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五十七章 遇袭!——求票!

    山林之中,篝火烧的正旺,一个青年只穿着一条长裤蹲在火堆旁边,一手抓着一大块烤肉张嘴就咬,满嘴油腻,吃的那叫一个香,咀嚼的同时,提起旁边的酒罐仰起头就往嘴里灌,喝那叫一个畅饮,这家伙看起来个头并不高,不过身板却十分壮实,赤luo的上身满是刚健的肌肉,尤其是那条双臂,筋肌如同钢筋一样。

    “在外历练了几个月整天啃野果都快淡出鸟来了,还是回来爽啊这小酒喝着,大肉啃着,他祖母的,下次打死洒家,咱也不会去历练了,关鸣那鳖孙整个就一伪君子,拿着鸡毛当令箭,整天吓他娘折腾,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青玉门的首席亲传大弟子,狗日的早晚有一天我田金刚会捏爆你的卵蛋”

    这位自称田金刚的青年不止人长的粗犷,就连说起话来也是粗鲁的很,将手里的烤肉吃完后,又从那只被烤的通红的肥羊身上直接把羊大腿给拽了下来,正欲张口啃上一口,忽然猛地嗷叫一声,动作极其灵敏如同脱兔般向后一蹲,谨慎而又狐疑的盯着对面凭空出现的一个黑衣青年。

    或许是凭空出现的,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长的有点俊秀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怎么自己一点也没察觉?

    “他祖母的你是人是鬼”

    只见田金刚脚尖一抬,地上那柄长剑当即落入手中。

    站在他对面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闻香而来的唐擎。

    唐擎托着下巴,眯眼盯着在火堆上熏烤的肥羊,肚子里咕咕直叫,抬眼望去,道,“这么大一头肥羊你自己也吃不完?不少字”

    “哦?”

    田金刚添了添嘴巴,似乎看出来唐擎浑身上下没有半点真气,当下又一屁股坐在地上,嘟囔道,“你不声不响的出现,洒家还以为遇见鬼了呢,闹了半天原来是个馋鬼,既然来了,就一起吃,反正洒家也吃不完。”说着,又拽下一条羊大腿递给唐擎。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烤的羊肉还真是色香味俱全,而且还有些辛辣,实在很合唐擎的口味,他这人向来也不是那么讲究,更何况还是他最喜欢的酒肉,吃起来那叫一个狼吞虎咽,大开大合。

    “以前没见过你,新来的?不少字”

    唐擎正吃的尽兴,点点头,满嘴都是羊肉,说起话来也不是十分清楚,道,“算是新来的,你呢,我来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怎么见过你。”

    “哟呵,小子还挺横啊听好了,洒家名叫田金刚,青玉门亲传弟子,承蒙雍阳城的弟兄们抬爱,人称田二当家。”

    田金刚?唐擎还真没听过这个名字,道出自己的名字后,指了指那一坛酒,说,“不介意?不少字”

    “看你细皮嫩肉的,那俊俏的模样像个小白脸似的,会喝酒吗?”。田金刚两道浓眉猛地一挑,显然有些鄙视唐擎。

    “哈哈哈”

    唐擎哈哈大笑,看见这田金刚,不知怎么忽然想起许久不曾见面的一位老朋友,这小子说话的德行和酒鬼那个老杂毛倒是很像,摇摇头,仰起头,提着酒坛,使劲往嘴里灌。

    “唐擎?这个名字听着有点耳熟啊”

    田金刚抓挠着脑袋,这个名字让他感觉很是熟悉,总觉得在什么地方听见过,而且还不止一次,倏然田金刚突地一拍脑袋,双眼大睁,指着唐擎,惊讶的脱口喊道,“好家伙我说你的名字怎么那么耳熟,原来你就是我们青玉门那个形成大地之体的唐擎”…。

    自从历练回来,田金刚总能听见外门不少弟子都在议论着一个叫唐擎的家伙,打听后才知道,那叫唐擎的家伙刚入门没几天,打了两次架,直接把吴风和高英才二人的胳膊给生生拽了下来,后来听说又形成了大地之体,这等威猛的人物,田金刚可是一直都很想亲眼见见,他原本以为会是一个威武之极的猛汉,没想到竟然是眼前这个看起来颇为俊俏的小白脸儿。

    “我的个乖乖洒家刚历练回来就听说了你的事迹,唐擎你厉害的很呐给我讲讲呗”

    唐擎轻描淡写的讲了讲,吃饱以后,美酒也没了,本打算要走,不过田金刚哪肯放他走,故事听的一点不过瘾,弄的他心里直痒痒,他倒是很会察言观色,看出来唐擎喜好喝酒,二话不说,竟然从林子里又刨出来了两坛,唐擎偷眼瞄了瞄,顿时有些吃惊,那个坑里面放的可不止两三坛。

    既然有美酒作陪,唐擎看田金刚也还算顺眼,也就多闲扯了一会儿,二人你一口,我一口,一坛下去,田金刚已是有些醉了,红着脸,耷拉着眼睛,打着饱嗝,扯东扯西,称兄道弟,拍着胸口说,“唐大哥,大哥从今天往后你就是咱田金刚的亲大哥,你打架够猛,兄弟我佩服,大哥你不止打架猛,喝起酒来也不含糊,小弟藏在这里的足足十坛美酒,全部被大哥您一个人给喝光了。”

    “以后……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兄弟,兄弟虽说修为不高,不过顶不住人仗义啊雍阳城咱的兄弟多,实不相瞒,呃……洒家的老爹乃是雍阳地界第一大帮,雷火帮的帮主,兄弟遍布雍阳城,以后谁若是得罪了大哥您,告诉小弟一声,小弟召集人马,灭了他丫”

    看着田金刚醉醺醺的模样,唐擎有些头疼也有些羡慕,他倒是一直都想醉,可惜寻常普通的酒就算再烈,他也没什么醉意,只会越喝越渴,看在这十坛美酒的份上,唐擎直接带着田金刚回到庭院,安置好以后,他也就倒头睡觉。

    一夜无话,第二天,田金刚正在熟睡中却被人喊醒,只觉头疼欲裂,睁开眼赫然看见一个少女,他那双牛眼瞪了瞪,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碧衣师妹?”

    “田师兄,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这里?

    田金刚拍打着脑袋,四处望了望,发现自己蹲在一个角落里,敢情昨儿个自己在这疙瘩里睡了一夜?甩了甩脑袋,询问,“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唐擎的房间啊田师兄,你怎么……唐擎呢?”碧衣是来索要昨日唐擎借走的法墨,不曾想没见到唐擎,反而看见了田金刚。

    “不知道啊我昨儿个夜里和他一起喝酒……”正说着,田金刚仿佛突然意识到什么,拔腿就向山林中跑去,他像似很着急什么,体内真气运转,大喝一声,纵身跃起,施展着轻功匆忙而去,碧衣满脑子疑惑,嘟囔了一句疯子后,耳中传来田金刚肉痛的哀嚎声。

    “洒家的酒啊十坛啊上等的猴儿酒啊就这样没了啊唐擎你也太能喝了——”

    上午,阳光明媚。

    唐擎懒洋洋的骑着一头骏马正慢悠悠的前往雍阳城,骏马看起来高大威武,不过精神似乎无精打采,一路小跑着,马背上唐擎的身体随着颠簸而摇摆着,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疯魔果,咀嚼两下,吐出些果皮儿。

    嗯?

    他似乎察觉到什么,眉头微微一挑,旋即,左侧一棵大叔枝叶摇晃之时,两道人影以雷霆之势袭来,二人均是一袭黑衣,蒙着面,挥舞双臂,双掌势如奔雷,掌心,五指皆泛着黑芒,极其骇人。

    唐擎没有动,却是已经察觉出这人施展的黑沙掌虽是凌厉,不过并没有杀机,应该是想捉活的,沉吟只是一瞬间,他并没有动手,想看看这人有什么目的。

    为首的黑衣人一掌击在唐擎的胸膛,唐擎当即脑袋一歪,装作昏迷过去。

    “我原本以为大地之体还有些强硬,没想到也不过如此我只是动用了四层功力这小子就已经昏迷了哼”

    另外一人说道,“我们快些带他回去,这小子把少爷害的那么惨,老爷早就等不及了”

    ps:汗……推荐票才一万多,兄弟们啊我给点力,你们也给点力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