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一四五章 圣堂之铁面悍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金乌商会和烽火符文塔的人突然到来的原因,致使越来越多的人进去天籁园,短短片刻竟然涌进来一百余人,他们进来以后望着破烂不堪的天籁园,望着地上一具具不知是死是活的修士,又瞧见跪在地上的李正平等人,同时也发现了郡守大人和圣师大人,他们聚集在旁边,小声议论着,指指点点。

    “天籁园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躺在地上那些人又是怎么回事?”

    “好像听人说一个叫龙虎天师的家伙把李正平、陈卫东还有范雪峰给打了。”

    “什么!他不想活了吗?那可是金乌商会和烽火符文塔啊!到底因为什么啊!”

    “好像是因为抢夺火元种子。”

    “金乌商会的叶柏阳和烽火符文塔的石正业都已经来了,可是……他们怎么还不动手,这可不像金乌商会和烽火符文塔的作风。”

    “你没看见郡守大人和圣师大人吗?这二人还没有说话,金乌商会和烽火符文塔就算再厉害,也不敢在这二人面前放肆。”

    众人猜疑着,有惊讶,也有茫然,事实正如他们所猜测的那般,面对来历不明的龙虎天师,面对场内没有任何表态的顾轻摇和郡守大人,不管是石正业还是叶柏阳都不敢直接动手,二人也不是泛泛之辈,深知这种情况下,必须摸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如若自己一方占理的话。那么即便郡守大人没有任何表态,他们也可以先将人拿下再说。

    “事情是因为两日之前在小山谷时,焦玉公子和田大师起先发现火元种子,老朽虽在场,却也知这等机会留给他们年轻人,所以,便为他们主持了此次争夺。以光圈为界限,焦玉公子年轻有为,修为高深。夺得火元种子,起先冲出光圈……当时在场的修士都已承认火元种子已属于焦玉公子,奈何这龙虎天师根本不讲规矩。直接出手抢夺,我等与他理论,他不但不听,还大打出手,此人虽说修为浅薄,但他侵染鬼息,手段甚是邪恶,不但祭出鬼魂幡,召唤出诸多孤魂冤鬼,他还……还暗中勾结东罗那个鬼将。东罗出面,我等不敌……”

    说这话的自然是宋言,场内也只有他和焦玉的伤势还算轻些,这宋言叙说起来泪如雨下,义愤填膺。慷慨激昂,不仅将自己描述的如何清誉如何寡欲,也将龙虎天师描述的十恶不赦。

    “今日范雪峰大师和李正平、陈卫东两位公子来为当日小山谷的事情讨个公道,没想到……这龙虎天师不知道施展了什么邪恶之威,竟然……竟然连两百多位英雄都奈何不了他。”

    宋言越说越激动,指着地上一个个不知是死是活的修士。呐喊道,“大家仔细想想,一个刚刚凝出元种的修士,如若不是动用了邪恶之威,如何抵挡两百多位英雄的威能啊!如若他不是动用了邪恶之威,又怎会将两百多位英雄打成这般模样……他们毛发竖起,皮膜炸裂,这正是邪恶之威所造成的啊!”

    周围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赞同,也有人反对,也有人将信将疑。

    旁边石正业和叶柏阳二人听的十分认真,心念如电,快速思量着,他们二人都很清楚,宋言说的这些话中有几分真有几分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话是由宋言这位在郡都之威颇有威望的人说出来,而焦玉等人也站出来作证,如此之下,不管这龙虎天师是不是真的邪魔,他们都有充分的理由将他拿下,哪怕当着郡守大人的面也无妨。…。

    石正业和叶柏阳向上方看了看,郡守大人依旧弯腰坐着,不语,圣师大人同样没有说话。

    宋言说出此番话,郡守大人和圣师大人依旧没有表态,难道这两位大人已经默认?

    他们猜不出两位大人的心思,不过此时此刻,二人的底气显然比刚才足了一些,尤其是石正业,他的确忌惮郡守大人和圣师大人,但也只是忌惮而已,现如今自己占据有理有方,在他看来,郡守大人表态不表态已经不重要,就算表态又如何,到时候我烽火符文塔也敢与他一争。

    “原来都是你这邪魔之辈!”

    以石正业为首的炼阵师们,以叶柏阳为首的一种高手全部看向那个坐在椅子上的青年,恶狠狠的说道,“侵染鬼息,勾结东罗,又公然在此以邪魔手段残害我天齐郡修士,你若识趣的话,现在就给我回去,否则……”他又看向龙虎天师身后的马驼子,道,“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他之所以没有立即动手,也是因为马驼子这个元婴高手在这里,不过让他有些疑惑的是这马驼子的气息怎么如此微弱,难道他受了什么伤不成?而且这马驼子死气沉沉,周身也没有任何真元波动流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石正业虽有疑惑,却也不敢妄动,因为他接触的元婴高手并不多,对这种级别高手的手段不是很理解,不知道马驼子这种情况算不算正常。

    金乌商会的叶柏阳也曾去过黄风洞有幸见过马驼子一面,他也和石正业有着同样的疑惑,可惜他们二人没有林老那一份阅历,看不出其中猫腻。

    突然,天籁园又来了一群不速之客,这些人约有二十余左右,一个个皆是身着威武盔甲,后挂鲜红披风,披风之上印着圣之图案,所有人都看的出这是圣堂的修士,为首的一人身形魁梧,高九尺,国字脸,神色冰冷,一双虎目之中尽是凛然,此人手持一把金色的青龙偃月刀,龙行虎步而来,威武之极。

    这是圣堂的执法队,而为首这莽汉正是执法长,有着铁面悍长之称的季东来。

    这季东来的铁面威名在天齐郡人人皆知,此人实力强大,更是铁面无私,这些年来天齐郡将近百分之八十邪魔之辈都被他斩杀,之所以称之为铁面,是因为他从不徇私枉法,也从不畏惧任何人,只要被他查出有人侵染妖魔鬼息,统统杀无赦,不管你有多么强大的靠山都不管用。

    圣堂的突然到来,尤其是来的还是季东来这么一位铁面无私的悍长,对于骑虎难下的金乌商会和烽火符文塔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对于场内陈卫东等人来说更是一个惊喜,不过石正业和叶柏阳却只有惊,没有喜,因为他们无法判断这龙虎天师是否是邪魔之辈,如若是的话,那一切都好说,如若不是话,那如何收场,尤其是石正业,在看见季东来时,他心头不禁一慌,有些担忧的看向李正平,而此刻李正平看见季东来也是吓的魂飞魄散,石正业立即传音过去,“李公子,不要慌,你的丹田有秘宝隐藏,只要不被季东来盯上,他是不会发现的。”

    季东来身形魁梧,迈步而来,似若巨人一般,手中那柄金色的青龙偃月刀晃的人眼晕,他边走,一双虎目四处张望,一眼扫过,亦是惊讶不小,在他旁边还跟着一位老者,这老者抱着古琴,正是刚才从这里逃离出去的邹老先生,而此次圣堂到来,也是他通知的。…。

    “季大人……”

    石正业和叶柏阳立即上前打招呼,并且将刚才宋言说的话一字不落的讲给了季东来听。

    “哦?”季东来声如牤牛,即便一声轻咦,也是嗡嗡作响,“一个元种修士,两百多人同时动手不但没有奈何得了他,反而被他打的尽数生死不明?”

    “就是他!季大人,他就是老夫给你说的那个龙虎天师。”邹老先生跳出来愤怒指过去。

    季东来虎目一瞪,凝视着那位坐在椅子上的龙虎天师,一边走,一边惊,疑惑道,“侵染鬼息?勾结东罗?邪恶手段?”

    “是的!季大人,此人如若不是邪魔之辈,又怎会掩盖丹田。”邹老先生说道,“季大人大可祭出神识探查一翻,此人怪异的很,我等的神识根本无法探查。”

    季东来刚才就已经祭出神识探查,也真如邹老先生说的那样,自己的神识触及到那人的肉身时,无论如何也无法渗透进去,他忽然止步,就是这么盯着。

    “季大人,你快些动手将此邪魔之辈当场诛杀!”这邹老先生内心狭隘,之前由于龙虎天师突然闹事,让他没能演奏自己的成名曲,而后龙虎天师的手段又差点把他吓了个半死,他简直恨透了这劳什子龙虎天师。

    季东来办案多年,斩杀的邪魔之辈多不胜数,对邪魔之道也很是了解,虽然自己的神识无法探查其内丹田让他很疑惑,但他也绝对不会因此就判定为邪魔,因为他知道,自己若是没有对方的心神强大,神识根本无法渗透。

    这小子不过元种修士,心神难道比老子的还要强大?

    季东来不信,他经验丰富,猜测着对方可能有什么秘宝之类的东西守护着心神。

    当下,他手腕一翻,手中出现一面铜镜,这铜镜名为神圣天息镜,是一件法宝,其内神圣气息,只要被此镜照耀,在神圣气息的笼罩下,不管你侵染的妖息还是魔息以及鬼息,不管你将它们隐藏的多深,这些邪恶的气息都在神圣气息笼罩下都会浮现出来。

    ps:今日第三更!!!!!!!!!还有一更!(..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