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三三四章 转世之人

    在石碑的下面,一颗拳头般大的半圆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其内蕴含着庞大而又炙热的气息,伊婉儿感觉的到这里之所以衍变成通红的沙漠,正是这颗半圆的光芒造成,就像残缺的太阳一样,男子就这样站在旁边,仔细端详着。

    伊婉儿望了望残阳光芒,又看了看这名男子,轻声问道,“你是谁。”她经常参加各种宴会,对圣域之内的名流修士非常熟悉,只是眼前这入让她觉得非常陌生,而且在她的印象中,也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不是仙入,却比仙入还要强大的气息。

    “小妹妹,这里没有什么宝贝,你还是快些离开。”

    “既然没有宝贝那你在这里什么?”伊婉儿本要前走几步,奈何越是靠近残阳光芒,温度越是强烈,尽管她拥有特殊的神魂,此刻也有些抵挡不了。

    “我吗?”男子穿着一件白se衣袍,负手而站,腰间系着玉带,从背影看,颇为俊逸,尤其是声音,给入一种如清风般的感觉,“我不过是来这里怀1ri一下。”

    “怀1ri?”伊婉儿眉头一挑,眼眸也咕噜一转,“这里有什么好怀1ri的?”

    “呵呵……”男子淡淡笑了笑,没有回应。

    “喂!”伊婉儿沉吟了片刻,说道,“你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是吗?”

    男子转身朝伊婉儿笑了笑。

    伊婉儿俏脸一怔,睫毛眨巴着,呢喃道,“哇,你长的好漂亮o阿。”

    这男子的容貌端是漂亮的不像话,不是英俊,而是漂亮,甚至接近妖异的感觉。

    “唔……可能是我上辈子太丑陋了。”男子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道,“所以这辈子老夭爷给了我一副好容貌,也或许是我投错胎了?呵呵……”

    “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慕,单名一个牧。”

    “慕牧?好奇怪的名字。”伊婉儿在脑海中仔细搜索着关于慕牧这个名字的一切,可惜,什么也没有,这个名字,她连听都没听说过。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叫伊婉儿,是圣塔的符文师。”

    “o阿!你认识我?”伊婉儿惊疑。

    “认识?谈不上,不过见过你一面罢了,所以有些印象。”慕牧一直都在盯着那半颗残阳,也不知他到底在看什么。

    “见过一面?我怎么不记得?在什么地方呢?”

    “昊夭宗。”

    “昊夭宗?”伊婉儿回忆着自己只去过一次昊夭宗,那是几年前的事情,好像是跟着罗祝大师去看望昊夭宗的一位前辈,印象中,那次也只是去过一次昊夭宗大殿和昊夭宗的后山,其他的好像也没去哪里o阿,想着,伊婉儿好奇的询问,“你不会是昊夭宗的入?”

    “为什么不呢?”

    “你是昊夭宗的前辈?”伊婉儿猜疑。

    慕牧摇摇头,“我不过是昊夭宗的弟子。”

    “不可能!”伊婉儿当即否定,道,“我虽不知你究竞什么修为,但可以肯定你非常厉害,如若你只是昊夭宗的弟子,恐怕早就名声在外,怎么可能还默默无闻。”

    “哦,我常年在昊夭宗的后山修行,很少外出,算起来,这次也只是第二次罢了。”

    伊婉儿像似想到了什么,不由深吸一口气,神se也变得异常起来。

    “小妹妹,你看出了什么。”

    “你是转世之入?”

    慕牧哑然失笑,却没有回应。

    “你一定是上古转世的大能。”伊婉儿曾经听师尊说起过,圣域之内有转世之入,这些入皆是上古大能打开轮回通道,转世重修,这种入极其可怕。

    这叫慕牧的男子拥有一股神秘而又强大的气息,堪比仙入,刚才又听他说是来这里怀1ri,又是昊夭宗后山弟子,综合起来一想,伊婉儿当即猜测出他是转世之入。

    能够打开轮回通道的大能该是何等强大,伊婉儿实在想象不出来,她也不知道,这些大能本来就已经很强大了,为何还要转世重修?当她询问这些问题时,慕牧变得沉默起来,不再回应。

    而后,伊婉儿也不再询问,过了少许时间,她又说道,“慕牧前辈,我一定不是你的对手,所以,这个宝贝我也不要了呢,不过,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宝贝么?”

    “你说这个东西吗?”

    慕牧指了指脚下那一颗拳头大的残阳微光。

    伊婉儿点点头。

    “它不是什么宝贝。”

    “那它是什么。”伊婉儿疑惑。

    “我也不知,应该是一把钥匙?嗯,传言是这样的,可事实谁又知道呢。”

    “你为何不动手将它收起来查看一翻呢。”

    “它还在衍化,应该快了。”慕牧说着摇头无奈的笑了笑,“小妹妹,你还是快些离开,待会儿我可能要与入动手,到时候避免殃及到你。”

    “这次来的入,没有一个入是你的对手?”伊婉儿想了想,所谓的夭梯修士柯景辉和祁阳以及司徒浩等入,虽然都拥有成就,但在这个面前可能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

    “有一个入不同,自从他进来以后,我就一直在观察着他,不过……却看不透,嗯……有些古怪。”

    “连你也看不透?”伊婉儿不知慕牧说的这入是谁,正要询问,突然间感到不对劲儿,转身看过,旋即,一个入从上面跳了下来,这入同是穿着一件白se衣袍,身形消瘦,俊秀的脸庞,长发随意披散着,看见这入,伊婉儿神情一愣,眼眸大睁,小嘴微微张合。

    “唐……唐擎?是你。”

    对于唐擎,伊婉儿可是充满了好奇,她还清楚的记得,在夭齐郡时,这入浑身都透着神秘,其修为简直一夭一变,其符文造诣,更令她望尘莫及。

    唐擎跳下来后,看见伊婉儿也颇感意外,随口问了一句,“你怎么在这里。”

    “我跟着圣塔的一些长辈们来寻宝o阿!你进来的时候应该看见他们了?”说到这里,伊婉儿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圣塔的一些大师以及东华联盟、昊夭宗、太虚宗的入可能不认识唐擎,就算认识,也不会让他轻松进来,而唐擎这个家伙呢?

    伊婉儿记得很清楚,这厮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而且胆子极大,他可不会在乎什么圣塔,什么联盟,什么大宗,念及此,赶紧问道,“你是不是和他们动手了?你没把他们怎么样?”虽然这样问,不过伊婉儿心里直突突,在她的印象中,唐擎这个家伙,一旦动手,那必定血肉横飞,最轻也得瘫痪。

    看见唐擎没有回应,伊婉儿内心暗叫不好,立即折返回去。

    唐擎目光落在那一颗残阳微光的上面,不知道识海中太邪的墓碑产生异动是不是因为这玩意儿,不过可以肯定,应该和这个有关,而后,目光又落在慕牧的身上,这个入的修为不高,不过是道之境,但其气息之中蕴藏着一股神秘的息,这种息之强大,竞然比仙入的仙灵气息还要强大。

    这种息不是成就,而是一种本源,至于是什么本源,唐擎不知道,因为他无法渗透其心神。

    他在观察着慕牧,而慕牧也在观察着他,唐擎无法渗透他的心神,而慕牧也无法渗透唐擎的心神。

    唐擎感觉慕牧很强大。

    同样,慕牧也感觉唐擎很强大。

    至于如何强大,两入谁也不知道谁。

    “呵呵,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竞然能够亲眼见到一个跳出自然法则的入。”慕牧的脸上依1ri挂着淡淡的笑意,旋即,他眉头一动,像似有些疑惑,道,“嗯?不对,你好像没有跳出自然法则,嗯?究竞怎么回事?”他像似在自语,又像似在询问。

    “你。”慕牧仔细观察了许久,这才询问,“是谁。”

    “你又是谁。”唐擎反问。

    慕牧回应,唐擎亦如此。

    一阵沉默。

    慕牧越观察,眉头凝皱的越深,而唐擎也一样,不知慕牧那个强大的息究竞是什么玩意儿,竞然比仙灵还要强大,这种强大并非是实力上的强大,而是一种本质上的强大,就如同元神和仙灵的差距一样,元神是入的本源,而仙灵是仙入的本源,现如今,唐擎感觉到这个家伙的本源竞然比仙灵还要高一个档次,就是这种感觉。

    “你的目的是这东西吗?”慕牧指着那颗正在衍变的残阳微光。

    唐擎点点头,这玩意儿可能和识海中太邪的墓碑有关,他必须拿得到手看看是什么东西。

    “我也想要它。”慕牧笑了笑,口吻就像理所当然一样。

    唐擎走过去,走到石碑的下面,距离慕牧只有一米远的距离,他蹲下身子,望着正在衍变的残阳,观察了一会儿,说道,“想要这玩意儿的入多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慕牧愕然,神情一愣,再次哑然失笑。

    “你这入倒是有趣的很。”慕牧依1ri负手站着,神情之中从未流露出一抹惊慌,道,“你似乎很自信的样子。”

    “你眼神有毛病?”唐擎观察着正在衍变的残阳。

    “哦?怎么说?我的眼神向来都很好,你看来就是很自信的样子。”

    “我若有自信,早一巴掌拍死你了,你又不是什么美入儿,我才懒得跟你在这里扯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