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二十六章 天耀阵法塔!

    在这个时代,符文的存在代表着玄妙,代表着奥秘,被称为天之语言,也被誉为法则语言,利用符文,可以布置玄妙的阵法,可以刻画神奇的灵符,可以炼制法宝,也可以布置恐怖的禁制,只不过符文这一领域实在太过玄妙深奥,入门容易,精通难,有人参悟符文一辈子连一个阵法都无法完成,只能制作几张普通的灵符而已。

    符文之道传承已久,时至今日,蒸蒸日上,甚至已然渗透人们的衣食住行,尤其是灵符和阵法,前者有用来梳洗的沐浴符,也有用来打扫的清洁符,也有用来点火的火焰符,等等太多种类的日用符应有尽有,与灵符比起来,阵法同样用处广泛,最为常见的比如可以改变视觉效果的幻象阵,比如防止颠簸的不动阵,比如用来祛热的清凉阵等等。

    众所周知,灵符和阵法是当今天下最为赚钱的两个行当,所以,不少年轻人都投身其中,只不过由于布置阵法对符文造诣要求颇高,所以,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学习炼制灵符来为自己赚些灵石,这种人被称为灵符学徒,雍阳城有很多这样的学徒,碧衣就是其中之一。

    天耀阵法塔作为雍阳城唯一一座阵法塔,自然而然是诸多学徒的聚集之地,寻常之时,都会有很多学徒在此交流经验,展示自己炼制的灵符,或是交给阵法塔换些灵石。

    作为青云门的亲传弟子,碧衣每个月都可以领到固定的灵石、灵丹补助,不过,这些对于她来说也只是够自己修炼而已,家里为了让她成为亲传弟子,几乎快要倾家荡产,所以,碧衣修炼的同时也会炼制些灵符赚取些灵石来补助家里。

    天耀阵法塔通体洁白,由光华的云白石砌成,共有九层,每一层表面都刻印着诸般玄妙的符文和神奇的图案,这些符文微微闪烁着,犹如群星璀璨,看起来雄伟,庄严。

    唐擎跟着碧衣来到这里,他仰头望着这座阵法塔,可以感应到阵法塔的周边灵气不但充盈,甚至过于膨胀,一眼扫过,不禁有些眩晕,其内阵法实在是多的有些恐怖。

    由于很多年不曾在世俗之中走动,所以对这玩意儿没有什么概念,不过刚才从碧衣那里得知,好像每一座城几乎都拥有一座阵法塔,其内聚集着城内所有符文高手,有的精通炼阵的炼阵师,有的精通炼符的炼符师,有的精通炼器的炼器师……

    摇摇头,唐擎不仅一阵叹息,自言自语道,“现在的人啊真是鬼精鬼精的,也不知是哪个王八蛋想出来这么一个阴损的招儿,搞什么阵法塔,这分明就是在垄断啊”

    “喂,你在嘟囔什么走啊”

    碧衣将骏马安置好后兴匆匆的招呼唐擎向阵法塔走去,阵法塔并非只是纯粹的一座塔,四面皆有围墙,围墙之内面积宽广,不知有多少个庄园,从正门走进去,里面有一排排石桌,整齐有序,每一张石桌周围都聚集着三两人,他们像似在交流着参悟符文的心得,偶尔会掏出自己的炼制工具,现场炼制灵符。

    碧衣摘下包袱,将其打开,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沓不知多少张灵符。

    “这些都是你炼制的?”唐擎随便扫了一眼,发现这些灵符几乎都是清洁符,足有五六十张。

    “当然,这可是我三个月的结晶,喏,送一张。”…。

    不管是炼制灵符还是炼制兵器,并不是拿着炼阵笔,沾点法墨在黄纸上随便画画那么简单,这其中需要精神力支持,所以,炼制这玩意儿极其费神,碧衣现在炼制一张普通的清洁符,而后需要休息两个时辰才可以继续炼制。

    她扬手间,纤细的拇指和食指捏着一张灵符,抬手一甩,灵符顷刻间化作一道清风,将周围三米的尘土打扫的干干净净,“怎么样?我炼制的清洁符很不错的,告诉你哦,销售一直都很好呢,很多人购买清洁符,只认准我的买。”

    唐擎接过一张清洁符,望着灵符上代表着清洁的阵象图,嗤笑一声,道,“好行……”

    “什么叫还行?不少字”碧衣明显有些不悦,这个家伙的口气让她感觉是在敷衍自己,挺秀的琼鼻不禁微微皱起,“你又不懂,装什么大师”

    唐擎只是轻笑不语,他历经九重天劫,孤独一生,平生最大的爱好便是参悟符文来解闷,碧衣炼制的清洁符,勉强算是普普通通,如果以他专业的眼光来看,这张清洁符只能算垃圾符。

    这时,一道声音忽然而至。

    “碧衣师姐。”

    嗯?

    碧衣轻声惊疑,转身望去,发现一位青年面带微笑的望着自己,这人身形挺拔,浓眉大眼,倒是一表人才。

    “高英才你怎么在这里。”

    碧衣认识他,正是外门弟子中呼声很高的高英才,同时也是此次晋武大比的热门人选。

    “呵呵,碧衣师姐,你怎么忘了,我和你一样也是天耀阵法塔的学徒,既然是学徒,来这里也是应该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巧,这次竟然见到了师姐。”

    或许是看见高英才有些紧张,以至于碧衣问了一句没头脑的话,她自然知道高英才是这里的学徒,而且她还知道这个高英才在炼符领域天赋很高,再加上他父亲也是天耀阵法塔中一名炼符师,常年指导他,如此之下,高英才年纪轻轻就有成为一名炼符师的潜质,在众多学徒中颇有地位。

    高英才徐步走来,发现碧衣师姐旁边还站着一个人,这人似乎有些面生,从未见过,他知道碧衣是天耀阵法塔的学徒,每个月都会过来一次,难道眼前这家伙也是这里的学徒?心下疑惑,询问,“碧衣师姐,这位是你的朋友吗?不知怎么称呼?”

    整个青玉门,几乎人人都知道高英才对碧衣有爱慕之情,寻常之时,这高英才隔三差五就会打着交流炼符经验的借口去找碧衣,要么赠送一些炼制灵符的资源,以表爱慕,不过每次都被碧衣拒绝,现在看见自己的心上人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高英才自然要‘关心’一下。

    碧衣正欲介绍,忽然想到昨天唐擎刚刚打过章元白,而章元白则是李少峰的人,李少峰和高英才二人的关系也都不错,沉吟片刻,碧衣说道,“他叫云飞,和我一样也是这里的学徒。”为了不必要的麻烦,碧衣索性给唐擎起了一个假名字。

    “云飞?”高英才像似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这个名字的一切记忆,可惜空空如一,关于这个家伙的一切什么也不知道,上前一步,自我介绍道,“我叫高英才,不知云飞兄可认得我?”

    唐擎随意站着,看了一眼对面的高英才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兴趣,对于不感兴趣的东西,他向来不会多看一眼,听见高英才这么说,他看也没看,摇摇头,只是自顾自的望着旁边一个正在现场炼制灵符的学徒。…。

    事实真如碧衣所说,这高英才既有天赋,有又一个炼符师老爹,所以,他才众多学徒中的知名度还是相当高的,有不少崇拜者,在他看来,既然是这里的学徒,定然会认识自己,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家伙不但摇头表示不认识,而且摇头之时,竟然看也不看自己。

    高英才的心头没来由的生起一股怒火,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望着唐擎的目光已经透着深深的敌意。

    站在一旁,碧衣只感头疼,唐擎这个家伙,你就算不认识高英才,至少也应该客气一下,就算不客气,也不应该直接无视人家啊,发现高英才神色有些不悦,碧衣立即转移话题,道,“高师弟,你最近应该炼了不少灵符?不少字”

    “呵呵,其实也没炼什么,只不过刚刚炼成了几张**符而已。”高英才的表情很是谦卑,从腰间的袋子中掏出几张深黄色的灵符递给碧衣一张。

    “高师弟真了不起,竟然已经可以炼制**符。”

    碧衣是真心敬佩,她内心很清楚,炼制**符要比清洁符困难的多,如若一个人的精神力不足,对符文造诣太浅薄的话,根本无从下手。

    “呵呵碧衣师姐,我给你示范一下。”高英才掏出一张**符,捏在指间,手臂一扬,灵符瞬间升入三米之高的空中化作一团乌云,而后便下起小雨。

    这一幕引起周围不少人的注意。

    “那是……那是**符是谁这么厉害,竟然炼出**符。”

    “原来是高英才啊怪不得”

    周围众人纷纷向这边聚集,空中的乌云只出现了两三秒,而后便迅速溃散,不过这已经让众人很是羡慕了,高英才继续谦卑着,“高某只是初次炼制**符,还在试验阶段,让诸位见笑了。”

    众人纷纷赞扬,高英才表面谦虚着,内心却是十分受用,不过让他很不爽的是,所有人都在赞美,唯独碧衣身旁这个家伙一副心不在焉的四处张望

    哼

    高英才冷笑一声,走过去,道,“云飞兄既然是天耀阵法塔的学徒,想必造诣也是不浅,不知我炼制的这张**符如何呢?”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