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三五八章 谁忌惮谁

    ()文小冰不知道宗门为何会颁布十年之令,不过从刚才无双宗、紫霄宗、东华联盟毫不避讳的想要诛杀自己,他知道,这次如若不交出黄se残阳石,自己一行人肯定是在劫难逃,可他实在很想搞清楚,这帮人到底为什么敢这样对待上清宗修士。レ♠思♥路♣客レ

    “秦长老,宗主为何颁布十年之令?”

    文小冰问过之后,苏大喜也张望过去,因为之前与东华联盟的丁山等人对峙的时候,他也有所感觉到。 ..

    秦章神se稍有黯然与无奈,只是摇摇头,道,“宗主这样做自然有他老人家的原因,你们尽管遵守便是,小冰,听我一句劝,把黄se残阳石交出去,如若不然,他们不会罢休的。”

    “可是……”文小冰咬着牙,眼眸扫向远处的紫霄宗、无双宗、太虚宗、东华联盟的人,而后又看看苏大喜和其他上清宗修士,把心一横,怒道,“那就交出去,便宜了他们!”一甩手,将黄se残阳石交到苏大喜手中。

    “我们交给谁?”苏大喜问道。

    “刚才太虚宗惊涛为我们上清宗出面,尽管他另有目的,不过……呵呵……就随他去。”秦章从苏大喜的手中接过残阳石。

    “秦长老,让我去。”交出残阳石是一种耻辱,他不想让秦章长老受辱。 ..

    “我一把年纪了,这点荣辱根本不算什么。”秦章拍了拍苏大喜的肩膀,同时秘密传音道,“待会儿不管太虚宗如何做,一定要拦住小冰,我担心他冲动。”

    苏大喜重重的点点头。

    秦章握着残阳石向太虚宗那边走过去,他这一动。无双宗的龙胜、易天路。东华联盟的秋寒。庄红云,紫霄宗的封华藏、长孙元明,顾盼等人都投来目光,他们似乎也都猜测出苏大喜要做什么。

    “该死的。上清宗果然准备将黄se残阳石交出去,太虚宗真是太过分了!”伊婉儿虽然很想前去帮助,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她的能力在葬古计划这四个字面前实在太过渺小。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上清宗想要存活,只有如此。”御空一直如智者般摇着折扇。

    “站住!”

    当秦章快要来到太虚宗阵营时,方天厉声将其喝止,当年一招败给唐无上是他永远的伤痛,他憎恨上清宗的所有人。

    “你有什么事?”方天挡住苏大喜的去路,极其不善的说道。

    “刚才惊涛道友替我等解围,在下是来道谢的。”秦章谦卑而道,“还望方道友……”话未说完就被方天打断,他冷笑一声,喝道。“那就跪下磕头谢恩!”

    方天的声音并不大,但场内所有人都能清楚的听见。那边文小冰当即就火冒三丈,yu冲过去,不过却被苏大喜紧紧的拉住。

    与文小冰有同样动作的还有伊婉儿,听见方天的话,她气氛极了,恨不得冲上去给方天两巴掌。

    “婉儿,你要沉住气,你要是冲过去,不但帮不了,甚至可能会害了他们。”御空劝说。

    “可这方天实在太可恨了!”

    “这个方天当年一招拜在唐无上手中,他对上清宗早已恨之入骨。”

    场内所有人似乎盯着秦章,而秦章历经两重寿劫,心境虽然没有超脱,但也静如水,看向惊涛,只是惊涛站在虚空,淡淡的望着火海中的九se残阳,自始自终都不曾看他一眼。

    “为表谢意,还请惊涛道友收下这颗黄se残阳石,我上清宗自愿放弃此次争夺。”

    秦章内心很清楚,只有将这颗残阳石交出去,才能保全文小冰等人的xing命,而且只能交予太虚宗,所以,他甘愿放下自身尊严,双手奉上黄se残阳石。

    可是……没有人接。

    惊涛没有,水正阳没有,太虚宗的长老也都没有说任何话,方天抱着双臂,傲然而站,黄se残阳石放到了他的跟前,他也没有接,只是盯着秦章。

    远处的伊婉儿不禁疑惑,问道,“太虚宗这是搞什么鬼,残阳石都送到了跟前,怎么不拿?”

    “他们这是在故意刁难秦长老啊。”御空也有些看不下去,摇头直叹,“秦章手中那颗残阳石唯独交给太虚宗方能有机会保命,方天也是看中这一点,所以,他在等秦章跪下双手奉上残阳石。”

    “岂有此理!简直太过分了,秦章长老历经两重寿劫,做他们的爷爷都绰绰有余,而这帮混蛋竟然……”

    那边传来文小冰的叫喊声,“秦长老,不能跪,我文小冰宁愿站着死,也绝对不会跪着活!”

    文小冰似若疯了,双眸都充斥着血液,而旁边苏大喜将他死死的扣着,他心中的痛苦与愤怒一点也不比文小冰少,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冲过去,只是他还算冷静,知道秦章长老是为保全自己的生命,所以,他不停的告诫自己要冷静!

    秦章无动于衷,脸上也看不出任何愤怒,而就在这时,虚空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秦长老,你这一跪,让上清宗弟子以后还如何抬得起头来!”

    声音传来,普普通通,无声威,无音域,场内所有人四处张望,寻找着声音的源头,像似来自东方,他们望过去,感应过去,发现两道虹芒正疾驰而来,速度很快,但距离很远,足足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两道虹芒才渐渐清晰。

    是两个人。

    一个穿着白衣,敞着胸膛,看起来颇为俊秀的青年,在他旁边还有一个看起来普普通的女子。

    场内很多人并不认识这两个人,不过有人认了出来,叫喊道,“上清宗的唐擎?”

    唐擎?

    就是那个三古以来成就大地之体的第一人?唐擎?

    唐擎这个名字属于第五代,三古大地第一人的名头在第五代中也足够响亮,不过在第三代的秋寒,龙胜,以及第四代的惊涛、水正阳,封华藏,庄红云眼中只是有些惊疑罢了,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尽管如此,当他们的目光张望过去时,再也没有移开。

    只不过他们的目光望的不是唐擎,而是唐擎旁边那个女人。

    这个女人让第三代名士秋寒、龙胜他们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惊涛更是神se微微一变,他记得这个女人,叫观吟,而且和他一样,同为转世之人,这不得不让他忌惮。

    唐擎的身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场内。

    秦章是头一次见唐擎,但还是一眼认了出来,那张枯荣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丝惊喜。

    唐擎走过去,恭迎的喊了一声秦长老。

    “唐擎,你怎么……”

    “走,过去再说。”唐擎揽住秦章的手臂,也不等他反应,直接拉着向苏大喜走过去,如若换做上清宗的其他弟子,秦章定然不会跟着走,可是这次他并没有劝说,因为他清楚的记得宗主说过一句话,唐擎想做什么,就让他做,不要问,更不要阻拦。

    这是上清宗宗主对宗内所有长老执事说过的一句话,是命令,又不是命令。

    秦章尊重老宗主,所以,当唐擎拉着他回去的时候,他没有阻拦。

    这一幕让不少人都为之一愣,像似有些无法理解,他们都知道秦章为保苏大喜、文小冰等人的xing命不得不交出黄se残阳石,可为什么唐擎一出现,他就改变主意了?难道他们真的不想活了?

    方天反应过来,神情一怒,大喝道,“站住!”他不认识唐擎,也不想认识,更不在乎。

    奈何,他不在乎,唐擎更加不在乎,直接无视,继续前走。

    “不知死活!”方天原本就憎恨上清宗,此刻看见这个突兀出现的人无视自己,当即就要动手,只是话音未落,一个人的声音将他喝止。

    “方天。”

    声音来自惊涛,方天不得不住手,他愤怒而又疑惑的看过去,惊涛仍然站在虚空,望着与唐擎一同离去的观吟,说道,“回来。”

    “师兄,他……”

    “回来!”惊涛又重复了一句。

    惊涛的话,方天不敢违抗,只能冷哼一声,回到太虚宗阵营。

    “为什么!”

    方天的疑惑,也是水正阳以及太虚宗所有人的疑惑。

    只不过惊涛没有说话,眼眸一直盯着观吟。

    其他诸如龙胜、秋寒、庄红云、封华藏也都是如此,他们都能从观吟的身上察觉到一股危险而又强大的气息。

    “唐擎这个家伙终于来了!”看见唐擎时,伊婉儿显得比较兴奋,看见唐擎身旁那位女子时,让她眉头一挑,“师兄,那个女人你认识吗?”

    御空也望着观吟,摇摇头,“不认识,不过……她的存在好像很强大,似乎也令惊涛他们比较忌惮。”闭上眼,仔细感受着,道,“真的很强大,是一个危险的人,刚才惊涛之所以喝止方天,恐怕多半和这个女人有关。”

    “这个女人危险不危险,我不知道,我只知唐擎那个家伙才是真的危险。”伊婉儿对唐擎印象仿佛已经从之前的好奇,转变从畏惧,现在又多了一丝崇拜。

    “刚才方天没有动手他真的应该感谢惊涛把他拦下,不然,现在恐怕只剩下一堆肉渣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