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一四九章 谁诬陷谁

    石正业可是郡都之内名气颇大的一名五行炼阵师啊,神魂之足,精神之强大,造诣之深厚,而那叶柏阳亦是一位元花修士,更是金乌商会的管事人,现在这龙虎天师竟然说这二人是邪恶之徒?这……可能吗?

    石正业和叶柏阳二人恼羞成怒,这龙虎天师今日让他们威严扫地,名誉受损,二人对其恨之入骨,奈何他拿出小山谷的证据将自己一方吃的死死的,场内有这么多人看着,郡守大人在此,二人也只能干瞪眼,此刻这龙虎天师这般污蔑自己,石正业和叶柏阳却是不怒反笑。

    这龙虎天师能以污蔑罪让符文塔和金乌商会的名誉受损,二人自然也想玩这一招,故此转过身,咄咄逼人,欲要用污蔑罪将这龙虎天师当场诛杀。

    “季大人,请你拿出神圣天息镜照一照我与叶兄弟,以此证明我等的清白,如若我二人不是邪恶之徒,今日我以污蔑罪将他诛杀!”

    石正业满脸阴沉,双目怒瞪,咬牙切齿的死死盯着龙虎天师。

    旁边,身高九尺的季东来浓眉大皱,他虽说是圣堂的执法长,拥有特权,亦拥有神圣天息镜这等宝贝,可也不能随便照,这玩意儿你得有证据才行,特别是对一些颇有身份之人,如果照过之后,人家是清白的,那是对人家的一种羞辱,一种污蔑,所以,如若没有一定证据,季东来很少会用神圣天息镜照那些颇有身份之人,此刻看石正业这般要求自己,却让他有些不适。

    季东来看向旁边的龙虎天师,说实话,他对这哥们的印象很不错,尤其是大虚空擒拿手,他还想请教请教。若是照过之后,石正业二人不是邪恶之徒,这哥们怕是要大倒霉了,看石正业二人的架势不弄死他都不罢休,不由秘密传音道,“哥们儿,我这一照下去,你可就遭殃了啊。”

    唐擎望着他,笑意甚诡,秘密传音道。“人家让照你就照呗。”

    “季大人,请你快些为我与叶兄弟二人证明清白。”石正业又是一喝,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将龙虎天师弄死。

    “照就照。你咋咋呼呼做什么!”季东来也不是好惹的主儿,一双虎目瞪着二人,道,“这可是你们要求本大人照的。”季东来可是很清楚这帮烽火符文塔的炼阵师们有多么难伺候,他前两年就吃过这种亏。照过一位烽火符文塔的炼阵师,对方并非邪恶之徒,结果那次他差点被烽火符文塔的炼阵师的吐沫星子给淹死。

    季东来当下也不再迟疑,再次掏出神圣天息镜,举在头顶,对着二人。心念一动,朴质无华的神圣天息镜顿时泛起金色微光,照射出一束光芒将石正业二人笼罩。

    被神圣光华笼罩。不管是石正业还是叶柏阳皆没有异状发生,石正业不由咧嘴哈哈哈大笑起来,这是一种得意的笑,凝视着龙虎天师,怒喝道。“小辈!你可看清楚了!这是你污蔑我在先,场内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郡守大人也在此,受死!”

    话音落下,石正业摧动神魂,而旁边的叶柏阳也露出狰狞,摧动体内元种,欲要将龙虎天师诛杀。

    然而就在这时,季东来忽然暴喝一声,“不要动!”他这一喝,声如洪钟,令二人一愣,疑惑的瞧向季东来。

    此时此刻,季东来满面威严,瞪着二人,而周围众人亦是不敢相信,骇然张望着,只见石正业和叶柏阳二人周身浮现出一抹阴森黑色的绿光。…。

    “鬼息!这是鬼息!”

    石正业和叶柏阳似乎也意识到异变,不由愣在当场,彻底石化,仿若无法接受,是的!他们无法接受,自己明明没有侵染鬼息,为何会有鬼息!为什么!他们不知道!

    “你们二人果然是邪恶之徒,隐藏的好啊!”

    季东来手中青龙偃月刀释放出耀眼的金光,喝道,“给我拿下!”十余位圣堂修士当即冲出来将二人包围,手持锁链,将二人捆绑。

    “慢着!我不是!”石正业二人剧烈反抗,“季东来!我是烽火符文塔的管事!你敢拿我!”

    豁然间,一炳青龙偃月刀横在石正业的眉心,季东来凶神恶煞的怒喝,“胆敢反抗者,一律杀无赦!”

    叶柏阳当即就软了,石正业指着龙虎天师大声咆哮着,“是他,是他污蔑我,是他啊——”污蔑?季东来有神圣天息镜在手,一声令下,石正业和叶柏阳二人当即被十余位圣堂修士给困住押了回去。

    唐擎伫立在此间,神色平静,面无表情,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类,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谁抢他的东西,他就十倍抢过去,谁打他,他就十倍打回去谁,谁诬陷他,他就十倍诬陷过去,谁想杀他,他就十倍杀回去,你若不狠,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周围众人望着石正业和叶柏阳被圣堂的人拿下,皆是议论纷纷,这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诬陷在先,公然抢夺也便了,现在竟然还侵染鬼息,是为邪恶之徒,实在是可恨之极。

    此时此刻,位于君临天下雅阁之内的红燕儿倒吸一口冷气,道,“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石正业和叶柏阳明明不是邪恶之徒为何会有鬼息浮现……”

    “老奴也不知啊……”林老站着,迷茫着,惊悚着,似若想到了什么,说道,“小姐可曾记得这龙虎天师刚才拍过这二人的肩膀?”

    “肩膀?你的意思是他在那个时候动的手脚?”

    “老奴亦是猜测,至于他动用的什么手段,用的什么手法,老奴也不知啊!”

    红燕儿看了看圣师大人,而后又看了看郡守大人,这二人皆已然站起身,神色惊悚,不明所以,似若和她有着同样的疑惑,望着石正业等人被抓走,红燕儿不由觉得毛骨悚然,呢喃道,“此人的手段实在……实在太过不可思议啊!”她闭上眼,说道,“我总算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小姐,您知道?”

    “是啊……他这是在羞辱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这是彻头彻尾**裸的羞辱啊,现在想想……他在抢到火元种子那一刻怕是早就料到了今日的情况,他知道金乌商会和烽火符文塔的人不会放弃火元种子,所以他提前就准备好了天眼符,然后宣布在我们清风庄园等着他们。”

    “他知道李正平和范雪峰会来,他知道李正平、宋言等人会当众污蔑,会教唆他人,所以当时他把火元种子亮了出来,然后……他把所有人都打了,却只留着李正平等人,目的就是等着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的人,石正业和叶柏阳来了,他与对方争辩,他知道对方不会相信他手中有证据,烽火符文和金乌商会的人诬陷在先,不知他动用了什么竟然让石正业和叶柏阳二人成了邪恶之徒,他知道……他什么都想到了,为的就是这般彻头彻尾**裸的羞辱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这种羞辱简直比杀了场内所有炼阵师还要狠啊!”

    “石正业和叶柏阳也是因为郡守大人在此,所以才没有动手,难道这些他也知道?他料定郡守大人会在此?不太可能?如若真是如此,那他也太可怕了?”

    “不知道……”红燕儿摇摇头。

    “他这是在破坏烽火符文塔的名誉啊。”

    “这何止是在破坏,简直就是在践踏烽火符文塔的名誉,塔内的炼阵师为了抢夺火元种子,污蔑在先,而后公然抢夺,现在石正业和叶柏阳二人又被证实是为邪恶之徒,这件事很快会传遍天齐郡,到时候烽火符文塔的名誉定然严重受损。”红燕儿说着话,睁开眼,瞧着龙虎天师,呢喃道,“只是不知他到底和烽火符文塔有什么深仇大恨?”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看向下面的凝霜,道,“难道……”

    ps:今儿末日,被几个朋友拉去喝酒了,有点高,明儿补上!(..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