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一一八章 沽名钓誉

    “龙虎天师,他竟然……”

    看见趁机抢夺之人竟是龙虎天师后,万元震惊不已,他没想到这个家伙就这么出其不意的把火元种子抢了出去,看见唐擎疾驰飞去,焦玉、银叶商会、火焰帮等人立即踏上虚空围追堵截,祭出飞剑进行拦截,奈何唐擎身影如梭,速度极快,弹回虚空之中,身影倾斜而动,一步踏出,是为一米,再一步踏出已是十米开外。

    那夏帮主疾驰掠过,身影变换,一瞬间的功夫连连打出四五掌,掌掌火焰迸发,似若火焰莲花同时绽放,如此一招,是为火焰莲花诀,由夏帮主祭出,掌掌蕴含元种之威和火焰莲花之威。

    唐擎虚空踏步之时,忽地转身,脚下却未停止,步伐玄妙,仿若虚空滑步,只见他扬臂抬起,虚空一掌盖下,刹那间掌心金色光华迸发开来,一阵噼啪声响,竟然瞬间将夏帮主祭出的火焰莲花诀震了个溃散消失。

    看见这一幕,众人皆是大惊,他们没想到这个突兀出现的家伙竟然这般厉害,只是以凌空一掌的真元之威便将夏帮主的双威火焰莲花震的瞬间溃散,咻——他的身影滑步离去,那焦玉冷哼一声,甩手之时,祭出玉盘,玉盘飞转,嗡嗡作响,带起道道光刃,虚空滑步离去的家伙,猛然一挥手,赤手擒住玉盘,哗!玉盘绽放光芒,发出嗖嗖声,顷刻间变换成十多个凌厉的玉盘将他缠绕。

    唐擎双臂挥舞,变换万千,金色光华在双臂间流转凝聚成一颗金球,只见他双臂猛然一展。金球爆炸,万般金光如火星般溅射,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十多个玉盘顷刻间黯然失色,七零八落坠落下去,没有人想到这突兀出现的家伙竟然这般厉害,一掌真元之威力克夏帮主,现在又施展出这般诡异威猛的法诀竟然毁了焦玉的法宝。

    “找死!”

    与此同时。焦玉、张子明等人已然袭来,他们速度甚快,但是却比不过唐擎,他身影一晃,前行之时,一步踏出,已然快要离开圈子,众人心急如焚。

    虚空之中。那德高望重的宋前辈连肠子都悔青了,那可是火元种子啊,他的修为踏入元种已有百年无法突破,若是能够得到这火元种子绝对有百分百希望进入下一个阶段,奈何刚才自恃清高,没有参与争夺,此刻眼看这小子就要离开自己设置的圈子,宋言甚是着急,若是此宝被焦玉得到,他还可以获得一些好处。而这小子名不见传根本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

    就在他犹豫之时,一道秘密传音流入耳中。

    “宋前辈,我若是得到这火元种子定然送上一份大礼。”

    是焦玉。

    宋言呼吸急促,神色焦急,俯视而下,看见众人的目光都盯着那小子,当下把心一横,双手连连掐动,原本设置的光圈悄然无息的扩大。

    正欲离去的唐擎忽感圈子变大,俊秀的脸庞上笑意骤然消失。瞬间止步之时,扬手仍出四张符箓,符箓立时飘向空中,由于速度极快,并没有注意到。

    他这一停,后面追赶的人群迅速将其包围起来,足有四五十人。各个周身光华缠绕,手持法宝,尤其是焦玉。盛气凌人,手持一炳斑斓长剑,六位元种修士紧随其后,左侧银叶商行张子明、陈家家主等人,夏帮主一干人等皆是靠的最近,但是面对这等情况,却是没有人起先动手,一来他们深知,若是自己先动手,可能会为他人做嫁衣,刚才就是焦玉等人争夺,被这小子趁虚而入抢得了火元种子,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刚才都瞧见这家伙的手段之厉害,不仅破了夏帮主的火焰莲花,更是毁了焦玉的一件凌厉法宝。…。

    这可是一件法宝啊,虽说只是下品,却也被焦玉祭炼已久,现在竟然被眼前这家伙一个法诀给毁了,这不得不让人惊骇与忌惮,刚才情况紧急,众人都在抢夺,直到此时才发现这家伙竟然连元种都没有凝出来。

    这怎么可能!

    一个连元种都没有的修士,如何灭掉夏帮主的火焰莲花和焦玉的法宝,要知道夏帮主可是元种修士,祭出的火焰莲花威力可想而知,而焦玉更是元叶修士,祭炼的法宝纵然是下品也是极其厉害。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众人骇然的同时纷纷都在猜测着这人的身份,这家伙到底是谁?怎么从未见过,一旁的万元此时此刻神色尤为复杂,他万万没想到这龙虎天师竟然会抢到火元种子,更没想到他一个连元种都未凝出的家伙实力竟然这般厉害。

    远处,宋言也是站在虚空,看见众人包围着那人,他心中暗自庆幸,还好众人都被火元种子吸引,没有发现他刚才使出的手段。

    唐擎伫立在虚空,俊秀的脸庞冷若冰霜,衣袂在风中猎猎作响,被众人包围,丝毫无畏,一双幽深的眸子宛如冰冷的刀锋一般扫过众人,最后目光落至远处的宋言身上,冷笑道,“枉你也算德高望重之辈,竟然如此卑鄙,暗中动手脚,放大界限,好不要脸!”

    暗中动手脚?放大界限?

    众人一阵疑惑,纷纷望向宋言。

    原本正在轻抚着下巴三缕胡须的宋言听闻此言,心中一怔,心虚不已,看见众人都盯着自己,他的脸色有些铁青,指着唐擎,怒然道,“你这小辈怎能满口胡言,老朽一直站在这里,何时动过手脚。”

    这宋言乃是天齐郡一名颇有影响力的符画师,清高寡欲,名声甚好,众人可是不会相信,这位宋前辈会暗中动手脚。

    “你这人虽抢到火元种子,却未踏出圆圈,自己本事不济,怎能诋毁宋前辈。”

    “是啊!宋前辈德高望重,清誉之名,岂容你诋毁。”

    “不对!”突然有一道异样的声音反对,众人看去,却是火焰帮的夏帮主,这夏帮主凝皱着老眉,喝道,“先前宋前辈布置圆圈时,我还特意留下法宝,喏!就是这里,我的火焰旗还在这里。”众人看去,果不其然,有一面一尺多长炽烈的旗帜竖在半空,而那圆圈却距离这旗子十米开外。

    看见这一幕,众人不仅开始怀疑起来,场内有些人神色古怪,其中就有焦玉和陈家家主,因为他们二人刚才也在圆圈布置了法宝,以防止自己抢不到被他人离开,焦玉眼疾手快,立即将自己的法宝收了回来,而陈家家主刚要动手,夏帮主的怒喝声却传来,“老夏,你明明也设置了法宝陷阱,为什么收回去。”

    被夏帮主如此一喝,陈家家主脸色有些不自然,而众人发现他设置的那柄飞剑同样是在圆圈之内。

    “还有你万元,我也看见你设置了法宝。”

    夏帮主的声音传来,万元心头一惊,他设置法宝陷阱的目的和夏帮主一样,为的就是堵截得到宝贝逃离之人,刚才一时惊讶倒是给忘记了,此刻听闻夏帮主如此说,这才意识到那宋前辈竟然暗中动手脚,实乃小人一个,但是他并没有及时回应,心中却是有些犹豫,并非他想抢夺火元种子,而是站出来的话,明显就会得罪宋前辈这么一位德高望重之人,以水云派目前的情况,实在不易再树立敌人。…。

    但是,若是不站出来的,他良心上也过不去,迟疑只是一片刻,当即大踏一步,说道,“没错,我也是设置了飞剑。”他扬手一指,众人看见虚空中立着一炳飞剑。

    “好你个宋言,你好歹也是天齐郡的名士,枉我等这般尊敬于你,让你住持,你竟然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卑鄙小人!”夏帮主怒斥。

    宋言脸色煞白铁青,神色尤为不自然,想为自己辩解,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们莫要信口开河。”焦玉说道,“宋前辈乃是我天齐郡德高望重之人,清誉之名,整个天齐郡谁人不知,怎会做这等事情。”

    张子明也跟着说道,“万元,你和这小子是一伙的,为了火元种子,竟然诋毁宋前辈!”

    “哼!这位龙虎天师虽然是我一同前来,他能够抢到火元种子,我也没有想到,但是他既然抢到,而且已经踏出圈外,谁知这宋前辈竟然暗中动手脚,而你们明明心知肚明,却为争夺火元种子,强词夺理,替宋前辈掩盖其卑鄙行为,真是可耻。”

    “哼!我看你才是强词夺理,宋前辈根本不会做这等事情。”

    有不少人都站出来为宋言辩驳,这些人中有相信宋言的,也有和张子明一样,心知肚明,却不点破,为的就是抢夺火元种子,看着这么多人为自己辩解,一时间,宋言也有了底气,说道,“老朽既然住持了这一个公道,自然会做到公平公正,怎会做这般卑鄙之事,年轻人,你虽抢到火元种子,却没有踏出老朽设置的光圈,不能怨天尤人,更不能诋毁老朽的清誉之名。”

    “哈哈哈哈!好一个清誉之名!”

    此间,唐擎仰头大笑,笑的甚是张狂,甚是不羁,甚是桀骜,大笑过后,他嘴角噙着冷冽的笑意,凝声喝道,“区区一个火元种子,让你连人格都不要了,既然你不要,那老子就成全你,都他娘的擦亮你们的狗眼看清楚。”

    ps:月票持续低落,被人连连爆菊,真心希望诸位能够帮衬一把,给几张月票支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