅快的开车很快离开了锦绣小区。

    回到家,她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宋母。

    “真的?太好了。”宋母两手合十,“他这么放你还不好啊,你还想让他天天胁迫你才好?”

    “那倒不是。”宋琳琅沉思,“我只是觉得奇怪,感觉他不像是跟舒小爱有深仇大恨的人,倒是像钟御琛的情敌一样,做的事情有些幼稚,又有些无法理解。”

    “净瞎想,人堂堂阎王爷,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还非想要小爱?真有意思,不可能的。”

    “可是我感觉就是这样,突然间神经也不紧绷了,今天晚上,妈我要出去玩个通宵再回来。”

    “不行。”宋母好言相劝,“琳琅,既然他也不需要你做事了,那明天开始,妈就让认识的人打听打听,给你说个亲,你再婚有个孩子,妈也就放心不再管你了。”

    “妈,我想找个我有感觉的男人,虽然我年纪不小了,但也不想随随便便就给嫁了。”

    “感觉能当饭吃?第一个是因为钟御琛,第二个是赵楠,你哪次感觉出幸福来了,琳琅,女人还是要找个对你好疼你的好男人。”

    “但是,在爱和被爱之间,我还是想找个我爱的,虽然不那么顺利,甚至还会有痛苦,但是,我不后悔,如果找不到有感觉的,我宁愿随便找一个,这样又不会受到伤害,对彼此都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