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一六五章 凝霜之决)——今日第三更,求点月票吧

    这绝对是令人无法忘记的一幕,也是令人感到惊悚的一幕。

    他们看见雷光噼啪作响后,王执事的肉身一道一道的炸裂开来,接着一块块坠落在地上,就是这些碎肉,没有血液,因为血液早已被炸干,就连这些碎肉落在地上时依旧被雷电光华缠绕着,每一次缠绕,碎肉都枯萎几分,缩小几分,三次缠绕,万般碎肉已是彻底溃散。

    死了,死的干干净净,死的连渣都不剩。

    石大管事、付瑞泰、姜灰等人脸色煞白铁青,看着,瞳孔却在骤缩着,内心也在颤抖着,其余等人更是吓的后退不止,石大管事乃是元花修为,而这付瑞泰更是一位中位五行炼阵师,战斗力堪比元果,此刻望着对面那位伫立在此间的元叶修士,竟然生出一丝畏惧。

    元叶?

    怎么会是元叶?

    不是说龙虎天师是元种修为吗?怎么可能,似乎这才察觉到龙虎天师的异样,石大管事和付瑞泰对视一眼,骇然不已。

    而另一方,来自苍猊山的修士们一个个脸色也是十分难看,他们可都是来自苍猊山,那里绝对是一个龙蛇混杂的地方,死人对于他们来说早已见怪不怪,但眼前发生的一幕其手段之诡异实在太过凶残,让人难以接受,死相更加惊悚的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之所以难以接受是因为这种极道毁灭的死法。

    那龙虎天师神色怒然,幽暗的双眸迸射着凌厉的目光,张口之时,声音之威如道道疾雷连连炸响。

    “老子再说一遍,水云派的资源宝地从今往后由我来守护,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踏入半步。”他扬手一甩。一道金光闪烁,而后瞬间落在地上,噼里啪啦一阵脆响。地面上蹦出一道十余米长的深沟,犹如蛟龙般横伏在那里,“这便是界限。谁若不服,尽管跃过试试,老子一个个屠了你们。”

    说罢,他转身继续检查着玉蝶法墨,由于这些玉蝶是由常大师祭炼,其内蕴含着他的精神与神识烙印,所以,必须重新祭炼一翻方能随心而动。

    对面天水衙的人望着脚下这一道深沟,虽然恼羞成怒。却没有人敢逾越半步,他们纷纷看向石大管事,因为这里他是大管事。

    石大管事的修为乃是元花。手中更是拥有几件中品法宝。但是现在面对一位元叶修士,他却不敢出手。如若这龙虎天师只是如此实力,他自然不惧,可是传闻之中他曾经在天籁园一招之威灭了两百余修士,石大管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他从未试过,无法评估对方的真正实力,他不敢赌,也没有这个魄力去赌。

    对面的万元和蔡成等人则看向凝霜,因为就在刚才他们听见龙虎天师说水云派的资源宝地以后归他守护,二人很想说这是我们水云派的资源宝地,没有让你去守护啊,可是这句话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口,只能秘密传音过去,“凝霜,这龙虎天师……我们的资源宝地……”

    凝霜没有回应,她只是望着此间正在检查玉蝶法墨的龙虎天师,回想起之前他对自己说的话,不禁呢喃着,他这是在告诉我,不必去迎合所谓的规矩,而是去创造自己的规矩吗?

    凝霜以前不是没有想过将水云派的资源宝地从天水衙中脱离出来,这样以来的确可以不必遵守天水衙所谓的规矩,可是偌大的资源宝地,以水云派如今的人力如何去守护?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旦这样做,也就意味着得罪了天水衙,水云派本就已经得罪了烽火符文塔,如若再加上一个天水衙,那水云派如何在天齐郡生存下去?…。

    “龙虎天师,你知道这样做会把我们水云派推向万丈深渊吗?”。凝霜神色尤为复杂,有愤怒,有茫然,也有无奈,她没有阻止,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即便制止,也于事无补,因为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是以水云派的名义担保龙虎天师,如今龙虎天师不但在这里动手,而且还杀了人,仅此一条,天水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找水云派麻烦。

    如今她也只能秘密传音,就这样问着,“你这是在逼我,逼我相信你。”

    “那你相信我吗?”。

    “我,还有其他选择吗?”。的确,龙虎天师在这里动手杀人,无疑已经把水云派推上了绝路,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相信他,除此之外,凝霜什么也做不了。

    “既然没有选择,那就相信我。”

    凝霜没有再回应,她也不知该如何回应,现在她唯一能做的便是看着,听天由命,任由事情发展,如若这人对水云派图谋不轨,那水云派则万劫不复,如若这人真心帮助水云派,恐怕会让水云派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因为这是一条绝路,除非他拥有大身份,大能力,可以力挽狂澜,力压烽火符文塔和天水衙,可是,他有吗?不知道,对于这个人的一切,凝霜什么都不知道,就连仅知的一个名字,也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

    也不知是不是刚才的打斗引起了庄园其他人的注意,各大巨头驻守在这里的人员纷纷闻讯而来,如今天水庄园的阵法已经关闭,不过,庄园之内也驻守着不少人,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场内已是聚集着上百人。

    石大管事四处看了看,秘密传音给付瑞泰,道,“付兄,能不能出手先将这龙虎天师以封印起来?”

    “这个恐怕……”付瑞泰紧紧盯着龙虎天师,神情犹如凝重。

    “你可是中位五行炼阵师,难道连一个元叶修为都无法封印?”石大管事很清楚,中位五行炼阵师的神魂强大,封印、禁制等手段其战斗力堪比元果修士。

    “此人虽说修为诡异,不过将其封印还是很容易的,不过,我毕竟只是驻守这里的炼阵师,若是动手。恐怕出师无名。会被人说闲话的。”付瑞泰又道,“庄园的阵法虽然已经关闭,无法联系到天水衙的各位大主事。不过,林统领应该在?不少字他是元果修士,让他过来便是。”

    “我已通知他。”

    石大管事刚说完。似乎察觉出什么,张望过去,只见一行四五人疾驰而来,为首的一人是正是驻守在庄园之内的守卫统领,林齐。

    “石管事,发生了什么事?”这林齐个头不高,身形却是异常魁梧。

    石管事将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听的林统领大为震怒,手掌一翻。一炳青色长刀出现在手中,盯着远处正在祭炼玉蝶的龙虎天师,暴喝道。“无知小辈。胆敢在我天水庄园动手杀人,找死!”说罢。他手臂挥舞,手持长刀,凌空一划,一道蕴含着元果之威的真元化作刀芒袭过去。

    突然,啵的一声轻响,半空之中凭空出现一抹青色的光华,光华似若莲花般绽放,顷刻间就将刀芒彻底瓦解。

    唐擎没有动手,动手的是凝霜。

    “凝霜!”林统领怒然大喝,“你好大的胆子!”

    凝霜,在天齐郡诸多修行者之中绝对是佼佼者之一,修行不过二十余年,修为已然达到元果,她虽然没有出类拔萃的天资,也未曾凝出极之元种,但她冰雪聪明,悟性甚高,偶的青莲,不止将自己的真元侵染成功,蕴含青莲之威,同时也悟得威力奇大的青莲法诀,有人说,如若她在十年前离开水云派,恐怕至今已经凝出元丹,成为一方高手。…。

    “凝霜,这里是天水庄园,我奉劝你不要反抗,否则,你们水云派根本承担不起这个后果!”石大管事也是出声冷喝,他知道这凝霜修为高深,不过更加知道凝霜顾及水云派的安危,断然不敢怎么样。

    以前的凝霜或许是这样,但现在的凝霜却不同了,她本来不想赌,但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她来决定,因为龙虎天师的行为已经将她逼到绝路,再也没有任何退路可言,既然如此,那就索性赌一把,白衣胜雪的她站在此间,清冷的容颜,面无表情,一双清澈的眸子中尽是冰冷,就连声音也都透着寒意。

    “我们水云派已经决定从此以后将资源宝地交予龙虎天师守护,与你们天水衙再无任何关系。”

    此言一出,立即引起周围众人一片喧哗,众人纷纷猜测这凝霜是不是疯了,整个天齐郡谁不知道天水衙负责天水庄园的安全守护,虽然没有哪条规定必须由天水衙负责,虽然每个月得交不菲的灵石,虽然天水衙和烽火符文塔同流合污漫天要价,尽管如此,可也从未有人说要脱离天水衙,毕竟交予天水衙负责,省心省力,自己来负责?暂且不说人力和物力,即便有这个能力,恐怕也会得罪烽火符文塔和天水衙,这绝对是吃力不讨好的行为。

    石大管事气势凌人的喝道,“我们天水衙负责天水庄园,岂是你说脱离就脱离。”

    “资源宝地是我们水云派的,我自然有资格决定谁来守护。”

    “你!”石大管事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好!既然你们水云派如此决定,那我们天水衙从此就不再守护你们的资源地,不过丑化说到前头,若是待会儿那龙虎天师布置的阵法不和规定,引发摄魂阵,触发禁制,他死了不要紧,到时候若是引发青阳星云阵,那你们的资源宝地可就变成废墟了!”

    ps:兄弟们啊,哥哥们啊,姐姐们啊——若是可以的话,就给小九几张月票,拜求了啊!!!!!!!!月票榜上但凡能站稳,俺也就不求了,可是……实在扛不住了啊,上面和下面的火力一个比一个凶残,真是无奈啊!!!我去码字了啊!时间不早了,兄弟们记得吃饭!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