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三七零章 天缘仪式

    这日,太阳初升,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仰望天际都可以看到西方映着一片喜庆的火红色,今儿对于太虚宗来说是一个大日子,因为正是今日拥有武龙圣君、仙者、真人之称的拓跋天要与千摄郡主上官凌喜结天天缘。

    整个太虚宗都被一道殷红色的阵法笼罩着,处处透着喜庆,宗内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宗内数万弟子也都在忙前忙后招呼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宾客。

    不管是太虚宗还是上古拓跋家以及千摄圣王家,三者在这方世界都可谓是巨头,更何况拓跋天和上官凌也都是名声在外,此次所来宾客又岂会一般?

    “好多人癢。

    虚空之中,伊婉儿望着太虚宗大门前聚满了人群,不由发出惊叹,这次太虚宗几乎邀请了圣域之内所有巨头参与,圣塔自然也在其中,更何况伊婉儿又这么喜欢凑热闹,她没有理由不来。[

    “太虚宗这是未雨绸缪啊……”御空这次也来了,他依旧和在上古遗迹时那般模样,一袭白衣,轻轻摇着折扇,飘然而又洒脱,同时又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摩诃圣武,秩序之变,各方暗动,唯独太虚宗这般光明正大的趁势拉拢,这一步棋看似愚蠢,实则高明的很呐!”

    两人跟在圣塔的一群前辈后面各自聊着,伊婉儿很是厌烦的白了御空一眼,她讨厌这个家伙总是自言自语,而且说一些让人听不明白的话,当然,喜欢凑热闹的伊婉儿现在的心思完全在太虚宗那里,说道,“太虚宗这次也真够可以的,几位执掌长老竟然全部都在,咦。那个女人是谁?我怎么不认识?”

    御空将折扇合起来,定睛看去,望着伊婉儿口中所说的那位女人,眉头不由微微一挑,颇为惊疑道,“没想到连她也出来了。”

    “她?是谁?”

    “婉儿,你也算博览群书,尤其是名士录更是被你记的滚瓜烂熟,你可知在今古时代太虚宗众多弟子之中谁的影响力最大?”

    “唔!”伊婉儿歪着脑袋仔细思索,旋即回答道。“太虚宗有影响力的只有那么两三位吧,其一是那位消失了近千年的邓与非,其二是太虚少宗主,其三是被称为女中豪杰的阮冰心……”正说着伊婉儿仿佛突然意识到什么,脱口喊道,“我道是谁原来她就是阮冰心。”

    “的确是她,第三代名士中排名第五位,曾经登上五十一天梯,修为甚是了得。”

    “我好像记得这个阮冰心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与东华联盟的副盟主结成天缘了吧?”

    “这就是太虚宗的一贯作风。以弟子的天缘进行联姻壮大自己。”

    “太虚宗真卑鄙,竟然用这种恶心的手段,不过……”话锋一转,伊婉儿撇撇嘴不屑道。“就算这个阮冰心与东华联盟的副盟主结成天缘,难道他们就成亲家了?恐怕不是吧,毕竟东华联盟有大盟主,还有五位副盟主。而且我也见过不少次东华联盟和太虚宗弟子发生矛盾。”

    在整个世界内,不管是大宗还是联盟几乎上都采用的是至尊九五,亦是。大盟主和大宗主,下设五位副盟主和副宗主,再下是九位执掌长老。

    “呵呵,婉儿,你想的太简单了。”

    原本伊婉儿还想问什么,不过他们已经来到太虚宗的门口,站在石门前面的几位长老看见圣塔的人来了之后双方抱拳相迎,不过让伊婉儿感到意外的是,那个阮冰心竟然和圣塔的几位前辈颇为相熟,在她的印象中阮冰心好像闭关很久很久了,不知是如何与圣塔的前辈有交集的,而旁边的御空仿佛知道她在疑惑什么,秘密传音道:阮冰心早在几百年前就已成名,被称为女中豪杰,再加上与东华副盟主结成天缘后人脉更广,有很多人宣布闭关,其实只是对外界宣称罢了,他们就算露面,也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圣塔的符文师们与太虚宗的长老打过招呼后就直接进入宗内,一路上伊婉儿四处观察,发现今天来的人还真多,单是圣殿的大统领就来了三位,除此之外,各大宗大盟也都有来人,不过让伊婉儿略微失望的是那些大宗来的都是一些老家伙,就算有几个青年才俊,她也不认识。

    此次宾客不少,太虚宗一一安排入座,圣塔的符文师们在那里闲聊着,伊婉儿和这帮老家伙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听他们闲聊的内容只想打瞌睡,闲来事有一句每一句的和御空说这话,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道高亢的声响。

    什么声音?

    伊婉儿一愣,御空也眉头大皱,就连圣塔的那些老符文师们都大为不解。

    呜!

    那道高亢的声音再次响起,伊婉儿一个激灵窜了出去,发现已有不少人在外聚集,她仰着头四处张望,发现东侧虚空有异动,由于距离太远,让她有些看不清。[

    “那是什么东西?”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应该是拓跋天的迎亲队伍来了。”

    />

    拓跋天这个名字在这方世界可是如雷贯耳,不管是其身份还是地位乃至修为都让人比向往崇拜,随着高亢的声响越来越近,伊婉儿渐渐也看清,不由大吃一惊!好家伙,东方虚空中足足数十头庞然大物正在向这里奔跑,声势浩大,场面之壮观让人叹为观止。

    每一头庞然大物都有十米之高,似狮又似象,气息浑厚让人心生畏惧。

    伊婉儿还是头一次见这种东西,问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这是上古珍兽,龙象!”御空亦是暗暗咋舌,自语道,“拓跋家不愧是自古传承的家族,竟有如此多的珍兽龙象,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尽管伊婉儿表面上看起来很不屑的样子,但内心深处也不得不承认拓跋家的迎亲队伍可真是气派的很呐,她仔细数了数,共有九十九头龙象,排成两队,向这里疾驰,为首的龙象之上站着一位青年,这青年神情高傲,负手而站。

    “这个看起来拽拽的家伙难道就是拓跋天?”伊婉儿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高傲的家伙。

    “他?他不是拓跋天!”御空打开折扇在胸前扇动着,道,“这是拓跋天的弟弟,拓跋云。”

    “拓跋云?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拓跋云你或许没有听过,不过他另外一个名字你应该知晓,血云雷霆。”

    “血云雷霆?就是那个传闻中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的家伙?”伊婉儿看见御空点头,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她论如何也没想到邪道中名声极其响亮的血云雷霆竟是拓跋家的二公子。

    眨眼功夫拓跋家的迎亲队伍已然来到太虚宗,宗内副盟主以及数位执掌长老上前迎接。

    在队伍的正中央有两头龙象各自拉着八角大轿,从中走出来一位看似儒雅的中年。

    “拓跋奎,拓跋天的叔父,亦是上古时代一位响当当的高手。”御空如此介绍着。

    “拓跋天呢。”伊婉儿问过之后就看见一位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从八角大轿中走了出来,这男子模样普普通通,并没有让人惊艳的地方,至少伊婉儿没有,不过当看见这男子时,伊婉儿还是一眼就认定他一定就是号称人中龙的拓跋天。

    气势太强了,气息更是宛如滚滚惊涛一般蔓延而来,尤其是他穿着一件殷红的衣袍,只是站在那里,让人法直视。

    “厉害!”御空呢喃而字,他是从内心深处佩服拓跋天这个人,因为看见拓跋天,他连动手的冲动都不敢衍生。

    强大之人,让人心生恐惧,而拓跋天就是这样一个人。

    “这个家伙好像很强的样子。”伊婉儿也有如此感觉。

    拓跋家的人被太虚宗的长老带入宗内进行招待,约莫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太虚宗的副盟主等人和拓跋奎、拓跋天、拓跋云等人走了出来,众人都知道,天缘仪式即将开始。

    太虚宗大殿前方摆放着一张古典的长桌,桌上摆放着一些仪式所需要的贡品,在两侧摆放着一排长椅,这些椅子是双方家属所做的位子,拓跋奎和拓跋云就坐在右侧,显然,右侧位置坐着是拓跋家的人,那么左侧位置应该坐上官凌家的人,让伊婉儿有些不解左侧位置上,坐着两位女子,这两人她都认识,一位是上官凌的师尊刑妙子,一位是上官凌的姑姑上官绮雪,而坐在首座的则是一位老者。[

    按照道理来说,这个位置坐着的人应该是上官凌的叔父一辈,难道这位老者是?可伊婉儿知道,八大圣王之一的千摄圣王并没有兄弟,那么就该是上官绮雪坐在这里,可是上官绮雪并没有,这位老者究竟是谁?

    “这位是千摄王府的老管家,王宾,我只知他是上古时代的人,其他的则不知。”

    “千摄王府的管家?怎么轮也轮不到一个管家来做首座吧?”伊婉儿实在想不通。

    “千摄王府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不过……这个管家绝对不简单,你看,不管是太虚宗的副宗主还是拓跋奎这二人都对这位老者的态度都很恭敬。”

    仔细观察之后,伊婉儿发现还真是这样,以太虚副宗主和拓跋奎这两人的身份对圣王府的管家竟然如此恭敬,伊婉儿可不认为这是千摄圣王的面子,要知道,太虚宗和拓跋家的强大绝非圣王府可以相提并论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