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三七四章 暴风雨前

    拓跋天与上官凌的天缘仪式被迫中止,上官凌心仪唐擎。

    赫赫有名的圣殿大统领,最年强的圣君,拓跋天陨落,被唐擎一招击败。

    这件事在短短几个时辰后就在圣域传遍开来,众人的反应一例外,全部都是震惊的不敢相信,要知道拓跋天在大家的印象中一直都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人能及,其所创下的辉煌事迹让不少人视为偶像,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天才却被一个籍籍名的人给一招击败?

    唐擎这个名字或许不是籍籍名,但他的名字和拓跋天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

    事后第二天,众人原以为不管是太虚宗还是上古拓跋家都不会放过那个唐擎,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太虚宗竟然一点表示都没有,就如这件事没有发生过,而上古拓跋家呢,据说当天拓跋家家主率领拓跋家全体修士出动,准备围攻上清宗,结果半路上被九大宗和圣宫的人强行拦了下来。[

    众修士不知真正原因,只觉事情很是蹊跷。

    这日,上清宗后山。

    老宗主端坐在石凳上,唐擎站在旁边,问道,“宗主,我们上清宗到底和摩诃圣武有什么关联?”

    “这件事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老宗主的口吻永远都是不紧不慢,望着石桌上的棋局,道,“这个世界,只有我们上清宗可以打开摩诃圣武,因为钥匙在我手中,他们之所以暂时不敢动我们上清宗,也是担心我狗急跳墙,呵呵……”

    “那一天,您老人家真的会打开摩诃圣武吗?”唐擎又追问。

    老宗主点点头,“这是我们上清宗守护的东西,也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更是我们上清宗存在的原因。”

    唐擎沉默了片刻,这才说道,“摩诃圣武一旦开启,我们有胜利的机会吗?”

    老宗主摇摇头,“没有,一点也没有。”

    “我们上清宗的老祖……”唐擎刚说话却被老宗主打断,“老祖?我们上清宗和其他大宗不同,我们上清宗从来就没有老祖,不!自古以来,我们上清宗就只有一位老祖。便是老祖爷。”

    唐擎虽疑惑,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了一句老祖爷的下落,而老宗主只是叹息一声,并没有告诉唐擎老祖爷的下落,而是说老祖爷老了,真的太老了。

    唐擎站起身,说,“宗主。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然后直接离去,距离摩诃圣武越来越近,他必须在这段时间内疯狂的提升自己的实力。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他不会也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清宗。

    “唉……”

    待唐擎离去很久之后,老宗主叹了口气,望着虚空。呢喃道,“老祖爷啊老祖爷,这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实在太沉重了啊。”连续叹息三声。叹出说不尽的奈,如若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让唐擎来承受这一切,但是,这件事他根本做不了主,谁也做不了主,哪怕是老祖爷甚至是神也不行,因为这是上清宗的命运,更是唐擎的命运,这一切都是注定的。

    什么是命运,亦因果。

    上清宗在上古时代种下的因,那么今古必须承担这个后果。

    同样,唐擎渡劫失败,愧对上清宗,那么这次上清宗有难,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这是因果,也是命运。

    ……[

    时光荏苒,距离摩诃圣武越来越近,九大宗和四大联盟都异常安静,连在外历练的弟子也都开始回归,整个圣域一时间变得十分怪异,宛如暴风雨前的宁静,更加诡异的是,昊天天下第一宗的昊天宗竟然连护宗大阵都开启,而且宗门也关闭。

    昊天宗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

    很多人都在猜测着,而宗内弟子只知道今天是大殿议事的日子。

    昊天宗,大殿之上,昊天宗主,以及宗内的殿堂长老全部到齐,除此之外在大殿的中央还站着七八位看起来比较年轻的男女,这些男女虽然都穿着光鲜的衣袍,那张容颜也是英俊俏丽,不过他们身上却少一种东西,是一种年轻的朝气,是的!这八位男女没有一个拥有朝气,并不是说他们老成,而是很安静,尤其是一双眼睛,透着一种沧桑。

    “你们八人在未转世之前每一个都是当年的风云人物,甚至其中有几位比我的辈分还要高出许多,你们能够选择昊天宗,是我也是昊天宗的荣幸,本来我并不算打扰你们静修,只是这件事太过特殊,我与众长老不得以之下才邀诸位前来商谈。”

    这八人没有回应,也没有说话,甚至连眼神都不曾动一下,好像在等待昊天宗主的下文。

    “葬古计划,摩诃圣武,相信诸位已然了解,而且我也知晓,你们可能比我等知道的还要多。”昊天宗主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四十多岁的中年,为人深沉而又严肃,双目如太阳般让人法直视。

    “葬古计划不仅关乎着我们昊天宗的名誉,也关乎着这个世界以后的秩序,如出现意外的话,葬古计划会很顺利完成,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葬古计划完成之后,我们昊天宗与其他大宗以及联盟乃至圣宫将有一战,这一战将意味着谁是这个世界以后的霸主,所以,在此,我代表昊天宗所有长老以及弟子希望诸位在摩诃圣武开启时能够帮一下忙。”

    下面的八人依旧人回应,同样人说话。

    大殿陷入沉默中,两侧的长老也不敢多嘴,因为他们很清楚,眼前的这八人在未转世之前可都是大有来头的人,有几个别的家伙甚至有资格做他们的祖宗了。

    足足沉默了一刻钟的时间,终于有人开口,是一个看似二十岁出头的男子,他淡淡的说道,“如若葬古计划法顺利完成呢?”

    “不知慕真人是何意。”

    这八人身份比较特殊,名义上是昊天宗的弟子,可知道他们身份的长老哪敢托大。所以只能喊一声真人,连昊天宗主亦如此。

    慕牧还没有说话,左侧的一位长老解释道,“摩诃圣武一旦开启,我们八大宗、四大联盟,圣宫、圣殿、圣堂、圣塔还有几个上古家族都会联手灭掉上清宗,上清宗自古传承,曾是上古霸主,或许他们根基颇深,隐藏数位老祖。但我们八大宗再加上圣宫与家族的老祖供奉,相信上清宗断然不是对手,更何况在圣域之内还驻守了三十六位真仙,而且……”

    这位长老的话直接被慕牧打断,“这些事情我比你知道的清楚,如若不出意外的话,相信以现在的上清宗还真法抵挡,不过如若出现意外呢?”

    “慕真人请讲。”

    慕牧想了想,却是摇摇头。

    太虚宗主看他不想说。也并没有追问,而是看向慕牧身旁的一个男子,道,“元白。你意下如何?”

    李元白这个名字在圣域绝对是如雷贯耳的存在,打开名士录,第一页,第一个名字便是此人。没错,他便是第一代名士中的第一人,亦是当今圣域第一人。同时也是圣梯最高记录的保持着,当年圣皇封他做一个圣王,却被他拒绝。

    李元白身形高瘦,其貌不扬,双目昏暗,他望着太虚宗主,只吐出六个字,“明天中午回应。”其他七人也是这个意思,太虚宗主也没有说太多,便让他们离去。

    离开大殿,慕牧回到自己静修的地方,很简陋,只是一个木房,自从转世以后有意识以后,他一直都在这里修炼。

    “李元白他们都已决定答应昊天宗主,你呢?”[

    一个青衫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慕牧的旁边,慕牧瞧了瞧她,笑道,“我说秦燕大仙子,你每次来的时候能不能有点礼貌?”

    秦燕同样是转世之人,两人上辈子不是太熟悉,转世之后进了昊天宗这才勉强有点交流。

    “回答我。”秦燕冷冷冰冰的回应。

    “毕竟在昊天宗待了这么久,帮帮人家也是应该的,等摩诃圣武开启的时候,我会把吃奶的劲儿用上为昊天宗争更多荣誉。”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那你问的什么?”

    “面对上清宗,你会出手吗?”

    慕牧沉默了,过了很久,才说道,“你知道我的答案。”

    “你为什么这么固执?”秦燕盯着他。

    “我固执吗?如若我固执的话,早就大开杀戒了,把这个世界但凡和神圣沾边的东西全部宰掉,可是我没有,你们都看开了,想通了,我也想通了,神圣执掌宇宙是注定,我们做再多也于事补,于此这样,不如忘掉光明,接受神圣。”

    “既然你都明白,为何不对上清宗动手,如若你不动手,他们会怀疑你,一定会将你列入葬古。”

    “你还记得我们为何会转世吗?”慕牧反问。

    亲眼这次没有回应,而慕牧却替她回答,“我们当初被神圣逼的走投路,只能被迫转世,转世之时,曾发誓定要血洗神圣,可是转世之后,大家却渐渐归顺了神圣……你不觉得讽刺吗?”

    “大家归顺神圣,并非贪生怕死,而是……”

    “我知道,我也能理解,为了共同利益,能够分享大光明的精神,这多么让人憧憬啊!呵呵……”慕牧站起身,挠挠头,道,“只不过我太累了,不想再折腾了,光明也好,神圣也罢,你们爱怎么玩怎么玩,我累了,只想过点平淡的生活。”

    “你!”秦燕指了指慕牧,一时气结,她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你这么固执,我也不想再劝你,不过到了摩诃圣武的时候,我希望你不会愚蠢到站在上清宗那边。”

    “我说过不想再折腾了,也说过已经忘掉光明,上清宗灭也好,亡也罢,与我关。”

    “好!”秦燕欲离去,慕牧突然喊了她一声,“等等。”

    “怎么?难道你改变主意了?”

    慕牧淡然微笑的摇摇头,本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摇摇头,道,“算了。”

    “你有什么话就说。”

    “如果我说了,你也不会听的。”

    “你固执,而我不固执,你说说看是什么事情,不过,如若你劝我的话,那就不要开口。”

    “我并非要劝你,只是想告诉你,当你和上清宗对阵的时候务必要小心两个人,一个叫燕念,一个叫解天衣。”

    “燕念?解天衣?是上清宗的老祖吗?”显然,秦燕没有听过这两个名字。

    “她们二人不是上清宗的老祖。”

    “你不要告诉我让我他们是上清宗的弟子。”

    “也不是,她们两人和上清宗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不过他们都喜欢上清宗同一个弟子,所谓爱屋及乌,上清宗有难,那两位恐怕不会袖手旁观。”

    “那又怎样,他们二人是什么身份?莫不成也和我们yyng?”

    “应该不是,一两句说不清楚,你回去到宗内的藏经阁找书看看,那里面有记载,总之你要小心他们两个人就是了。”

    “我可真是好奇你让我小心的那两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唔,还要小心一个。”

    慕牧的话传来,这可把秦燕惹火了,“慕牧,你是不是修炼修傻了?还是胆子变小了?还是在你眼中,我就是那么弱小?”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以你现在的实力,尽管还未恢复到转世之前,但我想这个世界也没有人可以杀你。”慕牧并不是恭维,他是真的这样认为。

    “这还差不多。”秦燕脸上的怒气明显开始消散,只是慕牧的下一句话又让她火冒三丈。

    “只是,凡事没有绝对,前阵子我外出的时候遇见过一个叫唐擎的家伙,他是上清宗的弟子。”

    “唐擎?就是那个一招击败什么拓跋天的家伙?”秦燕不屑,作为一个转世之人,在她眼中,莫说这个世界的修士,即便是一些仙人,也如蝼蚁yyng,当然,她不是傻子,如果这个叫唐擎的人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慕牧也不会如此严肃的提醒自己。

    “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特殊的地方?我对他知道的少之又少,不过我在外出时与他交过一次手,他到底伤了没有,我不知道,不过事后,我被打的七窍出血。”

    “上次你受伤就是被那个叫唐擎的家伙打的?”秦燕大为震惊。

    “他不是转世之人,但他有一股息和我们的本源气息很类似,很强大,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息,而且,你要知道隐藏在太虚宗的惊涛在与他对峙时莫名其妙的就暴毙了,惊涛虽不如你,可他毕竟拥有前世的本源,我实在法想象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他暴毙而亡。”

    “被你这么一说,那个叫唐擎的人还真如传闻yyng诡异。”

    “总之,你小心就是,不要被一时的利益冲昏脑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