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三六二章 阴毒的啸月

    ()此时此刻场内几乎所有人都盯着惊涛、啸月、唐擎三人,谁也不知最后结果会是怎样,包括他们自己,就连运道罗盘的拥有者御空也不知。

    紫霄宗、无双宗、东华联盟皆已落败,虽不敢,却无奈,只能眼睁睁看着,也在暗中思量着如何应对待会儿发生的结果。

    数万太虚宗修士和数万妖族大军看起来比较紧张,连连为惊涛和啸月呐喊助威。

    “唔……不知道我们三个谁的运气更好一些呢?”啸月的声音如同她那紫se的瞳孔般妖异,盯着唐擎,又看着惊涛。

    指针开始旋转。

    啸月似若毫不在乎,神se之中也没有一抹紧张,微微淡笑着,道,“或许作为过来人,你的运道应该好一些?我说的对吗?惊涛前辈?”

    过来人三个字和前辈两字被啸月说的异常低沉,惊涛仿佛意识到什么,眼眸中jing光爆闪,盯着啸月,道,“你似乎知道的不少。”..

    “我吗?不多。”啸月耸耸肩,道,“只不过恰巧知道你罢了,知道归知道,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们这种人干嘛都一个个上赶着投胎,如若一个也便罢了,不过据我所知,好像有不少,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啸月的声音不高,但场内所有人都能听见,只是鲜有人能够听出其中含义,观吟算一个,唐擎算一个,啸月问的问题,也正是他一直都很好奇的问题。

    “自然有秘密。”

    惊涛也不在意,反倒那张英俊的脸上多了一份浓厚的兴趣。

    “哦?能说说是什么秘密吗?”

    “当然可以。”惊涛盯着啸月,不紧不慢的说道。“不过。我也很好奇在荒古时代叱咤风云的天妖狼传承到你这一代。怎的这般低调?”

    传承,又是传承。

    唐擎活的迄今,对天地之间的一些神秘的存在,知道的不多。但也不少,有很多东西,他听说过,但从未接触过。其一便是转世轮回,其二便是传承。

    传承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他是真的不知道,只知这东西非常古老且又强大,乃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可究竟如何强大,如何古老,这就不得而知。

    说实话,唐擎有秘密,其身份是乃散仙。不过与这两位一个转世一个传承的大能来说,他的散仙身份实在不够看。

    天妖狼传承的究竟是什么?

    传承后又怎样?

    这一切都是未知的。对唐擎是,对惊涛也是,否则,以他转世之人的身份根本不会这般忌惮啸月。

    “唔……低调吗?或许,现如今天地法则愈发圆满,苍天老爷子也变得愈发严厉,稍微不注意,便会引来劫罚,不低调能行吗?如若不然,被按上一个原罪之名,那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啦,我可没有你们这种偷天换ri的本事呐。”

    啸月话中有话,唐擎听的出来,难道说这帮古仙人之所以转世,是因为以前是乃原罪,为躲避劫罚,打开轮回之门,转世投胎的吗?真的是因为此?

    不知。

    正在疑惑之时,指针停止,让所有人意外的是,止在惊涛脚下。

    数万妖族一片欢呼,而太虚宗修士一个个神se激愤,无法接受的样子,唯独惊涛没有动,他的表情如寻常那般孤冷又有些复杂,像似意料之中,又像似意料之外。

    他伸手示意太虚宗修士不要妄动,而后一句话也没有说,交出自己手中的残阳石,离开运道罗盘。

    惊涛就是惊涛,不愧是第四代第一人,愿赌服输,没有任何怨言。

    可是真的如此吗?

    恐怕只有惊涛自己知道。

    运道罗盘上只剩下唐擎和啸月二人,指针开始旋转。

    “你叫唐擎,我听说过你的事迹。”啸月换了一个姿势,卷曲双腿侧身坐在虚空中,她望着唐擎,如望着一件让她无比好奇的法宝一样,将唐擎这些年干的事情说的一清二楚,完全正确,就如她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

    “其实……我一直都很想见见打破三古禁锢成就大地之体的人,没想到今ri终于能够如愿了呢。”啸月淡淡说着,没有夹杂丝毫情感波动,更像在叙述着一个与她毫不相干人的故事。

    “你知道大地之体为何被禁锢吗?”

    啸月微笑询问,探着脑袋,仿佛在期待着唐擎的表情。

    唐擎眉头一挑,他这一生接触过的人也算不少,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故弄玄虚装神秘的货se,这种人都有一个很让人恶心的毛病,他们一般都知道很多秘密,然后通过一种途径让你知道他们知道很多,可偏偏就是不告诉你。

    这种人很欠扁!

    从刚才啸月对惊涛说的话,唐擎就断定啸月是这种货se,而且他敢肯定,惊涛现在恐怕在犹豫着要不要做掉这个娘们,是的,犹豫,因为他没有绝对的把握,同时又不敢泄露自己的秘密。

    “唔……难道你成就大地之体这么久连这个也不知道吗?”

    唐擎还真不知道大地之体为何被禁锢,当然,就算他知道,也懒得跟这娘们儿交谈,实际上这娘们儿的心思实在有些yin毒,她先是把惊涛的秘密模棱两可的公众于世,恐怕秋寒、龙胜、庄红云等人都在猜测着什么。

    “唔……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呢,我猜大地之体一定是个坏蛋,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勾当,所以惹得苍天老爷子生气,把它给禁锢了,通常来说,只要苍天老爷子不喜欢的存在,都会很糟糕的……会被虐死的,因为天罚时刻都在等着呢……只要它们敢出来,敢发威,到时候会引发什么……你一定懂得。”

    啸月又模棱两可的把大地之体的秘密说了出来,其他人不知能不能听出来,不过惊涛、秋寒这些人一定听出大地之体的存在会招惹天罚。

    “除此之外,我还好奇,佛之一途已经消失很久很久了,而你身上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佛息,这种佛息太强大了,强大到根本无法掩盖,甚至可以与神圣气息相媲美,真是让人羡慕的不了的呢。”

    啸月再一次告诉其他人,唐擎身上的佛息与众不同,可以与神圣气息相媲美是一个什么概念?在这个以圣为皇的时代,神圣是绝对不会允许与其媲美的存在。

    “唐擎,我看不透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啸月就这样望着唐擎,含笑轻声说着,笑容如花,却是剧毒无比。

    “呵!会不会是你识海中居住着某种让我无法理解的存在呢?”

    啸月这娘们当真要比想象中危险的多,暂且不谈她说这些话的意义,只是仅凭一双眼眸就能‘看见’唐擎这么多秘密,着实了得。

    当啸月的话音落下,指针终于停止,落在啸月的脚下。

    场内欢腾的妖族看见这一幕变得暴动起来,其他人则呆愣着望着,仿若无法相信。

    啸月盯着自己的脚下,迟疑一会儿,凝皱着眉宇,抬起头时,立即释然,洒脱一笑,“看来我的运道不如你,也罢,我认输。”说着就将自己的残阳石交了出去,而后身形出现在虚空之中,眼眸在唐擎、观吟、惊涛三人身上跃过,笑道,“今ri能够认识诸位,我很高兴,后会有期。”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啸月就这样走了,而且还是带着妖族大军一同离开的。

    好勇斗狠无比凶残的妖族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直至妖族大军的最后一员离去很多人依旧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当然,同样让人无法相信的是,此次争斗最后的赢家竟是要实力没实力,要势力没势力的唐擎。

    唐擎成了最后的赢家,场内没有一人是高兴的,哪怕是苏大喜、文小冰也不例外,他们内心深处或许很高兴,但现在也实在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现在很清楚场内的情况,唐擎赢了,得到九颗残阳石,可是太虚宗、无双宗、紫霄宗、东华联盟真的能够信守诺言愿赌服输吗?

    莫说现在上清宗已经不是以前的上清宗,就算上清宗还是以前的上清宗,恐怕这帮人也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

    而己方又太弱,根本无法抵挡。

    若是对方联合起来,将场内上清宗修士全部诛杀的话,那……

    念及此,秦章长老、文小冰、苏大喜等人脸se铁青起来。

    “这帮人绝对不会让我们活着离开的,怎么办?”文小冰一直在观察着太虚宗、无双宗、紫霄宗、东华联盟,越观察,越坚定自己的猜测。

    “等等,看唐擎怎么说。”秦章清楚记得老宗主说过,唐擎做什么,就让他做,不要问,他不知道老宗主为何这样说,现在也只能这样。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着场内那个沉默不语的青年,他赢得赌局后,神se中看不出有什么惊喜兴奋,依旧很淡然,只是将九颗残阳石收起来,一动不动的站着。

    御空将运道罗盘收起来后,一直在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同时秘密传音给伊婉儿,切记不要轻举妄动,因为他已然察觉到四面八方的杀机开始向唐擎席卷而去。(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