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三四章 超度之罚

    唐擎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奇的人,他对八角大轿里面的女子虽然有些疑惑,但也只是疑惑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因为他很清楚这天地间有太多未知,太多神秘,每个人的气运,经历,性格不同,造化也就不同,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造化,也拥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所以,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不管对方如何回应,唐擎都不会追问到底。

    他对八角大轿中的女子疑惑,而女子对他又何尝不好奇,不过,她也如唐擎那般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便没有继续。

    “你欠我一个人情。”

    声音传来,又恢复那般妖异。

    唐擎没有动,仍然盘膝坐着,幽暗的双眸静寂无波,嘴角微微翘起一抹弧度,淡淡的笑道,“欠就欠了,你什么时候需要我还的时候找我便是。”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

    八角大轿腾空而起,三十二只幼小的精灵发出嘿哟嘿哟的声音,而后殿下的声音又传来,“很期待我们下一次见面。”随着话音落下,八角大轿也在渐渐消失在虚空之中。

    唐擎望着八角大轿消失的方向,看的很大一会儿,而后微微摇头,似若在叹息无奈着什么,尽管在那娘们儿的帮助下将滔天的杀机收了回来,可是,唐擎却是高兴不起来,因为的他的麻烦并不止是杀机,还有那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的天罚。

    唐擎虽然成就了一颗桀骜之心,但并没有渡过天罚,这天罚之音直至本心,源源不断无休止的传来让他难受不已。

    桀骜之心,不服天地一切,敢逆寰宇,虽然可以抵挡天罚之音,但也只是抵挡而已,根本无法将其摧毁,而且,唐擎也不知道这种天罚该如何渡过去。

    还记得在数月之前,当他以大地之体突破气之境,踏入元之境的时候,天罚降临,不过那次的是雷罚,直至肉冇身,他直接以无上力量将罚雷给擒了回来,但这次的音罚,看不见,摸不着,甚至连一个天罚之眼都没有,如何度过,度过摧毁?

    之前的音罚犹如帝王之音,欲要让唐擎臣服于此,不过被他的桀骜之心直接逆行而上。

    现在的音罚不再是帝王之音,更像一种枯燥无趣的声音,这声音尤为沙哑低沉,难听至极,就像一个老和尚在念经一样,越听越难受,肉冇身、神魂、心神乃至识海都犹如被无数只蚂蚁在一点一滴的吞噬般痛不欲生,恨不得当场自刎,以求解脱。

    刚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唐擎却感觉自己的肉冇身有些僵硬,手脚十分不灵活,就连思维好像都变得十分迟缓。

    “他娘的!”

    唐擎头疼极了,却也一筹莫展,无可奈何,之前的帝王音罚,他还可以逆,但现在的**之音让他逆无可逆,这声音充斥着一股度化的意味。

    佛要度化老冇子?

    开什么玩冇笑。

    天罚,一个罚字,便是天地不容,降下审判之罚,又怎会度化你。

    可是这**之音给唐擎的感觉真的就像度化一样。

    这音罚究竟要罚什么。

    唐擎思索了半天也想不通,最终决定亲自尝试一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是一直抵挡,一直逆行,终究不是解决的办法,所以,他索性打开自己的七窍以及周身所有毛孔,不再固守心神,彻底敞开,仔细聆听感受着音罚。…。

    声音很缓慢,很沙哑,也很庄严肃穆,每一个音节都仿佛蕴含无穷无穷尽的玄妙,越听,唐擎的肉冇身就越僵硬,筋骨也如此,就连血液流转的速度也开始缓慢,丹田亦是,其内元婴也开始迟缓,仿若唐擎的一切都开始僵硬,开始变得迟缓,同时,他的脸色也愈发难看起来。

    “这不是度化,这他娘的是超度!”

    唐擎终于知道,此次音罚实乃超度之音,其目的是要超度自己。

    虽是心惊,却是不慌不乱,他历经九重散仙天劫,如果论渡劫的经验,恐怕整个圣域奈何天地都鲜有人比他更加丰富,尽管天劫与天罚是不同的概念,不过毕竟都是老天爷为了维护天地秩序与法则弄出来的玩意儿,本质无异,亦有共同点。

    僵硬在继续,迟缓也在继续,唐擎浑身一切都在超度音罚中陷入僵硬,陷入迟缓。

    他依旧没有抵挡,依旧敞开自己的一切,聆听感应着超度音罚,从而领悟着其中的奥妙。

    ……

    嘿哟!嘿哟!

    三十二只小精灵抬着八角大轿在虚空中缓缓飞行着,申嬷嬷紧紧的跟在旁边,肃然的神情之中透着浓郁的好奇与疑惑,脑海之中依旧回忆着刚才的那一幕,跟随殿下以来,她知道殿下很强大,很神秘,但究竟多么强大,多么神秘,却是没有具体的概念,刚才的一幕,让她对殿下有了更深的了解,却又陷入更深的疑惑之中,尤其是唐擎说的那句话。

    他说殿下最后施展的是大呼唤心灵之咒,只有一个地方的人才懂得,那个地方不属于今古。

    什么叫不属于今古?

    这是什么意思?

    申嬷嬷不懂,也想不通,却也不敢询问。

    唐擎的这句话让她疑惑,而殿下最后说那的那句话更加让她疑惑,天的杀机,成就之心,据我所知,只有一种存在才可能拥有这般造化,这种存在绝对不属于一个元之境修士。

    到底是哪一种存在才能拥有这般造化?

    一路上申嬷嬷都在思考着这两个问题,就在她疑惑之时,八角大轿骤然发生变化,疯狂颤抖起来,光华肆意绽放,庞大的气息爆发开来,震的申嬷嬷当即七窍出血,肉冇身更是被震的横飞出去,站稳之后,哇的一声口吐鲜血,抬起头,神情惊恐,不明白也想象不出来殿下怎会拥有这般恐怖的气息,只是气息就可以碾压自己,那殿下真正的实力该是何等恐怖!

    没有继续想下去,她虽有万般疑惑,却也知晓,刚才的气息十分混乱,显然,殿下的心神可能一时失控,所以才导致神念生变,以至于气息不受控制的混乱。

    “殿下……”

    “不要过来!”剧烈颤抖的八角大轿中传来殿下极其严肃的声音,申嬷嬷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等着,看着,望着,直至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混乱的气息渐渐回归,光华消散,八角大轿也停止颤抖。

    “咳咳……”传来殿下咳嗽的声音,道,“申嬷嬷,你有没有受伤?”

    “殿下放心,我并无大碍,您……”

    “呼……”殿下幽叹一声,道,“那个家伙实在太复杂了,复杂的超乎本宫的想象,也不知他成就了一颗什么样的心,导致滔天的杀机那般疯狂,本宫不过是以三种威势欲将其压制,以纯净神念将其净化,现在倒好,三种威势差不多废了,纷纷溃散,而本宫纯净的神念之中也染了一抹他的杀机之念,这一抹杀机之念太顽强,不屈不挠,横行霸道,驱不走,炼不化,惹的本宫的神识开始衍生杂念,心神也严重受挫。”…。

    三种大威势废了?纷纷溃散?

    只是染上他的一抹杀机之念,导致殿下的神识开始衍生杂念?心神严重受挫?

    “殿下,他值得您这么做吗?”

    殿下发出哧哧妖异的笑声,“这个家伙的冇存在太过诡异,其恐怖程度就连本宫也无法想象,今日能够得其一个人情,算是本宫一个大造化,莫说只是心神受挫,纵然今日冇本宫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也是值得,因为本宫实在不想与这样一个人为敌。”

    申嬷嬷没想到殿下对那唐擎的评价竟然这般高,心下惊疑,问道,“这样一个人?殿下,您究竟看出了什么。”

    “申嬷嬷,有些事情本宫不能对你说太多,说的太多,对你修行无异,你只需知道,这个人不能惹,就算去惹圣宗,去惹圣塔,也莫要去惹他。”

    申嬷嬷如遭雷击,整个人呆愣于此间。

    “一颗成就之心,桀骜无边,无畏无惧,以逆为尊,上逆九天,下逆九幽,天地之间,唯独此桀骜……能够成就如此之心,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什么存在能够威慑他的心神,这等大造化……简直……简直……让本宫羡慕死了啊!”

    “唉……本宫之前还为自己的成就之心沾沾自喜,似若天地唯一,现在与他的成就之心相比,本宫的成就之心简直不值一提啊……”

    “这得拥有怎样的本我之心,才能成就这般桀骜无边无畏无惧以逆为尊的心呢?他……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不知……也想不明白啊……”

    “他的人情,价比天高,本宫这次赚大了呢,唔……他的人情应该越多越好,一个显然是不够的,如何才能让他欠本宫第二个人情呢?难道等他的杀机再次释放无法收回来的时候吗?呵呵……他恐怕不会再轻易让自己的杀机释放了……唔……天下九宗……你们快来。”

    “无极派、玄明派,金阳派,烽火符文塔已经被他灭了,圣塔,太虚宗、紫霄宗、无双宗,你们快来杀他,快来啊——好给本宫一个帮他的机会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