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一五三章 深水泥潭

    红燕儿连忙穿上衣裳,在镜子前稍微整理了一下,她穿衣打扮向来比较大胆,衣裳也多是一些上露香肩,下露美腿,这件鲜红色的衣裙也不例外,穿在身上香肩裸露,锁骨隐现,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裙摆垂至膝盖,似若倾斜而至,刚刚走进大厅,就看见林老躬着身,低着头站在门口。uda8.

    红燕儿神色怔了怔,将心中的惊慌悄悄隐藏起来,放缓脚步,坐在椅子上,端起一杯清茶品了品。.

    “小姐,您……还好?不少字”林老出声问候。

    “什么还好?”红燕儿柳眉一挑,平静的回道,“本小姐的样子像不好吗?”。

    “昨天……”林老刚开口,红燕儿仿若受到什么惊吓一样,差点被清茶呛到,拍了拍胸脯,站起身,转过去,连忙掩了掩神色,干咳一声,这才又看向林老,淡淡的说道,“你说昨天啊,本小姐提着两瓶花酒,本想去探查探查那小子的老底,不过那小子的嘴倒也挺甜,一口一个姐姐叫的我有些不忍对他下手,所以就跟他喝了一坛酒……”

    “小姐……您……就不要装了。”林老哭丧着脸,微微摇头。

    “装?装什么?”红燕儿杏眼怒睁,佯怒道,“本小姐什么时候装了?”

    “是老奴昨儿送您回来的……”

    闻言,红燕儿猛地一怔,愣在当场,娇艳的脸蛋青一阵白一阵,显然。此刻的她已是尴尬至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深吸一口气,凝声说道,“是你把我送过来的?什么意思?我昨天怎么了?”红燕儿的记忆只记得自己没能魅惑住那龙虎天师,反而被他魅惑,至于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却是一点也不知道。

    “您昨天提着两瓶春心荡漾陈酿去找龙虎天师……”

    “你有必要重复一遍吗?给我说重点!”

    林老连头也不敢抬,继续说道,“老奴按照您的吩咐去探查那驼子。结果被龙虎天师发现了行踪,后来他说小姐在他那里,老奴立即赶过去。发现小姐……小姐浑身滚烫,虚脱无力,昏睡过去。”

    “那他有没有对我做什么?”红燕儿恼羞成怒,紧张的询问。

    “应该……应该是没有。”

    “什么叫应该没有,到底有还是没有。”

    “老奴过去的时候小姐已经昏睡过去,至于其间你们发生了什么,老奴并不知情啊!”

    “你!”红燕儿指着林老,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转而又问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老奴就赶紧把您带回来了。”

    “你看见我昏睡过去。你怎么没出手教训他?”

    “小姐啊……算了。”林老摇头苦笑,神情甚是无奈,“咱们还说去探查人家的底细,没想到……人家对咱们的底细一清二楚啊,他不止知道小姐的身份。甚至连老奴的身份也知道啊。”

    “怎么可能!”红燕儿惊骇失色。

    “是真的,他看出小姐是血脉修士,并且还看出您的血脉是为魅惑,而且人家还说天下魅惑血脉只有一家,他虽然没有说出名字,但老奴猜测他一定知道。而且老奴只是刚刚流露出少许真元,人家就能看出老奴的真元之中蕴含着杀戮之威,更是猜出老奴以前是修罗的杀手……”想起昨夜那一幕,林老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尤其是龙虎天师那双仿若可以洞悉万物的双眸,让他很是不安。…。

    “这……这怎么可能,我们家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外走动,他怎么可能知道……况且你的杀戮之威经过这么多年早已淡化,他怎么还能察觉到?”

    “这正是让老奴恐怖的地方,而且……”

    “而且什么?”

    “说出来恐怕小姐不信,那个驼子里面隐藏着一只鬼,好像叫什么屠八来着,您知道龙虎天师给他修炼的什么功法吗?”。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给老娘卖关子?”红燕儿气的娇脸煞白,恨不得一巴掌将林老拍个稀巴烂。

    “修炼的是……风子岳的牤象噬魂**啊!!!”

    林老的声音传来,红燕儿如遭雷击,神色惊呆,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深吸一口气,连声音都变得有些异样,“你确定?”

    “老奴无法确定,不过看着有些像,况且这天下除了风子岳的牤象噬魂**,还有什么方法能够张口间就吞噬鬼魂的……”

    林老说着话,但红燕儿已经没有心情听下去,她现在脑子有些乱,也有些懵,仿若失了神魂一样退回椅子上,坐下来,满脑子都是林老刚才说的话,过了许久,她才深吸一口气,肃然的说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老奴也不知……”

    这个问题林老足足想了一宿,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既懂得佛门法诀和圣司的审判法诀,而且还拥有风子岳的牤象噬魂**,明明只不过元种修士,心神却极其强大的家伙会是什么人。

    “他没有离开庄园?不少字”

    “暂时没有……”林老看见红燕儿站起身,惊疑道,“小姐,昨儿个咱们已经吃了一个大亏,他已经对你手下留情,若是……若是……”若是以后,林老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来。

    红燕儿看起来比刚才平静了许多,幽幽叹口气,“他既然能够抵挡住我的血脉魅惑,而且又可以悄然无息的将我魅惑,显然,他的存在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复杂的多,我又不是傻子,怎会再去招惹。”

    “小姐知道就好。”林老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道,“小姐,他现在应该已然起床,昨儿个是我们有错在先,您瞧是不是去给道个歉……”

    “道歉?”红燕儿柳眉一挑,杏眼又是一瞪,“他昨天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将我魅惑,害的我……我……我没去找他算账就算好的了,还去道歉,身份强大修为强大,他哪一头都不占,就算他拥有圣师之名,就算他是郡守,惹了也便惹了,我亦不惧,纵然他修出了元神又怎样,我红燕儿就会怕他吗?”。

    “小姐啊,身份强大之人不可怕,修为强大之人亦不可怕,身份强大,我们知其身份,自然有应对之策,修为强大,我们也知其修为,更加有对付方法,而那龙虎天师身份神秘,修为诡异,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面对这种不知根知底的人,一旦招惹上,你根本不清楚他的底牌是什么,如何应对啊?”

    看红燕儿不说话,林老又苦口婆心劝说着,“这种人就好比一片浑浊的泥潭,谁也不清楚这泥潭下面隐藏着什么,谁也不清楚这泥潭到底有多深,你若不触及便罢了,一旦触及,万一里面隐藏着一条恶龙呢?李正平等人的遭遇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吗?他们不是看龙虎天师势单力薄,修为浅薄,所以才敢这般肆无忌惮的抢夺吗?结果呢?伤的伤,残的残,到现在烽火符文塔的人都没有露面,金乌商会更是公然向人家道歉……”…。

    “我们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你也说万一,万一他这泥潭虽深,却掩不住我呢?”

    “小姐,这天下事切莫谈起万一,不知多少英雄豪杰毁于这二字之下。”林老神色严肃,说道,“龙虎天师这等人,我们如若不能成为其朋友,也绝对不能成其敌人。”

    红燕儿认真听着,仔细想想,似若也是这个道理,半晌过后,她又站起身,幽叹一声,道,“罢了罢了,本小姐听你的便是,不就是道歉吗?我去就是。”

    听闻红燕儿答应,林老这才松下一口气。

    清晨,太阳初升,感受着还算温和的阳光让红燕儿颇为郁闷的心情好了不少,来到龙虎天师居住的园子,他发现门口聚集着不少人,心下很是疑惑,询问过后,林老解释道,“他们之中有些是商行的掌柜,有些是易市,也有些上派的人,来此的目的多是想购买火元种子。”

    园子门口站着一个驼子,驼子躬着身,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身前,闭着眼,也不说话。

    “这个驼子明明是一只鬼,我第一次遇见他们的时候,这驼子身上的死气还很浓郁,现在竟然有少许人息,也不知他动用了什么手段,如若不是我知晓马驼子死了,恐怕还真以为他是马驼子呢。”

    “想来应该和他手上那枚戒指有关……”

    红燕儿走过去,站在门口的屠八连眼睛都不睁一下,说道,“不要靠近门口,我们龙虎爷说了,今儿个只见金乌商会的人。”

    金乌商会的人会来吗?

    红燕儿没有多想,淡淡说道,“是我。”

    声音传来,屠八一怔,瞧见红燕儿,赶紧说到,“哎哟,是红大庄主啊,您里边请……”

    红燕儿在一旁听的很是别扭,自己才是清风庄园的主人?不少字怎么现在进自家的园子还得得到别人的允许?这龙虎天师的排场是越来越大了,摇摇头,红燕儿正欲走进园子,只见周围一片喧哗声。

    “金乌商会的人来了!”

    红燕儿轻咦一声,转身张望过去,赫然发现一群浩浩荡荡三十余人正走过来,为首的是一位面色阴沉的中年,她认识这人,正是金乌商会的执掌会长,李。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