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三一八章 外冷内热的鹿天涯

    第三一八章 外冷内热的鹿天涯

    次ri,老宗主召开议会,宣布唐擎正式入上清宗修行,拜鹿天涯为师。由于摩诃圣武即将开启,所以上清宗全部弟子都已经闭关,拜师仪式并不是那么隆重,但这对于唐擎来说已经够了,只要能够拜鹿天涯为师,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这次苏醒,他的目的就是来还债的,还上清宗一个希望。

    如若可以用唐无上这个身份,他自然不会犹豫。

    可是,能么?

    不能!

    唐无上这个身份一旦暴露,散仙身份也必定被人知晓,散仙是罪,天地不容。

    其实,这对唐擎来说并没有什么,关键是他无法再用唐无上这个身份去面对师尊,面对老宗主,面对上清宗以及曾经那些女人、朋友,或许是愧疚,也或许是其他,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这个坎儿,唐擎迈步过去,否则,这么多年也不会这般封闭自己。

    过去的终究过去了,唐无上已是过去,既是过去,那就让他过去。

    唐擎才是一个新的开始。

    他的伤势很重,但也只是很重而已,经过鹿天涯的医治,伤势恢复的很快,当然,唐擎的肉身是乃九劫散仙之躯,大地之体,这等伤势在其他人看来很重,但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这些天来鹿天涯每隔三天来看望他一次,除此之外并没有说什么,对此,唐擎已经很满足了,他知道,师尊一直都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能够再次得到师尊的关怀,让他内心十分感动。

    天涯岛,上清宗诸岛之一,以前是鹿天涯执掌,在此静修,只不过后来鹿天涯归隐到后山后,这里已经有一百多年不曾有人踏足,就在拜师仪式过去不久后,鹿天涯就带着唐擎重新踏上天涯岛。

    天涯岛并不像其他岛屿那样有花草作伴,有礁石为岩,岛屿之内更像一片树林,树林之内有三间简易的房屋,其中一间是属于鹿天涯的,还有一间是属于唐无上的,有一间属于古苒琰的,现在唐擎来了,所以又多了一间。

    是夜。

    夜se不美,星辰不亮,但唐擎的心情却是无比畅快,从房屋里走出来,游走在岛内的树林里,百年前的记忆疯狂的涌现,其内有师尊无奈的叹息声,也有小师妹的欢笑声,这里拥有他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回忆。

    来到以前自己居住的那件房屋,唐擎停留了许久,终究没有进去,又来到小师妹居住的房屋,同样的停留了许久,同样是没有进去,不是不想,是怕勾起的回忆太多。

    止步,仰望虚空,闭上眼,内心呢喃着。

    过去就让他过去。

    摇摇头,唐擎没有继续回忆下去,刚刚来到木屋,突然发现一个人站在门口,这人穿着灰蓝se的衣袍,方正脸,双手负在身后。

    “徒儿见过师尊。”

    唐擎内心一怔,低头行礼。

    来人正是鹿天涯,他那张本就严肃的脸上像似从来不知笑为何物,点点头,道,“伤势如何?”

    “多谢师尊关心,差不多已经痊愈。”唐擎如实回应。

    “这些俗世礼节以后就不必了。”鹿天涯的话一向很少,他看了唐擎一会儿,说道,“尽管你已拜我为师,而我也承认你这个徒弟,但是,有一个事实必须承认,我没有资格,也教不了你……”

    鹿天涯的话语传来让唐擎心头剧烈颤抖起来,原本充满欢喜的心情也顿时如被水熄灭一样,喊了一声师尊,正要开口,却被鹿天涯打断。

    “你且听我说完。”鹿天涯站着,如一棵松一样笔直,肃然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来,“以你的资质与悟xing,纵然没有我的指点,修行之路也必定畅通无阻,若我对你多加指点,对你有害无益。”

    “这只是其一,其二,现如今你拥有的成就已经超出我认知的范围,或许天罡气焰与大圆满法相我还可以指点,可是,对你来说并不需要,因为这天下之内,你是唯一一个成就至刚至阳的龙虎天罡,也是唯一一个成就大圆满法相的存在,没有人比你更加了解这两个成就。”

    “你背负大地至尊,拥有不动明王不动尊,前者是乃天物,亦是天罪,莫说我对其了解不多,纵然了解,我也不敢指点,后者乃是大ri如来的忿怒身,同样是尊者无上,这等存在,已不是我这等凡夫俗子能够触及,不管是天罡气焰还是大圆满法相,以及大地至尊和不动明王不动尊,你都是天地唯一一个,至少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自荒古以来,你是唯一一个。”

    “更何况你的识海之内,我虽不知是什么,但可以肯定其内定然存在着堪比大地至尊一样的天罪……”

    “师尊,我的识海之内……”唐擎正要开口解释,却再次遭到鹿天涯的打断。

    “唐擎。”鹿天唤了一声他的名字,道,“这天下,有一种存在,是乃造化,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造化,只是属于你的造化,太奇也太怪,太大也太高,你无需对我讲。”

    换做任何一位弟子,再听到鹿天涯这番话后内心恐怕都会非常失落,因为他的话语之中充斥着冷漠,就像对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说一样。

    是的,任何弟子都会失落。

    如若唐擎不是唐无上的话,他也绝对会失落的,没有谁会接受一个不关心自己的师尊,但是,他并没有,因为他是唐无上,所以,他知道鹿天涯是一个怎样的人,若说失落,在他还是唐无上的时候就已经失落过了,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刚刚拜鹿天涯为师的时候,他说的那番话之冷漠程度丝毫不亚于今天这番话。

    唐擎知道,鹿天涯或许是天下最冷漠的师尊,同时,他也绝对是天下最负责的师尊。

    “刚才我说的话,你可听清楚了?”鹿天涯问了问。

    唐擎点点头。

    “你,好自为之。”

    说完这句话后,鹿天涯已然消失。

    望着师尊离去的方向,唐擎撇撇嘴,内心笑道,师尊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变。

    一晃几天过去,鹿天涯并没有再来探望唐擎,而唐擎每天除了修炼,很多时间都沉侵在回忆中,其实,他不想回忆,但是天涯岛上的一花一草无不勾扯着他的记忆。

    这ri,唐擎静修完毕,清晨之时,太阳初升,他走出房屋,望着温和的太阳伸了一个懒腰,闲来无事走到海边,这里停靠着一艘jing美的船只,这艘船是当年唐擎和小师妹一同动手制造出来的,那个时候经常乘坐这艘船下海戏耍。

    踏上船,唐擎扬了扬船帆,脸上流露出灿烂的笑意,仿佛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和小师妹在船只上戏耍的一幕,摇摇头,唐擎没有继续回忆下去,这份感情,他选择了压制,也选择了放弃,正如鹿天涯所说的那样,他的修行之路,注定血流成河,注定天地不容,注定要与情爱隔绝。

    站在甲板上,摁着船木,望着平静的海面,就这样望着,心神有些乱,思绪也有些乱。

    小师妹的身影总是不停的在脑海中闪现,想制止,根本制止不住。

    蓦然,唐擎忽然陷入一种绝对的安静之中。

    望着平静的海面,他仿佛观见了一个遥远的时代,那真的是一个时代,而且还是一个很混乱的时代,这个时代里面时光流逝,唐擎观见一个巨人,也观见了他的成长,他的愤怒,他的悲痛,他的无奈,他的怒吼,他的咆哮……

    这是……这是大地至尊!

    唐擎可以肯定,自己观见的那个巨人绝对是大地至尊。

    怎么会这样?

    这是偶然吗?

    不!

    绝对不是!

    唐擎笑了,笑的极其欢乐,有种深深的幸福感,他知道自己能在这里观见大地至尊定然和师尊有关,他也早就知道师尊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更是天下最负责的师尊,他教导弟子,从来不会让你感觉自己是在向他学本事,也从不开口教导你,哪怕一个字都不会,他为你做的,只是给你提供机会,给你天大的机会,你能领悟多少,那就看自己够不够努力。

    这就是鹿天涯,一个被称为无双学士的鹿天涯,一个无所不通,一个创造机会的鹿天涯。

    唐擎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当年拜师后,对鹿天涯冷漠的态度十分不瞒,内心发誓一定要努力修炼,让师尊瞧瞧自己的本事,后来他真的做到了,每一次领悟,每一次提升后,他都会飞奔着过去表现给鹿天涯看,告诉他,即便他不教导,自己也可以领悟。

    直到后来偶然一次,他才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领悟,其实很多机会都是师尊创造的,师尊的态度之所以冷漠,只是想激发自己内心的斗志,如若不是那次偶然的机会,他可能会对师尊冷漠的态度恨上一辈子。

    众观天下,恐怕也只有鹿天涯才会用这种极端的方法来教导弟子,默默付出,成就弟子,不图回报。

    唐擎敬重这样的师尊,也庆幸自己能拥有这样的师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