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十七章 那你就跪下吧!

    碧衣虽然是包子性格,但她并不傻,自然看的出高英才表面上是在向唐擎询问意见,其实是想羞辱他一翻,碧衣不禁暗暗自责,怪自己给唐擎捏造了一个炼符学徒的身份,自责的同时,也为唐擎担心,经过几天的接触,她虽然不知道唐擎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不过多多少少也看出这个家伙实在太过随意,根本不懂得与人相处之道,随意的态度让人无法接受。

    高英才徐步走来,目光充斥着敌意,嘴角微微上扬,似若不屑的将云雨符递过去。

    唐擎没有拒绝,不过,也没有理会,对于不感兴趣的事情,他向来都懒得多看一眼,而是望着碧衣,问道,“什么时候去吃饭?”

    “啊!”碧衣微微一愣,像似没想到唐擎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有些为难道,“我得先去把这些灵符交给阵法塔。”

    “这样啊!那你去,我到外面随便逛逛,待会来找你。”

    原以为这天耀阵法塔会有什么新奇的东西,刚才四处看了看,顿觉兴趣索然。

    高英才在天耀阵法塔的众多学徒当中一直被誉为天才般的存在,每次来到这里都享受着无尽的赞美,而此刻,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无视自己的存在,这让他怎能不怒。

    “云飞兄是不是太没礼貌了,高某可是在向你虚心请教呢。”

    尽管高英才内心很是愤怒,不过自己的心上人在场,他也不好表现出来。

    “请教什么?”唐擎和碧衣打过招呼后,准备出去走走。

    “哦,其实也没什么,高某只不过刚刚炼制出几张云雨符,既然云飞兄和高某一样亦是这里的学徒,想必造诣不凡,正想请云飞兄帮忙鉴定一下。”

    “没兴趣。”

    唐擎甩甩手,直接离去。

    “你!”

    被这个家伙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高英才再也无法压制心头的怒火,转身一个跨步,直接将唐擎拦下。

    唐擎自然看的出,这高英才对自己的敌意,至于为什么,他不知道,也懒得知道,他也不是怕惹麻烦,只不过对这些东西实在没有什么兴趣,哪怕一抹也没有,本想就此离去,不曾想这小兔崽子还没完没了了。

    碧衣见状,立即走来,道,“高英才,你想干嘛。”

    “哦!师姐莫要误会,高某什么也不想干,只不过想请这位云飞兄帮忙鉴定一下云雨符而已。”这里有这么多人看着,如若今日不教训一下这个对自己无礼的家伙,高英才以后还如何在天耀阵法塔立足。

    “他只是刚刚成为天耀阵法塔的学徒不久,炼制最简单灵符都不会,又如何鉴定你的云雨符呢。”碧衣感到自责,歉意的望了一眼唐擎,如果不是自己给他捏造一个学徒的身份,也不会生出现在的麻烦。

    “碧衣师姐,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云飞兄只是刚刚成为学徒,可人家说不定是炼符的天才呢。”高英才这次是铁了心要教训唐擎,又向前一步,气势咄咄逼人,提高声音,说道,“如若不然,刚才我实验云雨符的时候,人家怎么会连看也不看一眼呢,可能人家真的是天才呢,根本瞧不上高某炼制的云雨符。”

    这个时候,包括碧衣在内,周围的众人似乎这才知道高英才生气的原因,原来他刚才试验云雨符的时候,人家没有看而已。

    这高英才真是心胸狭隘!…。

    周围众人都知道高英才在炼符方面天赋很高,但也清楚这个家伙仗着自己这点天赋,经常羞辱其他学徒。

    “高英才,算了,可能人家也是无心的!”

    周围已经有人看不过去,为唐擎说清,不过高英才的老爹是阵法他的炼符师,他们也不敢说太重的话。

    高英才充耳不闻,神色傲然,极其不屑的望着唐擎,再次将手中的云雨符递过去,笑道,“云飞兄怎么不说话,高某在等着你鉴定我的云雨符呢。”

    “高英才,你太过分了!”显然,碧衣已经生气,她扭头催促着唐擎,道,“不用理他,你先到外面等我。”

    不过,唐擎并没有动,他这人虽然不是大恶,但也绝非大善,碧衣是包子,他却不是。

    “想要鉴定是?”唐擎神色淡然,看不出喜怒哀乐,不过那双沉凝如水的双眸之中却是划过一抹轻狂,一把将高英才手中云雨符拽过来,看也不看,直接撕成了碎片,道,“你这云雨符称之为垃圾都是抬举你,这破玩意儿还用得着鉴定?”说罢,他扬手一撒,被撕成碎屑的云雨符洒落在地。

    此言配此举,着实让人在场众人大惊失色。

    没有人会想到这个沉默寡言的家伙竟然会说出如此狂妄的话,更甚至直接将高英才的云雨符撕成碎屑,碧衣也没想到,她知道这唐擎性子古怪,怪的有时候像个文弱的书生,怪的有时候像个懒散的闲人,怪的有时候犹如不可一世的狂人,怪的让她无法理解,她没有想到唐擎竟然会这么张狂,张狂的公然说高英才的云雨符是垃圾,更是张狂的将其撕碎。

    “唐擎,你……”

    碧衣已然不知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因为唐擎这一举动实在太突然了,让她不知所措。

    碧衣没有想到,而高英才更是没有想到,除了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愤怒,从小到大在炼符领域,他一直活在赞美之中,从未有人敢这样羞辱他,更没有人敢撕碎他的灵符。

    “你!你说我的云雨符是垃圾?”高英才涨红着脸,双拳紧握,如若不是周围有众人观看,如若不是碧衣在此,恐怕他早就忍不住动手!

    唐擎眯眼望着他,嘴角挂着邪然的疏狂,道,“说垃圾那是抬举你。”

    “哈哈哈哈!”高英才怒极反笑,仰头哈哈大笑。

    “高英才,他也只是随口说说,我代他向你道歉。”

    碧衣感到很头疼,让他头疼的不是高英才咄咄逼人,而是唐擎这种随意的张狂!

    “碧衣师姐,我高英才是什么人,你应该很清楚,我没有动手打他,已是看在你的面子,刚才他说我的灵符是垃圾,又将其撕碎,哼!”高英才是真的怒了,尤其是自己的心上人现在还为这个人求情,让他更加愤怒,狠狠瞪着唐擎,齿牙咧嘴,声音完全是从牙缝里嗤出来,尖喝道,“你只是一个个刚入门不久的学徒,竟敢说我的云雨符是垃圾?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

    “一张云雨符而已,看把你能耐的!”唐擎那张脸上依旧平平淡淡,话语之中也是平静如水,不带任何情绪波动。

    “一张云雨符?还而已?哈哈哈哈!”高英才仰头哈哈大笑,怒眼大喝,“好大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有本事你现在就给我炼制一张。”此时此刻的高英才犹如一头愤怒的狮子,仿若随时都要将唐擎一口吞下。…。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这个看起来消瘦的青年走到旁边的一个石台上,石台上摆放着炼阵笔,诸多各种资源炼制的法墨,还有一些黄纸。

    他,要做什么?

    没有人知道,所有人都在猜测着。

    看见这个消瘦的青年提起那支劣质的炼阵笔时,众人心中不禁怀疑起来,难道……难道他真的要炼制云雨符?不可能?没有人相信,即便碧衣也不信,她在这里做学徒已有多年,深知云雨符有多么复杂,不但对符文造诣要求深厚,对自身精神力也必须足够才行。

    唐擎懂得炼制符文?

    碧衣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谁说过。

    只见唐擎握起炼阵笔,手臂一挥,笔尖在法墨上划过,落在黄纸上,手腕动,笔尖行,笔走游龙,提笔之时,笔尖划过一种褐色的法墨,落在黄纸上,手腕一晃,笔走游龙,时快时慢,行云流水,一个又一个玄妙的符文被他勾画出来,当他勾画完最后一个符文时,黄纸之上诸般玄妙的符文渐渐模糊,转而泛起一层微光,微光笼罩着黄纸一闪即逝,符文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神秘的纹络。

    完了?

    完了。

    至少,唐擎已经停止勾画。

    “哈哈哈!真是无知者无畏,你真以为云雨符那么好炼的吗?高某炼制一张云雨符需要三个时辰方能完成,而你只是勾画了十几个符文就想炼制云雨符,哈哈哈哈。”

    高英才笑了,笑的张狂。

    碧衣更是低下头,有些不忍再看,作为天耀阵法塔的学徒,她虽然目前还无法炼制云雨符,却也知晓炼制云雨符并不是那么简单,需要三百六十二个符文才能完成,当然,如若一名合格的炼阵师的话,可能不需要那么多符文也能完成,可是刚才唐擎好像只是勾画了十几个符文?这可能完成云雨符吗?

    高英才不信,碧衣不信,周围观看的众人也没有人相信。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如果你这张所谓的云雨符能成功的话,我高英才就给你跪下!哈哈哈哈!”

    高英才肆无忌惮的笑着。

    “那你就跪下!”

    ps:今天有点事儿,所以更新晚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