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我们结婚

    江小咪转过头来,“真的是这样吗?”

    他没回答,而是伸出手轻轻地捏住她的手指,“手指怎么受伤了?”

    江小咪看去,创伤贴不知什么时候脱落了。

    “不小心碰到了。”

    他站起来,“你先在这里等我。”

    顺着台阶他疾步的朝着走廊走去。

    江小咪坐在那里,等他回来。

    龙晓晨一分钟后便回来了。

    快步的坐在她旁边,手里拿了三个创伤贴,揭开一个,轻轻地给她粘上,然后将另外两个放到她手里,“不要碰水。”

    江小咪看着自己的手指,然后再看看他,心里像是堵住了一样。

    “现在,你只把我当姐姐看吗?”问出这句话,江小咪浑身的不自在。

    龙晓晨看着她不出声。

    她站起来,“我知道了,我先回去睡了。”

    江小咪走的很快,她知道龙晓晨在背后看自己,但她没回头,直至回到房间刚坐到床上,鸿塘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

    “你出去了?”

    江小咪脱掉鞋,“嗯,刚才出去转了一圈。”

    “见谁了?”

    她一怔,“谁也没见。”

    “你撒谎。”

    “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那么慌张?”

    “我有吗?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之前听大姐说医院晚上不干净的东西很多,所以刚才才想起来,有些害怕。”

    鸿塘没再说了,“盖上被子,很凉。”

    “嗯。”

    “咪/咪,等我出院,我们就策划婚礼吧,我们结婚。”

    “我的身子还没调养好。”

    “没关系,会治好的,我要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不枉你跟了我这么多年。”鸿塘语气显示出不平静。

    江小咪望着漆黑的上空,没说话。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答应了。”

    ***

    第二天清晨,雨终于停了。

    一家子吃早餐,钟西徇想了想还是说道,“妈妈,老师说要开家长会,因为我们要选班长了,老师说要开个家长会,然后在家长会上竞选班长。”

    “什么时候?”

    “今天下午。”

    “嗯好,我去参加。”

    “那妈妈……如果老师说了我什么,你不要生气。”

    舒小爱莞尔一笑,“老师会说你什么,基本我也知道。”

    钟西徇吐了吐舌头然后下了椅子,“我去上学了。”

    “好。”

    钟西徇背着书包跟着黑衣人出了门。

    “什么时候处置她?”舒小爱迫不及待的为。

    钟御琛慢条斯理的回答,“马上,事不宜迟。”

    “好,那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处理后再去。”钟御琛擦了擦嘴,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现在就去。”

    舒小爱也站起来,“我跟你一起。”

    因为昨天和半夜的雨,被冲刷过的大地孜然出属于天意的芬芳。

    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两个人来到地牢。

    南莫如仿佛一条死狗一样,见他们来,黑衣人上前,“看她昏死过去了,就停止了摆动。”

    舒小爱抬手,“让她放下来吧,绑在床上。”

    “是。”

    南莫如被放了下来,被抬到床上,四肢绑了起来。

    钟御琛瞥了一眼旁边的小c,小c会意,转身将门口准备好的小盆端了进来,放在桌子上,里面放着几张油纸。

    小c将油纸拿出来,朝着床边走近,然后将油纸贴在了南莫如的脸上,紧紧地贴着她的面部。

    正在这个时候,南莫如醒了,惊慌的问,“你们要干什么!”

    第二张油纸紧接着贴在了上面。

    南莫如惶恐的摇晃着头,另外两名黑衣人按住了她的头,使她动弹不得。

    舒小爱上前,小c退后。

    “你不是想知道阿彩被关在了哪儿吗?我可以现在告诉你,阿彩早已死了,在k市就没我处理了,巫师一旦死亡将是魂飞魄散,南夫人,现在我就送你魂飞魄散。”

    南莫如拼命的想呼吸,“求……求你放了我。”

    舒小爱快速的拿出第三张油纸,最后说道,“我们已经跟你们南坡的族长联系过了,你的尸体会妥善的安葬的,所以,你放心的走吧。”

    随即,第三张便覆盖住了她的脸。

    南莫如的声音再也发不出来,她的两脚和两只手拼命剧烈的挣扎着,但愈来愈没有力气。

    直至最后一点动静也没有了,无数液晶离子从南莫如的身上挥发出来,渐渐地消失在了空气里。

    舒小爱开口,“将她脸上的油纸揭掉,安排南坡家族的人来接人。”

    小c应道,“是,少奶奶。”

    她回头,“那两个人怎么处理?”

    钟御琛眼皮都没抬,“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这样。”舒小爱看向小f,“你等下好小c去处理昨晚押回来的人,跟这一样,处理后立马火化了,对了,翻过他们身上了吗?”

    “翻了,身上什么都没有,但是已经证实了,他们就是南莫如派去的人。”

    “就这么做就好。”舒小爱上前挽住钟御琛的胳膊,“我们出去吧。”

    “嗯。”

    出了地牢,舒小爱说道,“你去公司吧,南坡的人来接,有我在。”

    钟御琛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好,我去了。”

    舒小爱上楼换了身休闲装和跑鞋,拿出一顶长假发戴上,然后戴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站在试衣镜面前,看着跟二十岁左右的女生一样。

    下楼的时候,南坡的人已经开车来接了。

    南莫如的尸体抬上了车,准备关车门的时候,舒小爱的手拉住车门,“还有我。”

    “舒小姐,你也要……”

    “没错,我也要去。”舒小爱微笑,利索的上了车。

    来接的人是昨晚来的两个南坡家族的长老,车很长,里面只有他们三个人。

    “御琛说南夫人宅院里不干净的东西让我去处理,所以,我也顺便一起去了。”

    “钟先生没说别的吧?”

    舒小爱摇头,“没说别的。”

    他们俩仿佛都松了口气,看出他们的状态,舒小爱问,“你们想好什么理由了吗?”

    “啊?什么?”

    “她死的理由。”

    “我们这样想的,说她突然猝死的。”

    舒小爱摇头,“这个不妥,她的身体硬朗的众人所知,她练得巫术里面有邪术,你们说她走火入魔了,然后暴毙身亡。”

    “那就按照舒小姐的说。”

    车子一路到了南坡,刚到了南莫如的家门口,发现,门口已经挂起了白灯笼。

    年纪最大的老者吩咐人将车上的南莫如给抬下来,不消片刻,水晶棺便运了过来,她的尸体紧接着放在了里面。

    舒小爱紧跟着走了进去,开始清理整个老宅。

    末了,她进了南莫如的卧室。

    一进来,一股发霉的味道便窜入了她的鼻间。

    走到前面,将整个卧室里盘查了一遍,最后发现了几本书。

    打开一看,发现是基本邪术的书,想找一下有没有瞬移的书,发现没有,于是,她将这基本书给全部烧掉了。

    出了屋子,年长者问,“舒小姐,房子清理干净了吗?”

    舒小爱想起可能还有别的邪术书以及瞬移的书,若是落在别的手里,不是好事。

    “族长,我建议这几间屋子给烧了。”

    “反正也是老宅子了,烧了就烧了吧。”

    “还有。”舒小爱沉吟一下,“她的尸体,最好下午就火化。”

    “好,这些我等下就安排人做,这里的事情全部交给我,你和钟先生尽管放心。”

    “好,我先回去了。”

    “我让人送你吧?”

    舒小爱摇头,“不用,乘坐出租车很方便。”

    她走后半个小时,千母带着千诗诗一起来了。

    她满脸惊慌,不知是谁通知了她消息。

    “我师父怎么会突然……”千母跑到族长面前,“我师父到底怎么了?”

    “是练功走火入魔了,外面的人通知我的,我让人给拉回来的。”

    千母对此有很大的怀疑,她走到水晶棺旁边,眼泪溢了出来,一把捂住口鼻,面色难看至极。

    “为什么突然会这样!!!”千母情绪失控,对她而言,自己的师父是很厉害的,现在突然这样……

    千诗诗生气的说,“要不是我跟我妈来这里主动想拜见,还不知道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呢!”

    族长说道,“节哀顺变,下午就要火葬了。”

    “为什么下午就要火葬,死了人是要停放三天的!”

    “因为她是巫师,在我们南坡,就是这样的规矩。”族长脸不红气不喘的徐徐道来。

    千母神色一凝,“规矩?为什么这规矩我没听过。”

    “我们族内的规矩怎么可能你全部知晓呢?”族长说到这里,“我先去那边了。”

    见他离开,千诗诗又看了一眼水晶棺里的南莫如,“妈,怎么可能突然走火入魔,你不是说她很少练功了吗?”

    “不知道。”

    “会不会是被别人给……”千诗诗猜忌道,“妈,你师姐不是还没下落吗?”

    千母心事重重,“我觉得不大可能,师父会瞬移,在a市,没有巫师的等级大过师父的,想要杀她很不容易。”

    “凡事没有绝对。”千诗诗继而说道,“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查查。”

    千母点头,“的确有必要,不过我们只能暗处进行。”

    “妈,交给我,我找人调查。”

    “可得小心点。”千母不放心的嘱咐。

    “我明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