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七零章 烈酒

    蓝衣,紫靴,白玉发冠,相貌俊朗,鬓如刀裁,眉如墨画,要挂短剑,这便是近些年来名气非常响亮的乐师,来自天音殿的碧涛,他徐步走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似若chun风一般柔和飘逸,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两人,是一男一女,皆是不凡,除此之外,周围四位气息浑厚的中年男子将他们三人守护在中间,犹如四尊雕像般将其他阻挡在外。

    碧涛出现,引得场内一片混乱,他这般乐艺名士让不少年轻修士疯狂崇拜。

    “碧涛公子,我喜欢你的‘飞沙风中转’……”

    “碧涛公子,我每天都会听一遍你的‘风动九歌’”

    “碧涛公子,我崇拜你很久了…第二七零章 烈酒…”

    年轻修士们崇拜着,碧涛仿佛早已习惯了这些场面,只是报以淡淡的笑意进行回应着,当然,也并非全部修士都是如此,碧涛出现的时候,也有一半修士并没有动,碧涛固然是近些年来比较有名气的乐师,但在他们这些人眼里,与碧涛结识远远不如和秦赤星、白云华二人结识的价值的大。

    白云华拥有巨大的潜力,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而秦赤星本就是太虚宗的新秀弟子,前途自然不用说,与这两位结识,不管对修行还是对历练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帮助,与碧涛结识有什么用?毕竟他是乐师,走的路不同,将来很少有什么交集。

    “诸位道友。还是先请碧涛公子入座?”

    看来碧涛此次而来,是江风亲自陪同。碧涛是乃乐艺名士,今ri能够出现在奇峰山。让他也十分有面子,故此,脸上也洋溢起笑容。

    “碧涛公子,在下是惊阳城王家子弟,如若不嫌弃,公子可与我们坐在一起。”

    京阳地界颇有身份背景的修士们开始发出邀请。而此次荣老爷子大摆宴会,并第二七零章 烈酒没有准备安静的空间,所以,这让江风也感到头疼。不管是伦身份还是论背景,论地位,碧涛都有资格独占一间。

    “碧涛公子,你看这……”

    “诸位的好意,碧涛心领了,此次我与师弟师妹一同前来,还有四位护卫陪同,故此并不方便。”碧涛推脱着,而那些将其包围起来的年轻修士们一个个大献殷勤,嚷嚷着自己可以让出座位等云云。

    碧涛谦让。抬眼四处张望过去,指了指东北角落的方向,笑道,“喏,那里有空位,我还是坐在那里。”

    “这个……”江风有些为难,碧涛公子乃是贵客,怎能让他坐在角落里?这样岂不是太失礼?可是碧涛执意如此,他也无可奈何。正yu陪同碧涛走过去,江风的神se却是颇为一怔,因为那个角落里共有三张桌,其中两张已经有人,而坐在最角落里的一张桌的那个家伙则是他最不想面对的一个人,唐擎!

    或许是羞愧,或许是妒恨,总之,江风现在很不想见到唐擎,因为见到唐擎,就让他忍不住想起毒云山的事情,而毒云山的事情,是他有生以来最难堪的处境,本来准备想让碧涛换一个地方,不过已是迟了,因为碧涛已经和他的师弟师妹与四位护卫走过去,坐在了角落。

    任何宴会,角落都是一些小人物坐的地方,荣老爷子的八百寿宴也不例外,但是,随着碧涛入座,这个东北角倒是成了香饽饽,二三十个年轻修士一窝蜂的涌过来争先恐后的与碧涛交谈着。

    如此之下,场内宴会原本只有两个焦点人物,随着碧涛的到来,现在又多了一个焦点。

    众观场内,两三百人,其中有百分之二十围着白云华,也有百分之二十围着秦赤星,百分之四十围着碧涛,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三三两两坐在一起,各自交谈着。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现在还是三头虎齐聚于此,秦赤星不爽,白云华更加不爽,刚才两人一直在暗暗较劲,秦赤星瞧不上白云华这等小地方冒出来的修士,而白云华也瞧不上他,在他想来,如若自己与秦赤星修炼的时间一样,定然能够超越他。

    只不过现在多了一个人气旺盛的碧涛,抢了他们的风头,两人皆是拥有大潜力的修士,修到至今,颇有些成绩,争强好胜,也闯出了不小的威名,十分不爽碧涛被不少人当作偶像名士一样崇拜着。

    当然,不爽归不爽,也不好当面发作,只是琢磨着待会儿找个机会灭一灭他的威风才是。

    四方楼台,zhong yang宽阔之地,百余桌椅差不多已然全部坐满,江风陪同碧涛坐在一起,而在外迎接的沈倩与何正志也相继出现,看来宾客都已到齐,寿宴即将开始。

    坐在东北角,依着长柱坐在椅子上的唐擎却是有些不爽,他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坐在这里也是图个安静,没想到随着碧涛坐在旁边那张桌子后,周围围满了人。

    “这他娘的……”唐擎无奈的摇摇头,他身边巴掌大的地方就站了五六个人,站起来都有些困难,而方奎他们的情况好像比他还要糟糕,看不见方奎的人,只能听见他的声音。

    “这位道友,别挤……”

    “道友,你踩着我了……还好,这一情况随着荣老爷子的到来得到相应的改善,不然唐擎还真有点把持不住要吼一声。

    荣老爷子出现在场内,穿着一件朴质无华的灰se长袍,虽然看起来不是仙风道骨,却也显得平易近人,他没有开口,不过刚才追捧结识秦赤星、白云华,就连碧涛身边的人都相继回到自己的座位,毕竟这是荣老爷子的寿宴,没有人会,也没有人敢坏规矩。

    通常来讲,举办寿宴的主人都会先讲一番话,无非是感谢亲朋友好友的到来,谈一谈这些年的往事,谈一谈人生感悟,所有人都是如此,荣老爷子也不例外,不过他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滔滔不绝,把该说的说完,也就没有再继续。

    而后所有人站起身,打开酒坛,斟满酒,一同预祝荣老爷子顺利渡过九九寿劫,祝贺他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接下来也就没有那么多规矩,场内三百人开始把酒言欢。

    不一会儿,何正志走了过来,“方兄,唐道友!”

    “忙坏了?坐下来喝两杯。”方奎yu要站起身却被何正志制止,他摇摇头,“待会儿我还得陪师尊敬一些酒,你们先喝着,我忙完就会过来。”而后何正志抬手之时,掌心光华闪烁,旋即十坛酒出现在桌子下面,对着唐擎说道,“唐道友,这些酒你们先喝着,待会儿我过来咱们畅饮几杯。”

    今儿个荣老爷子寿宴,不论身份地位背景,吃的喝的坐的全部一样,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误会,何正志只能偷偷摸摸的把带来的酒藏到桌子下面。

    唐擎自然能够看出来,开心笑道,“哈!好!你先去忙。”待何正志离去,唐擎将桌子下面的一坛酒打开,闻了闻,味道还算不错,给自己斟了一杯,一饮而尽,唧了两下嘴,似乎觉得还合胃口,点点头,呢喃道,“还不错,有点劲儿。”当下站起身,说道,“来!来!来!这酒不错,大家都尝尝!”说着,也为方奎、邵邦等人各斟一杯。

    这酒对于唐擎来说只是有那么一丁点味道,但对于方奎来说已是火候甚浓不知珍藏了多长时间的烈酒,一杯下肚,他只觉喉咙发烫,血液似若燃烧,而方奎、李允东、小六子三人喝下去后,肉身仿若被刀绞一样,浑身每一寸肌肤都如被火焚烧,满脸通红,忍不住咧嘴哈出一口气,而后又深吸一口,旋即再也忍受不住咳嗽起来,“这哪里是酒,根本就是毒药啊!”

    “呵呵,这可是你们何前辈收集的火花烈酒,这等酒酿制的时候是蕴含了火息,你们恐怕有些承受不住,少喝点。”

    邵邦在当地也算一个大侠,朋友不少,喝酒的场面自然也少不了,他喝过很多酒,也听说过一些蕴含火息的烈酒,但也只是听说过而已,这玩意儿极其昂贵,他还是头一次喝到,原本以为只不过会烈一点罢了,万万没想到这种酒的劲儿会这么大,一杯下去,烈的他浑身难受,他亦如此,而小六子和李允东更是被呛的眼泪直流。

    “你们啊!还是年轻,以后得多炼炼才行,这才一杯怎么就成这样了。”似乎觉得何正志带来的酒还算对胃口,唐擎的心情异常大好,看邵邦等人实在不能喝,所以拉着方奎砰起酒来!

    一杯,两杯,三杯,八杯下去,方奎也有些招架不住了,他这个人平时很少喝酒,酒量不大,况且何正志拿来的这种酒也实在太烈了,让他这个修为已是法归阶段的高手都有点扛不住,反观唐擎,一杯接着一杯,脸不红气不喘,如果不是亲自尝过,方奎还真以为他在喝生命泉水呢。

    “唐兄弟,咱们是不是慢点喝,等一等何兄?”

    “喝的够慢了?这还不到一坛呢,来!继续!”

    “好……好!”rq!!!<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