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一一一章 无妄居士?那是个鸟毛!

    凝霜这个名字在十年前如一颗璀璨新星般在天齐郡内闪耀,天资奇高,聪慧过人,七岁之时筑基成功,十五岁时踏入元之境,并且在天齐郡圣武开启时,一举夺魁,获得圣士之名,如今二十四岁时体内已是凝出元果,如此傲人的成绩放眼整个天齐郡也没有几人能够相比。

    水云派也因凝霜而在天齐郡绽放辉煌。

    在人们看来,这凝霜以后的修行之路必定是一帆风顺,若是以后修出元神,凭借这等傲人的成绩进入大宗,也会受到大宗的重视,成为大宗的亲传弟子也很有可能。

    奈何十年前一场灾难降临水云派,致使水云派主自毁元神,三位长老自刎谢罪,从此水云派开始没落,派内长老走的走,散的散,派内弟子也纷纷转投他派,当时,玄明派、无极派、金阳派都纷纷向凝霜抛来橄榄枝,若是她能够离开水云派,转投自己派下,完全可以享受首席弟子的待遇,甚至当时金阳派开出的条件,若是凝霜转投派下,可以让其担任长老一职,然而,不止这些上派抛出橄榄枝,据闻圣殿也曾向她发过邀请。

    可惜,不管是玄明派还是无极派以及金阳派乃至圣殿,她都全部拒绝了,拒绝的干干净净,就在人们疑惑她以后的路如何走时,凝霜选择了一条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路。

    她选择继续留在水云派。

    为此,她不惜放弃圣士之名,放弃大好前途,为的只是不忘师尊的教导之恩。十年来为了不让水云派没落。她一边修行,一边四处奔波,可惜,终究是势单力薄,得罪了烽火符文塔,就等于走上了绝路,以前支持水云派的家族和商行纷纷离去。

    虽说上清宗封宗思过,不过。所属上清宗的并非水云派,还有其他门派,好在他们伸出援手,帮助凝霜艰难的渡过了最困难的时期,原本没落的水云派也渐渐有所好转,然而,就在两个月前,凝霜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资源宝地内的阵法开始出现各种问题,导致阵眼损坏,阵法可能会溃散,一旦阵法溃散,稀有灵田会渐渐枯萎,灵石晶脉也无法自衍。

    她不缺少灵石,缺的是一名炼阵师,自从发现这个严重的情况后,凝霜四处奔波,寻求炼阵师帮忙。奈何由于得罪了烽火符文塔,没有哪一个炼阵师愿意出面,毕竟烽火符文塔是天齐郡的首塔,如此之下,有哪个炼阵师敢与首塔作对,就等于自掘坟墓。

    就在昨天,凝霜带着小昭前往苍猊山,寻求常大师的帮助,这常大师以前也是烽火符文塔的一名炼阵师,后来与符文塔决裂。投奔了苍猊山孙老爷子手下,凝霜也是看此才去寻求帮助,并且开出了极其诱人的价格,常大师并没有及时答应,而是说考虑几天。

    凝霜不知道常大师会不会答应,若是答应还好,若是不答应。一旦资源宝地的阵法溃散,那将损失惨重,再也无法挽回。对于原本奄奄一息的水云派来说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然而,这并不是让她最担心的情况,让她更加忧愁的是,派主的身体。

    十年前,面对符文塔的压力,派主他老人家自毁元神,以此保全水云派,失去元神的他,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她知道派主虽然嘴上没有说,但内心很是担忧水云派,若是此次回去,没有请到炼阵师的话,派主他老人家不知道能不知道承受得住。…。

    也正是因为这般担忧,所以快到水云派时,她才让小昭停下马车,自己此次没能请到炼阵师,回去如何面对师尊?

    凝霜不知道,她只是站着,似水的双眸幽幽望着对面被初晨阳光洒落的山林,她无法忘记派主对自己的养育之恩,更有教导之恩,如此恩情,凝霜无以报答,她不想让师尊失望,永远也不想。

    “小姐,不如我们还是去找无为派主他们帮忙。”

    小昭曾是一名孤儿,是凝霜接她入水云派,虽然现在也是水云派弟子,不过她还是以小姐称呼凝霜,几个月来她一直跟随凝霜四处奔波,怎能不知凝霜的担忧,无为派同属上清宗,这些年来也帮了不少忙,小昭也不是第一次提议,可每次凝霜都拒绝。

    “小昭,其实你有所不知,我们水云派资源宝地的几个阵法之所以阵眼损坏,其实并非自然损坏,而是有人故意为之,烽火符文塔这是故意要让我们水云派难堪,若是这次无为派主出面帮助我们的话,定然会遭到烽火符文塔的记恨。”

    凝霜淡淡的说着,“符文塔遍布天下,我们水云派得罪了符文塔已经够麻烦了,若是所属上清宗的其他门派也因此而受到牵连,那我凝霜就是上清宗的罪人了。”

    凝霜望着东方初升的太阳,又道,“再等等,一年,等上清宗解封之时,我们水云派再也无需这般忍让。”

    “我们可以等,可是阵法等不了啊,那些商行也等不了,派主他老人家更加等不了……”小昭嘟起小嘴,愤然说道,“那些炼阵师平时一个个威风八面,没想到都是这般没骨气,小姐只是让他们帮我们重新布置阵法而已,又没让他们去烽火符文塔杀人,一个个竟然怕成那样。”

    “符文塔是全天下所有炼阵师的圣地,我们既然得罪了符文塔,他们自然不会帮我们。”

    凝霜这些年来也一直在参悟学习符文,尽管她天资聪颖,资质奇高,但也只限于修行,而想要成为一名炼阵师不止需要天赋也需要付出很多很多。

    “资源宝地的阵法还可以拖延一段时间,那些商行也可以拖延一段时间,可是派主那里……我们如何面对,难道我们就这样待着,不回去吗?”。

    小昭也知水云派主的身体状况,若是被他老人家知道此次没能请到炼阵师的话,无法想象他老人家会不会绝望至死。

    一想到师尊的身体,凝霜顿感揪心,她知道师尊时日所剩不多,她不想让师尊含恨离去,可是……凝霜微微摇头,突然,她似乎察觉到什么,抬眼望去,从对面的山林中竟然走来一个人,这人骑着一匹老马,手持黄幡,晃晃悠悠的走来,旁边还跟着一条看起来有些落寞的狼狗。

    是他!

    看见那骑着老马的年轻男子,凝霜心中猛然一怔,她还清晰记得,几日之前在路上时遇见这人,自己的内心跳动的很厉害,也是因为如此,她对这个人印象很深刻。

    “又是这个骗子。”看来小昭也认出了这个家伙,尤其是黄幡上那两行大字,炼阵炼符炼器,降妖除魔捉鬼,无所不能,除此之外,黄幡另一面龙虎山第八十八代传人,龙虎天师这行字更让小昭感到好笑。

    然而,当凝霜看见这一行字时,原本失落的眸子却是骤然一亮。

    对面骑着老马的正是唐擎,看见这两位女子时,他也不由一愣,这个女人让他心悸之中一阵微颤,第一次是这样,这一次又是这样,究竟是因为什么,唐擎却是不知。…。

    旁边,屠八发现唐擎盯着对面的两位女子,一张狗脸上不由流露出鄙视的表情,什么他娘的老虎天师,鬼爷爷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没想到也是见了女人走不动道的主儿,当然,鄙视归鄙视,屠八知道自己现在落入人家的手中,必须得讨好,以免日后受罪,当下正是一个讨好的机会,屠八自然不会浪费。

    “龙虎爷,这小娘子就是水云派的凝霜。”

    闻言,唐擎剑眉微微一挑,他正想去水云派呢,不曾想在此遇见了这位凝霜,笑了笑,两腿一夹,老马前行过去,道,“贫道龙虎山第八十八代传人,人称龙虎天师,不知两位姑娘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龙虎山?龙虎天师?

    不管是凝霜还是小昭都知晓,龙虎山乃是上古时代著名的修行宝地,不过随着上古终结也已归入尘土,根本不可能传承下来,小昭正烦着,看见这骗子自然没有什么好心情,正欲驱赶,而这时,凝霜却是轻声问道。

    “素闻龙虎山以符箓符阵之道闻名天下,不知这位天师可是真的懂得炼阵之道?”

    “当然。”唐擎笑吟吟的说道,“贫道精通天下阵法,无所不能,弹指一苍穹,一符一文一世界也不在话下。”

    唐擎这话传来,旁边屠八那张狗脸的表情滑稽极了,内心不停的呐喊,吹!您就使劲吹,您老这牛皮吹的可真他娘的大啊,这话都敢说。而旁边凝霜和小昭听见这话也是大为皱眉,小昭更是鄙视怒斥道,“天下阵法,无所不能?弹指一苍穹?一符一文一世界?你以为自己是无妄居士吗?真是不要脸!”

    当今天下,敢自称精通天下阵法,无所不能,弹指一苍穹,一符一文一世界的,除了无妄居士,其他人再也没有这个资格。

    “无妄居士?那是什么鸟毛,和贫道比,他差的不是一个档次。”

    哎哟,我的龙虎爷,您老这牛皮敢不敢吹的再大点?再响点?旁边屠八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未完待续)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