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三九章 老子的公道,你们给不起!

    刑妙子望着场内的众多高手,心中十分着急,她似乎已经意识到想要在这里诛杀唐擎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思来想去,只好退而求其次,若是能够以太虚宗的名义将唐擎拿下,待回去的路上再诛杀也不迟,正yu开口说话,不过有人比他抢先一步,却是无双宗的大佬。

    无双宗的大佬先是痛惜金阳派已然死去的那些长老,称其为了维护天齐郡的安慰遭到毒手,同时怒斥唐擎的嗜血残暴手段,并且以无双宗的名义要将唐擎带回宗内接受处罚。

    无双宗此举合情合理亦合法,按理说他们若动手,谁也没有资格阻拦,毕竟这是事实,金阳派的确死了很多长老,而且都被唐擎屠灭,作为金阳派上奉的无双宗,绝对有资格缉拿凶手,不过,天齐郡死亡的长老不止有金阳派,同时还有玄明派和无极派,所以,除了无双宗,紫霄宗和太虚宗也有资格动手,三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除了他们三个大宗有资格拿人,还有一方,那就是圣殿。

    圣殿没有死人,但是圣殿要拿人,需要理由吗?答案是肯定的,他们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如此,太虚宗、无双宗、紫霄宗和圣殿争执起来,僵持不下,圣殿众修士一怒之下,起先动手,看圣殿动手,其他三宗的长老也不再迟疑,全部袭向唐擎。

    那唐擎巍然不动。仍然盘膝而坐,诸般大威能手段袭来。他甚至连眉头都不曾动一下。

    他不动,但有人却动了。

    而且还不少。嗖嗖嗖嗖!天玄宗、太乙宗、无为宗,风月宗的大佬齐齐动手将他们拦了下来。

    这四大宗一动手,立即遭到太虚宗的责问。

    “诸位真是好大的威风啊!这唐擎杀害我太虚宗门派长老,今ri我等要将其缉拿,你们为何要阻挡!”

    太虚宗、无双宗、紫霄宗纷纷责问,来自圣殿的大判官更是大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我圣殿做事,你们胆敢阻挡!”

    的确,这三大宗和圣殿都有理由缉拿唐擎。现在遭到太乙、无为宗等四大宗的阻拦,他们自然不会愿意,不过双方势均力敌,而且都是大宗,也不好大大动手,怎么办?自然是论公道,讲道理,以理压制。

    一个理字,绝对可以压倒对方,因为这个理字蕴含着天下众人的舆论。若是不讲理,不给个信服的理由就贸然阻拦,ri后传出去,大宗的名誉定然受到影响。

    天玄宗、太乙宗、无为宗,风月宗四大宗的大佬一个个可都是不知修炼多少年的老油条,人老成jing,要理由,那简直太多了。

    “对于金阳派、无极派、玄明派诸位长老的死,我等深感痛惜。诸位今ri要拿下唐擎,我等也完全理解,不过,这唐擎的存在关系到我太乙宗的一件秘事,请允许我等将其带回宗内进行详细调查!”

    这太乙宗大佬说的虽然很含糊,却是十分巧妙,一句关系太乙宗的秘事就可以拒绝所有人的质疑,若问什么秘事,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我们太乙宗的秘密,能够告诉你的话,那还叫秘密吗?

    太乙宗如此,剩余的天玄宗、无为宗、风月宗也是依葫芦画瓢,找的理由那都是含糊不清,模棱两可,却又让人无法质疑,四大宗的意思很明显,你们有动手的资格,我们也有,你们动手,我们也动手,要抢大家一起抢。

    这可着实把太虚宗气的不轻,尤其是圣殿,掌握着生杀大权,平时的话,莫说要拿一个人,就算直接杀一个人,其他人都不敢坑一声,现在倒好,想拿唐擎,却是寸步难行。

    “我圣殿办案,闲杂人等统统让开!”

    大判官詹化暴喝一声,却是无人让开。

    “大人,实在抱歉,这唐擎关系我宗秘事,待我等将其带回宗内详细调查之后,定然会亲手交予圣殿手中。”

    面对圣殿的霸道,几个大宗开始玩起了太极,至于说什么带回去详细调查,傻子都知道这是托词,一旦把唐擎弄进宗内,到时候想出来可就难了,谁过来要都不管用。

    圣殿的大判官也是干着急没有丝毫办法,几个大宗联合起来,让他们十分头疼。

    几个大宗与圣殿之间争执不休,互不相让,他们都清楚,事情发展成这样,现在那唐擎的意见最为重要,若是他点头的话,什么都好说。

    “唐擎,你本是青玉门弟子,青玉门上奉我太虚宗,所以,你现在亦是我太虚宗弟子,我等便是你是师祖,若是你肯跟我们回去的话,到了大宗,师祖会亲自为你向宗主求情,相信一定会得到宽大处理。”

    硬的不行,开始来软的,太虚宗的轩松子道出渊源,先以师祖自居,而后更是直言会为其求情打出感情牌,yu要感动唐擎。

    那唐擎没有说话,甚至连眼睛也没有睁开。

    “唐擎,师祖在跟你说话,为何不答。”轩松子向前一步,声势变得严厉起来。

    “呵呵呵呵……”

    唐擎发出沧桑沙哑的笑声,这笑听起来有些虚弱也有些飘渺,如同来自四面八方一样,笑的让人内心发慌,他睁开眼眸,瞧了瞧轩松子,犹如瞧一只蚂蚱一样,道,“凭你?也妄想做我的师祖?呵呵呵……”

    “放肆!”

    轩松子万万没想到唐擎会这么说,当即恼羞成怒。

    唐擎那双幽暗如深渊的眸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望着他,没有丝毫情绪se彩,道,“杀你们无极派圣徒,是因为他们要杀我,杀你们无极派长老,也是因为他们要杀我,杀你们无极派主,是因为我想杀他,仅此而已,至于你们太虚宗想做什么,那是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你们要动手尽管来,别他娘的在这里给我唧唧歪歪,要打便打,不打滚蛋!”

    嚣张!狂妄!无法无天!

    任何人都听的出唐擎这话的霸道与张狂,简直狂的没边儿,太虚宗的几位长老气的浑身发抖,勃然大怒,暴喝着就要冲过去将唐擎大卸八块,奈何这里有很多人都不想让唐擎死,所以他们出手阻拦,让太虚宗的大佬们根本无法靠近。

    “我等乃是你的师祖,你敢对我不敬!今ri我等定然将你……”轩松子可是太虚宗的九峰长老,其内弟子谁见了不得尊称一声长老,在天下亦是威名赫赫,谁人见了不得尊称一位前辈,何时被人这番当众羞辱,而且还是被一个小辈,他如何忍受!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打断他的正是唐擎,那唐擎嘴角噙着一抹疏狂的笑意,幽暗的双眸中尽是霸道,就连虚弱飘渺的声音也突然变得威武奔放起来,道,“我的师叔?哈哈哈哈哈!莫说是你,即便你们太虚宗宗主来了,老子也懒得瞧一眼,纵然你们太虚宗的太上长老见了老子也得三跪九叩,小兔崽子,今儿老子若不是行动不便,大耳瓜子早就抽在你脸上,赶紧给我滚蛋!”

    狂!

    这个人实在太狂!

    暂且不谈这轩松子以师祖自居合理与否,但最起码以他的身份是一个前辈高人?而这家伙倒好,不但不用敬语,反而是一口一个老子,称呼对方一口一个小兔崽子,更是直言不讳,根本不把太虚宗宗主放在眼里,甚至说太虚宗的太上长老见了他也得三跪九叩?

    这人也太狂了?是疯了?

    他凭什么?

    难道恃才傲物,依仗自己成就大地之体,成为三古第一,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还是已经看出来有这么多大宗不想让他死,所以才敢这般肆无忌惮,尽管这样,你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不是,即便你选择了其他大宗,以后难道就不出来了吗?遇见太虚宗弟子怎么办?不是找死吗?

    太虚宗的轩松子和刑妙子等人气的脸se发紫,却又无可奈何。

    这时,又有一人站出来,则是无双宗的大佬,道,“唐小友,我观你情绪不稳,神情不定,似若走火入魔的迹象,想来天齐郡之事,也非你本意而为之,若是你肯跟我回无双宗,待查明真相,我无双宗定会给金阳派,也给你一个公道。”

    无双宗这是在暗示,意思很明显,若是唐擎肯加入无双宗的话,金阳派的事情,他们不会追究,看来在无双宗的眼中,一个门派的长老和诸多圣徒的价值远远没有唐擎这等罕见的奇才重要。

    “老子的情绪很稳定,神情也很平静,更没有任何走火入魔的迹象,杀你金阳派,也是因为他们要杀我,老子曾经jing告过他们,他们却不听,所以老子就把他们宰了,仅此而已,对我动杀机之人,不听劝告者,老子绝不姑息,至于公道,哈哈哈……我的公道,自然由我来定夺,不是老子小瞧你们无双宗,老子的公道,你们给不起,也没有这个资格给!”

    藐视!这是**裸的藐视。

    这个唐擎先是无视太虚宗,现在又藐视无双宗,纵观天下,无人敢这么说,也没有人敢这么做,没有!以前绝对没有!(未完待续。,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