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一六四章 水云派的资源宝地从此由我来守护

    场内,常大师呼吸沉重,满脸煞白,手臂停止在半空,符文笔却再也无法移动分毫,只见他狠狠咬着牙,苦苦支撑着,猛然暴喝一声,手臂舞动,符文笔再次勾画,突然之间,在他的脚下竟然浮现出一个诡异的图案。

    这是禁制之象。

    凝霜神色一变,身形旋转,立刻托着常大师窜至虚空,与此同时,禁制之象迸射出一道凌厉的光芒,幸好凝霜出手够快,如若不然,常大师恐怕性命不保。

    落在地上,凝霜勃然大怒,周身光华肆意缠绕,冷若冰霜的眼眸绽放着寒光,眉宇之间的杀机若隐若现,水云派的万元和蔡成等一干弟子也纷纷祭出法宝飞剑,同时,和常大师一同前来的苍猊山修士也瞬间站过来,他们此次也是受孙老爷子所托前来保护常大师。

    对面天水衙的守护修士以及天水行会的炼阵师们也纷纷祭出法宝飞剑,而石大管事与付瑞泰、姜灰三人仍然坐在椅子上,旁边的王执事冷笑道,“凝霜姑娘,本执事早就提醒过你,一些个荒野炼阵师不允许在庄园之内布置阵法,你却不听我劝告,啧啧……这常文华的精神之力实在不太纯净,勾画的符文也实在不太稳定,如此之下引得摄魂阵反馈,现在又触发了禁制,他没有死,已是万幸啊!”

    对面付瑞泰,石大管事,姜灰三人依旧坐在椅子上,脸上挂着不屑。那王执事冷笑道,“凝霜姑娘,我们天水衙负责的是天水庄园所有资源地的安全守护,谁让你不听劝告私自让这荒野炼阵师在此布阵,如若邀请烽火符文塔认证的炼阵师,恐怕也不会发生这等事情。”

    “你们好卑鄙啊!!”伊婉儿也是气的浑身发抖,低沉沙哑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怒视着付瑞泰等人,喝道,“十年了。你们处处针对水云派,暗中破坏阵法,将其孤立。凝霜四处求人,你们烽火符文塔厉害啊!是天齐郡的首塔,一句话,哪一个炼阵师敢出面?好不容易常大师肯帮忙,现在你们却又说什么天水庄园的规矩,我们遵守规矩,你们呢?竟然扯出什么精神不纯净,符文不稳定,你们烽火符文塔够了?要不要这么恶心人!”

    “放肆!你是什么人,也敢对烽火符文塔指手画脚。”姜灰猛然站起身怒喝。

    “狗屁烽火符文塔。一群腌臜之徒,睁开你们的狗眼给我看清楚!”伊婉儿怒气冲冲,大喝道,“老身这就去布阵,我看你的摄魂阵能奈我何。”

    伊婉儿正欲动手。却被凝霜制止。

    凝霜望着她,摇摇头,伊婉儿若是动手,身份定然曝光,到时候圣塔绝对会追究她的责任,凝霜不想也不会连累自己的朋友。她死死盯着石大管事等人,心神之中,杀机犹如波涛汹涌,已是忍无可忍。

    她的怒,想杀人。

    想将这些人全部杀光!

    可是她背负着水云派,很清楚自己一旦动手,等待水云派的将是灭顶之灾。

    如何做?怎么做?

    凝霜不知道,她想忍,这次却如论如何也忍受不住。

    这时,一道平静的声音传来,“先让我来布阵。”

    是他!

    龙虎天师。

    看见唐擎走来,凝霜、伊婉儿、万元等人心下惊疑,他们都知道这龙虎天师修为诡异,在天籁园时也曾以符文之妙在李正平等人脸上勾画符文字,可是符文领域,极其复杂,有炼阵、炼符、炼器、还有符画等等,可以勾画符文,并不代表懂得阵法,听闻他这么说,凝霜怔怔的望着,眼神颇为复杂,而伊婉儿走过去,低声询问,“你会布阵?”…。

    “还行。”唐擎点点头,道,“不过法墨不足,得借用一下常大师的法墨。”

    常大师虚弱不堪,他不知眼前这人是谁,不过却看的出这人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精神波动,如此又如何布阵?虽有疑惑,却也没有询问,将自己的四十余玉蝶法墨递过去,唐擎接过玉蝶,直接向资源地走去。

    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人竟然大言不惭的说去布阵,这让坐在椅子上的付瑞泰、姜灰以及其他炼阵师们很是疑惑,这人是谁,他们并不认识,不过作为炼阵师,自然也和常大师一样看的出此人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精神波动,连精神波动都没有,又如何布阵?

    “龙虎天师!”

    王执事还清晰记得在大殿时这人登记的就是龙虎天师。

    他的话音落下,场内付瑞泰、姜灰等炼阵师神色惊变,他们虽说是驻守在天水庄园的炼阵师,很少外出走动,不过天籁园的事情让烽火符文塔蒙羞,作为烽火符文塔的炼阵师,怎会不知,听闻龙虎天师四个字时,付瑞泰、姜灰等人眸中寒光闪烁惊疑万千,似若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平淡无奇的人就是传闻之中那个身份神秘,修为诡异的龙虎天师。

    看见龙虎天师手持符文笔向资源地走去,王执事立即向前一步,大喝道,“龙虎天师,你要做什么!”

    唐擎继续前走着,一边查看着玉蝶法墨,淡淡的声音传来,“自然是布阵。”

    “布阵?”王执事冷笑一声,“不好意思,只有经过符文塔认证的炼阵师方能在此布阵,你想在这里布阵,可以,请出示你的符牌。”

    “这是谁的规定。”

    “我们天水衙的规定,没有经过我们天水衙的允许,谁也不能在此布阵。”

    “这里是水云派的资源宝地,我在此布阵,为何要经过你们天水衙的允许。”唐擎继续前走,不曾回头。

    “放肆!”王执事大怒,喝道,“给我拿下!”

    嗖嗖嗖!

    十名守卫当即冲过去,只见那龙虎天师头也不回,只是随手一甩,一道金光横空出现,这金光似若一条雷鞭狠狠抽打在袭来的十名守卫身上,触及之时,十名守卫连哼都没哼一声,浑身被雷电缠绕,噼里啪啦一阵脆响,坠落在地上,衣衫破碎,皮膜炸裂,已是不知是死是活。

    看见这一幕,伊婉儿、蔡成等人内心翻起惊涛骇浪,尤其是凝霜,不可置信的望着此间的龙虎天师,清冷的双眸之中尽是复杂。

    而一旁,石大管事、付瑞泰、姜灰等人再也坐不住,纷纷站起身,神色凝重,双眼骇然的盯着眼前这人,只是随手一甩,十名守卫修士竟然在瞬间变成了这副模样?

    这是什么手段。

    不管是石大管事还是付瑞泰以及姜灰都不知道,也无法想象,那王执事看见这一幕也是吓的不轻,后退一步,喝道,“龙虎天师!你敢在我天水庄园动手!”

    话音落下,蓦然间,一个金色的巨大手掌凭空出现,这手掌三丈之大,似若山岳般巍峨,金色光华流转之时,电闪雷鸣,甚是骇人。

    这是什么东西!

    难道是……大虚空擒拿手?

    大虚空擒拿手出现的极快,快的让所有人都意料不及,当他们反应过来时,大虚空擒拿手已然消失,当他们张望过去,赫然发现王执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那龙虎天师狠狠的掐住脖子。…。

    他穿着一袭深蓝色衣衫,俊秀的脸庞,面无表情,一双幽暗的双眸之中仿若无边无际的星宇,伫立此间,仿若周边都陷入万般静寂之中,他长身而立,一手掐着王执事的脖子,那王执事满脸惊恐,双目怒瞪,双臂扣着他的手腕,欲要挣脱。

    王执事恐惧不已,发出嘶哑的怒吼,无论他如何挣脱,唐擎那只手犹如磐石般牢牢的将其掐住,让他动也动弹不得。

    场内凝霜一方望着,却也只是望着,因为这龙虎天师动手实在太突然了,突然的让他们一时间接受不了,而对面,天水衙的守卫修士以及天水行会的炼阵师们望着地上这些皮膜炸裂的人只感心头发怵,传闻这龙虎天师修为甚是诡异,原以为只是传闻,没想到竟然真是如此,这让他们再也不敢轻举妄动,莫说他们,就连石管事、付瑞泰、姜灰三人早已站起身,呼吸沉重,死死的盯着。

    “龙虎天师!你好大的胆子!”石大管事沉声怒喝,“未经我天水衙的允许,布阵在先,而后又对我天水衙的人动手,我看你……”

    他的话没有说完,唐擎静寂的声音突然传来将其打断,“我刚才已经说过,这里是水云派的资源宝地,我在此布阵,为何要经过你们天水衙的允许。”

    “我天水衙负责天水庄园八十六亩资源宝地的安全守护,水云派的三亩宝地自然亦在其中,没有我们天水衙的允许,不管你是谁,都不准在这里布阵。”

    “水云派的资源宝地用不着你们天水衙来守护。”

    “你说什么!”石大管事大踏一步,怒眼狠狠瞪着。

    “老子说水云派的资源宝地,以后以后由我来守护,没有老子的允许,谁敢踏入半步,这就是下场!”唐擎狂暴的声音犹如雷音滚滚蔓延,只见他随手一仍,王执事的肉身在半空瞬间被雷电缠绕,噼啪作响,皮膜炸裂,这次炸裂并非蹦开道道血沟,而是炸的粉身碎骨。

    ps:今日第二更,实在扛不住了,双倍月票太疯狂了,瞬间被碾压五百票,小九知道让大家失望过一次,可是……请给俺一次机会。

    唉。。。。。我去码字了!!!拜托大家了!(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