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六一章 霸气外露的黑狼老祖

    黑狼号称是京阳地界最强悍的鬼族老祖,一身修为甚是了得,其鬼魂之火更是旺盛,尤其是他淬炼的两条尸灵手臂,简直无坚不摧,加入战斗之后,仅仅三招,就让何正志与秦赤星二人双双败下阵来。**

    嘭嘭!

    两人被打的在虚空中横飞出去,足足退了十数米这才站稳,却也显得颇为狼狈,何正志捂着有些撕痛的胸膛,看了一眼远处角落里被黑雾笼罩备受煎熬的江风与沈倩,而后望着黑狼,肃然说道,“黑狼老祖,我奇峰山与你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这次为何要害我奇峰山弟子。”

    本来何正志留在奇峰山等待着白鹤山的辛老爷子的到来,结果辛老爷子没有来,反倒是太虚宗的圣师秦赤星来了,就在他与秦赤星交谈之时,突然感应到师弟的信符,不敢迟疑,立即赶了过来,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黑狼老祖会在这里,而且另外两位老祖竟然也在。

    旁边,秦赤星的情况也不太好,他虽然成就了晨光法相,但与三位半尸鬼级的老祖交手还是有些吃不消,看着被黑雾笼罩的几位师弟,尤其是犹如死狗一样脸颊被打的开花的陈天俊时,他怒火横生,厉声喝道。

    “黑狼,识相的话,放了我几位师弟,否则我立即通知宗门前辈,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秦赤星自知不是三位老祖的对手,所以只能抬出太虚宗来压制他们。

    对面,黑狼老祖站在最前方。他身形较胖,穿着一袭宽大的黑袍,熟悉他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位老祖平时出门那叫一个奢侈,脖子上挂的,腰上垮的,手上戴的应有尽有。但是,现在,他身上除了一件袍子外。那些昂贵的法宝首饰似乎都不见了,而且这位老祖向来都是面带微笑,现在那张脸上却是满面yin沉。

    黑狼老祖沉默不语。杀气腾腾。

    而何正志内心十分不解,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一直以来,他们奇峰山与这黑狼老祖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招惹谁,因为黑狼老祖修为高深,是乃半尸鬼,而奇峰山的荣老爷子也是厉害的紧,如若把其中一方惹毛了,不管是荣老爷子也好。(.)还是黑狼老祖也罢,谁找谁拼命,双方都不好过。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如若是以前,黑狼老祖或许也就把奇峰山的弟子给放了。毕竟为了这事儿得罪了荣老爷子,到时候撕破脸皮真打起来,他也绝对吃不消。

    但是,现在他不想放!

    因为他苦苦等待的七十余年有机会帮助他淬炼成万毒尸鬼的宝贝被人抢了,就连他穷其一生收集的所有法宝以及所有稀有资源都一并被抢了。

    那可是黑狼老祖的心血啊!

    如今都没了!

    黑狼老祖怎能不生气?而且生的还是闷气,是一种憋屈。连报仇都不知道怎么报仇,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人是谁,退一步来讲,就算他知道那人的身份,也不敢去报仇,他记得很清楚,当时在地下时,自己施展出浑身解数连人家一根毛发都无法撼动,这个仇还怎么报?

    直到现在,黑狼老祖都无法忘记,那个家伙的元神是何等恐怖,祭出之后,宛如一尊佛像,九米之高,磅礴的佛息,无边的佛法,三眼怒目,左手提着金刚伏魔索,右手持着龙骨屠灭剑。

    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黑狼老祖真的不知道,但他清楚的记得,那个家伙祭出之后,身未动,法未涨,话未出,而自己的鬼魂之火却差点就熄灭。

    人家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就差点把自己弄死。

    黑狼老祖怎能不害怕?

    他不知道对方是谁,只知自己这辈子可能都没有报仇的希望。

    所以,他很憋屈,很愤怒,很压抑,很想杀人,很想大开杀戒来发泄心头的憋屈、愤怒与压抑。

    远处观望的何正志一直盯着黑狼老祖,发现这厮的情绪极其愤怒,杀机盎然时,他心里虽然很是茫然,却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黑狼老祖,这些之中有我的师弟,也有我的朋友,还有我们奇峰山的客人,都是为我师尊的八百大寿而来,如若他们有得罪之处,还请老祖见谅,高抬贵手,宽恕他们,他ri在下定然登门道谢。”

    黑狼老祖抬手间将笼罩方奎、江风等人的黑雾绿光撤去,见状,何正志面se一喜,心头悬着的一颗石头也终于落地,如若今天黑狼老祖一怒之下真的把这些人给杀了,那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即便ri后师尊与他拼命,也没有绝对把握将其诛杀,况且就算杀了又能怎样,人都死了。

    看黑狼老祖yu要放过方奎等人,何正志赶紧拱手说道,“多谢老祖开恩!”说着话,他御风而去,准备将这些人带走,只不过身形刚动,就传来黑狼老祖yin沉的声音。

    “我说过要放他们吗?”

    何正志猛然一惊,不知黑狼老祖这是什么意思。

    “哼!这么多美味的元神,老祖怎会说放就放。”黑狼老祖大手一挥,喝道,“全部给我带回去,抽了他们他们元神,吸食他们的神魂,炼了他们的肉身!”

    方奎、江风等人以为黑狼老祖放了自己,正当高兴,听见黑狼老祖这番话时,如同坠入深渊一样,一个个面如死灰,万念俱灰,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

    而何正志、秦赤星也是脸se大变,冲过去,喝道,“黑狼老祖!你什么意思!”

    “老祖要炼化了他们,你没有听明白吗?”黑狼凶神恶煞的瞪了他一眼,吩咐道,“给我带走!”当下十余只鬼怪冲过来把江风等人提了起来。

    “你敢!”

    何正志暴喝一声,神魂震动,强大的声威直接将那十数只鬼怪震的七孔出血,鬼魂之火摇曳不停,似若要熄灭一般,他怒瞪着黑狼老祖,杀机隐现,冷冷的说道,“黑狼老祖,今ri你若敢动他们一根汗毛,我们奇峰山所有弟子就算不为师尊举办八百寿宴也要将你诛杀!”

    话音落下,何正志掏出数十张信符尽数捏碎,诸般信符化作点点星光飞向奇峰山。

    他大踏一步,又道,“白鹤山的辛老爷子正在我们奇峰山做客,待我师尊知道此消息后,定然会迅速赶来!”

    与此同时,秦赤星也掏出不少信符捏碎之后,化作星光向四方飞去。

    “黑狼,你莫要以为我们太虚宗距离较远就奈何不了你,我告诉你,在这京阳地界的周边有我们太虚宗三位长老带同百余位弟子在此历练,今ri你若不放我了我师弟,明ri便是你的死期!”

    这二人已经使出最后的筹码,用实际行动来告诉黑狼老祖他们并不是在开玩笑,在他们想来,若是这黑狼老祖还想活命,还想在这京阳地界混下去的话,断然不敢胡来,但是,他们错了,因为今天的黑狼老祖不同以往。

    “嘎嘎嘎嘎嘎!奇峰山荣老爷子?白鹤山的辛老爷子?”黑狼老祖猖狂大笑,而后大声喝道,“我呸!小鳖孙,有种的话现在就把那两个老头儿叫过来,跟老祖玩玩,看谁能玩死谁!我告诉你,老祖今天心情很不爽,今儿个这些肥羊老祖是杀定了,识相的赶紧给老祖滚蛋,否则老祖连你一块炼化!”

    “还有你个小鳖孙”黑狼老祖霸气外露,伸手一指,直指着秦赤星,大骂道,“在老祖面前张口闭口太虚宗,老祖孤魂野鬼一个,我怕你太虚宗个毛啊!还周边有三位长老带队,我去你个姥姥个腿儿,去把他们都叫过来,都拉出来练练,看老祖不炼化了你们这些鳖孙!”

    面对黑狼老祖的谩骂,何正志与秦赤星二人脸se难看至极,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黑狼老祖会豁出去一切也要杀了江风等人,这是为什么?他难道不清楚若是动手,他定然无法在京阳地界混下去,也会因此而丧命,他难道不清楚吗?不!像黑狼老祖这等人物怎会不清楚。

    杀了江风,炼化了他们,也不过是十七个元神,为此丢掉京阳地界,丢了小命,绝对不值得,这个道理黑狼老祖不会不知!

    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不清楚,也不知道,更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眼看着江风、方奎等人被带走,何正志、秦赤星心急如焚。

    而江风、方奎等人早已陷入绝望之中,原本肉身、神魂、元神就已经软化,现在连意志、乃至意识都开始消沉,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仿佛等待着来自黑狼老祖的审判。

    “大师兄!你快回去!”沈倩担忧大师兄为救自己与黑狼老祖拼命,呢喃说道,“我们都已经中了yin化毒息,就算他肯放我们,没有解药的话,一旦离开毒云山,我们就会当场化为脓水。”

    着急慌乱的何正志并不相信沈倩说的话,他以为沈倩是用这种理由劝他离去,然而,这时,黑狼老祖突然喝道,“慢着!”

    话音落下,提着江风等人的鬼怪们立即停止,黑狼老祖走过去,那双猩红的眼眸盯着沈倩,发出yin森而又沙哑的声音,“小鳖孙!你是如何得知yin化毒息的?又怎么知道中了这种毒息离开毒云山就会暴毙而亡?”r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