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四六章 你叫唐擎?

    距离天齐郡之事已经过去半年之久,唐擎这个名字,他那极其夸张的修炼速度,诡异的雷电之威,至刚至阳的龙虎天罡,拥有开天威势的大地之体,创造五次士之圣武记录,拒绝八大宗,天罚降临等等关于他太多太多疯狂的事迹,从刚开始在天下彻响,这股热chao足足维持了半年之久才渐渐退却。

    有人说唐擎的存在犹如流星一样,出现的快,也消失的快,他的璀璨只是一瞬间,最终死于天罚之中。

    人们不禁想起一百多年前的绝世天才唐无上,他的存在也如流星一样,出现的那一刹绽放的万般璀璨光华几乎让ri月为之黯然失se,他的存在就如一部传奇,短短一生二十五年创造了无数个传说,但最终死于天劫之中。

    死了,便死了,不管多么耀眼的传说,多么辉煌的成就,一旦死亡,也只能归入历史,唐无上这个名字是,唐擎这个名字亦一样,这天,这地,不会因为任何一人的死亡而停止,天地是,这天下亦是。

    当今天下,最热门的话题莫过于上清宗,因为谁都知道上清宗封宗二十年的ri子即将结束,三个月之后便是解封之ri。

    上清宗是乃上古传承的大宗,据说在上古时代的时候,上清宗可谓是最大的修行宗门,风光无限,甚是辉煌,只是随着上古终结,灾难降临,上清宗损失惨重,今古开启之后,上清宗的风光已经不再,虽然位列天下九宗,其实谁都知道,天下九宗唯独上清宗最弱,之所以还是大宗的存在,也是因为其上古时代的辉煌历史。

    今古千年,上清宗一直中规中矩的发展。却是比不过其他八宗。千年以来更是无一位弟子问鼎仙途,如此,由于在今古时代没有什么辉煌的成就,所以,一些天才大潜力的弟子几乎不会加入上清宗,好不容易遇见一个绝世天才唐无上,结果最终也是渡劫失败……

    唐无上这个名字对上清宗来说意义非凡,不可否认,唐无上修行短短二十五年。其间为上清宗带来了数不尽的辉煌荣耀,但是,也为上清宗带来了一百多年的灾难。

    灾难不是来自唐无上,却是因为唐无上。

    唐无上死了,两个女人因为他而坠入邪道,一个是闻名天下的无双女子解天衣,另外一个同样是闻名天下的奇女子,古苒琰。

    解天衣坠入邪道后。以大神通手段开启血之诅咒。天下间,但凡有人敢说唐无上的不是,血之诅咒必会降临,将其诛杀,这不是传说,也不是传闻,而是事实,因为天下八宗。大联盟,大家族诸多洞府为此死了不少高手,简直天怒人怨,奈何他们根本不到解天衣,所以把仇恨发泄到了上清宗。

    古苒琰是上清宗的弟子,其潜力之大,不亚于天下人任何一位天才。也是上清宗最有希望稳定仙途的一位弟子,但是,随着唐无上渡劫失败,古苒琰坠入邪道,嗜杀成xing,大开杀戒,以至于天下间血流成河。

    不管是解天衣的血之诅咒还是古苒琰的血流成河闹的天下皆是天怒人怨,当年几乎天下八宗与各大联盟及家族全部前往上清宗问罪,最终上清宗在收服古苒琰后,昭告天下,封宗思过二十年。

    也是因为如此,所以天下才有人说,唐无上成就了上清宗却也差点毁了上清宗。

    当年由于上清宗封宗太过突然,甚至未曾与宗下诸多门派打招呼,以至于上奉上清宗的诸多门派一时间感到前途迷茫,当时各大门派都有不少长老和弟子相继离去,当然,离去的毕竟是少数,如今,上清宗解封之ri即将到来,宗下三十六个上派纷纷前往上清宗准备恭迎。

    丹霞派便是上清宗宗下三十六个上派之一。

    此时此刻丹霞派的两位弟子正在一片荒林中休息,一男一女,女弟子穿着红衫罗裙,抱膝而坐,歪着脑袋,不知在思索着什么,而男弟子看起来文质彬彬,身着长袍,长身而立,双手捧着卷轴认真阅读着。

    “喂,小六子,你说师尊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女弟子看起来二十出头,长的眉清目秀,靓丽可人。

    小六子双目盯着卷轴,头也不回的说道,“大师兄不是说过了吗,他已经用信符传音给师尊十天后在惊阳城回合,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与师尊一同前往上清宗。”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啊!都在这个破地方待了四天啦!”

    “思师姐,你就不要埋怨了,这次如若不是你贪玩,我们又怎会惹上邪魔,如若不是邪魔,我们与师尊也不会走散,师姐啊,你以后……”

    一听小六子将责任推到自己身上,思文萱当即就不乐意了,站起身,揪住小六子的耳朵,道,“好你个小六子,我早就知道你会埋怨我,哼!我也是为你们着想,谁会想到那里埋伏着那么多邪魔。”

    “疼!疼!师姐,疼啊!”小六子弯着身子,开始求饶。

    “师妹,小六子没有埋怨你的意思,你就放过他。”这时,有一个男子从山洞里走了出来,男子身着长袍,长的颇为粗犷,国字脸,颇有侠义之风,看见这男子,思文萱立即跑过去,“大师兄,你的伤好了?”

    “小伤而已,调息调息自然就好了。”

    大师兄名为邵邦,此次跟随师尊准备前往上清宗恭迎解封,由于路途遥远,只能通过每个郡都的传送阵进行传送,只是没想到刚刚路过两个郡,正前往第三个郡的时候,却遭到大量邪魔的袭击,由于邪魔数量众多,而且不乏高手,不敌之下,邵邦只能带着思文萱和小六子匆匆逃离,也与师尊等人走散。

    听见大师兄无碍,思文萱和小六子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思文萱这次遭遇邪魔也是因她而起,好在丹霞派上下没有伤亡,不然她会自责一辈子。

    “师兄,那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我与师尊约定十ri后在惊阳城回合,我们三ri后再动手。”

    “啊!还要在这个破地方待三天啊!我都快闷死了呢。”思文萱走过去颇为撒娇道,“师兄,我们今天就走好不好。”

    “那位昏迷的朋友还未醒,还是再等两ri。”

    “大师兄啊!我们与他素不相识,救他一命,已是可以了,你干嘛还要等他醒来,如果他不醒的话,难道我们就不走了吗?”说起昏迷的那个人,思文萱就有些苦恼,他知道大师兄心肠好,乐于助人,从小就行侠义之事,可也因此惹了不少麻烦,因为大师兄实在太过重义,只要朋友有难,不管三教九流,他都会尽全力帮忙,比如这次,三人逃到这里,发现地上有一个家伙昏迷过去,在思文萱看来,双方互不相识,这人不知是好是坏,也不知因何受伤,奈何大师兄二话不说,直接将他带了回来。

    旁边的小六子也说声劝说,道,“文师姐说的不错,大师兄,我们与那人素不相识,根本不知其身份,况且……那个家伙赤身**,身上无伤,昏迷的原因也查探不清,万一他……”

    小六子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邵邦打断,道,“那人虽然有些古怪,不过他气息纯正,不像邪道中人,更不似妖魔怪鬼,如此之下,我怎能见死不救。”小六子和思文萱也不是第一次劝说,但大师兄从未听过,二人准备再说些什么,这时,一个人从山洞里走了出来。

    这人看起来似若二十多岁,身形消瘦,随意穿着一件白se长袍,黑发肆意披散着,有些凌乱,却依旧无法掩盖那张俊秀的脸颊,尤其是那双幽暗的双眸,如碧潭更如深渊。

    唐擎看着三人,剑眉微微挑着,肉身刚刚回归的他,似若还有些不适,有一种无力感,好像使不上劲儿一样,走出洞口,他依着一棵树站在那里。

    邵邦见状立即走过去,言语之中颇为关心唐擎的伤势,唐擎示意自己无碍,他的肉身是乃九劫散仙之躯,更是大地之体,普天之下,无人能够撼动,所以,根本不担忧肉身的情况,尽管如此,在得知邵邦救了自己后,他自然也要好好感激一翻。

    唐擎不是善人,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但他却十分结交如邵邦这样的侠义之人。

    “在下邵邦,这位是我的师弟小六子,师妹思文萱,不知朋友如何称呼。”

    邵邦似乎也是好交朋友,聊了几句,立即为唐擎介绍。

    只是当唐擎道出自己的名字后,不管是邵邦还是思文萱,三人皆是一愣。

    唐擎?

    这个家伙说他叫唐擎?

    半年之前,天齐郡之事,唐擎之名在天下彻响,天下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以大地之体突破禁锢,成为三古第一,拒绝八宗,死于天罚,溃散消失。

    “喂!你说你叫什么?你叫唐擎?”思文萱惊疑。

    “怎么了?”看她的表情,唐擎大致一想,似乎也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