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三六八章 回宗

    当唐擎离去之后,姽婳公主望着他消失的方向,神情颇为复杂,时而蹙眉,时而摇头,欲开口,又终止,申嬷嬷走来,在她旁边站了一会儿,这才问道,“殿下,您在这里守候多日就为了告诉他这些么?”

    姽婳公主没有回应,申嬷嬷继续询问,“九天这次是要灭掉上清宗,您又何必对他说这么多?”

    “呵呵……”姽婳公主莫名其妙的笑了笑,微微摇首,道,“九天并非是要灭掉上清宗,只是想要上清宗守护的东西罢了,若是上清宗交出来,也就无碍,只是在这圣域内,那些大宗是想彻底除掉上清宗。”

    “如此说来上清宗即便交出那东西的话也是死路一条?”

    “是啊!如若交出东西,九天或许可以饶恕上清宗一命,可是那些大宗却不会。”

    “可这些和唐擎有什么关系呢?”

    “他吗?”姽婳公主闭上眼眸,仿佛在回忆着刚才的唐擎,柳眉蹙的更深,幽幽说道,“我对他有种特殊的感觉,只是不想让他趟这趟浑水……”

    “这个家伙看起来懒懒散散的,这种事情他应该不会参与吧?更何况他才加入上清宗不久,对上清宗也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希望如此吧。”

    ……

    虚空之中,唐擎在极速飞行,不顾一切的向上清宗飞奔,此时此刻,他满脑子都是姽婳公主说的那番话,如果她所说都是真的话,那上清宗可能将会遭受灭顶之灾。

    唐擎在这个世界在乎的东西不多,而上清宗承载着他太多太多牵挂。

    上清宗,上清镇。

    这里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依旧是一个看起来古朴平静的小镇。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比以前看起来更加冷清,甚至连宗门修士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在上清镇的大门前,铁蛋儿仍然在看守着,看见唐擎时,铁蛋儿噌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嗷嗷叫着喊道,“嘿!唐哥儿。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有点急事。”唐擎走进小镇发现不止没有上清宗的修士,就连小镇的村民好像都不见了,询问之下铁蛋儿说小镇的村民最近一直都在镇长那里议事。

    “这两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儿?”

    “没有啊!”铁蛋儿挠着头,不知唐擎是什么意思。

    “宗内师兄都没有回来吗?”

    “哦,你问这个啊。唐哥儿,难道你忘记了宗主下达的十年之令吗?”

    “十年之令?什么意思?”

    “啊?你不知道?此次自然之变,犹如万物重生,正是历练的最好时机,宗主命令宗内弟子十年之内不准归来,十年之内也不准与他人争斗,十年……”

    听完铁蛋儿的话。唐擎立刻猜测出,宗主已经知道葬古计划是针对上清宗,所以将宗内所有弟子遣到世界各地,以免他们受到牵连。当询问起镇上的村民时,铁蛋儿说被镇长叫去议事了,不管是宗主颁发的十年之令,还是上清镇村民议事。一切的一切都让唐擎感觉姽婳公主的话是真实的。

    “老祖爷呢?”唐擎知道上清镇的存在一直守护着上清宗,而老祖爷绝对是一个关键人物。

    “老祖爷早就睡觉去了。你知道的啊。”

    老祖爷睡觉会睡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而且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哪里睡觉,由于心系上清宗的安危,他并没有和铁蛋儿说太多,直接踏入上清宗。

    上清宗广场,空无一人,庄严肃穆的石碑依旧矗立在那里,就连守门的弟子也都没有。

    进入上清宗后,依旧如此,没有人,唐擎祭出神识进行探查,查探着整个上清宗,有气息,不过不足百余,就在此时,咻的一道微光闪现,宛如凭空出现一样,随之一个人出现在唐擎的对面,这人似若四十多岁,身着灰色长袍,肃然的面孔上一双眼眸深邃而又孤寂。

    “师尊!”唐擎心头一怔,脱口喊道。

    来人不是其他,正是唐擎的师尊,鹿天涯。

    鹿天涯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盯着唐擎,淡淡的看着,就像看一颗小草一样,面无表情。

    唐擎正欲说话,鹿天涯却起先说道,“随我来。”说罢,直接离去,唐擎不知原由,只好跟过去,很快便来到宗内后山的一座庄园,庄园很简易,只有石凳和石桌,在石凳上坐着一位老者,老者同样是穿着一件古朴的衣袍,端坐在那里,望着石桌上的棋盘。

    石桌上面或许是棋盘或许是棋盘吧,唐擎也不敢肯定,因为上面雕刻着一些神秘奥妙的符文,以他在符文领域的造诣,竟然连一个符文都看不懂,只是扫一眼,就会感到头痛欲裂。

    “宗主!”

    不管是身旁的师尊还是老宗主都是唐擎这辈子最在乎的人,他从小没有父母,在眼中师尊和老宗主就是亲人。

    “唐、唐擎啊,你回来了啊。”老宗主转过身,与鹿天涯不同,老宗主的慈眉善目让人感觉异常亲切,尽管那双眼眸已是有些浑浊。

    “宗主,您……还好吧?”唐擎点点头,不知为何他感觉老宗主变得飘忽起来,就如虚空中火焰一般仿佛随时都会熄灭掉。

    “怎么?我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好吗?”老宗主微微淡笑,又道,“说不好也不好,都是因为你小子这么早回来,让我又输给了老祖爷。”摇摇头,老宗主流露出无奈的笑意,“跟老头子赌了将近千年,我竟然一次也没有赢过……真是可怜啊!”

    老宗主和老祖爷在赌什么,唐擎不知道,现在也没有心情知道这个,当即询问,“宗主,您颁布十年之令,将所有弟子遣散出去。是不是因为九天实施的葬古计划?”

    听见唐擎这样说,老宗主并没有一丝惊讶,只是和鹿天涯对视了一眼,而后目光落在石桌上的棋盘上,点点头,应了一声是。

    果真如此!

    尽管唐擎已然猜测出的结果,不过亲眼看见老宗主承认,内心还是翻起惊涛骇浪。

    “究竟为什么?九天为何非要铲除我们上清宗?难道真是因为神圣与光明之争?”

    “你知道神圣与光明之争?”老宗主仿佛有些惊讶唐擎会知道这些。

    “知道一些,我从残阳谷出来之后。姽婳公主找过我,是她告诉我的。”唐擎将从姽婳公主那里了解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姽婳公主,那个小丫头倒真是有心了。”老宗主笑过之后,神情渐渐严肃起来,“小丫头告诉你的事的确是实情。葬古计划的确是因神圣与光明之争而起,而我宗之所以被列入葬古计划并不只是单纯的光明支持者而已。”

    唐擎没有说任何话,只是仔细聆听着老宗主说的每一个字。

    “唐擎,你可知何为光明,何又为神圣?”

    什么是光明?

    什么是神圣?

    如若是以前唐擎定然认为这二者是天地之间最强大的息,换言之是天地间最强大的力量,只不过在接受了大邪恶的传承后。他才发现,所谓息并非是力量,而是一种信念,一种精神。也是一种意志,正欲说出来,老宗主则又道,“所谓光明也好。神圣也罢,乃至已然消失的邪恶。世人只知三者是天地之最,却不知光明、邪恶,神圣,只是一种信念,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当年光明战败,其信念精神化作九颗碎片,其中有四颗被神圣抢去,庆幸的是还有四颗被九天之上的古仙人保管着,最后一颗则由我们上清宗保管,原本这一切都是秘密,而古仙人们也一直在守护着秘密,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神圣,现在想来,最终还是被神圣发现了,当我发现这个世界被封印时却已然迟了。”

    “如此说来,所谓的葬古计划真正想要的是那一颗光明留下来的精神碎片?”

    看见老宗主点头,唐擎又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如果九天之上那些神圣早已得知我们上清宗保管着一颗精神碎片,以九天的能耐,完全动手来抢吧,又何必实施什么葬古计划?”

    “这方天地,以圣为皇,以仙为尊,在九天亦如此,九天之上,圣与仙也存在着争执,神圣碍于古仙的存在并不敢公然动手。”

    唐擎恍然所悟,他虽未曾踏入过九天,不过一路走来,也斩杀过不少曾试图抹杀他的仙人,对九天也有所了解,知道九天之上,神圣和仙人也一直在争斗,否则这方世界早已被神圣霸占,更不会存在着以仙为尊。

    “神圣之所以封印这方世界亦是不想让古仙出手相助。”

    “我听姽婳公主说葬古计划等到摩诃圣武开启时才会实施,这两者有什么关联吗?”

    “因为我们上清宗保管的那颗光明碎片就位于摩诃之中。”老宗主不紧不慢的说着,就像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摩诃圣武九九八百一十一年开启一次,而我们上清宗掌控着摩诃之钥。”

    “这么说来,只要我们不打开,他们永远也无法得到光明碎片。”唐擎的思维飞速运转,思量着重重策略,只不过老宗主的下一句话将他在瞬间思考出的百余种策略击的溃散。

    “每隔八百年我们上清宗必须打开摩诃,否则其内隐藏的精神碎片会溃散消失,这是我们上清宗的职责,自古传承下来的责任,同时这也是为何那些大宗必须等到摩诃圣武开启时才会动手的原因。”

    光明碎片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唐擎不知道,也懒得知道,藏在摩诃也好,还是其他地方,他也完全不在乎,唯一让他在意的是上清宗的生死存亡,换句话说,他只想知道,敌人是谁,仅此。

    “一旦摩诃圣武开启,葬古计划开始实施,我们上清宗对他们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他们会将上清宗彻底铲除,他们……都有谁?”

    “圣宫,圣堂,圣殿,圣司,圣塔,昊天宗,太虚宗,风月宗,无双宗,紫霄宗,天玄宗,无为宗,太乙宗,东华联盟,西域联盟,北海联盟,南天联盟。”

    之前听姽婳公主说此次参与葬古计划的人有很多,至于多少,唐擎没有什么概念,现在听老宗主这么一说,不由微微一惊,这着实有些恐怖,以他散仙的身份自然不惧普通修士,可是每一个大宗都隐藏着一些老家伙,这些老家伙可都是不知修炼多少年的怪物,更何况各个大宗里面还隐藏着很多像慕牧、观吟以及姽婳公主这样的转世大能,除此之外,他还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仙人打着守护的名号潜伏在这里。

    对于上清宗来说,这显然是一场不可能打赢的战争。

    唐擎算了算日子,距离摩诃圣武开启还有四个月零九天,他闭上眼,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向老宗主和师尊叩头之后没有说一个字,直接离去。

    望着唐擎离去的方向,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鹿天涯那张冰冷严肃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忍,道,“师兄,你不觉得这些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残酷了吗?”

    老宗主并无回应。

    鹿天涯继续道,“我知道,这孩子就是你一直等待的应劫之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可是,这些为什么一定要让一个孩子来承受?来背负?”

    “这是我们上清宗的命运,也是他的命运。”老宗主终于开口,声音依旧是不紧不慢。

    “命运?”鹿天涯冷笑,“你知道我从不相信命运。”

    “相信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命运已如此,不管是你,是我,还是他,都是注定的,种下的因,终究是要偿还的。”

    正如鹿天涯所说的那般,他从不相信命运,但是却无法反驳老宗主的话。

    二人沉默许久,鹿天涯转身离去之时,又道,“他与我们上清宗有何渊源?又是何时在我们上清宗种下的因?”鹿天涯虽然在问,但是脚下却未停止,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他仿佛不想知道这个答案一样,或者说不想接受这个答案。

    老宗主望着石桌上的棋盘,又仰望虚空,而后那双浑浊的眼眸望向唐擎消失的方向,低声自语道,“这是上清宗的劫难,也是孩子你的劫难,你应的是上清宗的劫,也应的是自己的劫,孩子啊,你不应该回来,更不应该对上清宗产生愧疚之心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