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四九章 你趁早改名算了

    这陈公子语气冷淡,却是居高临下,一副教训说教的派头,旁边那位抱着琵琶的沈姑娘微微笑道,“他们不过是宗下门派弟子,想必很少外出,缺乏历练经验,对地界形势也是不知。”

    “两位教训的极是,我等几人也是初来乍到,第一次路过此地,对这里的形势并不知晓,如若不是两位出手相助,我等这次怕是要遭大劫。”

    邵邦连忙点头应是,而旁边的思文萱虽然不喜欢这陈公子的语气,却也不好表现出来,毕竟人家救了自己这是事实,教训两句也不碍事。

    陈公子看他们态度还算良好,倒也没有继续教训,那沈姑娘说道,“刚才听你们说要前往惊阳城?”

    “正是。”

    “此地界鬼怪横行,十分凶险,我与陈公子也恰好要在惊阳城停留一ri,你们若是愿意的话,就随我们一同前往。”

    “如此,真是太好了。”邵邦颇为感激,再次抱拳行礼,“还未请教两位道友的尊姓大名。”

    “这位是来自太虚宗的陈公子,陈天俊,我不过是奇峰山一名普通的乐师罢了,姓沈,单名一个倩字。”沈姑娘微笑介绍着。

    “呵呵。”陈天俊轻笑一声,道,“沈姑娘真会说笑,如若奇峰山荣老先生的弟子只是普通乐师的话,那么这天下恐怕也没有乐师名家了。”

    邵邦早就猜测这二人身份不简单,看来果真如此,这陈天俊竟是来自太虚宗的修士。天下有数不清的修士,而能够成为大宗修士者,皆是大潜力之人,都是从宗下门派千挑万选出来的天才之流。要知道成为大宗弟子的首要条件便是修出元神。单是如此,就已然将诸多修士拒之门外。

    至于那沈倩,邵邦的确没有听过她的名字。但是奇峰山的荣老先生却是天下间著名的老乐师,五百年前就已成名,一曲京龙谱。轰动天下。

    “原来是陈公子与沈姑娘真是久仰久仰……”

    邵邦客套的同时赶紧介绍自己等人,“在下邵邦,上清宗宗下丹霞派弟子,这位是我的师妹,思文萱,这位是我的师弟,小六子,这位是……是我们偶遇的一位散修,唐擎……”

    唐擎这个名字实在太刺耳了。以至于让邵邦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他知道说出来定然会引起误会,果然。听见唐擎这个名字。陈天俊与沈倩的神情皆是一怔,两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望向唐擎。

    “唐擎?哪个唐擎?”

    唐擎伫立在此间。沉默不语,对于自己不感兴趣的事和人,他向来都懒得多说一个字,只是点点头,以示回应。

    似乎觉得唐擎有些怠慢,邵邦立即说道,“两位不要误会,只不过是同名同姓罢了。”

    “呵!”沈倩释然一笑,道,“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半年前那个三古第一的家伙活过来了呢。”

    “三古第一?”陈天俊似乎有些不屑,道,“呵呵真是可笑,那唐擎也不过是运气好点罢了,莫说他真的死了,就算他没有死,恐怕也活不长。”

    关于唐擎的事迹,沈倩自然也有听说,那唐擎灭了无极派,而无极派又是上奉的太虚宗,据说太虚宗当时有意要收唐擎做弟子,不过遭到拒绝,作为太虚宗弟子,陈天俊自然不喜欢唐擎这个名字,沈倩能够体会陈天俊的心情,所以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能体会,但并不代表其他人能够体会,思文萱就是其中之一,听见陈天俊这么说自己的崇拜之人,当即就有些不乐意,嘟囔道,“唐擎可不是运气好,人家是真本事。”

    她从未见过唐擎,却是尤为崇拜,甚至接近疯狂,尤其是传闻之中,那唐擎屠灭五大巨头后,八大宗降临,他巍然不动,更是拒绝八宗邀请,最后天罚降临,八宗长老纷纷窜逃,而他却连眉头也没皱一下,这等豪情气概让她为之折服,为之崇拜。

    “师妹,你胡说什么!住嘴!”说实话,邵邦也有些崇拜唐擎这个名字,但他更加清楚,唐擎这个名字如今已经属于禁忌,千万不能在太虚宗等大宗弟子面前说出来。

    “大地之体属于天地宝体,纵然突破禁锢,也还是属于天地宝体而已,除此之外和其他宝体没有任何区别,那唐擎无非是运气好,恰巧突破了而已,这天下人就是这般喜欢夸张,竟然给他一个三古第一的名头,真是可笑,可笑。”

    陈天俊负手而站,面带笑意,侃侃而谈,道,“唐擎那人恃才傲物,嚣张跋扈,不知天高地厚,灭我太虚宗宗下门派,当ri若非天罚降临,你认为我太虚宗会放过他吗?”

    思文萱本要yu其争辩,不过却被邵邦死死的拦住,邵邦连忙道歉,“陈公子莫要生气,我这师妹初次外出,不懂事,还请陈公子见谅。”

    “丹霞派不过是上清宗的宗下门派罢了,没有见过世面,我又怎会与她一般见识。”

    “陈公子,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赶路。”看来沈倩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争执下去,陈天俊点头应是,驾驭飞禽离去。

    “师妹,陈公子毕竟刚才救了我们,你怎能顶撞他。”待陈天俊离去,邵邦教训道。

    “师兄,我承认他救了我们,但是,你难道没有发现他根本看不起我们吗?真是的,不就是一个太虚宗弟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师兄你也是,好歹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在我们地界也是出了名的侠义英雄,怎的来到外面到处夹着尾巴做人,和一个鹌鹑似的。”

    “唉!”邵邦暗叹,自己这师妹从小被师尊宠坏了,为人处事方面实在太过欠缺,不过面对小师妹的埋怨,也是无言以对,他倒是想挺起胸膛做人,可是外面的世界毕竟太过凶险,妖魔鬼怪暂且不说,遇到同道中人,也得小心说话,万一个不好,惹到人家,说不定就会遭到杀身之祸。

    “师妹,你也不要埋怨师兄了,一句话,归根结底还是咱们修为太弱,如若咱们都是塑造了法身,那陈公子即便是来自太虚宗的弟子,恐怕也不敢瞧不起咱们。”

    “这哪里和修为有什么关系。”思文萱此时此刻一副大姐的派头,指着邵邦与小六子,教训道,“分明就是你们胆子小,人家唐擎的修为高吗?不过才刚刚修出元婴?可人家就敢在士之圣武灭了两百余圣徒,而后更是屠灭五大巨头,就连八宗降临,人家唐擎也是无畏无惧,天罚降临,连八宗长老都窜逃,可人家却是动也未动,这和修为有关系吗?”

    思文萱的话让邵邦二人脸红脖子粗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邵邦摇头连连苦笑,小六子更是愁眉苦脸的央求道,“我说师姐,那唐擎又是大地之体,又是天罡气焰,又是紫金雷电的,咱们比不了啊!你老人家行行好,以后能不能不要总用唐擎来打击我们行不行?这都半年了,你打击的我连修行的信心都快没了。”

    “哼!”思文萱根本不买账,而后更是将矛头指向旁边沉默的唐擎,鄙视道,“还有你,人家叫唐擎,你也叫唐擎,差距怎么这么大呢,如果是真唐擎在这里的话,我相信一巴掌早就把那个什么陈天俊给扇成了稀巴烂,再看看你,吓的跟鹌鹑一样,连个屁都不敢放,我看你趁早改名字算了,你根本不配用唐擎这个名字。”

    这思文萱当真是伶牙俐齿,羞辱起人来能把活人给气死。

    对此,唐擎如何回应?也只能摇头苦笑,道,“妹子啊,还是听你师兄的,出门在外,切莫意气用事,遇事则忍,方为王道。”

    “唐兄说的极是,出门在外,我们还是少惹事为好。”邵邦瞧了瞧离去的陈天俊,说道,“我们还是赶紧跟上去,这地界鬼怪横行,跟着他们,我们也少一份危险。”

    “你们……真是……气死我了,一点男子气概也没有!”

    ……

    天齐郡,一座刚刚开辟出来的洞府,云陌盘膝坐在阵法的zhong yang阵位,而龙姑娘正在为她护法,之前龙姑娘以云陌的天缘印记为阵眼,以心神为本,以神识为牵引,燃烧神念进行大感应,感应到唐擎的肉身虽然溃散,却存在于天地,并没有消失,而且正在遭受着地藏超度厄为经的超度。

    不管是云陌还是龙姑娘都清楚,地藏超度厄为经这玩意儿是用来超度九幽老魔的,无法想象,唐擎怎会享受这般‘无与伦比’的待遇。

    云陌虽然心神受挫,但她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她想知道结果,知道唐擎到底是生还是死,所以,此时此刻,她又以自己的天缘印记为阵眼,燃烧神念在天地之间进行大感应。

    黑暗!

    无尽的黑暗!

    她什么也感应不到,连一抹都没有,难道唐擎死了?被超度了?

    云陌不相信,她疯狂燃烧着自己的神识,在更大的范围感应着,龙姑娘见状,担忧不已,劝解道,“陌儿,你这般疯狂的燃烧自己的神念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快快停止,否则心神有溃散的危险。”

    云陌没有回应,她感应着属于自己的天缘,疯狂感应着,就在她心灰意冷之时,黑暗的世界忽然出现一抹淡淡的光华,她知道那是唐擎!

    “他还活着,他……他好像在北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