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七十五章 失态的古塔主——求推荐票!

    最近古塔主很郁闷,等了十来年,好不容易等到一个破解九宫六合残局,悟性让他感到很满意的弟子,可谁知道人家竟然直接拒绝,为此,他已经连续跑了三趟青玉门,找自己的老友雷洪帮忙了解一下唐擎的背景,可是雷洪那老小子只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古塔主毕竟活了一百年多,人老成精,他可不相信雷洪一点也不知道那唐擎的背景,可是不管他怎么询问,这雷洪就一口咬定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这可让古塔主纳闷至极。

    不知道就不知道,于是,古塔主让他去试图说服唐擎做自己的弟子,可雷洪这老小子的态度让他很是奇怪,竟然说什么,他不愿意就不愿意,你换人。

    为什么不愿意?总得有个原因?

    古塔主再三追问,雷洪只是重复着,他说不愿意就不愿意,没有原因,这可把古塔主着实郁闷坏了,只好语重心长苦口婆心的将自己这么多年来等待弟子的心酸一一道出来,还好,感动了雷洪,雷洪终于答应替他试一试。

    原本以为雷洪出面,总归有点希望,毕竟雷洪可是青玉门的长老,又是德高望重的前辈,算是雍阳城的老寿星之一了,可让古塔主万万没想到的是,雷洪回来后,竟然说唐擎已经答应见他。

    敢情这雷洪去了这么长时间,合着就办了这么点事?只是答应见自己?

    “唉……想我古牧生好歹也是天耀阵法塔的塔主,参悟符文一百余年,虽然不敢说有什么成就,却也小有所成,收徒弟收到像老夫这么憋屈的份儿上想来也堪称第一人了。”

    一路上,古塔主又是摇头又是叹息,大叹造化弄人,这些年不知多少后起之秀前来拜他为师,其中不乏有天赋,有悟性之人,但破不了九宫六合残局,他只好拒之门外,现在破解九宫六合残局的家伙终于出现了,而自己却被拒之门外,想见,还得托关系。

    其实,古塔主想见到唐擎,不止是想说服他做自己的弟子,更让他迫切想知道的是唐擎是如何以清洁符所需要的资源炼制出这等强大的风刃符,古塔主可是在符文之道参悟了一百多年,造诣极深,他也有能力炼制出这般强大的风刃符,但所需要的资源则多的多。

    一旁的雷洪斜着眼睛瞪了他一眼,撇撇嘴,内心不禁暗道,你这老古头眼光倒是不赖,不过运气是差了点儿,你要是能收他做徒弟,说不定你丫还真就成了天下第一人。对于唐擎,雷洪了解的并不多,但能够凌威一喝就把千年老妖震的魂飞魄散的高手,他实在想象不出来是何等强大,还有他被丹田残留的妖气折磨了将近五十年,其间不知服用了多少灵丹妙药,不知试过多少方法,最终都没有用,就连大宗的长老也是摇头无可奈何,而唐擎赠予他一本圣木元功,只是修炼了短短十数日,丹田妖气就开始松动,然而,效果还不止如此,他发现自己修炼之后,体内五脏六腑还有经络仿佛得到滋润一般,整个人都变得容光焕发,这是何等强大的功法!

    “雷洪,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古塔主忽然止步,一双深邃的眸子紧紧望着。

    “我有什么可瞒着你的?”雷洪深知这老古头鬼精鬼精的,唯恐被他看出些什么,嚷嚷道,“快走,马上就到了。”…。

    古塔主哦了一声,低着头继续走着,他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雷洪的古怪,按照常理说,那唐擎毕竟是青玉门的弟子,莫说形成了大地之体,即便是太阳之体,弟子终究还是弟子,就算他恃才傲物,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雷洪的脾气,古塔主可是很清楚,如若真是这样,雷洪断然不会给那弟子任何面子,更不会亲自跑一趟去问问。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古塔主一时间也想不明白。

    终于到地方了,雷洪突然说是有些事情要办就匆匆离去,这更加让古塔主疑惑,他盯着雷洪那老小子离去的方向,沉吟了许久,摇摇头,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应声后,古塔主这才推门而入,这间居室很普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只有一张桌子和两张凳子,桌子上摆着几坛美酒,刺鼻的酒味充斥着整个房间,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青年,敞着胸膛,依着桌子,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坐在那里,有一口没一口吃着一种坚果。

    这种坚果约有拇指大,通体殷红,好像是……

    竟然是疯魔果!

    古塔主眉头不禁深深皱起,他可是很清楚,长期服用这玩意儿会疯疯癫癫。

    “古塔主是,坐。”

    唐擎眯眼微笑,给他倒了一杯酒,递过去,道,“我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的东西,你将就点。”

    “唐小友不必客气。”古塔主活了将近两百年,他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么奇怪的年轻人,怎么说呢,这个家伙言行之中透着一股随意,仿佛在他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什么礼节。

    “听大长老说你来找过我三次。”唐擎又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轻轻拽着下巴几根并不是十分明显的胡渣子,道,“直接说,若是当初我知道你摆下那个残局是为收弟子,我也不会去破,我知你等待一位传人的心情,不过,我已经有师傅了,所以……”

    对于此事,唐擎也是感到很抱歉,为了不打击这老头儿,所以,随便找了个理由。

    “原来小友已然有师傅了啊……”古塔主的声音蕴含着无尽的失落,其实他早已想到这个原因,只是仍旧还心存侥幸,不甘就此放弃,他亦是强颜欢笑,道,“小友能够破解我布下的残局,悟性定然非同凡响,说实话,老朽真是羡慕你的师傅,不知可否告知小友师傅是……”

    “这个……抱歉。”

    唐擎摇摇头,关于符文,他也是一路摸索出来的,他倒是希望有一个师傅,也好为自己解答一下双肩上那个被阴阳大诅咒印下的两个神秘符文究竟是怎么回事。

    “既然这样,老朽就不打扰了……”古塔主满是失落与沮丧,他正欲站起身,仿若又想起了什么,思忖片刻,这才说道,“唐小友,老朽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小友能够解答。”

    “哦?但说无妨。”

    古塔主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说道,“这张符箓可是小友炼制?”

    唐擎瞟了一眼,的确是他炼制的风刃符。古塔主想了想,又道,“老朽也知符文之道,打探对方的符文之密是为禁忌,可是老朽参悟符文一百余载,至今想不通小友究竟是如何以清洁符所需的资源炼制出如此神奇的风刃符。”

    不管是炼制符箓,还是炼制阵法,一旦符箓形成,便会出现符象,一旦阵法形成,也会出现阵象,至于之前用符文笔勾画的符文是什么,只有本人才知晓,而符文界一直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打探对方的技术是十分不礼貌的,特别这古老头儿还是一塔之主,如若不是实在太过好奇,他也不会如此不顾身份的冒昧询问。…。

    “呵呵……”唐擎摇摇头,也不说话,直接打开桌子上放着的一个包袱,取出一支符文笔和一些法墨以及黄纸,说道,“也不知这狗屁规矩是谁制定的,殊不知符文之道在于交流,如今为了自身利益,一个个都是藏着掖着,生怕被别人学了去,如此以来,单靠自己摸索,猴年马月才能悟得符文之奥妙!”

    唐擎这一句话说的无意,但传入古塔主耳中却如晴天霹雳,更似醍醐灌顶,在他的心灵深处狠狠的猛击了一下,这句话虽然说的有些忤逆,但却是真理,古塔主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年轻男子似若高深莫测,他没有继续想下去,而是认真看着唐擎以清洁符所需的资源勾画符文。

    唐擎单手持握符文笔,抬手之时,划过法墨,落至黄纸之上,他勾画的速度极快,古塔主却是看的暗暗心惊,他从未见过一个人勾画符文可以这般行云流水,仿若一气呵成,这等高深的境界,着实让他羡慕不已,随着一个个玄妙的符文落入黄纸上,古塔主的神色渐渐变得震惊起来,那表情就仿佛见到梦寐以求的大荒真迹一样。

    “是了……是了……万罗之妙,也只有万罗之妙才能以清洁符所需的资源炼制出风刃符啊!”古塔主满面尽是激动之色,就连伸手捧起那张风刃符时都在颤抖着,甚至双眼都有些微红,“老朽有生之年,能够见到万罗之妙这等高深的手法,真是死而无憾啊!”

    ps:汗,大神就是威武,直接被爆了下来!筒子们,火力支援一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