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六十九章 老子杀机一起,连自己都不放过

    ps:推荐票——好可怜!!!!下周强推!嗯!

    随着一声轰然大的声响,只剩下头颅和身躯的罗子墨狠狠的砸在墙壁上,留下一滩血液,顺势滑落下来,已是暴毙而亡,双臂,双腿早已不知所踪。

    望着这一幕,场内众人心头皆是大惊,骇然失色,满目惊慌,他们刚才看的清清楚楚,唐擎一拳没有夹杂任何真气内力,只是纯粹的一拳,却是将罗子墨凝聚在擎天指的真气直接碾压溃散,其护体真气在唐擎这一拳面前更是薄如蝉翼,瞬间破碎,四肢震裂。

    这……怎么可能!

    肉身的力量与真气的力量,一个外力一个内力,乃是境界壁垒,力之鸿沟,不可逾越,外力就算再强,再内力面前也根本不堪一击,怎么现在反过来,大乘阶段的罗子墨被唐擎一拳击的四肢断裂!

    田金刚不懂,关鸣不懂,孟京同也不懂,因为此间发生的一切,完全与他们所知的修行常识所违背,纵然是柳城主此刻也不禁站起身,美艳妩媚的脸庞上挂满了震惊,双眸瞳孔骤缩惊骇!

    “你……你杀了我侄儿!我要你偿命!”

    罗天宝从深深的惊恐中反应过来,表情立时狰狞,仿若被心头的怒火冲昏了头脑,完全失去理智,强喝一声,体内真气疯狂运转,爆发开来,周身青光闪烁,大踏一步,手掌呈刀,直袭而去,这罗天宝亦是大乘修为,虽说荒废已久,毕竟修炼了数十年,内力深厚。

    “哈哈哈!生死各安天命!这他妈的可是你们的要求!”

    此间,唐擎邪气凛然,俊秀的脸庞尽是桀骜,嘴角噙着张狂的笑意,眸中暴捩闪烁,横声不屑一笑,一步踏出,霍霍呼啸,风如雷动,右臂扬起,五指张开,掌心朝下,似若天王盖地虎,一掌而下,狠狠的扣在罗天宝的头顶!

    砰!

    罗天宝哼都没哼一声,脑袋猛地一沉,砸在地上,一动不动,罗天宝的脑袋已是变形,一个五指印记清晰可见,看见这一幕,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只感头皮发麻,脊背冷汗直冒。

    一时间,血腥气息弥漫开来,周边众人脸色煞白起来,内心惊慌恐惧,纷纷后退。

    “大胆狂徒,柳城主在此,你敢放肆!”

    一名丫鬟站出来怒斥唐擎,却忽然被柳城主制止,唐擎一眼横扫过去,那名丫鬟只觉呼吸沉重,仿若泰山压顶,娇躯一颤,顿时瘫痪在地上,柳城主眸中仿若闪着火焰,死死盯着唐擎,却是没有说话。

    “到你了。”唐擎扬手一指,指向孟京同!

    孟京同那张如同僵尸一般的脸上再也无法平静,眸中闪着惊骇,之前的骄傲早已消失,变得谨慎沉重起来,不过,他的声音还是那般冰冷,“能够以肉身的力道一招击溃罗子墨,你的本事当真让我孟京同感到不可思议!不过……”孟京同没有说完,而是扬手一挥,长剑出鞘,那是一炳泛着寒光的宝剑,极其锋利,他手持长剑,真气运转,持剑虚空双斩。

    他的修为已是踏入后天阶段,后天,意味着一种巅峰,是一种真气充盈的最佳状态,体内经脉与窍穴已是打通大半,孟京同心中虽是惊讶,却也是无惧,知晓这唐擎诡异,他丝毫不敢怠慢,将体内真气尽数祭出,挥出他自认为最强悍的一招!

    十字残锋剑!…。

    咻!咻!

    由孟京同以全身功力祭出的两道紫色的剑气一横一竖构成十字袭向唐擎。

    此间。

    那唐擎神色冷然,眉宇孤傲,嘴角噙着邪然而又嗜血的笑意,看也不看,扬手虚空一抓,啵的一声轻响,那两道凌厉的十字剑气竟然就这样被他凌空抓了起来!

    这……

    这可是修为达到后天的孟京同祭出全部功力施展出的必杀剑诀,怎么可能就这样被他这般轻描淡写的以空手抓住?寻常之时,面对这般凌厉的剑气,或躲,或闪,或破,他们从未听说过剑气竟然还可以这般抓住?而且依旧凝聚着丝毫没有溃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有人知道。

    “不!不可能!”

    这一刻,孟京同终于意识到唐擎的可怕,死死的盯着,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

    唐擎也不说话,单手抓住两道剑气,转而手腕一抖,凌厉的剑气袭向孟京同,咻——孟京同的身躯直接被拦腰斩断。

    死了。

    就这样死了,雍阳城五杰之一,半月门亲传弟子,向来以冷血著称的孟京同就这样被唐擎一招斩杀,而且还是死在他自己最得意的剑诀,十字残锋剑。

    场内众人只觉脑海空白,不可思议,先是以力克气打破境界壁垒,突破力之鸿沟,而后更是空手抓剑诀,皆是闻所未闻。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叫嚣声响起,“唐擎!这里是易市,也是雍阳城,你竟敢在此杀人,还有没有把柳城主放在眼里!”喊出此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关鸣,他原本以为自己有绝对的把握肆意践踏唐擎,可是万万没想到唐擎竟然能够打破境界壁垒以外力克内力,不止斩杀了罗子墨、罗天宝,就连孟京同也被他一招击杀,他不明白,更想不通。

    如若只是击杀罗子墨和罗天宝,还让他心存侥幸的话,那么唐擎一招击杀孟京同,就让关鸣彻底失去信心,再也没有丝毫把握,有的只是深深的惊恐。

    “放你娘的屁!关鸣!你这个卑鄙小人,刚才可是你提出来,生死各安天命的!”田金刚也是没想到唐擎竟然这么厉害,他亦是不明白,可是听见关鸣说出这番话,不由的怒火横生,怒骂起来!

    柳城主缓缓又坐回椅子上,只是那双美眸一直盯着唐擎,没有人知道这位雍阳城的副城主,易市的真正主人此刻在想什么,在人们的印象中,这位柳城主十余年来一直都很神秘,而且极其擅长交际,与雍阳城的三个修行下门以及各大家族的关系都很好。

    “关少爷,打斗之时,拳脚无眼,生死各安天命,这的确是你提出来的,若是我以此来将唐擎治罪,那谈何公平,谈何公正。”

    这句话虽然是对关鸣所说,不过柳城主的目光依然盯着唐擎。

    柳城主态度明确,关鸣连如死灰,望着对面的唐擎,他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道,“唐擎,你刚才杀了罗子墨,罗家不会放过你,而孟京同乃是半月门的亲传弟子,今年有望晋升无极派,你将他斩杀,半月门绝对会将你处死,身为同门师兄,我不忍看你落得如此下场,你快些逃!”

    唐擎伫立在此间,如一尊雕像,神色孤傲,眸中暴捩堪比九幽魔帝之怒,盯着关鸣,声势冷厉且又静寂,说道,“关鸣,在天耀阵法塔的时候,你那狭隘的内心就已经想把我杀之而后快,能够忍到现在,也难为你了,你曾帮过我,至于帮我的原因,你知我也知,今日念在你帮我的份儿上,我留你一个全尸,跪下自刎!”…。

    跪下自刎?

    关鸣脸色煞白无一丝血色,他虽说内心恐惧,却也是一身傲骨,从小到大自负了得,听闻跪下自刎四字,心中的怒火顿时将恐惧彻底轰散,满脸狰狞,冷笑连连,咆哮道,“真是笑话,我关鸣乃是青玉门首席大弟子,又是关家大少爷,今年无极派亦有我一个晋升名额,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形成大地之体的废物而已,连无极派都拒绝你!你敢让我跪下自刎!去死!”

    关鸣横向踏出一步,周边颤动,周身光芒似若火焰熊熊燃烧,随着他双臂挥舞之际,青色的真气竟然幻化成一头野狼,野狼高达三米,浑身毛发张开,根根如刺,甩着狼头,咧着大嘴,露出锋锐的牙齿!

    青玉门绝学战技,天狼啸月。

    这等战技,威力极大,据说只有达到先天阶段,真气生生不息后,才能修习,没想到这关鸣只是后天阶段,竟然就已经练成了天狼啸月,其资质悟性着实让人羡慕。

    尽管唐擎的神色依旧那般冷然,但是双眸之中的暴捩之色却是愈发浓厚,只见他站起身,厉声大喝,“跪下!”

    两字吐出,声势浩大,如九天突闪的雷霆,如大地疾霆怒吼,声声霸道,音音震慑,震的大厅剧烈晃动,震的幻象阵顷刻间粉碎溃散,震的大厅内桌椅尽数破裂,震的周边众人,耳膜嗡嗡作响,头痛欲裂,心生恐惧,身躯颤抖,摇摇欲坠。

    声音爆响开来,关鸣施展出的天狼啸月当即被碾压粉碎溃散,位于半空中的他七窍被震的溢出鲜血,从半空中坠落下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声音虽然已经停止,但残音却在脑海中不停的回响,不少人捂着耳朵,瘫痪在地上,恐惧不已,无法明白,这声音怎么会有这般恐怖的力量,难道是佛门中的狮吼功?不!声音之中根本没有蕴含一丝真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纵然是柳城主也陷入深深的震惊之中,场内或许也只有她还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不过她的脸色亦是有些难看,她清楚的知道唐擎这一喝不是狮吼功,而是纯粹力道的一声吼,只是她无法明白,纯粹的力道如何以声威施展?难道眼前这个家伙对力道的运用已经达到惊世骇俗的程度不成?

    “放……放过我!”

    关鸣七窍溢血,丹田真气溃散,经脉尽数断裂,被唐擎一声之威震成了彻底的废人,他恐惧了,真的害怕了,这种恐惧甚至渗透他的神魂之心。

    “放过你?”唐擎站起身,抬脚走来,一步落下,关鸣浑身剧颤,走至身前,唐擎止步,冷然的神色充斥着邪然,怒眼暴睁,眸中尽是暴捩,怒吼道,“老子杀机一起,连自己都无法放过,怎会放过你!”说罢,无穷无尽的杀机疯狂爆发蔓延开来。

    手起!

    掌下!

    头颅碎!

    ps:求打赏,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什么都求!+++——————————下周强推,准备小疯狂一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