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四十七章 放肆!不得无礼!

    “诶!你这是做什么!”

    看见大长老莫名其妙的跪在地上,唐擎剑眉猛然一挑,立即上前阻止。他这人虽然活了很久,久的连自己都记不清,但也不喜欢别人跪跪拜拜,他一向认为,男儿只应跪恩师,跪父母,其余人,纵然是圣皇,纵然是仙人,纵然是天地也没有资格让他跪拜。

    “恩人!晚辈雷洪终于见到您了啊!”大长老不顾唐擎的阻止,神情激动,一双眼睛当即红润起来,“五十二年前,晚辈与几位朋友一同前往万鬼山,不曾想落入那千年老妖手里,如若不是前辈突然出现,晚辈等人早已魂飞魄散了啊!是您救了晚辈啊!”

    或许是太激动了,大长老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泪流满面,老泪纵横!

    听闻大长老这么说,唐擎这才豁然大悟,点头说道,“哦,我记起你来了,当时你们几个受到千年老妖的控制,我说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前辈!恩人!请受晚辈一拜!”

    大长老说着就要叩头跪拜,唐擎上前拉着他,苦笑道,“拜一下意思意思就行了!快起来说话。”大长老连连叩拜,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唐擎暗叹一声,赶紧转移话题,“你我毕竟有过一面之缘,也算朋友,不用这么见外,你我能在青玉门再见,自然也是缘分,应当喝一杯才是!”

    唐擎倒酒,大长老这才站起身,毕恭毕敬的双手接下,不管唐擎如何说,他说什么也不敢坐下来,一杯酒下肚,大长老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前辈,您怎么会在青玉门。”

    大长老永远也无法忘记五十年前的事情,因为那一天是改变他命运的一天,五十年前,他还是上派中令人羡慕的年轻长老,当年正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得知万鬼山有千年老妖出世,所以,他约上几位朋友前去斩妖除魔,不曾想那老妖怪修为高深,几人根本不是对手,如若不是一位前辈高人突然出现,将那妖魔抹杀,他恐怕早已被老妖怪炼化。

    时至今日,他清楚的记得,那位高人当时从天而降,一字未说,已是将那令人恐惧的千年老妖吓的魂飞魄散,老妖怪欲要撤离,那位高人只是猛然一喝,老妖怪当即被震的四分五裂。

    这样的高人怎会出现在青玉门这等小小的修行门派,而且还没了修为?

    “这个啊……”唐擎仰头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挠挠头,“说不清楚,有点复杂。”

    大长老并没有追问,在他眼中诸如唐擎这等高手自然是自己无法理解的。

    “我记得当时你们有三个人,这些年你们过的怎么样?”

    虽然与大长老不算朋友,不过也算见过一面,唐擎心情还算不错。

    “是的,前辈,那两位是我的好友,其中一位是葛飞,他现在在雍阳城的圣堂当差,至于另外一位,名叫曹立群,此人不提也罢。”谈到曹立群,大长老明显有些厌恶。

    “怎么了?我记得当时你们三人面对那千年老妖可是大喊着生死与共啊!”

    “以前我们三人的确以兄弟相称,不过自从来我们从上派退下来,来到雍阳城后,曹立群慢慢变了,变得贪婪成性,欺上瞒下,把雍阳城搞的乌烟瘴气,从那以后,我和葛飞就很少和他说话。”

    “这样啊……”唐擎掐着下巴,又道,“待在上派不是挺好的,你们干嘛退下来?”唐擎虽然很少在世俗之见走动,不过却也知道,上派之中,无论是资源还是其他都比下面这些小门要多的多。…。

    “唉!前辈有所不知,当年我们三人被那千年老妖控制,妖气入体,感染到丹田,修为再也无法更进一层,故此才从上派退到下门之中,以此安度晚年。”说到此,大长老神色渐渐黯然下来。

    唐擎亦是摇摇头,大长老虽然没有明说,但他完全可以想象出来,一个修行之人的修为无法提升,对于门派来说无疑也就失去了价值,周围之人对其的态度恐怕也会大为不同,甚至冷言以对。

    “我看看你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唐擎一把扣住大长老的手腕,神识直探而入,发现大长老的丹田已然发黑,看样子被妖气感染的不轻,这种情况,本来唐擎可以轻而易举的帮他化解,不过现在的仙灵已经变异,连一丝仙气也没有,有的尽是邪之气息,如若动用仙灵的话,不止帮不了他,甚至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

    “晚辈知道自己的情况,前辈不必为我担忧,晚辈平生最大的愿望便是能够拜谢前辈的救命之人,如今已经实现,生死对于晚辈来说已是不重要!”

    “好死不如赖活着。”唐擎松开,笑了笑,“况且你的丹田还没有完全被妖气感染,待这两天我想个法子,应该可以帮到你。”

    “前……辈!”

    一听这个,大长老顿时哽咽,又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激动的失声痛哭起来,“如若当年不是前辈出手,晚辈早就性命不保,现在您又……又……如此大恩,晚辈无以回报啊!!”

    唐擎正欲说什么,忽然神色一动,察觉到有人进入庭院,立即说到,“你快起来,有人来了!”

    此时此刻大长老心潮起伏,根本没有听见唐擎说什么,只觉如此恩情,让他愧不敢当!

    嘎吱!房屋门打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官绮雪。

    走进庭院时,她听见里面有哭泣声,心中疑惑不解,当她推门而入后,却是满面惊讶,万万没想到这个跪在地上失声痛哭的竟然是……是大长老!

    这一幕着实有些诡异,一个在雍阳城德高望重的老者竟然跪在一个小辈面前犹如孩童般失声痛哭,这……如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上官绮雪他也不会相信。

    “大长老,您……”

    上官绮雪只是惊讶当场,不知该说什么。

    听见上官绮雪的声音,大长老的哭声这才止住,赶紧站起身,低头用袖子抹了抹湿润的眼角,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绮雪,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也想问您啊!您老人家大半夜的跑到唐擎的房屋里,对着他跪在地上哭什么啊?是不是弄反了啊?上官绮雪满脑子疑惑,却也不敢当面询问,毕竟在她眼中一直把大长老当作前辈,只是说道,“大长老,您刚才怎么了?”

    “我无碍,你来这里做什么。”大长老掩饰着内心对唐擎的感激之情,不过红润的眼睛却是无法掩盖。

    “我……”上官绮雪狐疑的看看大长老,又看向坐在椅子上饮酒的唐擎,实在无法理解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前走两步,将一本卷轴递过去,“唐擎既然已经形成大地之体,我来送他一部炼气的功法。”

    “这大半夜的练什么气,过几天再说。”唐擎接过卷轴,并没有看,只是随意放到桌子上。

    “什么叫过几天再说。”上官绮雪神色一凝,训斥道,“你虽然形成了大地之体,可是大地之体毕竟太过特殊,你必须付出比别人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

    上官绮雪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大长老当即训斥道,“放肆!”

    放肆?

    被大长老如此一喝,上官绮雪脑子瞬间空白,表情凝滞,呆呆的望着,完全不明所以。

    “绮雪,不得无礼!”大长老板着脸,又道,“既然前……他说过几天再说,那就过几天,你且先回去,莫要打扰。”

    ps:求推荐票!!!!!!!!!!!!!!满地打滚求!!!!!!献菊求!!!!!!!!!!!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