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六六章 放弃,你会甘心吗?

    作为威名远扬荣老爷的大弟,何正志这一生受他师尊的影响很大,荣老爷重情重义重恩,何正志也是如此,从江风和沈倩那里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后,他对这个姓唐的散修颇为敬佩,对他的身份更是好奇,因为直到现在他都想不明白京阳地界的三位老祖怎会对他那般恭敬,甚至称其为上人

    何正志为人处事十分得体,见到唐擎,首先代表奇峰山向他道谢,而后又让江风与沈倩两人当面致谢

    能够成为荣老爷的弟,江风在乐艺领域的潜力自然不用说,小小年纪,已是闯出不小的威名,为人多多少少也有些自傲,在初次见到唐擎时,他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但是,现在,在经历过毒云山的事情后,不管是出上古阵法,还是抬间抹去绿光,以及被三位老祖恭敬的称为上人,这些足以证明这个散修的存在比自己想想要复杂、强大的多,不管是实力,还是身份都是如此

    他自傲,却也懂得知恩图报,而沈倩道谢时那双清澈的眼眸在唐擎时有些闪躲,像似不敢直视,也不知是羞愧,还是羞涩,还是其他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唐道友不要拒绝才是”说着,何正志送上一个颇为漂亮的储物袋

    “好!”唐擎很是爽快的收下,至于储物袋里面装的是什么,他没有,也懒得,收下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拒绝的话,对方并不会放弃,与其这样折腾,倒不如直接收下,省的麻烦

    何正志他这么干净利落的收下,神色颇为一怔,并不是惊讶只是有些不习惯,因为寻常人即便真心想收下,也会客气一翻没想到这家伙就这么爽快的就收下了,内心对唐擎的评价又高了一分

    此次而来,不光是为唐擎吧也是为方奎,他们二人早已经相识,何正志笑道,“方老弟,上次一别,可是有余年了啊!”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与方奎相识是一多年前的事情,当时方奎还是上清宗的弟,外出历练时恰巧碰到了一起,成了朋友不过自从方奎离开上清宗,担任宗下丹霞派的传功长老后,二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方奎这次前往上清宗,路过此地的时候也是想顺道见一见自己的这位老朋友,笑道“是啊!一别年,过的可真快”

    “你这小,如果不是上清宗解封,我还以为你会永远不踏出丹霞派半步呢”

    离开大宗担任丹霞派的传功长老后足足一多年未曾踏出丹霞派半步,其原由说起来有些复杂,其一是因为数年无法塑造法身让他心灰意冷,其一,也是厌倦了世俗之的那些争名夺利,尔虞我诈

    两人正聊着,忽然虚空之飞来一抹白色的微光,这是一种信符之光,里面蕴含着使用者的一抹神念,应该是来找何正志的,他伸一抓,将其抓住,感应着信符之光的一抹神念

    “何兄,若是有急事,你还是先回去吧,我们来日方长”

    “这个,实不相瞒,明日是我家师尊举行八寿宴的日,真是忙坏了”何正志邀请道,“方兄,明日你可一定要来才是”

    “呵呵!荣老爷的八寿宴,我这个做晚辈的岂有不去祝贺之理,放心吧,明日定然准时赶到”

    “唐道友”何正志走过去,抱拳而道,“明日若是方便的话,还请道友前往我们奇峰山做客,我家师尊听说这件事后,也想当面向你致谢呢”

    唐擎之所以来到惊阳城,主要目的只是想见一见自己的故友方奎,对于其他事情,他并没有什么兴趣,正要拒绝,方奎笑道,“唐兄弟,你明日可有空?”

    “倒也没有什么事情”

    “哈哈,既然如此,唐兄弟不如明日与我一同前往奇峰山,到时候我们也好畅饮一杯,我可是知道何正志这小珍藏了不少珍酿好酒呢,就是不知道他舍得不舍得!”

    “哈哈哈!还是方兄了解我啊,唐道友,你就不要再推迟了,明日你与方兄一同前来,我何正志定然将所有珍藏的美酒全部拿出来,你们能喝多少,我就有多少,就怕你们喝不完啊!”

    唐擎对奇峰山没有兴趣,不过对酒甚是喜欢,听见珍酿美酒,当下就有些嘴馋,就连那双幽暗如渊的眼眸都为之一亮,想也没想,直接应了下来

    唐擎答应,何正志心情大好,说到酒,他似乎也是个行家,又和唐擎、方奎二人聊了一段时间,直到第二抹信符之光飞来的时候,这才肯离去

    唐擎瞧着离去的三人,笑道,“样,这家伙倒是一个好酒之人呢”

    “哈哈哈!唐老弟,你有所不知,这何正志以前可是一个酒鬼,不过后来因为醉酒差点丢了性命,这才把酒戒了,这酒戒了,可他忘不了啊,所以就开始收集美酒,用他的话来说,虽然师尊禁制他饮酒,不过闻闻酒香还是可以的”

    “哈!这人倒是有些意思”

    话匣一开,两人聊了起来,听闻唐擎这次是要准备加入上清宗时,方奎着实震惊不小,和当时邵邦的疑惑一样,天下九宗,其最属上清宗弱小,一般的散修都会选择加入其他八宗,只有被其他八宗拒绝,才会考虑上清宗,问其原因,唐擎也只是说上清宗适合自己罢了

    关于唐擎,方奎内心有很多疑惑,比如他的修为不过刚刚踏入法之境,但是在毒云山时,却能在抬间让困住自己的绿光溃散掉,比如毒云山上的上古阵法碎片,方奎之前无法探查出来,就连之后也无法探查出来,他是如何知道的?比如唐擎随施展的一抹光华,隐藏他们的气息,竟然连三位老祖都无法察觉,比如三位老祖为何恭敬的称他为上人,等等太多太多的疑惑,不过这些疑惑牵扯到一个人的,方奎也不好冒然询问

    而唐擎倒是没有他这么客气,问道,“方兄,听说你以前是上清宗的弟,一直无法塑造法身,所以才会到丹霞派担任传功长老,是这样吗?”

    方奎还以为唐擎是在探上清宗的规矩,立即解释道,“唐老弟,你可不要误会,我的确数年都没能塑造法身,但是,去丹霞派担任传功长老完全是我自己出来的,其他大宗或许有这个规矩,但是我们上清宗绝对不会因为你无法突破就将你贬到宗下门派”

    对于上清宗,唐擎怎能不清楚,他真正想问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想知道方奎是不是已经放弃了自己的修行之路,不过这个问题比较敏感,他担心会勾起方奎的情绪,所以不好直接询问,想了想,还是决定问道,“方兄,问你一个问题,莫要介意”

    “唐兄弟见外了,我这条命都是你救的,又有什么介意的”

    “你真的算放弃修行了吗?”

    唐擎的问题问的比较突兀,而方奎也似乎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微微一怔,而后笑道,“不瞒唐兄弟,如若是以前,你问我这个问题,恐怕我不会回答你,不过现在……呵呵,我早已经想开了,我的造化如此,命亦如此,修行之途到此终结,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坏处”

    “怎么说?”

    “修行之路,逆天而行,暂且不谈问鼎仙途,即便这漫长的修行之路,其也是磨难重重,数不尽的劫难,稍有差池,便是粉身碎骨,溃散消失,这条路,不好走,不仅要与人斗,与妖魔斗,与鬼怪斗,还要与天斗,与自己斗,输一次,就等于输了全部,根本没有第二次机会,况且,最后就算修为达至圆满,那传说的天劫,又有几人能够渡过?”

    顿了顿,方奎哀叹一声,继续说道,“我曾亲眼目的一个天地罕见的绝世天才,以摧枯拉朽之势达至圆满,最后却是渡劫失败……当真让人惋惜更让人痛惜啊!”

    唐擎摇摇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问道,“放弃,你会甘心吗?”

    “刚开始的时候或许会有些不甘心,但是时间长了,也就淡了,有时候想想放弃也不失为一种错误,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我放弃修行,但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人生,现在教导几个徒弟,让我感觉也是一种修行”

    方奎的回答,让唐擎有些意外,说道,“如若有朝一日能够塑造法身,你会不会继续修炼下去?”以现在唐擎的能力,想要帮助方奎塑造出法身并不是什么难事儿,可是,然后呢?塑造出法身,并不等于圆满,修行之途不过是走了一半,以后的路还长着,唐擎可以帮方奎塑造出法身,但是,并没有把握帮助他渡过天劫

    如若没有绝对的把握,就不要给对方希望,因为失望的痛苦比死亡更加让人难以承受,更何况现在方奎现在活的很高兴,如若给了他希望,万一修行之路遭到什么劫难,那可真是害了他

    “塑造出法身?呵呵……唐老弟,我并不是在和你说大话,即便现在塑造出法身,我也没有那个心劲儿再重新踏入修行之路,现在我活的很满足,我的人生已然得到满足,还求什么呢”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ultul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