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三十一章 此间之战

    碧衣匆忙闯入庭院,看见这么多外门弟子聚集在此,心中不由慌张起来,着急之下喊了一声唐擎的名字,穿过人群却看见这个家伙正依着墙壁,神色淡然,手中提着酒壶,正在有一口没一口的往肚子里灌。

    碧衣心下松口气,转过身,望向人群,这才发现外门弟子几乎全部到齐,不止吴风、徐阳、白鸿飞、方乐四人在这里,就连李少峰和管云东也都来了。

    “你们要做什么!”

    碧衣的出现让场内不少人都有些惊讶,但也只是惊讶而已,为首的吴风笑了笑道,“碧衣师姐,这唐擎先是打了张挺,又打了章元白师弟,我们同为外门弟子,此次而来,自然是为两位师弟讨一个公道。”

    碧衣虽然早已脱离外门,但多多少少也知道外门的一些事情,知道章元白是李少峰的人,而李少峰和吴风等人昂的关系并不友好,现在这李少峰明显是以这个理由来找唐擎的麻烦,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们还想怎样。”碧衣不知道,也来不及多想。

    “师姐果然是师姐,一句话说过去就过去了。”吴风大笑,道,“难道我们外门的两位师弟就这样白白挨打了么?”

    “等门主回来,我会将此事汇报给门主,到时候门主自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碧衣的话音刚落,站在旁边的李少峰把玩着寒冰手镯,突然说道,“碧衣师姐,听说上次元白师弟被打的时候你也在场,呵呵,我们大家可是知道师姐也是从外门出来的,不但不帮你的师弟,反而还护着一个外人?师姐的所作所为可真是让人心寒啊!”

    李少峰一说话,不少弟子纷纷站出来附和,尤其是章元白,上次唐擎带给他的伤痛,他可是一直都记在心里,喝到,“师姐,上次我只是让他道歉,但这姓唐的小子拒不道歉,态度极其嚣张,你可是亲眼所见啊!师姐您虽然是内门亲传弟子,可也用不着这么护着他?”

    “碧衣师姐。”

    同为外门地位极高的弟子,管云东也站出来说道,“你心慈善良,乐于助人,众位师弟可一直都很敬重你,章元白师弟被打时你没有阻拦也便罢了,我可以理解,不过,现在外门弟子要为章元白师弟讨个公道,我劝你还是不要插手为好,以免伤了我们师兄妹之间的感情。”

    不管是李少峰还是管云东,以及吴风四人,他们今天都有同一个目标,那就是除掉唐擎,尽管他们内心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不过在质疑碧衣这方面却是出奇的一致。

    “碧衣师姐,这是我们外门弟子的事情,请你不要插手!”吴风向前踏出一步,高喊道,“不然别怪我们所有外门弟子不给你这个师姐面子,今天唐擎必须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哗!诸多外门弟子纷纷举起拳头高喊着让碧衣不要插手,高喊着要让唐擎付出代价。

    “胡闹!”

    霎时!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众人望去赫然发现庭院的门口站着一位老者,这位老者微微有些驼背,岁月在他脸上留下深深的痕迹,他穿着朴质的长袍,缓步走了进来。

    “宋长老!”

    看见老者后,碧衣犹如见到救命稻草般冲过去。

    宋长老是外门的传功长老,外门一百余弟子基本都由他教导,他那双浑浊深邃的眼睛望着在场每一位弟子,说道,“你们不努力练功,来这里胡闹什么,都回去练功!”…。

    有些弟子低下头,左顾右望,在场的一百余弟子,有些弟子把宋长老当作师傅,而有些弟子则并不把他放在眼里,吴风等人是,李少峰是,管云东亦是,果然,在场弟子的目光最终全部都注视着场内的李少峰、管云东、还有吴风四人。

    “宋长老,两位师弟被打一事,想来您也听说,如今我们师兄弟是为他们讨一个公道,讨完自然回去练功!”吴风一点也不畏惧宋长老,昂首挺胸,趾高气扬。

    “你们是青玉门的弟子,只管练功便是,至于其他,无需你们操心!”

    宋长老的话音刚落,管云东说道,“宋长老,两位师弟被打成这样,您作为师傅,不管不问也便罢了,现在我们要为两位师弟讨个公道,您又何必加以阻拦呢。”

    “这件事门主自会处理,都快些回去练功!”

    宋长老的声势并不严厉,只是用心劝说着,而这时,又有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宋长老,他们说的的确很对,你的两位弟子被打成重伤,作为他们的传功师傅,你不管不问,现如今弟子们看不过去,要为师弟讨公道,你怎么又阻拦起来了?”

    来人是一位中年,中年体态较胖,穿着深紫色华服,负手走来,正是青玉门六长老,他徐步走来,欣然道,“宋长老向来深居简出,又有公平公正的美誉,怎么现在又要偏袒他人呢?”

    “老朽并没有偏袒任何人,那唐擎并非我外门弟子,我无权教导,这件事孰对孰错,自有门主断定。”据说宋长老和六长老年纪一般大,只不过宋长老看起来要比六长老年老许多,“老朽作为他们的传功师傅,只是劝导他们努力修炼。”

    “既然如此,你也不必劝说,他们讨完公道自会努力修炼。”六长老淡淡说着,皮笑肉不笑。

    “可是……”

    宋长老正欲说什么,忽然被六长老打算,他笑道,“宋长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才是外门的主事长老?嗯?”

    六长老的确是外门的主事长老,宋长老只管教导弟子练功,至于其他,他无权过问。

    “宋长老!”碧衣的眼神充满乞求。

    宋长老摇摇头叹息一声,一直以来他都是淡泊名利,也从不过问任何事,不过并不代表他是瞎子,这些弟子为何要找那姓唐小子的麻烦,他自然清楚这背后肯定是四长老在搞鬼,至于四长老和上官门主之间的争斗,他不想插手,也没有能力去插手。

    唉!

    宋长老哀叹,没有说话。

    倏然,又有一道声音传来从外面传来,“呵呵,这么热闹的事情怎能少得了我高英才呢。”

    高英才应声而入,他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精神并不是十分好,不过见到六长老和宋长老时依然笑着打招呼,而后望向李少峰和管云东,道,“哟,原来李少和管少也在啊!看来只有我一个人迟到咯?”

    “高师弟能从雍阳城赶回来,倒真是没有迟到。”李少峰讪笑着。

    高英才的突然出现,让场内的李少峰、管云东、吴风等人内心一紧,这意味着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若是想除掉唐擎,恐怕破费周折,其他几人内心都在思索着待会一旦动起手来该如何应对。

    “呵呵,碧衣师姐也在啊!”

    看见碧衣高英才立即想起昨日在天耀阵法塔那件事情,不过现在有重要事情要做,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随着高英才的到场,此次参与晋武大比的重要弟子几乎全部到齐,六长老满意的点点头,转身正欲离去之时,说道,“哦,差点忘记了,宋长老,关于此次晋武大比一事,四长老与你有些事情要商量,不如随我一同前去。”

    宋长老又是摇头又是哀叹,不知哀什么,叹什么,什么也没说,离开院子。

    六长老也随之离去,作为青玉门的长老,他可不想待在犯罪现场。

    高英才目送两位长老离去,挤进人群,大声嚷嚷道,“不知那位唐兄在哪呢?高某可是一直都想见识见识。”说罢,他来回张望,当他看见依着墙壁提着酒壶的那个青年时,神色大为惊骇,脱口喊道,“是你!竟然是你!”

    场内李少峰、管云东、吴风等人皆是一惊,不明白高英才看见唐擎为何这般惊讶,他们的确不知,但是,高英才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昨日在天耀阵法塔发生的事情,就是眼前这个人让他在众多学徒面前颜面扫地,视颜面比生命还重要的高英才发誓一定要让那个家伙付出沉重的代价,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昨日在阵法塔那个家伙竟然是唐擎!

    对面,唐擎自始自终都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他一直都在自顾自的饮着酒,仿若此间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只是随着酒壶举得越高,里面的美酒也越来越少,而他的神色也越来越冷然,那双平静的眸子时不时的划过一抹邪气,终于,酒壶中的美酒被他饮的一干二净,他随手扔掉,眸子骤然睁开,冷寂的声音缓缓来。

    “看你们年纪轻轻,我不忍毁你们前途,现在,转身给我回去,大家相安无事,”他淡淡的说着,声音低沉而又孤冷,双眸横扫着众人,道,“否则动起手来,老子还真怕忍不住屠了你们这帮小兔崽子!”

    ps:嗯,又冲榜失败了……呵呵!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