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最散仙

第三零八章 上官凌的郁闷

    “嘿!听说了么?那个成就大地之体,突破禁锢,成为三古大地第一人的唐擎没有死!”

    “什么!怎么可能!你说的哪个唐擎啊?”

    “就是那个两年前大闹天齐郡,屠灭五大巨头,拒绝八大宗的唐擎啊!”

    “怎么可能!不是说他当年被天罚笼罩,肉身溃散而死了么?怎么会没死?你是说笑?”

    “这是真的,几天前上清宗宴请大宗时,那个唐擎出现了,他不但没有死,而且变得更加厉害,好像又成就了一个大圆满自然法相什么的,还有一个佛法无边的元神,你知道司徒浩、羽飞凡、罗天耀吗?这三个天才一同动手,连一个照面都没有,就被唐擎打的七零八落,而且不止如此哟,听说后来八大宗将近二三十位长老都被他震的七窍出血。”

    “不可能!我不相信,你从哪得到的消息。”

    “我骗你做什么,我一个叔父这次就参加了上清宗的宴会,他亲眼目睹的。”

    “难道……难道是真的?天呐!一个肉身溃散的人怎么可能还能活过来。”

    “是啊!我也很纳闷。”

    数ri之后,唐擎死而复活的消息不知怎么就在圣域之内传遍开来,一经传出,立时震惊天下,因为肉身溃散还能活下来,这件事绝对是今古以来最稀奇的一件事,众人议论纷纷,肆意猜测,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惊奇,越传越邪乎,一时间,唐擎的存在,成了神秘、诡异的代名词。

    “这唐擎加入上清宗,难道其他大宗就这样算了吗?按照大宗的风格。像唐擎这等奇才,如若不能收为己用,必定会将其铲除。更何况唐擎两年前屠灭了天齐郡五大巨头,招惹了不少大宗。”

    “其他大宗自然不会就这样算了,可是又能如何?据说姽婳公主已经放出话。说两年前的事情,唐擎的行为是受她所托,要想讨公道的话,就来皇宫讨。”

    “啊!姽婳公主是什么意思?”

    “意思再也简单不过,姽婳公主这是告诉天下,唐擎是她的人,她要保唐擎,如若谁再用两年前的事情找唐擎的麻烦,那就是和姽婳公主过不去。”

    唐擎究竟是什么身份,没有人知道。所有人都在猜测着,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便是她与姽婳公主的关系,要知道姽婳公主一直都很低调,而这次竟然不惜得罪八大宗也要保唐擎,二人之间的关系不得不人猜疑。

    事实正如所有人议论的那样。姽婳公主已经表明要保唐擎,其他大宗就算再不甘心,也不敢因为两年前的事儿去找唐擎的麻烦。

    唐擎死而复活的消息传遍天下,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因为这实在是违背修行常识。可是事实摆在面前,又不得不相信,只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太虚宗,坐望峰。

    一位身着红se衣衫的女子此时此刻站在山峰之上,遥望着远方的天际,狂风肆意呼啸着,女子的发丝在此间乱舞,衣袍在此间摆动,容颜娇美,却是棱角分明,眉宇之间更是英气逼人,她静静的站着,宛如一柄利剑,显得尤为英姿飒爽。

    “应该有两三年多了?不知道陌姐姐怎么样了。”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几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与唐擎结成天缘的上官凌,当年把唐擎送到青玉门后,她就返回太虚宗等待着消息,结果没多久,天缘的事情就被师尊发现,师尊一怒之下,让其闭关修炼,上官凌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不敢反驳,只能在此闭关。

    闭关之时,她从师尊那里知道唐擎死了,是两年前死在了天齐郡,至于怎么死,师尊没有说,她也不知道。

    >

    除了惋惜之外,上官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毕竟她是在偶然情况下和那个人结成天缘的,只见过一面,根本没有什么感情,更何况她也想与那个人解开天缘,所以,死了就死了,死了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她原本以为是这样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因为自己身上的天缘印记根本没有消失,在通常情况下,结成天缘,如若一方死亡,天缘印记会渐渐消失的,可是等了两年,天缘印记一点消失的痕迹都没有,这让上官凌十分不解,然而更让她疑惑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竟然开始会想念那个家伙。

    是真的想念。

    每次静修的结束的时候,她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自己第一次与唐擎见面时的情景,还有在云陌洞府时的情景,不止结束的时候会想,就连静修的时候,这些记忆也会偶尔浮现出来,而且最近越来越频繁,以至于她根本无法静下心来,满脑子都是关于唐擎的记忆。

    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爱上了那个家伙,不然怎么会无休止的想念他呢?

    到底为什么?

    自己怎么会这么想他?

    为什么?

    上官凌真的不知道,她已经快被折磨疯了,望着天际,忽然双手抱着脑袋,狠狠的摇摇了头,嘟囔道,“该死的,我只是和他见过一面,偶然结成的天缘,怎么会对他产生感情呢?不!这不可能!而且他也死了啊!”

    “啊——”

    上官凌忍不住对着天际呐喊了一声,像似发泄着心中的郁闷,只是发泄归发泄,发泄之后,脑海依旧想着他。

    “徒儿。”

    一道声音传来,上官凌转过身望去,发现师尊正向这边飞来,立即行礼道,“师尊,您怎么来了。”

    “为师刚才听你呐喊,像似心中有郁,难道是修炼不顺利吗?”刑妙子走来,显得端庄而又典雅,望着上官凌,眼中尽是关怀。

    “没有啊!可能是太闷了。”

    “没有就行,修行之路,本就枯燥乏味,你要耐得住寂寞才是。”

    “师尊,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怎么了?”

    上官凌迟疑片刻,问道,“那个唐擎真的死了吗?”

    嗯?刑妙子微微一怔,像似没想到上官凌会突然这么问,点点头,道,“死了,当年为师亲眼看着他被天罚笼罩,肉身溃散而死。”

    “真的死了啊。”上官凌内心不知怎的觉得难受极了,而后忽然意识到什么,脱口问道,“天罚?他被天罚笼罩?为什么?”

    “那人恃才傲物,胆大妄为,触犯天威,所以招惹天罚降临。”

    “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上官凌很是好奇,不过刑妙子像似很讨厌唐擎这个名字,并没有多说什么,不管上官凌怎么询问,她都只是说唐擎自作孽不可活,死有余辜。

    师尊不想说,上官凌也没有办法,只是内心震惊不小,还清楚记得和唐擎第一次相遇时,他连半分修为都没有,而且姑姑也说他的资质几乎等于废物,七八年能不能筑基都是问题,可他怎么会招惹天罚?天罚是什么存在,那可是只有触犯天地法则秩序,冒犯天威时才会降临啊,也并非是个人就可以触犯法则秩序,冒犯天威的,也得有资本才行,上官凌自认为自己没有触犯法则秩序的本事,她也实在想象不出来,以唐擎的能力怎么就招惹了天罚?

    “徒儿,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你也无需想太多,今ri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上官凌随便问了一句,脑海中却依旧思索着唐擎是如何招惹天罚的。

    “过些时ri,拓跋天会亲自前来拜访我们太虚宗,呵呵,说是拜访,其实主要目的是想见你呢,到时候徒儿你可一定要把握机会才是,拓跋天毕竟……”

    刑妙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上官凌打断。

    “我又不认识他,干嘛要见他,不见!”上官凌从未见过拓跋天,但对这个名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反感,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凌儿!”刑妙子神se肃然,道,“拓跋公子乃是你的天缘,你怎么能说出这番话,以后不要这样,听见了吗?”

    “师尊,我现在根本不想结天缘!”

    “凌儿啊!我的好徒儿,拓跋天乃是上古家族的大公子,拥有太阳宝体五大成就,又是圣殿大统领,同时也是圣域最年轻的圣君,不止如此,还是赫赫有名的武龙仙者,像拓跋公子这等年少有为的盖世奇才,圣域之内不知有多少女子想做他的天缘,现如今拓跋公子择选了你,你是多么幸运!竟然说不结天缘,真是……真是要气死我啊!”

    “他是上古家族的大公子也好,还是什么圣君仙者也罢,都和我没有关系,就算他是当今皇子,只要我不喜欢,也不会和他结天缘的。”上官凌转身过去,背对着刑妙子,说道,“师尊,我的天缘你就不要管了。”

    “放肆!”刑妙子厉喝一声,道,“你的天缘也是我们太虚宗的大事,为师怎能不管。”

    “你们谁想和他结就结,反正我不会和他结天缘的。”

    “上官凌!”刑妙子正yu怒斥,忽然察觉到什么,扭头看去,一位弟子正向这边飞来。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