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一八零章 无所不能的龙虎天师!

    原本准备前去出手帮忙的金乌商会等人看见这一幕,大为骇然,以极快的速度纷纷后退,窜到远处时,望着突兀出现的八十名手持长枪的银甲傀儡,他们一个个神情慌张,大口喘息,惊魂未定,其他众人也被这极其突然的一幕给吓的慌乱后退。

    场内,足足八十一位银甲傀儡呈一字排开,傲然而立,神色肃然,一杆长枪竖在身旁,甚是威武,凌厉的双眼横扫开来,似若只要有人敢冲过来,他们就会持枪冲锋而去,将其当场诛杀。

    这是什么阵法,怎的如此恐怖。

    场内众人不是没有见过傀儡阵法,但像这样栩栩如生,气势逼人,宛如战将一般的傀儡,他们还是第一次遇见,况且傀儡阵法多是凝聚一个傀儡,哪有像这个阵法,一个呼吸的功夫足足出现八十一个。

    没有人知道这究竟是哪一种傀儡阵法,就连卢靖才也不知,他只能看的出这阵法玄妙无边,超乎想象。不过,场内有一人认识这个阵法,正是来自圣塔的伊婉儿,她看起来神情颇为激动,眼眸闪烁着精光,拄着拐杖的小手都在不断颤抖着,内心疯狂呐喊。

    九九白煞玄兵傀儡阵!

    这可是战斗傀儡中的极品阵法,每一个傀儡蕴含白煞之威,威能强悍,更恐怖的是,这八十一个傀儡配合默契,以九九阵位联合攻击守护构成一个绝地杀阵,甚是凶猛。如此阵法,伊婉儿也懂得,但也只是懂得而已,以她的造诣却炼制不出来,因为每一个傀儡都需要自身精神灌入其内,这需要对精神之力的运用达到一定程度方可灌入,否则一个不好。便会反噬,最重要的是,需要庞大的精神之力支持。正因为极其消耗精神之力,所以,布置这个阵法所需要的时间往往很长。几个月,几年能够布置完成已是了得。

    而他究竟是什么时候灌入的,伊婉儿完全不知,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这才短短几个时辰就炼成了这么恐怖的九九白煞玄兵傀儡阵,他的精神之力难道如大海一般磅礴吗?

    虚空之中,随着那龙虎天师炼制勾画完最后一个符文,又一个阵象形成,阵象之奇,同样是没有人见过。当阵法形成后,飞落至地上,这才抬起头,一张俊秀的脸庞似若有些疲惫,幽暗的双眸微微眯缝着瞧了瞧场内等人。却是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对着凝霜摆摆手,说道,“有点困,睡觉去了。”

    没有人想他会说这样一句话,凝霜亦一样。当她反应过来时,龙虎天师已经走了,张望过去,只能看见那道消瘦的背影,他走着,一边伸着懒腰。

    他……就这样走了?

    走了。

    望着龙虎天师的背影,不管是凝霜还是伊婉儿此时此刻都有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就像这个家伙压根就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不管是金乌商会的李堂,还是天水衙的任兴文,以及天水行会的卢靖才,乃至郡府的彭总管,他都没有放在眼里,李堂死了,是他杀的,他想杀,所以便杀了,至于其他人,他的兴趣似乎很小很小,小到连看他们一眼都懒得去看,他一直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做完之后,似乎觉得疲惫,然后就去睡觉了,就是这么简单,这不是一种漠然,而是一种洒脱,一种悠然………。

    金乌商会的人欲要将其诛杀,天水衙的人虎视眈眈,郡府的人特封大监察,在这种极其复杂的情况下,一个人怎么可以这样无所谓。

    他究竟凭的什么!

    在龙虎天师离开后不久,天水衙和金乌商会的人都走了,他们不走又能如何,这龙虎天师现在已是大监察,背后显然有郡守大人罩着,这等身份,就算他们想动,怕也不得不掂量掂量动手的后果。

    那个家伙真是去睡觉了,而且一觉睡到傍晚,凝霜和伊婉儿也从早上苦苦等到了傍晚,伊婉儿等,是因为她心中有数不尽的疑惑与好奇等待着龙虎天师的解答,这种好奇从开始犹如小火苗一般渐渐衍变成熊熊大火,彻底将伊婉儿焚烧的吃不好睡不着无时无刻不再思索考虑。

    她心中的好奇愈发浓郁,浓郁的已然压制不住。

    凝霜等,虽然也很好奇,不过更多的是感激,这次如若没有龙虎天师,水云派的资源宝地怕是损失惨重,凝霜庆幸自己以水云派的名义将他担保进来,更加庆幸自己这次赌对了。

    真的是庆幸吗?

    不!

    凝霜摇头否定,还清晰记得自己来到天水庄园时,龙虎天师已然在这里,即便自己没有担保他,他也一定有办法进入庄园,他之所以这样做,恐怕也是让自己觉得是庆幸?

    真的是赌博吗?

    不!

    凝霜同样摇头否定,自己根本不想赌,也输不起,他知道自己以水云派名义为他担保,但他还是在这里动手,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把水云派推上绝路,为的就是让自己不得不相信他,不得不赌一次。

    他一直都在用各种办法来帮助水云派,而且还成功了。

    他究竟是谁?

    为什么要帮助水云派?

    难道真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欠上清宗一份债,一份属于希望的债?

    什么债,凝霜不知道,她也不知该如何询问,望着这个家伙醒来,看见伊婉儿追问心中的疑惑,凝霜却站着没有动,她很想感谢,只是这份恩情太大了,大的让她已经不知该如何去表达谢意,似乎任何谢意在如此恩情面前都显得那么微薄。

    伊婉儿抓狂了,强烈的好奇心无法满足,让她彻底崩溃,使出浑身解数,软的硬的,可是都没有用,这个家伙就像顽石般水火不侵,这个家伙醒来之后,在庭院内坐了一会儿,然后出去了,伊婉儿原以为这个家伙要离开庄园,说什么也要跟着去看个究竟,奈何这个家伙根本没有离开庄园,而是来到云宝商行的资源宝地,把原来的阵法尽数毁掉,将自己的火元种子培育其中,而后又连续布置了几个阵法。

    天亮的时候,庄园阵法再次开启,没过一会儿,天水衙这次来了还几位大主事,说是邀请龙虎天师前往天水衙商议一些事情,不过,这个家伙说没空,直接走了,留下一大堆傻眼的大主事。

    凝霜邀请他前往水云派,唐擎便答应了,回到水云派后,凝霜带着水云派二十余位弟子向他跪地拜谢,唐擎没有拒绝,倒不是他喜欢被人拜谢,只是他很清楚,这次拒绝,恐怕等待自己的还有更多的拜谢。

    一连数天过去,唐擎一直都待在水云派,和蔡成、万元等人混熟以后,二人也说了水云派不少事情,唐擎听的很认真,从而更加佩服凝霜,这绝对是一个既坚强又聪明的女人,他原以为蔡成外出捉鬼时拿着一炳普通大刀,是因为水云派太穷,事实并非如此,反之,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法宝,而且还都是祭炼的中品法宝,之所以没有露出来,也是凝霜的意思,其一,水云派的处境不是那么好,外出历练尽量保持低调,其二,凝霜说法宝终究是外物,让他们不要太过注重,历练时尽量施展法诀,这样可以更好的磨练意志,锻炼心神。…。

    七天一晃而过,其间,凝霜一直就这样望着,看着,惊讶着,七天来,那龙虎天师一直都在指点水云派的弟子,他似乎对这些弟子修为的情况很清楚,因材施教,经过他的指点,蔡成、万元等人受益极深,犹如醍醐灌顶,逐渐开悟,短短七天,堪比他们苦修七年一样,尽管修为没有提升多少,但他们的思想、境界都得到了极大的开拓,对修行的认知也更加了解。

    他,好像什么都懂,无所不能,任何法诀,任何功法,任何法宝只要被他看过一眼,都可以将其中精髓准确无误的讲解出来,这让凝霜感到十分恐怖,是的!她觉得这个家伙的存在也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无法想象,他究竟是谁?到底来自哪里?

    龙虎山吗?

    凝霜不信,不是因为她知道龙虎天师已然在上古消失,而是她觉得即便真的是龙虎山,恐怕也培养不出如此恐怖的存在。

    这样的人,究竟欠上清宗什么债?又是什么希望?

    凝霜真的不知道,只是越和这龙虎天师接触,就越觉得这个家伙无所不能。这些天来,原本以为金乌商会和烽火符文塔的人会过来找麻烦,可是奇怪的是并没有,一切都是那么风平浪静,不知是不是因为郡府突然封他为天水衙大监察的原因让很多人觉得他背后有郡守撑腰。

    她不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其中就有屠八,这些天来他一直都想问,可惜龙虎爷一直都在指点水云派弟子,还好,今儿个龙虎爷起得早,趁着他老人家在庭院内晒太阳的时候,屠八这才敢小心翼翼的询问。

    “龙虎爷,您说那郡守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突然封您为天水衙的大监察?”

    “不知道。”唐擎摇摇头。

    “不知道?”屠八没想到龙虎爷会这么回答,咦声询问,“您老难道就不好奇吗?”

    “好奇?”唐擎闭着的双眼睁开一条缝,瞧了瞧他,道,“这天地间让爷好奇的事儿多了,难道爷都要搞个明白不成?”

    ps:月票被拉下去不少,大爷们,月票,走你——————(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