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呸你一脸口水

    他失笑,“听说他以前喜欢你。”

    “那时候他是误会了,以为我喜欢他,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我们现在是朋友。”舒小爱说完上前牵住他的手,“不是说要去医院吗?走吧。”

    钟御琛反握住她的手,“好。”

    到了医院,已经是十五分钟后的事情了。

    推开门,里面坐满了人。

    鸿父鸿母,幕旭尧,还有就是鸿塘的亲戚了。

    看见她们来,鸿父鸿母站起来,打招呼,“贤侄来了?”

    “嗯,鸿塘如何了?”

    “可能是心情好的缘故,醒来的快,照这样,半个多月就能出院了。”鸿父说完然后示意了一眼亲戚,“我们先出去,你们年轻人一起聊。”

    “好。”

    待人都走完了,幕旭尧看着钟御琛舒小爱牵着的手,酸酸的说,“这么大人了,还跟小情侣似的走到哪儿都要手拉着手,考虑别人的感受了吗?”

    钟御琛转身捧着舒小爱的脸便亲了一口,“从来不用考虑别人的感受。”

    “……”

    舒小爱打圆场,问,“好啦,幼稚不幼稚,小咪睡着了吗?”

    幕旭尧点点头,“刚才那么多人说话,她都还在睡,昨晚没睡好吧。”

    舒小爱过去,“鸿塘,你现在怎么样?”

    “挺好的。”他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别喊醒她了,看起来很困。”

    舒小爱给她掖好被子,“好。”

    “告诉你们个好消息。”鸿塘开口,“我们复合了。”

    钟御琛鼓励道,“行啊你,等什么时候给我们送喜糖再好好恭喜你,对了,幕少,你这个离异男也该找老婆了啊,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

    幕旭尧笑,“那你一定认识很多优质女孩了?报备小爱了吗?”

    钟御琛嗯哼一声,“我的意思是,我公司有很多优质女孩,我可以介绍给你。”

    “那倒不用了,我要是需要,我公司也是一大把。”幕旭尧瞟了舒小爱一眼,“如果你愿意将小爱介绍给我,我倒是十分愿意。”

    “呸你一脸口水。”钟御琛郑重的说,“想都甭想。”

    幕旭尧但笑不语。

    从医院回去的时候,幕旭尧没去公司,回了幕宅。

    车子停在门口,幕旭尧下车,神色绷紧,看着不远处的车,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就朝着大门走去。

    千诗诗从车上下来,喊了一声,“旭尧,你等等。”

    幕旭尧转身,“你来我家门口干什么?”

    “我想看看家奕。”

    “他跟你没关系,你不必来。”

    千诗诗局促,“怎么没关系,我是他亲妈,旭尧,你再怎么不想见我,但是你不能阻止儿子见我,你知道没有母爱,一个孩子的性格是不健全的吗?”

    “的确,没有母爱,孩子的性格是不健全的,但是有你这样的母爱,只会将孩子往坏处教,给他小小年纪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还是不要有的好。”幕旭尧抿着嘴唇说道。

    千诗诗上前,“我只见见他,不会带走他,也不会教他什么的。”

    幕旭尧转身,抛下一句,“没必要。”

    千诗诗看着他进去,大门徐徐关上,心里分外不是滋味。

    她在这等了很久才等到他回来,为什么只是见一面都不行?

    千诗诗重新回到车上,只好开车离开。

    ***

    临近中午,原本的太阳被一片乌云遮住,,余晖渐渐稀薄,天空一片黑暗。

    钟御琛和舒小爱回来的时候便遭到了黑衣人的禀告,“少主少奶奶,南莫如来了,不知道她是怎么进来的,在客厅里等候多时了。”

    舒小爱自然心知肚明,南莫如会瞬移,她突然来,并不意外。

    “知道了。”

    两个人齐齐进去,便见南莫如独自一人坐在那里,手上拄着一根拐杖,原本闭着的眼睛在听到脚步声后蓦然睁开。

    “我等你们好久了。”

    “我们没让你等。”钟御琛坐下,翘起腿,两手放在腿上,“老太婆,说吧,突然不请自来,擅闯我的底盘,意欲何为?”

    “意欲何为?”南莫如脸上的笑容挂不住,“钟御琛,少装聋作哑,我为什么来,你跟舒小爱心里难道不清楚的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

    舒小爱笑了,“南夫人,你不说,我们真的不知道。”

    “上次我来就已经说了,现在还需要我重新说一遍吗?钟御琛,开个条件吧,要怎样才能放了我的徒弟阿彩。”

    “为什么你这么笃定你的徒弟在我手上,并且还活着?”

    “因为除了你俩,没人敢动她,还有,我之所以料定你们不会杀她,是因为你们不就是等我现在来吗?”

    钟御琛好整以暇的回答,“老太婆,不要用推测和猜忌,什么事都是要证据的,我还是那句话,没证据,就不要在我面前多费口舌。”

    “看来,你们是死不承认了。”南莫如脸色阴沉的可怕。

    “凭什么我们要承认子虚乌有的事情呢?”钟御琛看着她,“我觉得,一定是你那徒弟觉得你这个老太婆太烦人了,所以才不愿意继续当你的徒弟。”

    “强词夺理。”南莫如站起来,看着面前的两个人,“钟御琛,不管你承不承认,我心里已经有数了,我奉劝你别在拿没证据这一说敷衍我,找不到阿彩,我不会罢休的,还有,我年纪虽大,但是在这a市,还没有谁的巫术能比的上我,今日,没有结果,我是不会走的,钟御琛,即便你势大,但是我想要将你最爱的人带走还是很容易的,你现在要不要好好想想看,到底是跟我抗争还是选择好好谈判?”

    钟御琛的手指在腿上敲打着,面容沉了沉,而后他看向旁边的女人,舒小爱冲他点了点头。

    “没错,人是我抓的。”钟御琛锐利的盯着对面的南莫如,“我一直没有向你讨伐,你倒是还敢找我要人了,你的徒弟胆敢带人企图伤害我小爱,胆子可真不小。”

    南莫如重新坐下,翻了翻眼皮,“既然你承认了,阿彩落在你手里是她运气背,说吧,开个条件,只要我能承受,我愿意跟你交换。”

    钟御琛笑了,“老太婆,你在开玩笑?你有什么是值得跟我交换的?”

    “当然有,不然我不会这么说。”

    “嗯……那你说说,你所谓的有是什么?”

    “我可以和你签署一份协议,你们这次放了阿彩,以后我们不会再动你们,你们走你们的独木桥,我们走我们的阳光道,如何?”

    “挺好。”钟御琛挑眉,“只不过,你这意思感觉我们在向你妥协,感觉你们很厉害,不会动我们?我不喜欢这样,既然你为了你的徒弟这么有诚意,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你说。”

    “我们庄园的黑衣人宿舍之一,有电梯也有楼梯,你不用瞬移,从一楼走楼梯顶楼,再下来,跑三十次,我就答应你。”

    “那幢楼多高?”

    “不高,只有二十层。”

    南莫如没想到他竟然让她做这个。

    “可否让我先看一眼阿彩?”

    “当然不行,你会瞬移,让你看一眼,岂不是告诉你关在哪个地方了?我给你二分钟的考虑时间,你若答应,你现在就去爬,你若不答应你立刻离开,二十层,真的不高。”

    钟御琛当然知道不高,对于年轻的人而言,从一楼走到二十层,也许不那么痛苦,但对一个七十多岁的南莫如来说,就是大难题,而且还上上下下三十次,这简直是要她的老命。

    “好,我答应。”她站起来,“你要亲自监督吗?”

    “不用,我派人监督就是了。”

    南莫如朝着外面走去,钟御琛和舒小爱一起站起来跟着她。

    到了外面,钟御琛喊来队长,让他立马安排人监督者。

    看着南莫如走的越来越远,舒小爱转身,“她这辈子就两个徒弟,培养一个十三级的巫师,耗费很大的精力和时间,只可以,没她的纵容,阿彩不可能那晚上擅自和明哥前往k市的医院。”

    钟御琛仰头,“看来,天要下雨了呢。”

    舒小爱与他十指相扣,“下吧,我们等着。”

    果不其然没多久,天空浓云阴暗而来,下起了雨。

    钟御琛和舒小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舒小爱盘着腿,手里捧着爆米花,桌子上放着果汁。

    外面的雨声被电视声遮掩。

    现在播放的是最火的现代偶像剧。

    男女主角都是当红的演员,演技挺不错的,只是吻戏比较多。

    看到吻戏的时候,舒小爱不仅说,“听说这个男主角结婚了,你说,他老婆看到这一幕难道不会生气吗?”

    “他老婆既然让他当演员,这些自然考虑到的。”钟御琛在一旁说道。

    “要是我,我可不愿意,如果你要在电视里和别的女人亲亲抱抱,我会生气。”

    钟御琛胳膊支撑着自己的脑袋,笑吟吟的问,“如果现在这吻戏里是我跟一个女明星在热吻,你除了生气之外,还会怎么样?”

    “将电视给砸了。”舒小爱顺势窝在他怀里,“我会心里很不舒服,不管你以前有几个女朋友,但是,到了我这里,就只能眼里只有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