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一五五章 敲诈

    嘎吱一声,房门打开,唐擎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像似没睡醒,开门之时打了一个哈欠,睡眼惺忪的瞧了瞧,看见红燕儿时,嘴角流露出一抹调侃的笑意,“哟,这不是红大美人儿吗?昨儿个睡的如何,早上醒来有没有感觉什么不适。”

    被这般当众调侃,红燕儿内心很是尴尬,不过那张美艳的脸蛋上却依旧妩媚动人,笑吟吟的说,“睡的自然舒服,不然本庄主会起的这么早吗?”

    唐擎发出一声放荡的笑声,扎在木盆里洗了洗脸,旁边的屠八赶紧将毛巾递过去,等唐擎擦脸时,他又把储物袋拿过来说道,“这是金乌商会送给您的赔偿共有十万灵石,喏,就是他们,那个就是李堂……”

    唐擎哦了一声,随手将毛巾搭在旁边的花草上,走过去,坐在老爷椅上,吃了一颗疯魔果,望了望天空的太阳,似若对阳光的温度非常满意,随着老爷椅嘎吱嘎吱的晃悠着,他这才抬眼张望过去。

    而对面李堂等一众金乌商会的骨干也都在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人,长的平淡无奇,充其量也只能算俊秀,身形单薄而又消瘦,敞着胸膛,像似有些随意,他们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个人和传言中那个修为诡异至强的家伙联系在一起,看见这人时,李堂的双目中杀机涌现,恨不得现在就将这人当场诛杀,但他最终还是将杀机隐藏了下来,场内没有人说话。只有老爷椅晃悠发出的嘎吱嘎吱声。

    “阁下。”

    终于,李堂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昨日我儿李正平与商会的其他会员在天籁园动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阁下,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顿了顿,又道。“我儿等人年轻不懂事,阁下出手教训教训便是,何必要将事情闹的满城风雨。这对阁下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说着话,李堂紧紧盯着眼前这人,说到。“如若阁下肯跟我回去,那么我李堂就当昨日之事没有发生过,如若不然……”他的话没有说完,周围三十余人立即将唐擎包围,一个个周身光华缠绕,真元波动肆意蔓延,看样子只要李堂一句话就要将唐擎当场拿下。

    看到这一幕,红燕儿柳眉微微一挑,旁边的林老也是抬起头瞧了一眼,秘密传音道。“小姐,他这是在故意造势,怕是想观察龙虎天师的反应。”

    场内,屠八躬着身,驼着背。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捋着八字胡,小眼四处扫视着。

    嘎吱嘎吱声持续传来,唐擎吃着疯魔果,瞧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爷待会儿还有事情要做,想动手就赶紧。”

    “好大的威风!你认为我不敢拿你?”李堂大步一踏,周身亦是光华缠绕,真元波动之中蕴含着强大的元果之威。

    唐擎没有动,甚至连眼皮也没有抬一眼,只有那张老爷椅嘎吱嘎吱的声响。

    “我说你不敢。”唐擎淡如水的声音传来,是那般平静。

    周围三十余人纷纷看向唐擎,而此间,李堂的眉宇间杀机涌现,双目暴射出凌厉的目光死死盯着唐擎。

    嘎吱嘎吱……

    老爷椅晃悠的声音传来,让场内肃杀的气氛愈发紧张。

    唐擎就这样仰躺着,随着老爷椅晃悠而晃悠着,有一口没一口吃着疯魔果,而那屠八更是一路疾走,冲进厅室,端出来一个盘子,盘子内放着一个酒壶和一个酒杯,端过来,斟着酒。…。

    这一幕让红燕儿和林老看的眉头直皱,人家三十多号人,修为最低的都是元花级修士,还有几位元果修士,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伺机待发,只要一声令下,恐怕会齐齐动手,而这一主一仆倒好,那主儿悠闲的仰躺在老爷椅上,吃着疯魔果,喝着小酒,而那仆人更是忙里忙外,一会儿斟酒一会儿端茶。

    你们俩人可是被三十多位高手围攻了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在听曲儿呢。

    他到底是无知?还是真的无畏?

    天底下还有这等人吗?

    他究竟凭的是什么?

    不仅红燕儿和林老想不通,场内李堂和三十余人也是想不明白。

    “今儿个太阳不错,爷不想打架,更不想杀人。”唐擎瞧了瞧上头的太阳,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又瞧着李堂,道,“爷待会儿还有事情要做,给你十息时间,如若你想动手,就赶紧动,十息过后,到时候你想和爷谈,爷恐怕也没那个时间。”

    唐擎淡淡的声音传来,李堂的神色阴晴不定,表情狰狞而又扭曲,他一直都在观察着这人的反应,因为他不清楚龙虎天师究竟是什么身份,似乎和红燕儿的关系不清不楚,又似乎和郡守和圣师大人也有一定的关联,但这只是他的猜测而已。

    暂且不谈他敢不敢动手,单是昨日之事已经闹的满城风雨,作为金乌商会的执掌会长,他自然很清楚自己如若公然将这人拿下,金乌商会可能再也没有任何声誉可言,他只是一个执掌会长,他的上头还有大会长,还有总会等一帮大佬,一旦动手,上头为了商会的声誉也必定会严惩自己。

    他之所以如此造势,也是想让这龙虎天师畏惧,让他识趣,让他自己主动站出来道歉,主动为自己儿子驱除脸上符文,然而,让他没想到是,自始自终这个人都没有流露出任何哪怕一抹畏惧都没有,有的只是无尽的随意,无尽的淡然,随意的仿若此间发生的事情一切都与他无关,淡然的就像这天地倒塌也无可奈何他一样。

    他凭什么!

    李堂真的想不通,最终他深吸一口气,压住内心的愤怒,沉声喝道,“如今我金乌商会已然赔偿你十万灵石,希望你跟我走一趟,并且把我儿脸上的符文除去。”既然没能威慑住对方,李堂也只能用钱收买。

    “不够。”唐擎说出两个字。

    “哦?那你开个价。”

    “我要你们金乌商会在天水庄园的一块资源宝地。”

    语不惊人死不休,唐擎此话一出,不止红燕儿和林老的脸变了,场内三十余人以及李堂更是大为震怒。天水庄园,那可是天齐郡最昂贵最丰富也是品质最高的资源宝地,没有之一,整个庄园共有八十六块资源宝地,都被天齐郡各大巨头占据着,作为九大巨头之一,金乌商会在天水庄园也不过占据了七块而已,可想庄园之内的资源宝地是何等珍贵。

    李堂等人怒斥道,“你真是痴心妄想!”

    “那就是没的谈了?”唐擎笑了笑,站起身就欲离去,而这时,李堂赶紧说道,“阁下未免有些狮子大开口了,天水庄园的资源地属于金乌商会,而我只不过是金乌商会的执掌会长,根本没有权利动用,即便我肯,金乌商会的总会也不肯。”

    唐擎没有说话,直接站起身就往外走,说道,“哦,忘记告诉你,你儿子脸上的符文字有些特殊,其他人一触可能会出现一点状况,你且要谨慎些才是……”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李堂的脸色已是变得有些铁青,回忆起那位炼阵师为了给陈卫东驱除脸上的符文时,只不过刚刚勾画一个符文,那陈卫东便………。

    想起陈卫东死时的惨状,李堂不由感到毛骨悚然,当下一咬牙,喝道,“好!我答应你!”

    金乌商会的其余等人看见李堂答应,纷纷劝阻,不过都被李堂拦了下来。

    “迟了。”

    唐擎已然走至门口。

    “那你究竟想怎样?”

    唐擎止步,转身瞧了他一眼,“再加五百万灵石。”

    “刚才……”李堂刚开口,唐擎又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好!好!好!”李堂气的满脸涨红,重重喘息,连续吐出三声好,连音调都变得尖锐沙哑起来,“那现在就请阁下跟……跟我走一趟!”

    “什么时候把这事儿办妥了再说。”

    “你!”

    李堂怒火攻心,只感胸膛撕裂的疼痛,他止不住的后退几步,深吸一口气,过了片刻,才被众人搀扶着离去。

    什么是敲诈,这就是**裸的敲诈啊!

    旁边红燕儿和林老不由对视一眼,只觉这龙虎天师实在是……红燕儿自认为自己也算敲诈界的行家,可是与这龙虎天师一比,自己那点勾当根本上不了台面,通常只有被打一方才会敲诈?红燕儿也是只有等庄园内的东西损坏时才会敲诈,而这龙虎天师干的勾当呢,打了人,对方还得亲自来送钱,送钱过后,他还不满意,还得敲诈一块资源地,那可是天水庄园的资源地啊,简直就是无价之宝,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现在就这样被**裸的敲诈去了,关键是如此还没有完,转眼之间,这龙虎天师一声迟了,又敲了五百万灵石,五百万外加一块天水庄园的资源宝地,自己得赚多久得敲多少次才能拥有啊!

    望着此间那位龙虎天师,那般俊秀的脸庞,那般消瘦的身影,谁会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如赢弱书生一样无害的家伙会是这般恐怖,越看,越想,红燕儿浑身就越是不舒服。(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