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五十九章 破残局!

    当今天下,炼气功法多如牛毛,其中以三大绝学为最。

    “九阴九阳”,“吞天食地”,“易经洗髓”。

    这三大绝学尤为了得,九阴九阳,蕴含武学至理,学成以后,真气生生不息,天下武学皆可用。

    吞天食地,乃是至高无上的吐纳功法,一呼一吸,惊天动地,天地灵气,尽数归来,不止可以吸食天地灵气,同时也可以吸食他人真气归为己用。

    易经洗髓,号称最完美的炼气功法,因为其内蕴含诸般经脉与窍穴的玄妙,修习之后,经脉畅通,窍穴直开。

    这三大气之境的绝学,其中九阴九阳和吞天食地早已随着大荒时代终结而失传,虽说易经洗髓流传了下来,不过那是佛家功法,与佛无缘之人根本无法修习。

    其实,唐擎从未见过属于气之境的三大绝学,也从未修炼过,不过他历经九重天劫,为了能够渡过下一重天劫,几乎常年都在闭关参悟,悟性之高,无与伦比,悟天地至理,悟身躯之玄妙,毫不夸张的说,时至今日,他对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段筋骨,每一条经络,五脏六腑,七窍,乃至每一根毛发所蕴含的玄妙都了如指掌。

    如此之下,莫说吞天食地,只要他愿意,以他的悟性及造诣,再创出一门傲视奇功也绝非难事。

    唐擎以吞天食地吸食了管德源、管风、管火三人体内的所有真气,他们三人皆是修行了数十载,虽说境界只是小乘,不过内力却还算深厚,如今被唐擎吸食,只要将其炼化,他也就凭空增加了百年的功力。

    原本修炼吞天食地这等功法,弊端极多,一个弄不好,就会暴体而亡,不过,对于唐擎来说完全不必理会这个弊端,因为他形成的乃是大地不动磐石之体,体内经脉、窍穴皆是坚如磐石,难以撼动,百年功力在磐石般的丹田内实在不算什么,更何况除了大地之体外,他的肉身还是九劫散仙之躯,岂是小小百年功力能撼动?

    离开管家,唐擎前往天耀阵法塔。

    他现在只想搞些灵石,买些足够的资源,而后布置阵法让上官绮雪的伤势快速恢复。

    其实刚才在管家的时候,他琢磨着要不要搜刮些灵石,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他这人虽然虽然算不上大善,但还不至于去抢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尽管唐擎的底线不高,但也不会去干偷鸡摸狗的勾当。

    天耀阵法塔可以说是雍阳城最为热闹的地方,没有之一。

    现在不管是符箓还是阵法发展至今,早已开始融入人们的衣食住行,当今天下,哪一个名门望族的厅室没有装饰幻象阵,一个幻象阵,可以让人身临其境,如同站在波澜壮阔的大海,也如同站在崎岖的山峰,又可欣赏万马奔腾的场景,如此实在快哉,除了用来装饰的幻象阵,在这酷热的炎夏,人家烧的乃是清凉阵,以此祛热,快活不已。

    一些公子哥们,没事儿的时候,仍一张清神符,当即神清气爽,仍一张云雨符也可以找找乐子,普通人家偶尔也会运用符箓,比如点火,一张火焰符足以,比如打扫,一张清洁符足以。

    正是因为如此,天耀阵法塔的学徒才会有很多,雍阳城的少男少女每日都会来这里交流炼制经验。

    唐擎没想到正午之时,头上顶着这么大的太阳,闷热的天气,天耀阵法塔的庄园之内竟然还是聚集了很多学徒,他们乐此不倦的交流着心得,唐擎路过之时,偶尔听了听,有些倒是真的在交流心得,有些嘛,好像是在谈情说爱。…。

    “时代在进步,情爱在发展啊!”

    唐擎不禁有些感叹,想起自己刚修炼那个时候,哪有时间谈情说爱,整天就是被师傅逼着修炼再修炼,以前不管男女,穿的都是清一色的长袍,敢多解一个扣子露出半点肌肤,就会被扣上一顶不知廉耻的帽子,再看看这里的女弟子,哪还穿什么长袍,只有少数几个女弟子穿戴整齐,奔放点的多直接裸露着香肩穿着眼花缭乱的裙子秀出诱人的美腿。

    “看来圣堂还是有作为的……”

    唐擎以前修炼那会儿,若是有女人敢坦胸露背秀大腿的话,恐怕早就被妖魔鬼怪给猥琐了。

    摇摇头,唐擎走进天耀阵法塔的大厅,好家伙!里面那叫一个热闹,人山人海,不少学徒都在拿着自己炼制的灵符兑换着灵石,唐擎挤了一会儿,实在有些受不了,琢磨着还是等人少以后再说。

    闲来无事,唐擎逛了一会儿,实在觉得有些无趣就向庄园里面走去,这天耀阵法塔的庄园也是足够宽广,唐擎走进一处花园,顺着小径四处溜达,发现这座花园里倒是没什么人,只有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家伙提着水壶正在浇灌着花草。

    唐擎走进来后,他看了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而后又继续浇灌。

    看见花园内有一处亭子,唐擎走过去,坐了下来,亭子中央是一张石桌,石桌上摆放着一个圆盘,圆盘布满了纹络,纹络之中又勾画着几行符文,这些符文并非整齐排列,而是在纹络上崎岖罗列,看似有些玄妙。

    这是一种符文对弈棋。

    唐擎对这玩意儿并不陌生,甚至还很熟悉,他看的出圆盘上布置的是一种残局,托着下巴看了一会儿,点头自语道,“残局之内蕴含九宫之数,却又有六合之方,如此残局倒也还算有点意思!”

    圆盘纹络中的符文是以一种比较罕见的封固法墨勾画,这种法墨勾画出来后,符文将会保留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不受周边环境影响。

    “符文以封固法墨勾画,现如今却已显露痕迹,看样子你这残局已经在这里摆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唐擎闲来无事,从腰间掏出一支炼符笔,这支炼符笔看起来普普通通,说起来也是碧衣送给他的,今天早上起床后,唐擎将昨日借的法墨和炼符笔归还给碧衣,不料碧衣又转送给他一支炼符笔。

    “今天算你运气好,以后你这残局再也不用摆在这里了。”

    两根手指把玩着炼符笔,唐擎笑了笑,手持炼符笔开始在圆盘的纹络上勾画起来。

    玩这种符文对弈棋,不需要任何法墨,只需消耗少许精神力便可。

    唐擎手持炼符笔飞快勾画,笔走游龙,行云流水,一个个玄妙的符文勾画出来,落在纹络上,约莫四息过后,唐擎停止勾画,望着圆盘,满意的点点头,很快,圆盘上那些凝留已久的符文竟然如同活了一样与唐擎的符文同时闪烁着一阵微光,微光凝聚而后消失,圆盘纹络上的符文也尽数溃散,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玄妙的图案。

    唐擎收起炼符笔,抬头看了看天空,琢磨着快到中午了,天耀阵法塔的人应该少了些?念及此,他起身离去。

    “又是一个自大而又无能的的学徒,塔主留下的九宫六合局是那么好破的吗?”

    看着唐擎离去,浇灌花草的家伙摇头嗤笑,作为天耀阵法塔一名炼符师的弟子,他对那些试图前来破局的学徒感到十分可笑,这九宫六合局乃是塔主故意留在这里的,其目的很简单,只为收一名弟子,也就是说,谁能够破了这个所谓的九宫六合局,便可以成为塔主的弟子。

    天耀阵法塔的塔主,那可是雍阳城德高望重的老者,连城主、三大门的门主见了也得尊敬的喊一声老前辈,而且,塔主亦是雍阳城造诣最深的炼阵师,若是谁能够成为他的弟子,那可真是鲤鱼跃龙门。

    可惜,这九宫六合局已经摆在这里足足十五年,十五年来前来破解的人络绎不解,甚至还有其他地界的人也慕名前来,可惜的是,至今无人能够破解。

    ps:周一,急需大量推荐票!!!!!!冲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