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五零章 接待

    虚空之中,陈天俊和沈倩一行五六人驾驭着飞禽在前面开路,两人边走边聊,有说有笑,邵邦、小六子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思文萱心情不爽,气呼呼的跟着,而旁边的唐擎看起来倒是轻松自在,边飞之时,眯缝着眼睛俯瞰着下方的风景。

    前方的沈倩转身的时候看见唐擎悠闲自在的虚空漫步,不由轻咦一声,眼眸之中绽放惊讶的se彩,震惊道,“好高明的御风行,虚空步。”

    世人皆知,御风而行,对自身的消耗非常大,尽管踏入法之境后可以以法御风,但对元神也是一种消耗,因为要用元神驾驭自然之风,笼罩肉身,御风而行,可是,而反观这人,周身无光也无se,更没有流露元神气息,也没有法力波动,说明他并没有用元神驾驭自然之风,从而笼罩肉身,只是踏步之时,一抹淡淡的光华残留在虚空,一步踏出,似若九米,缩地成尺,甚是神奇。

    这是一种步法,而且还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步法,沈倩虽然看不出是什么功法,但能够看的出这种步法对自身元神消耗极少。

    旁边的陈天俊听见沈倩的惊叹好奇之下也转身看去,看见唐擎那般轻松自然的御风而行,虚空踏步,也是颇为一惊,但也只是惊讶而已,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淡淡的说道,“这步法的确有些名堂,不过却是哗众取宠罢了。”

    步法这玩意儿说起来要追溯到荒古时代,那个时候法宝奇缺,飞剑更没有普及,修行之人虚空而行,皆是以步法而动,在上古时代的时候。飞剑横空出世。完全取代了步法的位置,时至今古,修行之人。几乎人手一把飞剑。

    既然有飞剑可以驾驭,谁还会消耗元神去御风而行呢。

    所以,陈天俊认为这什么冒牌的唐擎是在哗众取宠。

    但是。沈倩却不这么认为,刚才听闻邵邦介绍说这唐擎是一个散修,散修虽不容易,但弄一炳飞剑还是不难的,她不知道唐擎有没有飞剑,但很佩服在这个时代还能坚持用步法而行的修行之人,这种虚空之行的方法虽然对元神有些消耗,但是,在飞行的过程却是一种修炼。一种对元神的修炼。

    在当今时代,随着各式各样的法宝越来越多,修行之人也越来越依赖法宝。这样的后果虽然可以带来很多方便。但也让人容易忽略自身的修炼。

    “你认为呢,沈姑娘。”

    “或许是。”沈倩没有反驳。也没有认同陈天俊的观点,只是内心深处对这个冒牌唐擎有些佩服。

    邵邦虽然出自小门派,论阅历和见识绝对比不过陈天俊和沈倩,但他也看的出唐擎的步法颇为玄妙,询问之下,唐擎也只是说由于自己的心神受挫,要保护心神,所以才没有祭用飞剑飞剑。

    其实,唐擎之所以这般虚空踏步,原因很简单,只是习惯了这样而已。

    “唐兄,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怎么了?”

    “据我所知,天下九大宗,唐兄为何偏偏会选择加入上清宗呢。”不止邵邦有如此疑惑,思文萱、小六子也同样很好奇,因为谁都知道,天下九宗,其中上清宗最弱,但凡知道这一情况的,恐怕都会加入其他大宗。

    “这个啊……也没其他原因,只是觉得上清宗比较适合我而已。”

    适合?怎么个适合法?散修加入大宗,大多数都是因为以后的修行之路比较危险,必须有人教导指点方能继续,这样以来,加入其他大宗不是更有前途吗?什么叫合适,这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在邵邦想来,可能这唐擎和其他散修一样,已经去过其他大宗,不过都被拒绝,无奈之下,才选择加入上清宗。

    内心虽然这样想,但以邵邦的为人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唐擎自然能够看的出来,只是笑了笑,没有继续说话,他是上清宗的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永远都是。

    渡劫失败,辜负了师尊以及所有上清宗的期望,这是唐擎内心深处最大的痛楚,也是最难过的回忆,自踏入散仙之途,他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但是,这次苏醒,他不想再逃避了。

    他欠上清宗一个希望,他要还上,为此,他愿意付出一切。

    夕阳西下,距离惊阳城也越来越近,在飞行的途中,遇见好几波同道中人,他们都会停下来与沈倩打着招呼,从只言片语中,邵邦也是才知道,原来奇峰山的荣老爷子要过八百大寿,周边地界的各路英雄豪杰纷纷前去祝贺。

    荣老爷子乃是天下著名的老乐师,谱有诸多名曲,传遍天下,他年轻之时,游历四方,历练演奏,因此结交了不少朋友,后来隐居之后,居住在奇峰山,开山收徒,教导出不少出类拔萃的高徒,时至今ri,奇峰山也成为惊阳地界最为著名的乐师胜地。

    修行无岁月,尽管随着修为的提升,寿命也会增加,但是,并非可以活到自然老死,修行之途,本就是逆天之路,劫难重重,即便你坐着不动,只苦修的话,劫难也会降临在身上,这其中最常见的便是九九寿劫。

    修为达到法之境,按照道理来说,只要不发生意外,活个千把年不成问题,但是,其中大多数人都在八百一十岁的时候突然暴毙,其原因,正是九九寿劫。

    所谓九九寿劫是指,一个修行之人只要活到九九八十一岁时,劫难就会降临,这个劫难是一种属于寿命的劫难,渡不过去,五脏衰竭,彻底老死,渡过了可以继续存活。

    所谓九九一轮回,说的便是如此,修行之途,逢九必劫,这九九寿劫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因为八十一岁的时候就要面临九九寿劫,所以,很多修行之人都会在八百岁的时候举办寿宴,而寿宴的目的也很简单,是为见一见亲朋好友,因为没有人知道能不能渡过九九寿劫。

    邵邦从师尊那里听过荣老爷子的名号,也敬佩他老人家的为人,在得知荣老爷子要举办八百大寿的时候,他立即疾驰而去,向沈倩表示自己的恭贺之意,并且表示待进入惊阳城与师尊回合后,一定前往奇峰山拜访老爷子,只是话说到一半,却被陈天俊打断。

    “沈姑娘,前面之人你可认识?”

    沈倩张望过去,看见对面飞来的七八人时,神se颇为一喜,“那是我的师兄,江风。”

    “哦?可是一曲震三鬼的江乐师?”

    “正是他。”

    “呵呵,我与秦师兄在此历练的时候可是经常听见江乐师的大名啊!”

    看见陈天俊与沈倩疾驰飞行,祝贺语只说到一半的邵邦十分尴尬,思文萱看师兄热脸贴了一个冷屁股,赶紧飞过去,说道,“师兄,人家根本看不起我们,你干嘛还去自找没趣。”

    “诶,话不成这么说,荣老先生毕竟是高人,就连师尊他老人家见了也得尊称一声前辈,如今遇见了荣老先生的弟子,我等自然要去恭贺。”

    “你真是……哼!”看来思文萱对邵邦已经彻底无语。

    虚空之中,对面不远处站着一行五六人,为首的一位男子身着浅se的黑袍,看似三十多岁左右,长相谈不上英俊,但气质却是十分儒雅,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看见师兄,沈倩流露出小女儿的姿态,师兄常年在外,她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这次看见师兄自然是高兴坏了,欢笑着冲过去,喊道,“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不久。”

    江风与沈倩几年不见,有很多话要说,不过两人也知道这里不是谈心的地方,所以只是略微谈了谈后,江风便道,“我听师尊说你外出送请帖,今天就会回来,所以就在这里等你咯,咦,这几位是……”

    “他们是太虚宗……”沈倩正yu开口介绍,江风笑道,“我早就听闻太虚宗有三十位弟子在这里历练,一路上斩妖除魔,所向披靡,其中有三位最为了得,圣师赤星,圣士陈天俊与洪卓,不知这几位是……”

    作为天下九宗,太虚宗弟子皆是千挑万选,每一位都是出类拔萃,在圣武开启,历练之时,不少弟子都会扬名天下,而赤星、陈天俊、洪卓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不止获得圣耀之名,在历练的时候也大放光彩,被人称道,这次沈倩外出送的请帖当中就有他们一个名额。

    “这位正是来自太虚宗的圣士陈天俊。”

    “哦?”江风观察着陈天俊,笑道,“传闻陈兄一手金虹三蕴圈出神入化,灭尽妖魔,今ri能够一见,真是有幸。”

    “哪里哪里,江兄太见外了。”陈天俊谦虚的同时也不忘道出江风的辉煌事迹,双方互相吹捧之后,江风又道,“不知赤星大圣师他们怎么……”

    “我已经通知赤星师兄,他两ri就会赶来。”

    “原来如此,甚好!甚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