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四七章 巧合

    “喂,人家叫唐擎,你也叫唐擎,你的名字该不会是后来自己改的?”

    思文萱记得很清楚,刚发现这个家伙时他完全是赤身**,虽然大师兄已经确定这厮不是邪修,不过光天化ri,赤身**,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本就对他没有好感,现在又听见他说自己叫唐擎,这让思文萱更加讨厌。

    唐擎摇摇头,有些无奈,关于自己消失后的事情,他不知道,也懒得去想。

    看他不说话,思文萱追问道,“喂,干嘛不说话,是不是被我猜中了呢,是不是心虚啦?唐擎就是唐擎,他永远是独一无二的,不要以为自己改一个名字就真的是唐擎,哼哼!告诉你哦……”

    思文萱言辞犀利,正yu再说什么却被邵邦愣了一眼将其打断,“师妹,不得无礼!”转而也向唐擎表示歉意,道,“唐兄,你莫要见怪,我这师妹从小娇生惯养,说起话来没什么分寸,但她并没有恶意,你不要放在心上才是。”

    “不会。”唐擎点头报以微笑,他是一个好脾气,一直都是。

    “我哪有无礼嘛!本来就是,叫什么不好,偏偏叫唐擎,一看就是别有有心,哗众取宠,想借唐擎这个名字成名而已,我就不信他以前也叫唐擎。”思文萱瞧着唐擎,尽是鄙视。

    对此,唐擎着实有些无语,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摇头说道,“这位妹子,一个名字罢了,你没必要纠结我叫什么。”

    “这个……唐兄。”邵邦解释道,“唐兄,你不要误会,我师妹并非针对你,只是她对天齐郡那个唐擎十分崇拜。所以……听见你也叫唐擎就……就……”

    “崇拜?”唐擎剑眉一挑,摇摇头,说道,“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罢了,有什么好崇拜的。”

    唐擎这句话刚刚落下,思文萱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猛虎一样愤怒的冲过来,一把揪住唐擎的衣领,一双美目瞪的贼大。咬牙切齿,怒气冲冲的喊道,“臭小子,你说什么!一个不知该死活的家伙?你敢不敢给我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打烂你的嘴。”

    唐擎着实没想到思文萱的反应会这么大,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臭小子,人家唐擎从筑基修到元之境只需短短一年,你行吗?人家抬手间就将雍阳城毁成了废墟,你行吗?人家五次问鼎士之圣武的所有记录,你行吗?人家宰杀两百余圣徒。你行吗?人家敢灭天齐郡五大巨头,你行吗?人家敢拒绝八大宗的邀请。你行吗?人家的雷电之威千万威能不能撼,你行吗?人家成就至刚至阳的龙虎天罡,你行吗?人家以大地之体突破禁锢,成为三古第一,你行吗?……”

    思文萱一口气将唐擎所干的大大小小勾当几乎全部说了出来,言语之中充满了对唐擎的崇拜,对眼前这人尽是鄙视。如若不是邵邦强行将她拉开,恐怕她还真会动手殴打。

    对此,唐擎除了无奈还能做什么?难道说自己就是那个唐擎。莫说他还没有这么蛋疼,就算他肯说,也得有人信啊!

    “人家叫唐擎,你也叫唐擎,人家是无畏无惧不羁天下的惊世奇才,你算什么!哼哼!岂有此理,我jing告你,再敢说唐擎的不是,小心我打你。”思文萱仿佛气的不轻,胸脯起伏不定。

    “好,我错了。”

    唐擎实在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于此,而邵邦也是赶紧转移话题,问道,“唐兄,我发现你时,你已是昏迷不醒,不知唐兄为何会……”

    “这个啊……我闭关修炼的时候准备一举踏入法之境,最后虽然成功了,却也险些心神受挫,意识混乱,所以才落得这幅田地。”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们遇见唐兄时,你身上没有穿衣裳……”邵邦为人仗义,但并不是傻仗义,发现唐擎时,看其没有穿衣裳,而且浑身上下没有什么伤口,想来也只能是心神受挫导致意识混乱,若是刚才唐擎不是这般回答,他可能就会有所怀疑。

    之后,邵邦也问了不少问题,多是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不过唐擎却听出这家伙是在打探自己的身份,他也没有隐瞒直接回应道,“我是一介散修,这不是刚刚踏入法之境嘛,以后的修行之途比较凶险,所以准备加入个大宗继续修炼。”

    邵邦的朋友当中三教九流有不少,其中也有很多散修人士,他们多是因为资质或是家世原因,无法加入门派修炼,而又不愿意低三下四的加入一些商会依附权贵摇尾乞怜,所以,只能独自一人在修行的道路上摸爬滚打,这些人有不少,每个地方都有,天齐郡的苍茫山就聚集着这么一群人。

    听说唐擎要加入大宗,邵邦本想开口劝说加入上清宗,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天下九宗,唯独上清宗最弱,现在又封宗思过二十年,更是不如其他八宗,但凡修行之人恐怕都不会加入上清宗,邵邦不想强人所难,所以也就没有开口。

    邵邦本想和唐擎多聊一些,奈何旁边思文萱一直嚷嚷着要走,无奈之下,邵邦只好说道,“唐兄,今ri你我二人相识也算一场缘分,本想与你畅饮几杯,奈何情况有些特殊,实在很抱歉,我必要要走了,ri后若是有机会相遇的话,咱们定然喝个痛快。”

    “大恩不言谢,后会有期!”

    唐擎并不是一个善谈之人,尽管没有邵邦的帮助他也不会有事,但是邵邦帮了,这就是恩,对于帮助自己的人,唐擎从来都不会忘记。

    看见唐擎就这么直接御风而行,连一件飞行法宝都没有,邵邦内心十分感触,暗叹道,“散修真是太不容易了。”

    这年头,大富大贵之人飞行用的都是一些稀罕物,比如殿下那顶三十二只jing灵抬着的八角大轿,有钱人都有自己的坐骑,普通修行之人,用自己的法宝,只有苦逼人士才会御风飞行。

    品质越好的法宝,飞行起来,对自身能量的消耗就越小,坐骑根本不消耗,而御风飞行的话,则极其消耗自身的能量,若是半路上遇见个邪魔啥的,自身的能量已经消耗了一半,还怎么跟人家打。

    “有什么不容易的,是他自己没本事而已。”思文萱不喜欢唐擎,甚至说很讨厌,尤其是这个家伙和自己所崇拜之人一个名字,让她更加厌恶,“师兄,你也真是的,干嘛要救他,耽误我们的时间,这个家伙只是道了一句谢,连一点表示都没有,拍拍屁股就走了。”

    “诶,师妹,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师兄我救他也不是想图他的什么好处。”

    “我知道师兄不图他的好处,可你不能总这样?救人帮人,浪费时间又浪费jing力,你傻不傻啊!”

    “呵呵,师妹,多个朋友,也多一条路,我帮人也是在帮自己,因为修行这条路实在太艰难了,谁也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

    说罢,邵邦突然察觉到什么,转身望去,赫然发现唐擎那个家伙又飞了回来。

    “咦,唐兄,你怎么……”

    “邵邦啊!你知道上清宗怎么走吗?”

    唐擎这次准备前往上清宗,奈何不知道路,只能回来问问。

    “上清宗位于东安郡。”

    唐擎好歹以前也是上清宗的弟子,虽然很少外出,但上清宗在什么地方,他还是知道的,让他疑惑的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天南郡,距离上清宗有很远的路程,需要路过八个郡方能到达。”

    “这样啊……”唐擎思索着天南郡,却是没有什么印象。

    “上清宗三个月后才会解封,不知唐兄去那里做什么。”

    “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刚刚踏入法之境,以后一个人修炼太危险,所以想加入上清宗。”

    “你说什么!你要加入上清宗?”

    闻言,邵邦神se不禁一怔,就连思文萱、小六子二人也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要加入天下九宗中实力最弱的上清宗。

    唐擎点点头。

    邵邦面se大喜,颇为激动,“唐兄,实不相瞒,我等乃是上清宗宗下丹霞派的弟子,此次外出正是准备前往上清宗恭迎解封。”

    丹霞派?唐擎听闻这个门派的名字眼眸一亮,他记得上清宗的宗下有一个门派叫做丹霞派,而且还认识其中一两个故人。

    “唐兄,不如随我等一同前往如何,路途遥远,你我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唐擎想了想,这样也好,反正上清宗三个月后才会解封。

    见唐擎答应,邵邦大喜,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唐兄,我们先前往惊阳城,与我师尊回合。”

    唐擎视上清宗为家,见了宗下门派的弟子也觉得十分亲近,当下扯开话题聊了起来,聊到丹霞派,唐擎有心要打听一下自己当年在丹阳派的故友,问道,“邵兄,冒昧问一下,你们丹霞派可有一位姓方的前辈?”

    “姓方?”邵邦、思文萱、小六子三人神se微微一变,互相对视一眼,邵邦有些谨慎的问道,“我们丹霞派姓方的前辈的确有一位,不知唐兄要找的是……”

    “好像是叫……方……方什么来着,哦对!方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