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一五二章 双双沦陷

    这天下间能够自由出入圣堂总部的妖魔鬼怪绝对是寥寥无几,而这风子岳便是其中之一,他能自由出入圣堂,并非依仗他鬼仙的强大,而是凭的风子岳三个字的名声,这个名字不仅在天下万鬼中赫赫有名,在修行界也是如雷贯耳,让很多人称道。

    林老修行数百年,阅历深厚,自然知晓一些关于风子岳的事迹,传闻他修炼的一门奇功,名为牤象噬魂大法,修炼此法是以鬼之本,扭魂凝聚牤象之涡,可吞噬天下一切神魂,甚为了得。

    林老以前从未见过牤象噬魂大法,可是刚才屠八那一张口,其内幽绿色的漩涡正是以鬼为本,扭魂凝聚的的牤象之涡,和传闻中风子岳的牤象噬魂大法十分相像,这让林老如何不惊,如何不骇,他继续张望着,欲要分辨真假。

    屠八吞噬着老邪的鬼魂,只是随着老邪的鬼魂丝丝被他吸入,屠八的身子也开始扭曲暴涨起来,他的鬼魂在里面更是挤压的难受,他有些害怕,想停止,却忽然忘记了该如何收手。

    砰的一声,房门被踹开,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唐擎,看见屠八快要爆炸的样子,他立即伸手一抓,将老邪的鬼魂抽了回来,双手一撮,一阵雷电霹雳出现,噼啪作响后,老邪的鬼魂彻底被他碾压溃散。

    噗通一声,屠八软在地上,七窍出血,惊魂未定的望着唐擎。

    “你参悟明白了么就开始吞噬?”唐擎一眼瞧去,屠八肉身虽然受伤不轻,不过更严重的是鬼魂,如若不是他有舍利之火支撑,怕是刚才鬼魂就会直接溃散。

    “小的……小的不敢了啊!”屠八软在地上,吓的大口喘息,想起刚才自己的鬼魂差点溃散。他害怕极了。

    “这玩意儿走的是极道,稍有差池就魂飞魄散,你小子胆儿倒是挺大,还没参悟明白你就敢吞噬整个鬼魂,也不怕撑爆你。”

    “小的知错了,龙虎爷,小的还是老老实实慢慢修炼,这……这功法太可怕了,小的……小的再也不修炼了。”屠八从怀中将卷轴掏出来,恭恭敬敬的递给唐擎。

    “算了。”唐擎接过卷轴。仍进储物玉带中,道,“赶明儿等我有时间再教教你。”

    “谢谢龙虎爷指点。叩谢龙虎爷,龙虎爷大威大德大无量……”

    “得了,有这拍马屁的心思多动动脑子。”唐擎吃着一颗疯魔果,坐在椅子上,道。“还有以后修炼的时候找个可靠的地方,这地方人多眼杂,有些个人,修炼也有一定年头了,修为也不低,没事儿就喜欢趴个墙头啊。你说幸亏你是个爷们儿,如若你是个娘们儿,那贞操还能保的了?”

    趴在屋顶的林老听见这句话。老脸不禁一红,转而心中一骇,没想到自己最得意的潜隐功夫竟然……就这样被人发现了?

    “诶,别看了,说的就是你。”唐擎微笑着瞧向屋顶。林老嗖的一声,人影瞬间消失。人要脸,树要皮,偷窥这种勾当总归不是那么光荣,被人当面发现一张老脸往哪搁?

    “你家小姐还在我房间,你要不要去看看?”

    唐擎的声音传来,原本已然撤离的林老忽然又跑回来,一溜烟的冲进唐擎的房屋,发现自家小姐衣衫凌乱的正躺在床上,他赶紧走过去,查看之下,发现红燕儿并无大碍,不过是睡着了,而且……好像有些虚脱?怎么会虚脱?…。

    “先让她躺着,过会儿自己就会醒。”

    不知何时,唐擎走了进来,坐在椅子上,后面屠八赶紧为其斟酒。

    “我家小姐怎会虚脱,你对她做了什么!”此时此刻,林老站的挺直,浑身光华缭绕,双目凌厉,紧紧盯着。

    “你怎么不问问你家小姐对我做了什么?”唐擎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提着红燕儿拿来的两坛酒,说道,“你觉得深更半夜,你家小姐提着两种让人春心荡漾的酒来我房间会做什么?”

    看见那两坛酒,林老心中已然猜测出小姐八成是想色诱击溃这小子的心神防线,而后对其进行迷惑,再探查个究竟,可是……到最后怎么是自家小姐软在床上,一副春心荡漾的模样,不该是这小子吗?

    “别紧张……”唐擎招招手,示意他收回真元,“我只是一个区区元种修士,以你的修为碾压我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来……坐下聊。”旁边的屠八躬身而站,他现在对龙虎爷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龙虎爷只是元种修士,而这老头儿的修为比龙虎爷高出的可不止一大截啊,通常情况下,坐在这里的应该是老头儿这种高手?该紧张的应该是龙虎爷?怎么现在完全反过来了?你一个大高手竟然见到元种修士紧张的赶紧祭出真元……

    林老似乎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一张老脸微微抽了抽,神色有些不自然,赶紧将真元收回去,这若是传出去,那实在太没面子了,再次望着眼前这个悠然自得品着小酒的年轻人,林老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这天下血脉修士并不多见,而你家这小姐的血脉更是奇葩中的奇葩,竟是魅惑血脉……天下间这种奇葩的血脉我只知有一家……不知你家这小姐……”

    唐擎的话没有说完,但林老的心却砰砰直跳,小姐这次本来是想迷惑人家的,没想到反被人家魅惑了,对方的身份没查清楚,反而把自己的身份给暴露了。

    “我看你刚才流露的真元之中,似乎有那么一丝小小的杀戮之威,你以前是修罗的杀手?”

    此话一出,林老如遭雷击,老脸之上皆是骇然,双目大睁,不敢相信的盯着眼前这龙虎天师,惊骇道,“你怎么会……你竟然……竟然知道……”似若太过震惊,以至于他的声调都变得尖哑起来。

    “别紧张,我也只是猜的。”唐擎挥挥手,示意他过来喝两杯。

    如今小姐的身份被人看穿,而自己的身份也被看穿,林老如何不紧张,望着眼前这平淡无奇的年轻人,不知怎的林老内心竟然生出一抹恐惧,额头都开始溢出汗珠,不由深吸一口气,正欲压住有些慌乱的心神,而这时,唐擎的声音又传来,“你好歹也是修罗出来的杀手,心性磨练的应该差不多了,心神怎么这么容易受到情绪的影响?”

    “你……”

    林老呼吸急促,只觉眼前这年轻男子仿若无所不知,尤其是那一双幽暗的双眸,仿佛可以洞悉天地万物,自己只是站着,连动也没动,内府竟然被他看的清清楚楚,连心神慌乱他都能看的出来?林老越想越恐怖,再也不敢多待下去,唯恐再被他看出些什么,赶紧用一条杯子把红燕儿裹起来,抗在肩上,道,“阁下,今日小姐多有冒犯之处,还望见谅。”…。

    “不喝两杯?”

    “在下还有事要做,先……先告辞了。”

    “喝两杯再走。”唐擎挽留。

    “不、告辞。”

    “喝两杯。”唐擎再留。

    “在下不胜酒力,告辞了。”走至门口的林老脸都绿了。

    “喝两杯……”

    林老眼角和嘴角皆在不自然的抽搐,道,“今日实在多有得罪,改日在下定然登门谢罪。”说罢,林老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唐擎瞧着林老离去的方向,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他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找个人喝酒而已,没想到这林老头儿这么不识逗,话没说两句,人就闪了,瞧了瞧屠八,这小子根本就是一只鬼,肉身是一具死尸,灌点酒下去,无法消化,肚子一会儿就肿胀了。

    ……

    次日清晨,太阳照常升起,虽然昨个儿发生了一件大事儿,不过清风庄园的伙计仍然和往常一样一大早就起床开始干活。

    红燕儿做了一个梦,一个极其淫荡的梦,梦中她欲火焚身调教一个脸蛋儿颇为俊俏的年轻初哥儿,让他摆什么姿势就摆什么姿势,让他用力就用力,让他摸哪他就摸哪,好听话的小白脸儿,老娘很喜欢,不过这个俊秀的家伙看着有点眼熟啊,好像……嗯?是他。

    是那个龙虎天师!

    老娘竟然和他行周公之礼,玩鱼水之欢?

    豁然从梦中醒来,红燕儿惊出一身冷汗,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左右瞧了瞧,这是自己的房间,暗暗拍了拍胸脯,呼出一口气,还好只是一个梦,正欲起身,又发现下面不对劲儿,红燕儿的俏脸不由浮出一抹羞涩的绯红,暗骂自己怎么能……怎么能被一个梦……

    摇摇头,她开始沐浴更衣,侵泡在温水池子中,她越想越不对劲儿,自己昨天提着两坛春心荡漾的陈酿好像去色诱龙虎天师那个家伙,然后挑逗、撩拨……然后……似乎突然回忆起了什么,红燕儿神情一滞,美眸惊呆,俏脸瞬间煞白,呢喃着,“我没有魅惑住他,反而……反而被他魅惑……我竟然……竟然还向他索要?还被他拒绝?”越想,红燕儿的俏脸越是苍白,苍白之中亦带着一抹羞涩也带着一抹怒火。(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