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五九章 打你个小兔崽子

    思文萱犹如丢了神魂一样,浑身软化无力,元神亦一样,被绿光笼罩之后更是无法动弹,她从小娇生惯养,即便进入丹霞派也是被师门长辈以及师兄们宠爱着,几乎没有遇到过挫折,但是,她没想到这次外出,先是师尊被捉,而现在自己也被囚禁在这里。()

    恐惧,害怕,无助,委屈,诸般情绪涌上心头,让她再也承受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哭喊出声。

    “哭什么哭!你还有脸哭!”陈天俊虽然来自太虚宗,见多识广,但此时此刻肉身和元神都软化无力后,他也非常害怕,没有人不怕死,他也不例外,正在思索着如何脱身,听见思文萱的哭声后,只感心烦意乱,怒斥道,“如果不是为了救你们的狗屁师尊,我们会被捉起来吗?”

    “对不起,是我们连累了你。”邵邦像似已然绝望,没有救出师尊,而现在自己又连累了这么多人,他自己也感到十分懊悔。

    “哼!现在说对不起有用吗?”此时此刻,陈天俊犹如一头愤怒的狮子,满脸狰狞,他正yu再次怒斥,而这时,一道厉喝声传来将其打断。

    “够了!”

    喝声来自沈倩,她望着陈天俊,说道,“这个时候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埋怨他们。”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要怨也怨我们自己。”沈倩面无表情的说道,“之前唐擎提醒过我们。毒云山有阵法碎片,触动之后,元神会软化无力,怪只怪我们没有听他的劝告,现在又怨得了谁呢,如若当时我们听他的jing告,恐怕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

    说到那个唐擎。沈倩的神情之中流露出一抹羞愧,江风亦是,就连陈天俊也一样。不过他看起来更多的却是不服,不屑的说道,“我看那个唐擎根本就是和罗八指是一伙的。我们这么多人都没有探查出来什么阵法,他一个连法动阶段都不是散修怎么知道。”

    陈天俊不服,是真的不服,他先后用神识探查了三遍,又利用法宝探查都没有发现,他不相信那个什么唐擎比自己强,也不承认。

    沈倩望着陈天俊的眼睛已然开始厌恶,说道,“陈天俊,你不要看不起散修。天地之大,修行之人多不胜数,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造化,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你不可以。并不代表别人不可以。”

    陈天俊本想怒斥沈倩几句,不过话到嘴边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刚才听见江风说已经通知奇峰山的大师兄何正志,所以,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奇峰山,不敢得罪沈倩。只能将气撒到邵邦、思文萱等人身上。

    “你个废物,你还哭!若是待会儿将罗八指引来,他会不择手段折磨死我们的!”

    思文萱委屈哭泣,根本听不见陈天俊的谩骂,而陈天俊变本加厉,先是怒斥,后是谩骂,又是羞辱,惹的邵邦无法忍受。

    “陈道友,你肯出手相救,我们感激不尽,现在连累你,我们也很过意不去,你羞辱我可以,但请不要辱我师尊!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邵邦双目怒瞪,愤怒不已。

    “哈哈哈!”陈天俊不屑大笑,表情甚是狰狞,“真是可笑,我偏要羞辱你那狗屁废物师尊,你又能拿我怎样?还对我不客气?你配吗?嗯?”

    “你!”邵邦气的脸se发紫,奈何被绿光笼罩,根本动弹不得。

    “废物师尊教出一群废物师弟,一群废物!”

    话音落下,嗡的一声轻响,石室内闪过一抹紫金se光华,光华绽放,而后溃散,两个人凭空出现,其中一人是一位老者,老者蓬头垢面,看不清容貌,身体犹如烂泥,旁边一个青年搀扶着他,青年,眉清目秀,身着白衣,敞着胸膛。

    是他!

    那个唐擎!

    看见唐擎,江风、沈倩、邵邦、王统领、思文萱的神情皆是一愣,仿若不敢相信。

    唐擎出现,话也不说,一步踏出,出现在陈天俊的面前,扬手一巴掌扇过去,啪的一声脆响,十分响亮,打的陈天俊脑袋一歪,咔嚓一声,脖子筋骨断裂,牙齿尽数脱落,嘴角被打扯,耳根也被打的扯开,脸颊之上更是印着五道血淋淋的手指印,犹如五道沟壑一样,甚至可以瞧见血肉里面的白骨!

    这一巴掌实在太过突然,也太过狠辣,以至于旁边的江风、沈倩、邵邦等人被如此一巴掌吓的惊骇呆愣。

    “小兔崽子!还反了你了,会不会说人话!”

    唐擎绝对是一个好脾气,一直都是,但是,请不要触犯他的底线,他的底线不是自己,而是在乎的东西,但凡他在乎的,都是他的底线,他不在乎别人看不起自己,也不在乎别人轻视自己,甚至不在乎别人羞辱自己,但是,他在乎别人羞辱自己的朋友。

    “你……咳!咳!”本就浑身软化无力而变得虚弱的陈天俊被如此一巴掌打的晕头转向,整个脑袋都砰砰响,他刚开口,却是吐出几颗牙齿,喷出一口血,惊恐的望着唐擎,却是不敢说一个字。

    “我问你呢,会不会说人话。”

    话音落下,唐擎又是一巴掌扇过去,同样一个地方,同样的巴掌印,鲜血四溅,碎肉横飞。

    “我问你呢,会不会说人话。”

    依旧如一,同样一句话,同样一巴掌,同样一个地方,同样的巴掌印,同样的血肉横飞。

    啪啪啪啪!!

    一连五巴掌抽过去,陈天俊颤颤巍巍发出虚弱不堪的声音,“会……会……”

    旁边江风、沈倩看的瞠目结舌,望着陈天俊的模样,只觉头皮发麻,陈天俊的右侧脸颊生生被唐擎五巴掌下去打成了五瓣,那五道如血se沟壑一般的手指印,让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场内顿时鸦雀无声,静寂一片,就连悲痛委屈的思文萱也不敢再哭一声。

    “邦儿,文萱,六子,允东……”一道略微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此间的静寂,也打破了邵邦等人的惊骇,他张望过去,这才看清被唐擎搀扶着的那位老者,那是……那是师尊!

    “师尊!师尊!真的是你!”

    看见师尊,邵邦、思文萱、小六子、李允东四人情绪高涨,激动万分,唐擎走过去,抬手间,紫金se光华在指间缠绕,一阵嗤啦声响,绿光犹如火焰被水浇灭一样溃散消失,失去束缚,邵邦等人软在地上,想去搀扶师尊,却是站不起来。

    唐擎又将沈倩、江风等其他人的绿光撤掉,软在地上,江风等人震惊不已,他们不知这绿光是什么东西,却能察觉到很玄妙,更不知道唐擎这个连法动阶段都不是散修是如何抬手间就将绿光溃散的,他们想不明白,也想不通,只觉不可思议。

    “多谢……多谢唐道友出手相救!”

    江风很自负,但是亲眼目睹唐擎五巴掌将陈天俊的脸打扯后,他再也负不起来,而沈倩更是完全沉侵在这般不可思议的一幕中无法自拔,的确,之前,唐擎说毒云山有个上古阵法,事实真的有,走的时候他说去救方奎,他真的把方奎救了出来。

    “先到外面再说。”

    唐擎正yu动身,这时,其中一人开口说道,“唐、唐道友,方才是我师兄不对,触犯了您,还请您大人有大量,救救他。”

    这人唐擎不认识,不过猜测应该也是太虚宗的弟子,而后太虚宗其他四位弟子也都开口恳求,唐擎望着他们,又瞧了瞧陈天俊,没有说话,伸起手臂,手指掐动,紫金se光华绽放开来,瞬间就将江风等人笼罩起来,同时还有陈天俊,之后,他伸手一览,气势如虹,似若大臂揽月一样托着江风足足十多人迅速离去,速度之快,几乎眨眼间就来到毒云山的外面。

    不过唐擎并没有离开毒云山,而是在山的另一边找了一个角落将邵邦、方奎等人放了下来,说道,“你们都已经被毒息侵染,这种毒息并非是是自然中的毒息,而是那个上古阵法碎片中所蕴含的毒息,名叫yin化毒息,这玩意儿有些特殊,犹如一种子母毒,若是现在带你们离开,一旦脱离阵法碎片的范围,毒xing会当即发作,将你们的肉身和元神化成脓水。”

    之前江风等人没有相信唐擎的话,吃了大亏,现在他们可不敢不相信,听闻离开毒云山肉身和元神都会化成脓水,这可把他们吓的不轻,连呼吸都停止了。

    “唐、唐、唐……”江风也是吓的连话也说不清,“唐道友,你可知有、有什么办法解这……这yin化毒息?”

    “yin化毒息需要以yin化母息侵染而化解,这座毒云山以前曾被上古yin化阵笼罩,也就意味着拥有yin化母息,不过现在阵法破碎,变成了碎片,却不知yin化母息是否还残存。”

    “如此说来,我等岂不是死定了?”

    听见唐擎的话,江风感到无比绝望。

    唐擎思量了片刻,说道,“你们先在这里待着,我去寻找yin化母息。”说罢,抬手间弹出一抹紫金se光华,光华绽放,将他们笼罩起来。

    “由于你们身上有yin化毒,所以不能彻底将你们隐藏,这一抹光华法力只能隐藏你们身上的气息,不被他人探查出来,切记不要出声。”r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