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一四八章 我说你是邪恶之徒你就是,你不是也得是!

    周围众人不知这天眼符的价值,就算他们清楚,也没兴趣知道这龙虎天师究竟从哪弄的天眼符,让他们感兴趣的是天眼符内记忆的画面,看完之后,周围众人一片唏嘘,没想到这宋言竟是如此一个道貌岸然的阴险小人,范雪峰,李正平等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明人家龙虎天师得到了火元种子,已是有主之物,他们竟然还带着众多修士公然抢夺。

    “我呸!”一旁,季东来哈着喉咙一口痰吐在宋言的鼻子上,愤然喝道,“道貌岸然,沽名钓誉!”又望向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的人,撇撇嘴,很是不屑,道,“先是暗中动手脚,而后出手抢夺,被人打了,又带人找后账,再诬陷人家是邪恶之辈,教唆他人抢夺,你们还要不要脸。”

    面对季东来的讥笑讽刺,烽火符文塔的炼阵师和金乌商会的等人哪敢反驳,莫说这季东来是圣堂的一位执法长,即便现在一个普通人这般讥笑讽刺,他们也不敢动手,毕竟场内这么多人看着,郡守大人也在这里,如此之下,他们怎敢,一个个皆是羞愧难当,阴沉着脸,连头也不敢抬,尤其是来自金乌商会的管事叶柏阳,他很清楚这件事对金乌商会的名誉影响有多大,而站在最前面的石正业亦是满脸铁青,咧着嘴,狠狠瞪着周围众人。

    突然之间,上方凭空出现七抹金光,这七抹金光瞬间化作七只天钩大手。七大手突兀出现。纵然连季东来都没有想到,他虎目一瞪,脱口惊讶喊道,“这是大虚空擒拿手!好强大的擒拿之威,是谁?”

    话音未落,七道大虚空擒拿手直接将李正平、陈卫东、范雪峰、司凯亮、宋言、王洪波,还有那邹老先生等七人给拿了回去,这七道大虚空擒拿手凭空出现,而后瞬间回去,速度之快。快的让石正业和叶柏阳等人都没有想到,当他们反应过来时,七道大虚空擒拿手已经消失,而李正平等七人也已被拽走。砰砰砰砰!七人从半空坠落在地上,不偏不倚恰好落在刚才他们跪的地方。

    是他!

    是龙虎天师施展的大虚空擒拿手!

    季东来心惊不已,万万没想到眼前这只不过元种修士的家伙竟然炼成了大虚空擒拿手,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羡慕与钦佩,因为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修炼大虚空擒拿手,奈何六十年过去,只不过炼出了擒拿之形,只有擒拿形,没有擒拿威,也只能拿一拿一些小鬼儿和一些修为低的家伙而已。遇见一些个大鬼和修为高的邪恶之辈,他的擒拿之形根本拿不住人家。

    他修炼大虚空擒拿手也有数十年,对其还算了解,刚才那七道擒拿手中蕴含的擒拿之威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一个劲儿的暗道,好强大的擒拿之威,厉害的紧,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老子一个也施展不出来,而人家一出手就是七道。各个威能了得,厉害!真是羡煞老子啊。

    宋言、李正平、陈卫东等人坠在地上吓的浑身颤抖,叫喊着,求教着,而远处石正业和叶柏阳却是没有回应。的确,他们现在自顾不暇。又怎会管他们,刚才这么多人都看到宋言等人在小山谷干的勾当,如若自己再站出来为他们辩解,岂不是让人认为自己和他们同流合污吗?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谁会干。…。

    唐擎坐在长椅上依着桌子,微微歪着头,含笑望着宋言、李正平等人,他一手搭在桌子上把玩着火元种子,随手一仍,将火元种子仍到几人的跟前,平静的声音传来。

    “这就是你们要的火元种子,现在……还抢吗?”。

    宋言整个人如一滩烂泥一样软在地上,失魂落魄,而范雪峰经历过死去活来无尽之苦大狱手后更是变成了活死人,李正平、陈卫东尽是恐惧,司徒凯早已被屠八打的意识昏沉,唯独那邹老先生抱着古琴害怕的站在那里。

    唐擎突然站起身,走至过去,一把将宋言提了起来,对着周围众人说道,“瞧瞧咱们这位宋言宋前辈,人家可是向来清心寡欲,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人格大师,那人格绝对是天下第一,厉害的紧,而且人家可是享有清誉之名啊,在小山谷以德高望重自居,主持公道,以光圈为界限,而后暗中动手脚,扩大光圈,联手抢夺,什么是清誉,像人家宋言宋这样的就是清誉。”

    唐擎一把将宋言摁的跪在地上,瞧着他,说道,“既然你张开闭口就是清誉之名,那爷今天就帮帮你,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你的清誉之名。”说罢,手腕一翻,掌心突然出现一支一尺长的符文笔,只见抬手之时,划过虚空,笔尖在宋言的脸上游走,当他收笔之时,众人看去,宋言的脸上已经写着一行字:我是天下第一清誉之名宋言。

    唐擎又将李正平提了起来,对着众人说道,“再瞧瞧这位,当时爷正在雅阁内听曲儿,人家带着大队人马冲了过来,人家办事儿那才叫一个聪明,人家是有素质的人,根本不屑明抢这种勾当,人家暗示爷,给爷介绍着金乌商会的实力,好像说金乌商会在天齐郡都有分会,说是有几位管事,几位执事,几位主事,一大堆什么高手之类,爷记得好像他爹是谁来着?”

    旁边屠八赶紧提醒道,“龙虎爷,他说他爹是李堂,是金乌商会的执掌会长。”

    “哦对,还是你记性好,他爹叫李堂,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爷很纳闷啊!李堂是谁呢?爷初来乍到,没听过李堂这个名字啊,不敢惹啊,于是,爷就想这李堂会不会是什么圣王大人啊,是不是一宗宗主,最次也得是个圣将?不少字不然那能吓唬住人吗?没想到闹了半天却只是一个什么执掌会长。”

    唐擎将李正平摁在了宋言的旁边,说着,“既然你认为你爹那么牛气,那么今儿爷也帮帮你,省的到时候人家不知道你爹是李堂。”说罢,唐擎手持符文笔,在李正平的脸上勾出一行字:我爹是金乌商会执掌会长李堂。

    唐擎又走过去,将陈卫东提了起来,说道,“爷好像记得你拥有圣徒之名?不少字你也只是一个圣徒而已,睁开你的狗眼,向上看,看看人家圣师大人,人家那才叫圣耀的范儿啊,你这辈子充其量也只能算个圣徒了。”说罢,唐擎将他摁到李正平的旁边,同样是手持符文笔,同样是在他脸上勾下几个大字:我是来自金乌商会的圣徒大人唐擎将范雪峰提起来,对着众人说道,“瞧瞧这位来自烽火符文塔的五行炼阵师,说出来你们都不信,当时爷在雅阁内听曲儿,人家李正平还知道明抢这事儿不光荣,所以人家暗示向爷暗示他爹是李堂,而这位炼阵师呢,那叫一个牛气啊,冲进来,直接说,让爷知趣点,赶紧把火元种子交出来,否则要把爷当场诛杀。”…。

    “烽火符文塔啊,多厉害,多牛气啊,人家范雪峰直接就说了,不管爷是谁,不管爷有什么身份,不管爷的靠山是谁,在烽火符文塔面前都不管用,大伙瞧瞧,这就是来自烽火符文塔的五行炼阵师范雪峰。”

    唐擎也将范雪峰摁在陈卫东的旁边,手持符文笔,在他脸上勾出一行字:我是来自天下第一史上最牛烽火符文塔的炼阵师范雪峰。

    周围众人望着这一幕,内心甚是复杂,表情那叫一个滑稽,远处烽火符文塔的炼阵师和金乌商会的人脸都绿了,表情都为之扭曲,尤其是石正业和叶柏阳气的浑身发抖,整张脸都在不自然的抽搐。

    唐擎一把将司凯亮和焦玉二人也都并排和陈卫东等人一字排开,而后看向旁边瑟瑟发抖的邹老先生。

    “龙、龙虎天师……我……我没抢你的火元种子,也……也没有和他们同流合污啊!”

    “呵呵,邹老先生,你误会了,爷是想请你演奏一曲野火燎原,为爷助兴,如何?”

    唐擎面带笑意的走来,这笑却让邹老先生恐惧,而旁边众人只觉得这句话很熟悉,好像……好像之前陈卫东、李正平等人教唆二百多人围攻这龙虎天师时,那陈卫东就是说的这句话,而邹老先生也演绎了一首他的成名曲野火燎原。

    邹老先生似乎也听出了这人是在借此反讽自己,心中更是害怕。

    “不谈吗?那爷来替你演奏!”唐擎伸手一抓,邹老先生怀中的古琴立即被他吸了过去,唐擎手指在琴弦声一划,嗡的一道琴声响起,邹老先生口吐一口鲜血,嗡,又是一道,邹老先生再次口吐鲜血,唐擎五指瞬间划过琴弦,急促的嗡嗡嗡琴声响起,邹老先生的毛发根根竖起,周身毛孔张开,浑身剧烈颤动,皮膜一寸寸凸起,而后瞬间凹进去,一阵噼啪的脆响,万般血液从毛孔中尽数溢出来,噗通一声,邹老先生连哼都没哼一声,软在地上。

    ps:被前面越拉越远了……可否求两张月票支援一下?!~!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