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窃听风云:中

    “这还是中央,如果到了地方上,一些来投资的外国投资商打听到地方政府的高级别领导的个人通讯方式也不难吧?”

    胡长生的脸皮狠狠的抽动了两下。

    林铮说的没错,自己的手机号码是保密的这一点没错,可能够打听到自己手机号码的外国人真的不要太多,既然这些人能够打听到自己的号码,说这些人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等情报机构没有联系,连胡长生自己都不信。

    林铮说的这些委实有些耸人听闻,也不知道胡长生到底想到了什么,竟然掏出自己的手机来看了一下。

    “哦,对了,手机即便是不用的时候,也可以被对方‘改造’成一个放置在你身上的窃听器……”

    “这样也能被窃听?”胡长生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手机。

    嗯,诺基亚的。

    “能,”林铮点点头:“手机不用的时候是处于待机状态,但这个时候的手机仍然再往外发送和接收基站传送来的信号,所以才能够在一有电话进来的时候立刻就被激活,在待机状态下,手机其实和被放在你身边的一个窃听器差不多,这种窃听方式很隐蔽,让人完全防不胜防,不过比起通话时的窃听,这种窃听方式所需要用到的设备更加高端和先进。”

    胡长生愣了,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手机冲林铮道:“这么说,可能就在咱们说话的功夫,咱们谈话的内容就被人通过这只手机窃听了?”

    “不是没有可能。”林大老板是个好孩子,很坦率的承认了这一点。

    胡长生的鼻尖上瞬间冒出了几滴汗珠:林铮说的没错,防不胜防,防不胜防啊。

    手指哆嗦了两下,胡长生的手指长时间的按在了他开机/关机按钮上。

    “没用的,”林铮一脸同情的望着他:“即便是在关机状态下,手机也是可以被用于窃听的。”

    “什么?!”

    林铮这话一出口,不但胡长生坐不住了。连几位老首长都坐不住了:尼玛手机关机脸都还能窃听?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真的,我知道之这听起来有些夸张和耸人听闻,通话状态下的窃听还能理解。但关机状态下怎么可能被窃听?”

    林铮的话刚一落下,胡长生就忍不住点头:没错,关机状态下怎么可能被窃听?这没道理啊,我都关机了。

    “手机和一般的电子设备不太一样。实际上关机和删除短信、电脑当中删除某个文件一样,都是一种象征性操作,因为真正的删除内容非常耗时和麻烦,不会少于写入的时间,所以无论手机还是电脑都是非彻底删除,而是做一个标记。用这个标记来告诉操作系统这个文件被删除了。但实际上这个文件并没有被删除,这也是很多电脑的数据丢失了之后可以通过数据恢复重新找回来的原理。”

    “手机关机也和电脑差不多,这是一种深度的待机状态,此时手机仍然可以被基站发送的信号探测到,所以我们才能听到‘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这样的提示音,您想,既然基站能探测到,那么窃听者自然也同样可以用特制的仪器通过遥控的方式打开手机话筒,用这种方式来窃听用户的谈话。”

    林铮很同情的看着他们。他清晰的看到一位老首长虽然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可攥着拐杖的手青筋毕露,这就是无知者无畏啊,谁能想到一部小小的手机居然也能做很多事?

    林铮就没好意思说我说的才哪儿到哪儿啊,美国人做的更夸张,人家直接监听全球的移动电话、Email以及网络,如果没有斯诺登斯先生的爆出来的棱镜计划,整个世界还不知道被瞒在鼓里多久呢。

    当然,也有可能大家其实早就彼此知道了,只不过既然咱们干不过美国人。那就闭上嘴装不知道好了。

    美国人其实知道咱们知道,也知道咱们装不知道,所以美国人就装着不知道咱们知道,我们也装着美国人不知道,其实大家都知道,不过为了能够一起嗨皮的玩这个“你猜你猜你猜猜猜”的游戏,大家就都装着不知道。只是都怪哪个该死的叫斯诺登的家伙,害的大家一起被动,别看欧洲诸国在那里骂美国人卖的义愤填膺,不过极有可能是被斯诺登那个不懂事的破坏游戏规则的混蛋给气的:你们美国人怎么搞的?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一个二百五?大家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胡长生的手哆嗦了两下,手中的诺基亚一个没拿稳,当啷一声掉落在了桌子上,只是他根本不管这些,脸色苍白的向林铮问到:“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当然不是,”林铮摇摇头,伸过手去老实不客气的拿过胡长生的手机,自顾自的将电池抠出来,这才道:“抠掉了电池之后,这个时候的基站就没办法探测不到您的手机的信号,反馈回来的提示音就变成了‘您呼叫的用户无法接通’或者‘你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只有这个时候,手机才是真正的不被窃听了。”

    老革命家到底就是老革命家,那位头发稀疏、绿军装洗的最白的那位老首长皱了皱眉头:“小林同时啊,除了扣电池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当然也有,”将人家给吓的不轻,林铮当然要负责帮人家把魂儿找回来,笑着道:“办法其实很简单,一个是仿照传统有线电话的方式对手机进行加密处理,从硬件上对信号进行加密,如此一来就不用担心手机被窃听了,哦,对了,美国人就是这么做的,政府配给政要使用的手机全都是经过加密处理的手机。”

    “对手机进行加密?这个办法不错,”老革命家点点头:“既然是第一个办法,那肯定还有第二个办法了?”

    “有的,第二办法就是用手机信号拦截器,”见老革命家一脸好奇的样子,林铮立刻知道这是要求自己说的详细一点的信号,心里顿时有了计较,道:“手机信号拦截器也要手机信号屏蔽器,简单的说即使应用一定的技术手段,用类似军方使用的电磁干扰的方式,在一定时间和地域范围内发送大量的无实际内容和意义的乱码对区域范围内的电子信号进行干扰,让移动电话、BP机等移动通讯设备无法收发信号,”

    这倒是个好办法!胡长生的眼睛顿时一亮!

    他虽然没有说,但林铮已经看明白了他想要说的话,略略一顿,林铮跟着补充了一句:“不过本质上来说,这是一个杀敌1000自损2000的法子,对方固然是无法监听了,但我们的手机也一样没法用,所以这种东西的使用很有局限性,只有在比如像是高考啊、一些需要保密的重大会议、一些需要高度保密的军事重地啊之类的地方或者活动当中使用才比较合适,如果是平常,在没有足够强大的技术手段来对付这个问题之前,我个人的建议还是尽量不使用移动电话而是使用座机,至于移动电话可以交给秘书。”

    听到林铮的话,胡长生脸上的阴霾之色一扫而空,笑着道:“既然有办法对付就好,林总,这个手机信号拦截器你们能做吧?”

    “没问题。”林铮忙点点头:一笔新的收入到手了。

    “对了,除了窃听和监听之外,还有一种技术含量不高、但比较让人防不胜防的手段,”林铮说到这里,故意微微一顿,见一众老领导和胡长生都一脸感兴趣的模样,这才接着说道:“是两种新技术,叫手机变声器和号码篡改器,原理我就不说了,只说一下这东西的效果:变声器的作用是让人改变声音,高级一点的甚至可以模仿某个特点的人的声音;而号码篡改器则是可以用欺骗的手段在接到电话的那部手机上显示某个特点的伪装过的号码,我觉得这个也有必要引起国家的注意……”

    还没等林铮把话说完,胡长生和几位老首长的脸色已经白了。

    还有这种技术?虽然不知道这种技术的先机程度到底如何,可就危害而言,如果应用的妥当,甚至比前面提到的那集中监听方式还要命!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譬如如果被敌对国家的情报机构记下了某位高级别领导的语言习惯、音频特征以及常用的手机号码,岂不是完全可以在这位领导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一些技巧让下面的人主动汇报一些机密?

    而下级看到自己手机上显示的是领导的号码,耳朵里听到的是领导的声音,他们又怎么可能去怀疑真正带来这个电话的人其实根本就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

    可情报就在这么不知不觉之间被别人套去了,而自己这边还一无所知!

    想到这里,胡长生再也再也坐不住了,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道:“小林,你还知道些什么歪门邪道的东西?赶紧说一下,我举得咱们之前似乎把这个问题想的过于简单了。”

    几位老首长亦是一脸肃然的点头。(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