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我就想知道答案

    他腾地从浴盆里跨步走了出来,朝着她逼近。

    江小咪将洗头膏在手心里搓成泡沫在头发上轻揉,看到他走过来,再看到,他两腿间的反应,她动作一顿。

    正当她以为他要干什么的时候,他却突然朝着门口走去。

    江小咪站在淋浴头下冲洗,正冲着的时候,浴室的灯突然灭了。

    “你怎么把灯给关了?”

    他的脚步声渐渐地朝着这边走来,对于他的气息,她太熟悉了。

    不等她问第二句,腰突然被他给抱住了,几乎没有任何前戏,抬起她的腿便进了她身体。

    “这种感觉,久违了。”他抱着她抵在墙上。

    江小咪靠在那里,黑暗中,她的眉头皱了起来,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唇,生涩的身体让鸿塘很不愉悦。

    “你怎么不配合我?”他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语气里有些不开心。

    江小咪刚搂住他的脖子,猛烈的吻猝不及防的亲住她,导致她的头往后一碰,撞在了墙砖上,发出一声闷响。

    以前,他们在一张床上睡得时候,最短的x生活也有半个小时,现在,十分钟就解决了。

    鸿塘很不尽兴,以至于结束后,他转身披起浴袍就出去了,连灯都没开。

    江小咪顺着墙壁蹲下身子,一手触摸到刚才撞到的地方,起了一个包。

    浴室里的温度并不低,但江小咪却觉得出奇的冷。

    她站起来,继续在淋浴下冲洗,最后走到门边将灯光打开,站在洗手台边儿,看着大镜子里面的自己。

    除了一张脸之外,身体的别的部位,都是愈合的疤痕,丑陋不堪,难怪他刚才要关灯……

    她拿出药酒在自己身上轻轻地涂抹,凉透沁脾。

    等全身上下都涂抹好,身上的水分也干了。

    她擦了擦头发,然后穿上睡衣出去。

    鸿塘已经躺在了床上,他赤着上身,手里拿着平板电脑。

    房间里开了暖气。

    出来一点都不冷。

    江小咪掀开被子躺在他身侧,刚准备拿起床头柜上自己的包包,鸿塘开口,“刚才你的手机响了,来电是c国的公共电话。”

    江小米一怔,c国?

    她打开包,将手机拿出来,看了看来电记录,果然显示是c国的电话。

    “你接了?”

    鸿塘承认了,“接了,他说有话对你说,我说你在洗澡,他就没说话了,我……还对他说了我们要结婚的事情。”

    江小咪心里突然升腾起一抹愤怒。

    这样的愤怒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明明,鸿塘说的都是实话。

    她扬起唇角,“嗯,他还说了什么?”

    “我没问,他只说等下再给你打电话。”

    江小咪掀开被子,穿上拖鞋,拿着手机走到了阳台上,她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直觉,觉得,如果是公共电话,他还在公共电话旁边。

    这么多天,他们没有再见面,也没有联系,他突然打电话给她,想必的确是真的有话要对她说。

    回拨了电话,嘟了两声,那边接通了。

    “喂……是晓晨吗?”

    那端嗯了一声,“刚才我给你打电话了,你不在。”

    “嗯,我刚才听他说了。”

    “我现在在国外,我们的创业计划可能不能进行了,那个小巷的房租也快到期了,你有空的时候将那辆快餐车卖了吧。”

    江小咪手有些抖,“知道了,你,去国外干什么了?你家里不是这里的吗?”

    “出来有些事。”

    “什么事?”

    “你不知道的事,哦对了,刚才听他说你们要结婚了,祝你幸福,我也要赶快找个女朋友了,不然看见你们都成双成对的我羡慕。”他语气突然故作轻松了起来,“希望等我回去的时候,你已经有了小宝宝,到时候我可要送一份大红包给宝宝,好了,我要挂电话了。”

    她刚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她还想问他为什么不新买一个手机号码。

    舒小爱紧握着手机,转身回了卧室。

    “他有话要跟你说,是什么重要的话啊?”

    “没什么话。”江小咪将手机放到桌子上然后重新躺在那里。

    “没什么话他会说有重要的话?是故意找借口给你打电话吗?”

    江小咪转头,笃定的说,“不是借口。”

    如果要是借口,这些天,他早就给自己打电话了,他口中的重要话,其实她明白,他们合伙做三明治对于他而言就是重要的事情。

    “你怎么那么肯定不是借口?”鸿塘直直的注视着她。

    “直觉。”

    “呵……一个对你居心不良的男生,给你打电话能有什么居心?他对你什么心思我一清二楚,你以后不要再跟他联系了,我不喜欢他。”

    江小咪往上拉了拉被子,“他虽然家境没你好,但追求他的女生还是很多的,我这样一个女人,能对我什么居心?”

    “你是在维护他吗?”

    “我只是在说实话。”江小咪继而说道,“我们现在只是朋友,你不喜欢他,我也非得跟他成为陌生人?”

    “那你不想跟他成为陌生人,想成为什么人?爱人?还是炮/友?”鸿塘的话刺激了她。

    “现在你说要结婚,我重新跟你在一起,我就没再想跟他怎样了?就一个普通朋友,炮友这两个字亏你说的出来,我在你心里就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吗?也对,不那么随便又怎么能跟你一开始在一起。”  江小咪的眸子黯然起来。

    “那你跟他睡过了吗?”这句话问出来,鸿塘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她腾地坐起来,“你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就想知道答案。”

    “没有。”

    听到她这么说,他心里虽然安心了不少,但是仍然有些说不清的感觉。

    看到他眼睛里神色的转变,江小咪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你生气了?”

    她重新躺在那里,“没有。”

    “没有就好,睡吧。”鸿塘将平板电脑也放到桌面上,熄灭了灯。

    他侧过身搂住她的身子,“我只是害怕失去你而已,才问你这些。”

    江小咪闭上眼,未给予回答。

    ***

    今天小徇的生日宴会,收了很多红包,有的大红包里面的钱一只手根本拿不住。

    所有的红包都放在一个大箱子里,傍晚吃过饭,一家三口看着电视其乐融融的整理钱包。

    舒小爱的手触摸到一个红包的时候,当下一怔,因为红包纸很薄,但是仔细一抹,发现里面是有一张纸。

    不过,生日派对收到支票也很正常。

    但舒小爱的心却莫名的揪紧了一下,她将红包打开,将里面的纸用手指拿了出来。

    当看到上面的第一个字的时候,她立马将字条握到了手心里。

    冷出了一身汗。

    幸好钟御琛和钟西徇都没发现异常。

    “你们父子俩先弄着,我去个洗手间。”她找了个借口上楼。

    回到卧室内的洗手间。

    关上门。

    她浑身紧张的打开被窝在手心里的纸条,上面写了一句话:看来,根本没有将我的话听进去的人是不需要再给机会的,最后五天的期限。

    和上一次留的纸条字迹字体一模一样。

    舒小爱的心都在微颤,如果这五天,她没有做出选择,那个人要怎样?

    要……

    她闭上眼睛,心头疼的难受。

    必须要做出选择了吗?

    舒小爱将字条撕碎扔进了马桶里面,而后冲了下去。

    静静地想了几分钟,她重新下楼,发现红包已经全部被拆完了。

    “小徇,明天还要上学呢,去睡觉。”

    “好的,爸爸妈妈晚安。”

    “好,晚安。”

    小徇一蹦一跳的上了楼。

    钟御琛将一箱子现金捧给她,“管家婆,请收钱。”

    舒小爱接过,然后说道,“小二,我们也睡觉吧。”

    如果是之前,钟御琛肯定会打趣的问她‘是不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了?’

    但现在,他已察觉到她神色不对,一起和她上了楼。

    舒小爱将钱箱子放在一旁,然后坐在床边试探的问,“如果,给你一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我们在一起只能活一个,第二个选择,我们不在一起,两个都能活着,你选择哪一个?”

    钟御琛的脸色完全凝重下来了,“我两个都不选。”

    舒小爱看着他,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很认真的再说,“必须选一个。”

    “如果必须选一个,我选择两个都活着,因为活着才有希望继续在一起,而死了,即便以后有能力,也没有这个人了。”

    他的话,让舒小爱直接站起来抱住了他。

    “我还没说完。”

    她抬起头,“还有什么?”

    “那个让我做出这两种选择的人,无论什么办法,哪怕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都要将这个选择还给他。”

    舒小爱再问,“如果……现在……有人……要我们做出这种选择呢?”

    “真的?”

    舒小爱点头,回答道,“我不骗你。”

    “是谁?”他的眸子凉的透彻,好似一汪幽潭,愈来愈深。

    她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可能猜得到。”

    钟御琛紧紧地抱着她,一直到床上,问,“你怎么知道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