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六十七章 我坐庄,挨个轮,求推荐票!

    ps:如若方便的话,请投几张推荐票谢谢啦

    天地之间,石之妙用,无穷无尽,其中以灵石最为常见,是乃天地之间的灵气经过长年累月的温润而成,还有一种奇石是为晶石,是乃天地之间诸般神奇玄妙的气息温润而成,有阴气极重的玄阴晶石,也有阳气极重的纯阳晶石,而唐擎掏出这条挂坠上的晶石名为蓝蕴生命之晶,其内蕴含着生命气息。

    生命气息尤为神奇,不仅可以接筋续骨,医治万般伤害,也可以用之炼符炼器,同时吸收以后也可以淬炼丹田、神魂等等,也是因为生命气息的神奇,所以,但凡生命之晶其价值都十分昂贵。

    如此一颗如拇指大的蓝蕴生命之晶,虽然不是生命之晶中品级最高的,但在这小小雍阳城也绝对称得上有价无市的瑰宝。

    唐擎在渡过第九重天劫后,连他花费毕生心血打造的洞府都被轰的稀巴烂,渡劫之时所戴之物皆被轰的溃散,完全是孜然一身,至于这条挂坠,说起来还是在云陌的洞府时,莫名其妙发生了关系后,可能云陌还是上官凌慌忙离开后丢下来的,唐擎也是穿上衣服时才发现,这条挂坠究竟是上官凌还的云陌的,这就不得而知。

    他这人向来不喜欢占人家的便宜,特别是女人的便宜,所以,在需要灵石的时候并没有当掉,打算见到后归还,不过用这玩意儿赚些灵石还是不错的。

    谁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唐擎竟然一出手便拿出一颗蓝蕴生命之晶,这等瑰宝绝对有资格闪瞎众人的眼睛,就在唐擎掏出来的那一刻,整个易家所有人都站起身,目光齐刷刷的凝视着这条挂坠,这其中也包括关鸣和那孟京同。

    “怎样?这玩意儿值钱不值钱?”

    唐擎神情悠闲的坐在长椅上,翘着二郎腿,一边吃着疯魔果,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挂坠,挂坠在他指间翻转,众人的眼神也跟着摇晃。

    罗子墨的家族是雍阳城著名的富商,耳濡目染之下,眼光也是极其毒辣,当感受到一股让他神清气爽的气息后,立即就猜测出这颗晶石的名字,听闻唐擎的声音,他深吸一口气,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蓝蕴生命之晶,重重的点头,“值绝对值”说罢,他生怕唐擎反悔,道,“赌约已经生成,现在可以开始了?不少字”

    罗子墨已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将这件宝贝据为己有,不过唐擎的下一句话立即让他的希望破灭,“你小小两千颗灵石就想赌我的蓝蕴生命之晶?拿这么点灵石你也想学人家赌博?你到底行不行?”唐擎看起来有些不耐烦。

    “你”

    罗子墨本以为意两颗灵石博一颗蓝蕴生命之晶实在很是划算,没想到如意算盘顿时落空,不过他现在也只能干瞪眼,因为手中再也没有其他灵石。

    就在这时,一道深沉的喝声忽然传来。

    “好大的口气小辈,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在这雍阳城之内,若论财富,谁敢与我们罗家相比。”

    应声出现的是一位中年,这中年身形较胖,穿着华丽的长袍,迈着八字步,一脸阴沉的缓步走来,不屑的目光横扫而来,落至唐擎手中的蓝蕴生命之晶时,一双眼睛暴射着贪婪的精光。

    “叔叔”

    看见这中年,罗子墨顿时大喜,

    场内不少人都认识这人,罗氏家族的老2,罗天宝,他缓步走来,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掏出九张易卡甩在桌上,每一张易卡都价值一千灵石,加上之前罗子墨的两千,足有一万一千。…。

    唐擎却是摇摇头,张嘴之时,吐出几颗疯魔果被嚼碎的果皮,淡淡的说出两个字,“不够……”

    “年轻人,做人贵在自知,你这蓝蕴生命之晶虽是珍贵,却也只值一万灵石我已然帮侄儿押上九千,共有一万一颗灵石”

    这罗天宝在易市经营着四家商行,自然知晓这种资源的价格,场内也有不少行家,清楚罗天宝这话并不假。

    “十万”

    唐擎扬起手,晃了晃。

    “唐擎,你这是漫天要价你这枚蓝蕴生命之晶只值一万,十万足够买你十颗蓝蕴生命之晶”罗子墨冷哼一声。

    “十万,低于十万,不赌”唐擎也不着急,继续吃着疯魔果。

    “年轻人我看你是不敢赌?不少字”罗天宝双手摁在桌子上,身子前倾,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唐擎,似若要将其看个透彻。

    “赌不赌?不赌的话,一边呆着去”唐擎仍进嘴里一颗疯魔果,口吻变得不耐烦起来。

    罗天宝没有回应,依旧盯着唐擎,而这时,罗子墨低声附耳对着罗天宝说道,“叔叔,这赌局我们稳赢,押上十万又如何。”罗天宝也是修行之人,虽然只是大乘,不过也是摸爬滚打一路走来的,在他想来,眼前这小子只是刚刚形成大地之体,连真气都没有衍生出来,这大地之体以防御著称,力道却是不大,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这唐擎的肉身拥有很强的力道,却也是枉然,因为肉身外力永远无法与真气内力相提并论,就如同真气内力无法与真元相比一样,这是自古以来的天地法则,也被称为境界壁垒,一个炼体筑基,一个炼气凝神之间的悬殊是无法弥补的。

    所以,罗天宝认为这唐擎想要一招击败拥有大乘修为的罗子墨,根本不可能

    不过看这家伙神情之间颇为淡然从容,又让他有些拿捏不准。

    “他们不赌,我来出十万灵石与你赌,如何。”

    又一道声音传来,众人张望过去,只见云端之上,一个身着紫衣,长发遮住半边脸,手持长剑的青年走过来,此人正是雍阳城五杰之一,孟京同

    “孟京同这是我们之间赌局,有你什么事”

    罗子墨一直被雍阳城的三俊五杰压着一头,早就看这孟京同不顺眼。

    “你们赌不起,难道不允许我孟京同来赌吗?”。孟京同的声音尤为孤傲冷厉。

    “孟少爷好威风。”罗天宝冷笑着,道,“这雍阳城还有我们罗家赌不起的局吗?十万便十万”说罢,罗天宝吩咐旁边的小厮去取易卡。

    “唐擎他和你赌一招,我和你赌三招,若是你三招之内能够打败我我孟京同愿赌服输,十万灵石归你”

    “孟京同你个卑鄙小人”罗子墨知晓孟京同的修为已经踏入后天阶段,但他却是不服,道,“我罗子墨何时说过与他赌一招,我之前说的是十招,是他自己说一招之内击败我”

    “我赌自己三招,有什么问题吗?”。孟京同虽然遮住半边脸,那那双眼见中的傲然却是无法遮挡。

    “你”罗子墨恨得牙根直痒痒,而后对着唐擎说道,“唐擎这孟京同的修为可是已经踏入后天阶段,而我只是刚刚踏入大乘阶段,弱的很呐这样,十招不变只要你十招之内能够打败我,便是你赢”

    孟京同和关鸣二人互相争夺赌博的资格,纷纷降低自己的要求,突然,就在这时,唐擎说话了,“不用吵,大家都有机会,我来做庄家,你们两个挨个轮。”指着罗子墨,说道,“先来后到,你先来”…。

    “好”罗子墨大为兴奋。

    孟京同自然也不傻,他清楚若是罗子墨先来,赢了的话,那自己还用赌吗?冷哼一声,道,“唐擎,你似乎只有一颗蕴蓝生命之晶?不少字”

    “我万一要是赢了呢,所以,你还是有机会的。”

    “若是你与我比斗,输了却又拿不出蓝蕴生命之晶的话,我要你的命,你可敢赌”孟京同眼睛一睁,目中凶光闪烁。

    唐擎哑然失笑,揉着下巴,瞥了他一眼,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孟京同”

    唐擎点点头,道,“那就开始。”

    “慢着。”罗天宝突然说道,“口说无凭,此次赌局,赌注颇大,为了公正起见,我看需要找一个德高望重的人来做裁判。”罗天宝毕竟也是五十开外的人,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因为这个姓唐的年轻人实在太从容了太淡然了,让他拿捏不准,恐防有诈,以防万一故此提出要求。

    就在他的话音落下,一道声音淡淡传来。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做这场赌局的裁判呢。”

    这是一道女人的声音,声音清冷却又透着蕴含着妩媚。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