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七九章 折腾的女人啊!

    虚空之中,唐擎伫立而站,黑发肆意飞扬,剑眉微微皱着,眉宇之间隐隐沉怒,幽暗的双眸静寂无波,表情似若有些不耐烦。旁边,龙姑娘浑身黑雾缠绕,似若侵在黑潭一样诡异神秘,而云陌抱着一个洁白如玉般的噼啪正轻轻弹奏,她手指纤细,波动琴弦,指间泛起一抹抹淡淡的光华。

    声乐徐徐传来,如凤鸣之声,更似纯净之音,仿若能够净化一切,更神奇的是,当云陌拨动琵琶时,美妙的声乐竟然让周边自然诸般气息都为之消失,周边之内犹如du li的一个小天地,其内唯有美妙的声乐将唐擎笼罩。

    过了片刻,唐擎突然摆摆手,说道,“行了,别弹了。”

    嗡——

    声乐戛然而止,云陌微微一怔,嘴唇动了动,却是没有说话。

    唐擎的杀机只要没有祭出来,他自己完全有能力压制,瞧了瞧龙姑娘,又瞧了瞧云陌,说道,“咱们去哪?”

    他这一问倒是把云陌问愣了,眼眸眨了眨,道,“什么意思?”

    “刚才在里面说话有些不方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两年前你离开的时候好像是找什么人帮忙解天缘,怎么样?找到了吗?是不是这位龙姑娘?”

    “正是龙姐姐。”

    “哦。”唐擎这才仔细打量起旁边这位颇为神秘的女子,眉头不由一挑,内心颇为惊讶。因为这个女人不止让他看不透,甚至连心神都无法渗透。这种情况对于唐擎来说倒是少见,当然。他也只是惊讶而已,天地之中,神秘万千,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解天缘是一种逆天行为,云陌既然找到她,那么这位龙姑娘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当下,唐擎点点头,道,“那就走。”说完。直接御风而行,忽然发现云陌没有动,又问了一声,“怎么了?还愣着做什么?走呗?”

    云陌的确没有动,她站在虚空,三千黑发在清风中飞舞,素白se的衣衫也微微摆动,如九天仙子,气质无比超然,只是那张绝美的容颜此刻却挂着清晰可见的隐怒。(. 贝齿轻咬着嘴唇,就是这样一动不动的盯着唐擎。

    她这次来的确是找唐擎解开天缘的,这本就是她想做的事情,可是现在这个家伙一副不耐烦好像早解早解脱的态度让她觉得十分生气,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被他抛弃一样。

    “走呗?”唐擎又唤了一声。

    “哼!”云陌气的恨不得掐死这个家伙,冷哼一声,“走就走!”甩下一句话,快速离去。

    唐擎摇摇头,实在感到无语。以前他觉得女人都是一种复杂的生灵,现在更是如此。

    “你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样!”龙姑娘走过来,并肩与唐擎站在一起,轻声说道,“解天缘一事,怎么可以表现的这么随便?这么无所谓?你这样做完全是对陌儿的不尊重,也让她很伤心。”

    “不尊重?”唐擎狐疑,道,“解天缘,本就她提出来的,我这不是顺其意吗,怎么就不尊重了?”

    “陌儿是女人,你知道吗?女人都是水做的,情感方面非常敏感,你们毕竟已经结成天缘道侣,肉身行过鱼水之欢,尽管发生的稀里糊涂,并非你情我愿,但终究已是事实。”龙姑娘淡淡说着,口吻很平淡,就像在和一个朋友聊天,继续说道,“就算你们之间没有感情,就算解天缘是她提出来的,就算你也愿意解开天缘,作为一个男人,你也应当装作一副很不愿意的样子,这样陌儿才不会生气嘛。”

    唐擎耸耸肩,倒也没有反驳,他不愿意与女人打交道,是嫌麻烦,并非不懂女人,随意道,“她又不是普通人,以她的心境怎么会受到这种影响。[. ”

    “呵呵……以陌儿的心境自然不会受到情感的羁绊,不过有一种情况是例外的。”龙姑娘突然望向唐擎,那双黑暗如迷雾一般的眼眸中流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过了许久,反问道,“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唐擎很干脆的摇摇头。

    “你敢说你真不知道吗?”

    龙姑娘重复询问,而唐擎又摇摇头。

    “你是不想知道。”

    唐擎这次没有说话。

    “呵!”龙姑娘突然叹息一声,不再理会唐擎,前去追赶云陌,道,“男人啊,都是无情的牲口……”话音落下,她仿佛又想起了什么,问道,“以陌儿的心境,她会因此事伤心,你一定知道她是在意你的,甚至可能喜欢上了你也说不定,你明明知道这些,为何要假装不知道呢?”看唐擎不答,她又道,“陌儿是一个安静的女人,xing格更是温柔体贴,容颜亦是天地之间少有的美人儿,你就一点也没有动心?”

    “我说小妹妹,你是不是管的有点宽了?”唐擎笑吟吟的望着她。

    “呵……”龙姑娘轻笑一声,语气颇为不悦的说道,“这天下喜欢陌儿的男人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你不喜欢,那是你的损失,天下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真是的……三条腿的仙人不好找,两条腿的汉子遍地都是……”

    “龙姐姐,你和他在这里说什么呢。”云陌忽然走来,看也不看唐擎,拉着龙姑娘的手,说道,“你还是尽快想办法把我们之间的天缘解开,不然人家会等不及的。”不等龙姑娘回应,云陌直接拉着她快速离去。

    “陌儿,你在生他的气吗?”龙姑娘调侃道。

    “生气?”云陌故作疑惑,“我干嘛要生他的气?他是谁啊,那可是唐擎,成就了大地之体,突破禁锢,成为三古第一的人呢,又有至刚至阳的天罡气焰,人家连天下八宗都敢拒绝,连肉身溃散都还能重新活过来,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敢生人家的气啊!”

    “呵呵……”龙姑娘只觉好笑,没想到向来温婉可人的云陌竟然还有如此一面,“好大的怨恨呢。”

    “我哪有。”

    跟在后面的唐擎并没有听见两人的谈话,一来,不好这口,而且也懒得费这个心思,对于女人,他向来都是敬而远之,能不打交道就不打,打的交道多了容易打出事情。当然,并不是说唐擎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年少之时,也曾是风流成xing,在上清宗时,也只有女人才会让他甘愿放下修炼,外出而出。

    只不过现在仔细想想,谈感情这种事情谈到最后,都会是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崩裂,因为修行之人寿命太长,其间变故太多,导致崩裂的原因也是什么都有,如修为,一个高,一个低,刚开始倒是没什么,但结成天缘后,低的那个绝对会拖高的那个后腿儿,时间一长,矛盾可能就会爆发,最关键的是,修行之途这条路不好走,就算真的携手一起走到最后,一个成功问鼎仙途,一个渡劫失败,到时候那可真是一场梦一场空,满眼都是泪。

    所以说,修行之人玩玩鱼水之欢,来个露水之说,行个周公之礼什么的就可以了,谈感情?还是算了,不是谈不起,是这玩意儿的后果太严重。

    况且唐擎也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德行,所以,还是别去祸害女人了,最重要的是,他这次踏入世俗,只想把自己欠上清宗的一个希望还上,至于其他,并没有什么兴趣。

    一路跟着两个女人,足足在虚空中游历了七八个时辰,直至傍晚时,云陌和龙姑娘这才止步带着唐擎踏入一个城内,这是什么城,唐擎并不知晓,看起来倒是颇为繁华,而后又随着龙姑娘走进一家更为奢侈的庄园,从两人的谈话中了解到这家庄园似乎归龙姑娘所有,用她的话来说,只是看着好看,所以便买下了。

    庄园有阵法守护,其内装饰绝对称得上奢侈二字,不管是地上铺的,地上摆的都不是凡品,不过偌大的庄园似乎一个人也没有,显得有些空荡,随后,龙姑娘说道,“我和陌儿要去洗漱一下,你自己随便看看,等夜间我们再商议解天缘的事情。”

    闲来无事,唐擎到处闲逛,不过逛了两圈,实在没有什么意思,也不知是不是上午的时候压制杀机的缘故,以至于现在心神感到有些疲乏,打着哈欠,随便找了个地方,倒头就睡。

    “太可恶了,这个家伙竟然睡着了。”

    “呵呵……可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儿呐。”

    唐擎似乎被吵醒了,睁开眼时,发现云陌和龙姑娘正站在自己的面前,二人各自换了一身衣裳,不过龙姑娘看起来还是那么神秘诡异,云陌看起来还是那么超然,那么温婉。

    “我和陌儿要去天水湖做一件事情,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是说商议解天缘的事情吗?”

    “回来再商议。”

    “……好!那你们去,我有些困了,还得睡会儿。”天水湖是什么地方,唐擎没有兴趣知道,也懒得去问,至于这两个女人要去做什么,他也不想知道。

    女人比较喜好折腾,唐擎也不是不知道,但没想到这俩娘们这么能折腾,足足过了两三天,这才开始正式商议解天缘的事情。

    ps:最近起点事儿多,小九也是有点蛋疼,这章本来昨天就上传了,没想到忘记发布了!!ri!!!!<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