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一八一 好奇的代价,冲动的惩罚!

    对于郡府刮他做大监察一职,唐擎的确有些意外,但也只是意外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至于那郡守究竟要做什么,他不知道,也懒得去想,有那时间还不如像现在这样仰躺在老爷椅上悠闲的晒着太阳,似乎察觉到有人过来,眯眼望去,却是凝霜走了进来。

    “哟,凝霜大妹子,这大早上的不在静修,怎么跑我这里来了。”

    白衣胜雪,清冷如霜,人如其名,凝霜永远都像一朵雪山之巅的莲花,美丽冰冷,只不过唐擎这一声大妹子犹如火焰般瞬间将这朵雪莲融化,让她的神色颇为不自然,尤其是唐擎那那双幽暗的眸子中充斥着调侃的意味,更让凝霜不敢与其对视,她低下头,抿着嘴唇,轻声说道,“有什么能为你做的吗?”

    “什么意思?”唐擎眉头一挑,又换了一个姿势,老爷椅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这些天来,凝霜面对唐擎时总会有一种错觉,有时候觉得这个家伙就像无所不通的世外高人一般,有时候又像一个只懂得享乐的大纨绔子弟,就拿这张老爷椅来说,也不知他从哪来的,大的像一张木床,通体赤灰,由青原木雕成,更让凝霜无法接受的是,这张老爷椅上有复杂玄妙的纹络符文,她看不懂这些纹路符文,却知晓这张老爷椅一件法宝。

    没错,这是一件法宝。

    有人用椅子做法宝的吗?

    凝霜还是头一次遇见,抬起头,迎上唐擎的目光,回应道,“你为我们水云派布置了那么好的阵法,这些天又一直指点蔡成、万元他们,这等恩情,无以回报,也不知该如何回教……”凝霜一直都在想着如何去报答这份恩情,可是思来想去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她不喜欢就这样欠着别人,很不喜欢这种感觉,道,“如若可以的话,我愿意……,愿意为你做一件事。”

    “一件什么事?”唐擎一边吃着疯魔果,有些好笑的望着她。

    “任何事。”

    “任舟事?”

    “是。”

    “这样啊……,”

    老爷椅微微摇晃着发出嘎吱嘎吱陈旧的声音,而旁边屠八琢磨着事情有点邪乎,很识趣的一溜烟迅速离去,唐擎仰躺着,揉着下巴,沉吟了片刻,忽然站起身,说道,“我们还是进屋去?”

    凝霜娇躯微微一颤,轻咬着嘴唇,似水的双眸深深的望了一眼唐擎,而后点点头。

    而在庭院门口,屠八偷眼瞄着龙虎爷和凝霜走进屋里,捋着八字胡,自语道,“龙虎爷啊龙虎爷,您老太让小的失望了……,小的原以为您老是有大本事,大威德,大无量之人,没想您竟然地…”唉,如此清纯的姑娘,您老怎么能,“”怎么能下得去手啊!”屠八连连摇头,无语问苍天,呢喃道,“龙虎爷,您的节操可是碎了一地啊!一”

    居室内,唐擎像似有些为难,冇冇再三问道,“你可想清楚了?这件事怕是有损你的清誉。”

    凝霜摇摇头,神情有些复杂,轻声道,“我既然已经说出,自然不会反悔。”

    “好!”唐擎点点头,道,“先把你的衣裳脱了。”

    他果然……,

    凝霜的内心莫名其妙的一阵难受,她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已经下定决心,愿意做任何事情去报答这份恩情,怎么当他提出这种要求的时候自己会这般难受,好像很失望,自己在失望什么?没有继续想下去,凝霜开始解开衣带。…。

    “等等。”唐擎摇摇头,道,“不用全解开的。”

    “不用全解开?”凝霜柳眉凝皱,有些想不通,问道,“衣服不全脱去,你我二人如何鱼水之欢?。”

    “鱼水之欢?”唐擎一愣,而后一拍额头,摇头无奈的苦笑道,“都怪我没解释清楚,凝霜大妹子,你可不要误会,我并非是想和你进行鱼水之欢。”

    “啊!”凝霜神情一怔,冰霜的娇脸上有些羞涩,也有些尴尬,本能的又将外衣合上,微微怒然道,“我诚心报答你的恩情,为何要耍我?”

    “我没有耍你啊!”唐擎有些无语。

    “你让我脱衣服,又说不想和我进行鱼水之欢。”

    “谁规定脱衣服就得鱼水之欢啊!”唐擎赶紧解释道,“我只是想看看你身上的那个印记。”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印记?”凝霜愕然诧异,自己身上的印记除了自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晓,他是如何得知的?

    “这个…”说起来有些复杂,你不是说要报答我吗?就让我看看呗,看完之后咱们就算两清了。”唐擎之所以要看凝霜身上的印记,也是因为每次看见凝霜,心脏都会怦怦直跳,这是一种心动的感觉。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唐擎很是纳闷,自己心神坚定,绝对不会受到情感的影响,可是为什么偏偏见到凝霜有这种心动的感觉呢?他曾以神识悄然探查过,终于发现凝霜身上有一个奇怪的印记,这个印记很强大,至少以唐擎的神识探查过去,也只能探查出那是一种印记,至于是什么印记,却是探查不出来,故此才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印记。

    凝霜迟疑片刻,她身上真的有一个印记,只不过位置比较特殊,恰好在胸部的正中,想了想,没有再犹豫,解开衣裳时,锁骨隐现,肌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随着她将锦缎裹胸解开,饱满富有弹性的双峰赤裸呈现,凝霜轻轻咬着嘴唇,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羞涩般的绯红,原本冷若冰霜的她此刻却变得娇艳欲滴,仰起头,却是闭上双眸。

    唐擎仔细注视着,只不过目光并没有看她的隐私,而是全然被双峰之中那一个印记所吸引,这是一朵洁白色的莲花印记,长茎由凝霜的肚脐开始向上蔓延,洁白的莲花在她的双峰中间含苞绽放。

    印记的存在比较复杂,唐擎也不是很懂,这些年来他也想参悟一下印记,奈何这玩意儿实在太过稀少,虽说天缘印记比较常见,可是这玩意儿毕竟是人家的隐私,他也不好去参悟,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但凡印记都蕴含着一种特殊的存在。

    “你的青莲印记是什么东西?”

    唐擎的声音忽然传来,让原本就有些紧张羞涩的凝霜更加不自然起来,她虽说心性冷淡,但也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这样赤裸展现,无法尽然放开,摇摇头,道,“我也不知,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它就一直在。”

    “这样啊……”

    为了槁明白是怎么回事,唐擎也只有hou着脸皮这样说,当下不再迟疑,立即祭出自己的神识小心翼翼的探查过去,神识触及青莲印记,感觉如同渗入深海之中,更像似进入一个莲花的世界,漫天尽是莲花,唐擎的神识在其内飞速游走,赫然看见一个女人,这是一个赤身**的女人,女人微微扬着脑袋,闭着双眸,双臂伸展,双腿并拢,脚尖朝下。…。

    这个女人的容颜和凝霜一模一样,但是给唐擎的感觉却和凝霜不同。

    这是什么玩意儿?

    以唐擎的阅历却是有些无法明白,就在他惊疑之时,这个世界的莲花竟然神奇般的逐渐绽放,一朵一朵,漫天的莲花在这一刻都在含苞绽放着,他并不知道,此时此冇刻冇,凝霜的脑海中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她不知道唐擎究竟做了什么,只是觉得脑海中忽然多了一些记忆,这些记忆很混乱,很复杂,时曾相识。

    唐擎的神识在莲花的世界探查着,惊奇着漫天绽放的莲花,忽然,他发现赤身**的女子原本闭着的双眸忽然睁开,望着唐擎的神识,有陌生,有疑惑,有熟悉,有惊喜……

    “你怎么突然跑进我的识海了呢?”

    “你的识海?你是谁?”

    “我是凝霜。”

    凝霜?

    唐擎立即收回自己的神识,回到现实之中,望着眼前的凝霜,不由惊讶起来,此间的凝霜还是凝霜,却让他觉得有些不一样,至于哪里不同,一时间说不出来。

    “你刚才做了什么?”凝霜疑惑的询问。

    “我只是用神识探查了一下。”唐擎愈看越发觉得凝霜和刚才不同,就连气质都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你怎么了?”

    “我也不知,只是突然多了一些记忆。”凝霜似水的眸子痴痴的望着唐擎,眼神有些迷离。

    唐擎同样与她对视着,只是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忽然一股异样的感觉袭上心头,这种感觉让他浑身滚烫,如同一头饥饿的野兽突然看见猎物一样,很饥渴,饥渴难耐,饥渴到让他无法忍受。

    欲火?

    老冇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饥渴了?

    不!不像欲火,更像一种饥饿的感觉,是真的饥饿,仿佛眼前站着的不是凝霜,而是丰盛的佳肴。

    对!就是这种感觉。

    怎么会这样?

    “你”…”凝霜的眼神变得火热起来,俏脸娇艳欲滴,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你身上有一种东西很……很吸引我,我……,”她的话没有说完,忽然扬起双臂勾着唐擎的脖子,亲吻过来,这一吻让原本就欲火焚身,饥渴难耐的唐擎更加把持不住,欲火和饥渴如火山一般爆发开来。 。) 。)

    【唐砖】 小说作者: 孑与2

    --

    云烨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超级极恋家的人,哪怕把自己放在火星,也会绑架火星人让他们送自己地球。现在麻烦了,自己如何才能从贞观二年回到公元两千一零年?

    整个大唐就是一个巨大的坑,李二坑他,李承乾坑他,成妖精坑他,牛魔王坑他,就连一代贤后长孙皇后也坑他。大唐朝野无好人啊!日子还要过,上有白发苍苍的祖母要孝敬,下有八个妹妹要嫁妆。身为高级贵族的云烨感觉鸭梨山大。

    --

    地址: ..6%d7%a9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