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透气

    <center>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center>

    林铮是不知道在这些独联体国家的那些矛盾心思:一方面,他们对搞垮了苏联的美国深恶痛绝,另一方面,他们又对美式的那种奢华的生活极度的羡慕,至于美国人几乎人手一台的bp机,那更是让无数的独联体国家的老百姓眼馋:bp机那可是个好东西啊,只要有个bp机在腰上别着,不管是自己找别人还是别人找自己,bp机“嘀嘀嘀~~”一响,拿出来一看,借着找台电话给对方回过去,那倍儿有面子。

    布西科当然也希望自己有个bp机别在腰上……如果能有一台移动电话拿在手里那就更好了,但很遗憾,前苏联最后的几年,苏联政府根本没有精力来搞这个东西,而苏联解体之后的各个独联体国家更是没有精力和资金来搞这个东西了……有什么事儿,这bp机一响,身份的象征啊。

    但问题在于林大老板不这么看呐:多稀罕呐!寻呼机和寻呼台设备我们不能生产?你丫是小瞧我们还是怎么着?

    林铮脸上的那个表情,那真是要多骄傲就有多骄傲了,斜了布西科一眼,“这东西不是多么复杂的技术吧?”

    bp机和寻呼系统不是多么复杂的技术?布西科听的几乎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这种在西方都算是先进的技术,在你嘴里就这么不堪?我说,你不要吹牛好不好?

    布西科眼里的震惊和不信当然瞒不过林铮,林大老板不由得撇撇嘴,“从寻呼台需要的设备、寻呼软件到bp机,嗯,除了电脑之外的所有设备,我们国家都能够自己生产。你这种用于内部寻呼的寻呼系统我们国家已经发展了很久了。”

    这话其实是在胡说八道,共和国实现寻呼设备的自产真的没有几年,但问题在于布西科不是不知道么?这登时被唬住了,不由得有些傻眼:“真的?”

    “在1991年的时候。我们国家的浪潮集团就开出了一套汉字寻呼标准以及汉字寻呼机……我这么说吧。数字寻呼机没有多难,可真正难的是字符寻呼机。英文字母只有26个,加上0到9这个10数字,一些常用的标点符号,这就是一台英文寻呼机里面的字库了。就算你们俄语也不过33个字母,无非就是改变一下字库而已,一台俄语或者白俄罗斯语的字符寻呼机基本上和英文寻呼机没啥区别,可我们中国常用汉字就有6000多个,汉字总数超过80000个,一台汉字寻呼机的字库最少也应该有4000多个常用汉字,你算算这其中的技术难度有多大?”

    80000个汉字、6000多个常用字……林铮冒出来的这个数字将布西科给吓的不由自主的猛咽唾沫:没错。他是知道有字库这一说法的,但就像是林铮说的,英语不过是26个英文字母的排列组合,俄语也不过是33个字母的排列组合。而汉字则是最少6000多个常用字的排列组合,这其中的技术差距当真不是一般的大!

    “反正你去问一下你们的政府机构吧,如果他们那边没有什么问题,你把需要的终端设备数量报给我,我这就去组织货源……如果设备不多那就空运了。”林大老板大大咧咧的道,同时从包里掏出出一个厚厚的大信封,“嗯,这是那20000美元,如果有需要你再跟我说。”

    既然需要布西科帮着自己跑一些政府部门,那相关的花费总是少不了,在白俄罗斯的这段时间,林铮算是对白俄罗斯政府的各个部门的情况有些了解了:大家的日子都穷疯了,逮着一个要钱的机会那是绝对不会放过。

    不过这些家伙的胃口倒也不大,下面的小办事员只要十几二十美元的就能打发掉,就算一局之长也不过二三百美元的事儿而已,但不管怎么说,这是需要花钱的,要布西科花自己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养老钱帮自己拍,这困难恐怕不是一般的大。

    总共不到80万的设备么,这点小钱对林大老板不算什么,正经是赶紧敲定了。

    20000美元?布西科登时眉开眼笑。

    …………………………………………

    看了下时间,林铮琢磨了下,这个时候的国内正是上班时间,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老任的头上。

    “你好,我是任正斐。”电话那头的老任的语气很平淡,嗯,倒也可以理解,谁让他没见过这个电话号码呢?

    林铮跟老任倒是不见外,“老任,我是林铮。”

    “林总?”听到电话里传出来的果然是林铮的声音,老任的声音登时变的很惊喜,“哈,我听说你在白俄罗斯?这是白俄罗斯的电话号码?”

    刚刚老任还在怀疑呢,这是谁的电话?莫非是谁打错了?在模拟信号时代,串号的事情实在是太常发生了。

    “不是,这是我的卫星电话的号码,”林铮简单的介绍了一句,随即向老任问道,“老任,我问你一句,你们华为能不能生产寻呼台设备和端到端的有线数字电信整体解决方案?”

    这是怎么个情况?林铮这不是在白俄罗斯忙活与那个什么别拉斯合作的事情么,怎么忽然就向自己问起了这个问题?老任的脑子疯狂的转动起来:莫非……

    要不怎么说老热女能够带着华为发展成为仅次于思科的网络和电信设备巨头呢,这脑袋瓜真不是盖的,尽管疯狂转动的脑子还在思索着林铮问这个问题的真正原因,嘴上确实笑着道,“当然,不管是寻呼台整体解决方案还是端到端的有线数字电信整体解决方案,我们都能够拿出来……”

    说到这儿,老任少不得试探一句,“林总,您这是给我们介绍活儿呢?”

    联创科技和华为的合作很愉快,对老任的为人林铮也挺喜欢,当下也不瞒他,应了一声,道,“还说不准的事儿呢,这不是与别拉斯的合作被湘&潭电机厂给抢走了么?我准备看看有没有机会在白俄罗斯电信行业插一脚……他们还是老掉牙的模拟系统呢。”

    “通通通~~”,老任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正在玩“农村包围城市”玩的不亦乐乎的老任,哪里想得到华为竟然有远涉远在万里之遥的白俄罗斯电信市场的机会?一时间太阳穴的大筋突突突的跳的厉害!

    作为一家电信设备制造商,老任太清楚如果能够在白俄罗斯完成这么一个订单,哪怕不参与运营,只是作为设备提供商出现,对于华为的发展的意义都是巨大的难以衡量!

    使劲捂了捂胸口,觉得自己暂时还不需要吃速效救心丸的老任勉力的笑了一下,“林总,您千万别跟我开玩笑啊,那可是白俄罗斯……”

    “白俄罗斯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穷的连饭都吃不上?”林铮哼了一声,“为了打开口子,我给那个白俄罗斯汽车制造厂许了一套内部寻呼系统、一套内部数字式程控电话系统和所有的终端设备呢,只要这边没什么问题,老任麻烦你帮我组织一下货源,钱……”

    要不怎么说老任能够带着华为压迫的思科一个劲的吐血,要不是美国政府拼命的玩“地方保护”,思科都要被华为给玩死了呢?老任的脑子真不是盖的,还没等林铮把话说完,老任就很不悦的打断了林铮的话,“林总,你这话就没意思了,您这是早照顾老哥哥的生意呢,哪里有让你出钱的道理?这样,不管白俄罗斯的事儿成不成,老哥哥我都领你这份情,设备和终端你就不用管了,等回头那边敲定了你给老哥我打个电话,老哥立马把货给你发过去……嗯,给你5套,该怎么分配你说了算,其他政府部门不也需要公关么?我安排工程师和设备一起做飞机过去。”

    反正都是自家生产的设备,就定时拿这玩意儿来公关了,只要真的能够占领白俄罗斯电信市场,多少套设备赚不回来?

    “那成,”5套就5套吧,林铮也没怎么当成一回事,他很清楚,自己之前算的是寻呼系统、内部小程控系统加上所有的终端不超过80万,但如果交给华为,绝对不会超过50万,这5套也不过不到250万rmb的事儿,虽然这250万rmb绝对不可能将白俄罗斯电信市场公关下来,但有这250万打底,以后说不定能少花好几个250万,严格说起来,这可是华为赚了便宜了。

    不过既然老任这么大方,林铮当然要给他多透点儿底,“对了,白俄罗斯新上任的总统卢卡申科是一个典型的社会主义者,对于搞的苏联解体的那些幕后国家比较痛恨,如果把你那边方便的话,最好是组织一个公关团队一起过来。”

    林总这事儿做的大气啊,老任对林铮彻底服了:别看林铮这几句话不过几秒钟就说完了,可老任心里清楚,就这几句话最少也要值上百万美元……一国总统的喜好那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打听的出来的么?就这一句话,就意味着华为的公关工作有了明确的方向。

    “林总,没说的,这事儿你交给我就行了,保证不糊让你吃亏!”老任丢下来沉甸甸的一句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